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一章 实力碾压(1)

时间:2020-08-11作者:寒武记

    “跑了?跑哪儿去了?她为什么要跑?是亏心事做多了吗?”傅辛仁十分恼怒,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但很快想到司徒秋还是沈齐煊的老婆呢,他在别人老公面前这么说话,真是很没礼貌了。

    他知道沈齐煊说过要和司徒秋离婚,但这不还是没离吗?

    想到这里,傅辛仁讶然说:“会不会是你要跟她离婚,她不想离,才跑路的?”

    沈齐煊淡淡地说:“这不是重点,我决定离婚,跟她在不在没关系。我会登报脱离关系,如果她不现身的话。”

    顿了一下,沈齐煊又问:“温一诺是不是在你那里?”

    傅辛仁:“……”

    “……是啊,你找温小姐什么事?”傅辛仁十分警惕地问。

    “不是我找她,是司徒澈。他们的道门比赛可能要暂停了。”沈齐煊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司徒澈,“你要跟一诺说话吗?”

    司徒澈点点头,“一诺在那边?”

    沈齐煊问傅辛仁:“让一诺接电话。”

    傅辛仁只好对温一诺说:“温小姐,沈投的沈总和司徒大少有话要跟你说,让你接电话。”

    温一诺的手机都调成静音了,听他提醒才拿出来。

    司徒澈的电话很快打进来,温一诺划开接通了。

    “一诺,我们现在要集中精力寻找司徒秋,决赛暂停,直到找到司徒秋为止。”司徒澈言简意赅地说,听得出来很懊恼。

    温一诺有些失望,“……真的找不到她?连道门都没办法嘛?”

    “……我们试过所有方法,连诸葛先生都使出看家本事,可是就是找不到她。”

    温一诺抿了抿唇,点了点头说:“好吧,保持联系,一旦有她的下落,赶紧通知我。”

    虽然她不认为扇扇就是司徒秋,但是司徒秋是找到扇扇的最重要的线索,这条线索一旦断了,确实就比不下去了。

    诸葛先生更是认定司徒秋就是扇扇,也就是涂善思要找的人,所以他也必须找到司徒秋,来证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司徒秋这一跑,还真就把他们吊在半空中了。

    司徒澈那边和沈齐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也没有跟她继续说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萧裔远站在她身边,担心地问:“司徒秋跑了?她会跑到哪里去?”

    这话提醒了温一诺,她马上说:“傅总,伯母,我能出去打个电话吗?”

    这是表示她需要隐私,她的电话不能让别人听见。

    傅夫人点点头,“后院很大,信号更强,你可以去后院打电话。”

    温一诺谢过她,一个人往后院走去。

    萧裔远不太放心,跟着她往后院走。

    傅夫人本来想叫住他,但是看见温一诺停下脚步,等着萧裔远一起走,她也就没说话了。

    既然温一诺都不在乎,她当然不会多说什么。

    冒兰见温一诺和萧裔远走了,也说要去找人查找有关司徒秋当年的事,告辞离去。

    温一诺和萧裔远来到这栋房子的后院,看见果然地方很宽敞,而且大片大片低矮起伏的草地,一望无垠。

    温一诺走到离大宅有些远的位置,才划开手机,拨通了一个人的号码。

    “咦?一诺?今天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了?”那边接电话的是路近,也是温一诺的另一个师父。

    他刚从实验室回来,打算洗澡之后再去看他的几个新实验进展。

    温一诺从来没有麻烦过他,但是这一次,她想找他帮个忙。

    温一诺笑着说:“我出国刚回来,遇到点麻烦事。”

    路近非常感兴趣,说:“你是去参加那什么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是吧?我看你比赛的几个视频,很有意思啊,你那个前夫的人工智能程序很有趣,这个即时特效的自我学习功能太强大了,就算是我来做,也可能只到这个地步,可是他才多大年纪……这是天才啊!”

    温一诺:“……”

    她有些酸,嗔道:“师父,您是我师父还是他的师父啊?是不是后悔收我做弟子了?我可以把这个名额让给他……”

    “哈哈哈哈……”路近听她这么说,很是高兴,忙说:“你当然有你的好处,你的优点,是我模仿不来的,但是你前夫的本事,我是能够做到的,所以还是你更珍贵!”

    温一诺:“……”

    并没有被安慰到。

    路近说话就是这么直爽,不是钢铁直男的直,而是直言不讳的直。

    她深吸一口气,把话题又拉了回来,说:“师父,我这一次找您,是想请您帮个忙。我们要找一个人,但是现在她躲起来了,我希望能找您帮忙,不许她出国。”

    她的意思,就是在各路海关布下天罗地网。

    她不出国也就罢了,万一想出去,能立刻拦截。

    路近一听立刻点头说:“这没问题,我去找人帮你设卡。是谁啊?为什么不报警呢?”

    “……这事儿没法报警。”温一诺就把司徒秋的名字说了出来,还说:“她是首富的妻子,网上一搜就有她的照片,不过我还是给您发一张过去,您帮忙发给海关,不许这个人出境。”

    路近看了照片,也没在意,随手发给顾念之,让她找人帮忙。

    顾念之还能找谁,当然是找霍绍恒。

    霍绍恒才是政府里有这种权限的人。

    反正路近一般不会主动找霍绍恒的,他也有自己的尊严和小心机。

    霍绍恒这个时候正好也在家里。

    他难得一次不加班,正集中精神在对付自己的儿子小阿绥。

    这小子年纪不大,心眼儿不少,已经能把看护他的那几个特别行动司的人甩开了。

    霍绍恒觉得得给他一个教训,不然他不知道天是蓝的,花是红的。

    结果他刚把小柯基狗从阿绥的“魔爪”里拉过来,顾念之就走过来说:“绍恒,温一诺想请我们帮个忙,在各大海关阻止这个人出境。”

    说着,顾念之把司徒秋的照片给霍绍恒看,“我爸传过来的,首富沈齐煊的妻子。”

    霍绍恒瞥了一眼,皱眉说:“沈家最近在干嘛?”

    “听说他们夫妻要离婚,最近富豪榜前十有两家的股票都在腥风血雨中,所以股市动荡得很厉害。”顾念之虽然是上议院的首席法律顾问,但是股市也有关注。

    霍绍恒对这种豪门恩怨狗血剧情不感兴趣,淡淡地说:“要我们阻止这个人出境,总的有正当理由吧?温一诺是不是认为只要她找路教授开口,就万事大吉了?”

    顾念之忍笑说:“……那你说呢?你以为她敢直接找你吗?”

    “……她不是口口声声说是你我的铁粉?就这么做铁粉的?”霍绍恒似笑非笑看着她,沉稳得像座山的男人突然多了一层说不出的魅力。

    顾念之极力镇定地移开视线,心里却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如果不是阿绥在这里,她肯定就埋到他怀里不愿起来了……

    阿绥歪着脑袋看看她,又看看霍绍恒,奶声奶气地说:“妈妈你是不是想爸爸抱抱你?”

    然后他蹬蹬蹬蹬跑到霍绍恒身边举起短短的小胳膊,“爸爸抱阿绥!给妈妈做个示范!”

    霍绍恒下意识伸手要抱他。

    就在双手差一点绕到阿绥的后背将他环抱起来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瞥见这小子嘴角的一丝坏笑。

    这才小豆丁大,就能耍这种心眼顾左右而言他了……

    于是霍绍恒绕过去的手并没有把小阿绥抱起来,而是顺势朝着他的小屁股拍了几下,说:“你以为你掺和我和你妈的事,就能逃过惩罚?”

    小阿绥确实没料到这种时候,他爸还能分出心思继续“教育”他,一时目瞪口呆看着他,张着粉红又润泽的小嘴,难得一见的吃瘪模样。

    霍绍恒心情大好地站起身,对顾念之说:“你有温一诺的电话号码吗?”

    顾念之把温一诺的手机号码转发给霍绍恒。

    小阿绥这才捂着小屁股跑到顾念之身边哭唧唧。

    顾念之笑着抱起他,亲了亲他的脸,说:“阿绥,你的反射弧也忒长了吧?你爸打完你的屁股,过了十五秒,你才反应过来要哭……”

    霍绍恒打的其实一点都不疼,他怎么舍得真的打自己的宝贝儿子。

    但是对于阿绥来说,这是尊严问题。

    每当他以为自己已经长得足够大,可以跟爸爸妈妈“平起平坐”的时候,他爸就会教他做人,让他认清自己还是个小豆丁的事实。

    他抱着顾念之的脖子,撅着嘴说:“……做你俩的儿子,我实在是太难了……”

    顾念之:“……”

    她还没抱怨养这个儿子,自己太难呢,他倒先抱怨上了。

    顾念之心情十分的一言难尽。

    不过下一秒,小阿绥又朝她嘻嘻一笑:“……逗你玩的,瞧你还当真了。”

    顾念之:“!!!”

    今天谁都别拦着她,她要找鸡毛掸子给这小子一点颜色瞧瞧!

    这孩子古灵精怪到很难把他当三岁小孩看待。

    霍绍恒看着这母子俩两双大眼互瞪的模样,心情没来由软了一下。

    他走过去,在顾念之和阿绥面上各亲了一下,说:“我还有事,今天晚上不回来了。”然后转身不顾而去。

    霍绍恒少有这样同时对她和阿绥这么柔情的时刻,顾念之怔怔地看着霍绍恒的背影,很是不舍。

    阿绥两只小手捧着她的脸转过来,对着自己的小胖脸,得意地说:“瞧你又被骗了吧!一般我爸主动亲我,我就知道他又要整幺蛾子了!”

    -->>

    正拉开房门准备出门的霍绍恒停下脚步:“……”

    他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家暴是犯法的,然后踏出房门,将门重重一摔。

    嘭地一声响。

    顾念之吓了一跳,阿绥却一点都没吓到,朝霍绍恒离开的方向撇了撇嘴,“看,说不过我,就知道发脾气。妈妈,爸爸这样做不对,你别对他太好说话,外祖说这种男人就欠收拾!”

    顾念之:“……”

    她捏捏阿绥的小鼻子,“你啊,少跟你外祖说这种话。你就不能关注一些符合你年纪的事情吗?比如说,你阴叔叔家的小闺女,比你大,可是人家比你可爱童趣多了!”

    “……没办法,智商太高,想藏拙都没用。”小阿绥耸了耸肩,还摊开两只小手。

    顾念之笑得快抱不住他了。

    看见顾念之笑了,阿绥才把胖胖的脑袋放到她肩膀上,小声说:“妈妈别生爸爸的气,爸爸的事情比较重要,我会代替爸爸陪着妈妈。”

    虽然他也想爸爸陪,可是爸爸说过,他是男子汉,必须要照顾女人,包括自己的妈妈。

    顾念之心里软成一团,只想宠着阿绥,什么都答应他,甚至一时忍不住,把阿绥最近喜欢吃的枫糖馅儿的糯米糍都拿来给他吃。

    他吃得高高兴兴,还主动跟顾念之分吃。

    不过吃完糯米糍,他就故态复萌了,开始追猫赶狗,骑着小小的柯基狗出去基地里“耀武扬威”去了。

    这边霍绍恒拿到温一诺的手机号码,拨通了她的电话。

    温一诺开始不知道这是谁的号码,不过很快,顾念之给她发短信,告诉她霍绍恒要亲自跟她说话。

    温一诺一下子就紧张了。

    她不由自主站直了身子,就跟大一军训站军姿一样。

    站在她身边的萧裔远:“……”

    手机那边传来霍绍恒低沉如大提琴般带有磁性的嗓音:“……是温一诺吗?”

    “是,您好,霍先生……”温一诺差一点结巴到咬到自己的舌头。

    霍绍恒没有寒暄,直接问:“你为什么要阻止司徒秋出国?没有正当理由,我们不能下这个命令。”

    温一诺以为这只是件小事,路近的级别足够了。

    她没想到路近还得去求霍绍恒……

    脸一下子爆红得像是三秋的菡萏,她真的结巴了:“这这这……因为我们有些事要找她……有傅家的事,还有道门比赛的事。”

    “傅家什么事?道门比赛又是什么事?”霍绍恒淡淡问道,但是温一诺却感觉到像是有无形的压力透过电磁波传导过来了。

    她不假思索地把傅家和道门比赛的事和盘托出。

    霍绍恒:“……”

    他摇了摇头,“这种怪力乱神的事不能当做证据,道门比赛的事我管不了。但是她既然跟傅家二十多年前的婴儿失窃案有关,你让傅辛仁向法院申请禁制令,禁止司徒秋出国,这样我们就能命令海关各处截留她,如果她真的想出境的话。”

    温一诺忙点头,但是又说:“可是向法院申请禁制令不知道要多久,万一她在这期间要出境呢?”

    “那你们的运气就不太好。”霍绍恒勾了勾唇角,其实已经把司徒秋的照片发给他们的特殊渠道了。

    只要跟人脸识别的系统相连,司徒秋只要在任何地方出现,就会被察觉。

    但是傅辛仁的这个法院禁制令也是需要申请的,不然他们的行动就名不正言不顺了。

    温一诺想求求霍绍恒,可是在霍绍恒隔着手机都能发出的强大气场面前,她不敢再多说什么。

    直到霍绍恒挂了电话,温一诺才大吸一口气,对萧裔远说:“赶紧让你爸去向法院申请禁制令,禁止司徒秋出国!”

    萧裔远听出来刚才是霍先生给温一诺打电话。

    霍先生是什么人,他也是知道的,闻言忙和温一诺回到刚才的小起居室。

    他简单跟傅辛仁说了温一诺打的电话,傅辛仁见温一诺居然能直接跟霍绍恒这样的人通话,也很惊讶。

    连他都不得其门而入的地方,温一诺居然能畅通无阻。

    他看了温一诺一眼,说:“我明天第一件事就是去法院申请禁制令,禁止司徒秋出国。温小姐跟霍先生很熟?”

    温一诺摆了摆手,“不熟不熟,我只是跟顾首席熟悉一些。”

    “哦。”傅辛仁挑了挑眉,“你认得顾首席?”

    “我是她的铁粉!”温一诺自豪地说。

    傅辛仁:“……”

    萧裔远有些尴尬,他知道霍绍恒和顾念之在温一诺心目中的地位。

    她一跟这两人有接触,脑子就会短路一阵子,萧裔远都习惯了。

    他拉着温一诺的手,笑着说:“很晚了,我们先去休息,可以吗?”

    “当然可以。”傅辛仁连连点头。

    等萧裔远和温一诺走后,傅辛仁才对刘秀娟说:“今天晚上委屈你还要在这里住一晚。明天等我们的新闻发布会开完之后再放你走。”

    刘秀娟怔怔地看着他:“你真的愿意放我走?”

    “当然,斐然说放你一马就放你一马。虽然你的所作所为确实已经触犯了法律,但是你能悬崖勒马,没有把阿远交出去,我们夫妇承你这个情。”傅辛仁不咸不淡地说,“但是你必须保证不打搅宁爵,他不会认你做母亲,他的母亲永远是斐然。”

    刘秀娟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她应该是高兴的,毕竟她的儿子还是继续是傅家的少爷,但是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叫她一声妈,甚至有可能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而她,这些年除了远远地关注他,她甚至连走近他都没有做到。

    两个女保镖带着失魂落魄的刘秀娟离开,傅辛仁转头看着傅夫人,动了动唇,想说话。

    傅夫人却转身就走。

    傅辛仁一时着急,伸手拉住她的胳膊,扑通一声给她跪下了。

    刚刚想起一件事回转进来想提醒傅夫人的冒兰:“……”

    打搅了,你们夫妻继续耍花枪,她先走为敬。

    冒兰深吸一口气,转身不看这夫妻俩,说:“我是想提醒你们,司徒秋未必就是躲起来了,万一她是要鱼死网破铤而走险呢?你们的安保要加强一些。”

    傅辛仁忙站起来,严肃地说:“知道了,你也要小心。”

    冒兰是傅夫人身边的得力助手,而是最好的朋友,如果司徒秋真的对傅夫人这么大的怨气,当年不惜串通这么多人换走他们的儿子,确实应该防备她发疯。

    冒兰点点头,“我知道,我会很小心的。”

    她也是有保镖的。

    不过她是轻敌了。

    当她开着车从傅家的庄园离开,走到山间公路上的时候,跟在她后面的两辆保镖车眼睁睁看见公路上起了一层浓厚的雾气。

    然后等他们从雾气里看出来,冒兰的车已经歪在路边,里面空无一人。

    冒兰的保镖吓坏了,马上给傅辛仁和傅夫人打电话,告诉他们冒兰出了事。

    当他们向傅辛仁和傅夫人描述刚才遇到的情况的时候,傅夫人立刻说:“这是有道门高人出手了,我得去找一诺帮忙。”

    傅夫人一边给温一诺和萧裔远打电话发短信,一边冲上二楼客房区找他们。

    温一诺和萧裔远刚进了房间,两人正腻在一起,还没去洗澡,就听见各自的手机响了。

    两人一起接通,但是傅夫人只跟温一诺说话:“一诺!求你帮帮忙!刚才冒兰出事了!”

    傅夫人慌慌张张把刚才保镖们说的话转述了一遍。

    温一诺立刻明白过来,“我知道了,我马上下来。”

    幸亏她现在把自己的黑骑软鞭随身携带,以后更不能离身了。

    司徒秋这个疯子一天不抓,他们就一天存在危险当中。

    温一诺拉开房门,看见傅夫人正向她走来。

    她一手拎着软鞭,一边说:“傅夫人,你们有车能借我开吗?”

    萧裔远忙说:“我开车!”

    温一诺摇了摇头,“你们都别动,在这里待着,我去试试救冒兰。她们应该还没走远。”

    “可是你怎么知道?”萧裔远拉住她的手,“司徒秋没人性的,你要保护好自己。”

    傅夫人看见萧裔远这么护着温一诺,又有点羞愧。

    她知道这件事很危险,可是她为了冒兰,居然不顾自己儿子的心愿。

    她苍白着脸,抿了抿唇说:“如果太危险,还是不要了,我去找阿澈,葛派那边的高手这一次来了不少,我不信他们都站在司徒秋那边。”

    温一诺挑了挑眉,“伯母,您是在使激将法吗?现在是在国内,哪里轮到葛派猖狂?您看我们张派的手段!”

    她抬手甩了一鞭,一道金光从她的软鞭向外扩散,一直扩大到把整栋大宅都包围起来的地步。

    温一诺笑着说:“你们就在这圈里待着,对于司徒秋来说,你们就是一家子唐僧肉,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放过你们。”

    她转身飘然离开,“我去会会她。她没开车,跑不远的。”

    温一诺也想知道,都这个时候了,葛派还有哪个不长眼的高手,在帮助司徒秋!

    ※※※※※※※※※

    这是第一更,今天要加班,晚上那一更真的不保证。

    亲们八点左右来看看,有就有,没有就不用等了。^_^。

    感谢“浅笑轻纱”盟主大人昨天的大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