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82章 得罪谁都别得罪恋爱中的女人(第二更)

时间:2020-08-11作者:寒武记

    傅辛仁瞠目结舌,继而又恼怒说:“……你根本没有跟我说你怀孕了!你没跟我说就把孩子打掉,现在又来怪我对不起你?刘秀娟,你倒打一耙也太厉害了吧!”

    刘秀娟呵呵笑了起来,脸上一片惨白:“是啊,我倒打一耙……可是你都不要我了,我还要孩子干嘛?我就是要你痛!你现在痛苦了,我就放心了。”

    温一诺听得一头雾水,她很想出来摆个“暂停”的手势,问问刘秀娟,如果孩子已经没了,那傅宁爵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件事不该她问,所以她再好奇,也忍住没吭声。

    傅夫人也是跟她同样疑惑,但是她有资格问,所以淡然出声道:“是吗?既然刘大夫已经把孩子拿掉了,那傅宁爵又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我是跟辛仁确定关系之后,是先订婚,然后过了好多年才结婚的,结婚三个月才怀孕。你口口声声拿掉的那个孩子,应该不是傅宁爵吧?”

    傅辛仁也说:“对啊,时间对不上。如果你说的那个孩子并没有拿掉,而是生了下来,到斐然生阿远的时候,那个孩子至少已经十岁了。——十岁的孩子能冒充刚出生的孩子,你当我们是傻子吧?”

    他跟南宫斐然确实是一见钟情,而且两人分别跟自己的未婚夫和女朋友退婚分手后马上订婚。

    但因为他以前的历史太花,南宫斐然的父母对他不放心,一直不松口同意他们结婚。

    因此两人经历了长达十年的爱情长跑,才最后抱得美人归。

    刘秀娟扯了扯嘴角,“那孩子当然是拿掉了,所以我才说你对不起我,对不起它。不然你以为我会答应那人的条件,帮她换孩子?!”

    “那人?是谁?周雨萱吗?”冒兰这时也出声发问,并且责怪傅辛仁:“傅总怎么不早说刘秀娟是您的前女友?如果早说,我就会建议斐然转一个妇产科医生。”

    傅辛仁满脸羞惭,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说:“……我我我……我真不知道还有这茬……当时分手的时候也是和平分手,秀娟……刘大夫她很通情达理,我以为就没事了。”

    而且刘秀娟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专业人士,当时在那个大医院工作了好多年,已经是主任医师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这么疯狂。

    明明她不是这样的人啊……

    刘秀娟闭了闭眼,眼角有些湿润。

    她曾经也是众人瞩目的天之骄女,是同学们心中的学霸。

    她十五岁就考上名牌大学的医学院,八年之后医学博士毕业,才二十三岁。

    除了二十岁那年傅辛仁给她的感情挫折,她没经历过任何挫折,这件事几乎成了她的心魔。

    所以十年之后,才被有心人怂恿,铤而走险。

    温一诺这时轻声细语地说:“……还有,阿远的养父养母带着阿远回我们老家之后,很快就得到了体制内工作,我不认为以他们的水平和能力,能靠自己考进去。而周秘书的家世现在看起来,也不像是能在体制内运作的人。刘秀娟,你能说说,还有谁在背后怂恿你吗?”

    这话提醒了傅辛仁和冒兰。

    他们俩都在调查这件事,但是因为时间比较久远,牵扯到的人比较多,他们一时也没查出来到底是谁。

    刘秀娟看了温一诺一眼,哼了一声,说:“这不关你的事,你最好还是闭嘴。如果不是我把阿远给我妹妹妹夫养,你也没机会攀上傅氏家的少爷。”

    温一诺嘴角抽了抽,心想我还要谢谢您?

    这女人颠倒黑白的本事真不是一般的高。

    傅夫人把话题拉了回来,“好,这个帮你的幕后之人你不说也罢,但是你能不能说说,你是怎么第二次怀上辛仁的孩子的?你们后来是不是还有牵扯?依然藕断丝连?”

    她现在只关心这个问题。

    如果傅辛仁和刘秀娟一起合伙骗她,那她肯定是要离婚的。

    他可以不爱她,但是骗她不可以。

    傅辛仁赶紧喊冤:“斐然!我真的没有!我发誓!我跟她分手之后再见到她,就是送你去医院做产检的时候!那之前我根本就没见过她!”

    他怒气冲冲看着刘秀娟,冷笑说:“刘秀娟,我们分手之后,再也没有在一起过,甚至都没见过面,你怎么可能在我们分手十年之后,还怀上我的孩子?”

    傅宁爵应该不是刘秀娟的第一个孩子,那就是说,刘秀娟还怀过他的第二个孩子。

    冒兰心思细腻,而且记忆力很好,她这时想起来一件事,突然说:“斐然,你记不记得,当年你怀阿远的时候去医院产检,刘大夫曾经请过两个月的假?”

    傅夫人凝神想了一下,点头说:“对,好像有这件事,我看见给我做产检的医生换了,还好奇地问过一次,那个医生还说刘大夫的家人生病了,她回去照顾家人了。”

    冒兰拿出手机,调出手机里傅宁爵的号码,说:“刘秀娟,你再不说,我们可要给傅宁爵打电话了。”

    “不要!”刘秀娟脱口而出,眼里一片惊惶。

    她之前真是没想到,这些人能直接给她和傅宁爵做亲子鉴定,一下子就找到了她跟傅宁爵之间的母子关系……

    明明他们掩饰得很好,这么多年没发现,傅宁爵也长得一点都不像她,而她在老家循规蹈矩,再也没做过这么疯狂的事,为什么老天爷就是不肯放过她?

    就算周雨萱找人把她绑架到帝都,她也一片坦然,觉得只要自己不说,那个人也不说,没人会知道这个秘密,难道是她和那人都把别人看得太低了?

    刘秀娟泪如雨下,捂着胸口说:“你们别告诉阿宁……求求你们……别告诉阿宁……”

    她转头看向傅辛仁,哀求说:“阿宁也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疼了他二十四年,难道都是假的吗?”

    傅辛仁压抑住怒气,握着拳说:“你还有脸说阿宁!如果不是你,他怎么会……落到现在这么尴尬的境地?!”

    傅夫人心里也是非常难受,她也是真疼傅宁爵,而且当知道傅宁爵是刘秀娟的亲生儿子,她对他的隔阂其实又少了一点。

    因为如果不是她跟傅辛仁一见钟情,估计傅辛仁真的会跟刘秀娟结婚。

    他以前是很欣赏这种在学校里品学兼优的学霸女孩,傅宁爵其实跟他爹是一个品味,他开始的时候对温一诺另眼相看,也是因为她傲人的学霸成绩……

    傅夫人叹了口气,对刘秀娟说:“刘大夫,我知道你的感受,我也是疼阿宁疼了二十四年,比你一分都不少,因为我以为他是我亲生儿子,而且现在就算知道他不是我的亲生儿子,这么多年的疼爱确实不是假的,我没法一下子就不疼他了。”

    “可是将心比心,你想过我的儿子吗?你想过我作为一个亲生母亲的感受吗?我自己的亲生儿子,流落在外二十四年,我一天都没给过他母爱,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傅夫人也泪如雨下,傅辛仁忙拿着纸巾给她擦眼泪,一边抱着她,一边轻声细语地哄着她。

    刘秀娟看见这一幕,终于心灰意冷。

    原来傅辛仁这个花花公子,真的是爱南宫斐然,他爱了她三十多年,几乎是半生,到现在还是那么爱她。

    他对她的紧张程度,别说是过了三十多年,就算三十多年前,他也没这么对过她。

    那时候她紧张他,多过他紧张她。

    所以他才能潇洒分手,而她才一直耿耿于怀,后来听信别人的挑唆,铸成大错。

    傅辛仁哄完傅夫人,才转头对刘秀娟说:“刘秀娟,当年是我对不起你,我可以代斐然和宁爵说,只要你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谁在幕后帮你,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不追究你的法律责任。”

    傅夫人也点点头,哽咽着说:“……我同意,但是你要告诉我们,是谁在背后帮你。”

    冒兰其实是不赞成放过刘秀娟,但是看她也算是没有坏到底,至少保了阿远一条小命,她也只好同意不追究,只要她把她背后的人说出来。<b

    -->>

    r />

    冒兰跟着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把黄雀告诉我们,还有你是怎么偷梁换柱的,我可以让傅家跟你签保证书,不追究这件事。”

    “真的?!”刘秀娟倏然抬头,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她被周雨萱父亲派的人绑架到帝都,还以为自己真的完了。

    这么多年过去,她已经在江城市有了自己的家,有了爱她的丈夫和可爱的儿子,她其实早已经不再怨恨傅辛仁了。

    她更不想失去的是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

    而傅辛仁和南宫斐然都同意放过她,不追究她的法律责任,她的一切就保住了。

    就像一个以为自己生了病必死的人,突然发现自己有了特效药,那种绝处逢生的感觉实在是太震撼了。

    这震撼冲破了她的心防,她抬头抹了一把眼泪,说:“可是你们已经把周雨萱和她父亲送到警局,他们肯定会说是我帮他们换的孩子……”

    “这个我也可以让律师帮你,把你摘出来。再说我告的是他们当年在医院纵火这件事,而且你并没有把我们的孩子换给他们,所以他们的指控是无效的。”傅辛仁冷静地说。

    刘秀娟点了点头,“……可是我把周雨萱的孩子换给他们了……”

    “他们不会说的。”冒兰呵呵一笑,“周雨萱和她爹没那么蠢,这件事抖出来,就是人命官司,哪怕是她自己的孩子。他们知道我们只告他们纵火,和企图偷换婴儿,所以只要你配合,我们绝对能让这件事跟你无关。”

    刘秀娟想了想,她确实除了相信他们,真的别无他法。

    她本来以为那个人会再次帮她,可是她被周雨萱对她又打又骂,那个人根本就当没事人一样。

    所以,还是赌一把,相信傅辛仁和他夫人吧……

    而且她确实亏欠他们,为了自己的儿子傅宁爵,她也应该悬崖勒马了。

    刘秀娟低下头,开始讲述当年的事。

    “跟傅辛仁分手之后,我确实很难过,面子上也过不去,但是情侣之间分分合合也确实是常事。他没有脚踏两只船,而是告诉我他喜欢上别的女孩,所以要跟我分手,没有吊着我,其实也不能说他就完全是错。”

    “但是我还是不甘心,因为我流掉了我第一个孩子,那几乎成了我的执念。”

    “就在你们婚礼前的一个月,有个人来我们医院找我,她问我,想不想报仇,让你后悔一辈子……”

    “我开始觉得她在开玩笑,对她没那么客气。但是她对我说了一些事,也展示了她的身份。”

    傅辛仁立刻紧张地问:“……她到底是谁?”

    “还能是谁?国内首富的妻子司徒秋啊……”刘秀娟略带讥嘲地笑道,“那时候如果不是因为确定她的身份,我怎么会相信她?怎么会配合这么疯狂的计划?”

    “司徒秋?!”傅辛仁和傅夫人一起叫了起来,“怎么又是她?!”

    刘秀娟看见这俩惊讶的样子,有些解气,慢慢地说:“你们很惊讶吧?她是傅夫人你的闺蜜,却在背后这样算计你。她说你有了傅辛仁还不够,还跟她丈夫沈齐煊藕断丝连,她咽不下这口气。”

    “我就是看在她跟我‘同病相怜’的份上,再加上我真的很想报复傅辛仁,所以才答应她的计划。”

    刘秀娟深吸一口气,“这个计划很疯狂,但却很刺激。”

    她看向傅辛仁,看着这个她曾经疯狂迷恋过的男人,淡声说:“你婚礼那天,是司徒秋找人灌醉你的。据说她有什么非常厉害的酒,让男人喝了就会醉的不省人事……”

    “你那天果然喝的酩酊大醉,冒兰让人把你送到一个单独的房间休息,然后周雨萱先进去的……”

    温一诺听得眼角一抽,这一个两个都不放过傅辛仁啊……

    “然后司徒秋按照原计划,让人把周雨萱打晕了。本来想带走,但是冒兰突然进去了,他们只好收手,看着冒兰把周雨萱带走。”

    “周雨萱被带走之后,我才进去。”刘秀娟移开视线,看着挂了竹帘的大落地窗,轻声说:“然后我取了傅辛仁的精子……”

    傅辛仁:“……”

    傅夫人:“……”

    冒兰:“!!!”

    温一诺和萧裔远都想把耳朵捂起来。

    刘秀娟垂下眼帘,“我学的是生殖科学,做过无数次人工受精,然后用他的精子和我的卵细胞结合,再送入我的子宫受孕着床。”

    “只要双方是健康的,这个过程并不复杂,也不困难。”

    傅夫人倒抽一口冷气,“你居然还是自己怀孕把孩子生下来的!”

    “对啊,不然我为什么要铤而走险呢?因为我要傅辛仁知道,这是他欠我的!欠我们母子的!”刘秀娟用手背擦了擦眼泪。

    冒兰若有所思:“难怪我陪斐然来产检的时候,看见你一天比一天胖……”

    原来不是胖,是怀孕了。

    “穿着宽松的白大褂你也能看见我胖了,冒秘书确实是见微知著。”刘秀娟微微一笑,脸上还带着泪水。

    “那后来呢?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受孕的?”冒兰很关心细节问题。

    “当然是知道傅夫人受孕之后,我才着手做人工受孕。”刘秀娟淡淡地说,“所以我比她晚一个月。”

    “然后你请假那两个月,是去提前生产了?”冒兰很敏锐,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个核心问题。

    刘秀娟微微点头,“是啊,这都是计划好的。她怀孕,我才怀孕,然后司徒秋帮我找了家私立医院提前催产。阿宁是七个月就出生的,因为早产,他养了两个月,才跟新生儿差不多大小。”

    “所以你才能在那天火灾之后,趁机换掉我们的孩子!”傅夫人恍然大悟。

    那天她刚生产,还没缓过劲,医院的妇产科大楼就发生火灾,她快急疯了。

    好在后来孩子都被救出来了,但是因为孩子们被浓烟熏过,需要在医院里再养一个月,看看有没有什么后遗症,所以她是在孩子出生一个月之后,才真正把自己的孩子抱在怀里的。

    之前大家都只能隔着玻璃窗,看着自己的孩子躺在保温箱里。

    “可能是老天爷帮我吧,我发现你的孩子,跟我的孩子,生的还真是蛮像的。虽然不是双胞胎,但两人都像爸爸。”刘秀娟嗤笑一声,“不然这个计划也不会这样天衣无缝。我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头上的?”

    傅夫人这时扬声说:“只是长相而已,其实阿远还是更像我。”

    傅辛仁:“……”

    他觉得自己被嫌弃了。

    “找到你头上很容易,因为当年你是两人的接生大夫。”冒兰沉着地说,“只是没想到你已经被人带走了,不然会更容易。”

    傅辛仁也说:“周雨萱能找到你,应该是司徒秋指使的吧?她拉你去我们的新闻发布会是要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找机会给她打过好几个电话,但是都没人接……”刘秀娟身子有些发抖。

    周雨萱的父亲那么疯狂,她其实也是很害怕的。

    他能杀一个人,也能杀第二个人,哪怕第一个人是个刚出生的小婴儿。

    “没人接?”傅辛仁心里一沉,他马上开始拨打司徒秋的电话,得到的回应都是留言电话。

    他不甘心,马上又给沈齐煊打电话,问他知不知道司徒秋在哪里。

    沈齐煊淡淡地说:“她跑了,我们也在找她。”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