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88章 我们还回得去吗?(第一更)

时间:2020-08-15作者:寒武记

    . ,最快更新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新章节!

    傅辛仁回到家之后,就密切关注沈投的动向。

    说起来沈投的股票比傅氏财团的股票还要惨。

    傅氏财团的股票没有沈投那么多,在二级市场流通的也少,所以股价可以分分钟跌停,也可以分分钟涨停。

    但是沈投就不一样了,沈投的股票多,公司体量大,这一个多月一直阴跌,从来没有那天跌停板,但是出手的人却越来越多,反而卖空沈投的人不多,都是真正要卖的。

    这种出货量才是真实的,而且反映在股价上,就是一条稳妥的向下的曲线。

    跌到一定的临界值,那些拥有沈投股票的基金,也要开始卖出了。

    因为大基金的投资组合都有自己的风险控制,当投资组合里某个股票的股价波动到风险控制以外,那就是要把这个股票踢出投资组合的时候。

    而被踢出大基金的投资组合之后,再回来就千难万难了。

    不像傅氏财团的股票,他们因为体量没有沈投大,在基金的投资组合里本来就属于高风险股票,所以之前大涨大跌,都没有真正影响到拥有傅氏财团股票的基金投资组合。

    而且他们把傅氏财团的股票借出去给卖空的人,光利息就挣了一大笔,更别说后来傅氏财团的股票又联系一星期涨停板,让他们投资组合的业绩简直要飞升了。

    可是沈投的那些消息一看就是真正的内部人士抛出来的,从前些年差点生意失败破产,到后来为了挽救生意失败而进行的各种擦边球灰色地带的交易,来势汹汹,像是要把沈投给整死的节奏。

    中间还夹杂着沈齐煊跟司徒秋的婚姻问题,甚至有证据表明,沈齐煊二十多年前就已出轨,跟一个当时的大四毕业生珠胎暗结,沈齐煊后来拒不认账,让那学生把孩子打掉了,惹出一堆烂摊子,是他妻子司徒秋出面帮他了解这桩风流官司。

    而司徒秋不计前嫌,接纳沈齐煊浪子回头,并且还跟他和好如初,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这么好的妻子,沈齐煊却不珍惜,据说最近他又故态复萌,跟人勾勾搭搭,甚至发展到要跟妻子离婚的程度。

    一个月前有记者偶遇司徒秋,向她求证,她却一言不发,只是阴沉着脸,被保镖护送着上车离开。

    市场对这些小道消息需要时间消化,一个月过去,这些消息很多得到证实,沈投还真是麻烦了。

    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沈齐煊都不能再拖了。

    他必须要采取行动。

    果然这天晚上,基本上从来没有开过新闻发布会的沈投突然临时通知各大新闻媒体和电视台,说他们要开新闻发布会,并且会同步直播到沈投的社交媒体官号上。

    新闻发布会的时间就定在股市开盘前半小时。

    这在国内的投资界和金融界来说,简直不亚于一颗核弹爆炸一样的新闻。

    虽然是临时通知大家,但是第二天一大早,各大新闻媒体在帝都的金融财经记者已经聚集到沈投的公司总部大楼新闻大厅内。

    连国外的媒体都通过网络直播平台关注沈投这一次的新闻发布会。

    沈齐煊这些年极少露面,沈投的对外代表一直是他弟弟沈齐鑫。

    沈齐鑫也是沈投的总裁,沈齐鑫是沈投的董事长,比他的权限要高一等级。

    因此当沈齐煊露面的时候,有些人居然都不认识他。

    在大家窃窃私语的时候,沈齐鑫笑着跟大家介绍说:“这就是我们沈投的掌门人,董事会的董事长,最大股东,沈齐煊先生,也是我的大哥。”

    记者们一阵大哗。

    没想到这就是沈投的董事长!

    他高大健硕,保养得很好,看上去最多三十来岁,只有眼角的一丝鱼尾纹透出岁月的痕迹,但并不显得苍老,而是凭添几分成熟的魅力。

    沈齐煊没有傅辛仁那样典型的俊美,却比他的气场更强大,那股无形的魅力最为致命。

    抬头微微一笑,目光从所有人面上扫过的时候,在场的女记者只觉得被那目光牢牢攫住,心神皆被吸引,大脑顿时供血不足,差一点集体当场发花痴!

    沈齐煊看了大家一眼之后,就收回视线,对着镜头从容不迫地说:“各位记者朋友们,各位沈投的合作商、员工和顾客们,大家早上好。”

    “今天这个新闻发布会,是临时决定召开的,这么短的时间通知,大家还能捧场,我代表沈投的董事会和管理层,向大家表示由衷的感谢。”

    沈齐煊朝大家鞠了一躬,表现的非常有谦卑有礼。

    作为国内的首富,也是全世界富豪榜前十身价的人,沈齐煊的地位毋庸置疑。

    他一向深居简出,很少露面,大众都觉得他神秘,神秘的另外一层意思就是高不可攀,不像他弟弟沈齐鑫那么平易近人。

    因此当他这种表现的时候,所有人对他的观感一下子好得不得了。

    舆论就是这样,有一个好的形象,说出来的话都多几分公信力。

    沈齐煊鞠躬之后,面色微凝,略严肃地说:“本来我的私事不应该召开新闻发布会占用公共资源,但因为这件事严重影响到沈投的声誉,已经不再是我的私事,而是沈投的公事,所以我必须要开一个新闻发布会澄清一下。”

    他顿了顿,目光似电,盯着镜头继续说:“二十多年前,沈投当年在我妻子司徒秋的经营下,因为几次投资错误,一度将沈投弄到快要破产的边缘。而我那时候也因为在外面工作的时候出了点错,被解雇了。”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无奈的笑了笑。

    不仅记者们沸腾了,就连看直播的网友都快疯了。

    谁能想到,首富当年还有被解雇的黑历史?!

    而且听起来首富真是隐姓埋名在外面工作的吧?

    明明家里有千亿家产可以打理,却偏偏扔给妻子,自己在外面工作!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神仙工作,能让沈投的继承人连自家企业都不想打理!

    网友们纷纷展开想象力的翅膀,但是没有一个猜到边的。

    沈齐煊当然也不会说,他只是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曾经很喜欢那个工作,但是因为出的错太大,我最后还是离开了。”

    “离开之后,我才把精力都投入到沈投的重建当中。”

    “最近市面上流传的那些有关沈投差点生意失败破产,到后来的各种擦边球灰色地带交易,其实都是在我妻子司徒秋的主持下进行的。我回归之后,大力整顿公司,把那些生意该停的停,该交罚款的交罚款,大家可以查阅沈投这些年的财报和每个季度的发布会,所有交易都有详细说明。”

    “然后是我个人的婚姻问题。”

    沈齐煊再次停顿了一下,对着镜头说:“我想说的是,二十多年前,因为我妻子司徒秋在生意上的激进手段跟我三观不合,而且引起了巨大的损失,甚至也断送我在外面的职业生涯,因此我回归之后,已经跟她秘密协议离婚了。”

    “什么?!沈总您的意思是,您跟司徒秋已经离婚了?!”

    沈齐煊淡淡一笑:“二十多年前,我跟她离过一次婚。现在,我要跟她第二次离婚。”

    “第一次离婚的时候,司徒秋手上的所有沈投股份都已经变卖。她已经没有任何沈投的利益。所以也没有所谓的出轨。”

    他大大方方地说:“我没出轨,我只是遇到一个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然后跟她在一起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孩子……”

    说到孩子的时候,他的眸子变得幽深,目光晦涩不明。

    而此时正在帝都某处看直播的司徒秋也眯了眯眼,面无表情地摩挲着手上的黑曜石锦鲤吊坠。

    沈齐煊叹了口气,说:“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我跟那位女士后来没有继续在一起。我和司徒秋又复婚了。”

    “复婚之后,我们签了新的婚前协议,司徒秋签字放弃未来可能拥有的沈投所有股权,和我的财产继承权,她自己的财产则全部留给她的两个儿子沈召南和沈召北。”

    “所以我们现在就算马上离婚,也绝对不会对沈投的股权和生意有任何影响。”

    “还有,司徒秋涉嫌买凶袭击傅夫人的私人助理冒兰女士,已经被警方通缉。大家如果看见她,请打举报电话xxx-xxxxxxxx。另外,我们沈投也悬赏五十万,给任何提供线索并且找到司徒秋的人。”

    在现场参加新闻发布会的沈召南和沈召北目瞪口呆看着沈齐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已经开始怀疑人生。

    而对市场来说,就这一个新闻发布会,股市开盘之后,沈投的股票立刻反弹。

    它不仅不会被基金踢出投资组合,而且因为它稳定的增长和高额股息,引得更多人追捧。

    而且因为它阴跌了一阵子,现在的股价处于一个非常诱人的价位,很多散户也纷纷入场。

    司徒秋看完新闻发布会,万万没想到沈齐煊居然把当年的事全摊开来说!

    二十多年前,她要求他不要公开他们离婚的事,让她能够体面地回国外的家,等她那边稳定之后,再向公众宣布离婚。

    沈齐煊答应了,结果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他们还没来得及向大家宣布离婚,就又复合了。

    那曾是司徒秋这辈子最骄傲的举措。

    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年,直到最近,直到温一诺这个克星的出现。

    司徒秋气得脸色遽变,一把将手里的咖啡杯扔到对面的电视屏幕上。

    咣当一声响,咖啡杯掉下来在木地板上砸得粉碎,电视屏幕居然还是完好无损。

    她拿起电话,想给自己的股票经纪人打电话。

    那人却先打了过来,紧张地说:“沈女士,您的账户已经被强行平仓,您已经没钱了,这个月的佣金……”

    司徒秋是请了职业股票经纪人帮她打理股票的。

    司徒秋烦躁地说:“我知道了,你的动作怎么那么慢!昨天沈齐煊就要开新闻发布会,你为什么不平仓?”

    “昨天沈总说开新闻发布会已经是晚上,股市都关了,今天早上又是在开市之前,我已经赶在第一时间进行交易,可是所有人都在买沈投的股票,股价没多久就涨停了,您的账户里的钱不到十分钟就全没了。”

    股票经纪人非常委屈。

    他其实早就建议这位沈女士不要只卖空傅氏和沈投这两家公司,她应该分散投资组合,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可是司徒秋说起傅氏和沈投就像是自己的生死仇人,哪里还有一丝理智?

    再加上这个股票经纪人从司徒秋那里弄到很多沈投的内部材料,他给人分析之后确认是真的,所以也大着胆子跟着司徒秋的指示做。

    没想到最后还是踢到铁板。

    上周是傅氏财团的股票疯涨,把司徒秋一半的盈利抹得干干净净。

    今天是沈投疯涨,把她的本金都抹得干干净净。

    股票经纪人十分担心司徒秋不付佣金。

    等司徒秋挂了电话之后,他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让她今天之内结清今年的所有佣金。

    司徒秋看见这条短信非常气恼。

    就算她把名下的房子马上卖掉,也要等一阵子才能拿到钱啊……再说那人佣金也就几十万,她一个包都不止这个价,还担心他付不出钱?

    这时她又想起来,她也不能找司徒家借钱,司徒澈正在找她呢,她可不能自投罗网。

    而且司徒秋的这个股票账户其实是用的别人的身份证开的,对股票经纪人也自称姓沈,因为她不能让沈齐煊他们发现她的踪迹。

    她甚至不能卖房子,因为房子在司徒秋名下,一挂牌,那些人也会马上找到她!

    更别说冒兰还敢报警,搞得她现在被警方通缉!

    外面到处是摄像头,她每次出去都要戴墨镜口罩和帽子,连衣服都是自己不常穿的牌子,才能不被人认出来。

    可是在被人逼债的时候,她还能往哪里逃呢?

    ……

    同样焦头烂额的还有岑春言。

    她一两周前成功从卖空傅氏财团的局面中脱身,本来以为已经万事大吉,损失的是岑氏集团,是她的私募基金,她的个人账户可是一点都没损失。

    而她父亲岑耀古被气得中风住院,刚刚才抢救过来。

    岑春言还想着去医院探望他,结果刚清醒过来的岑耀古打了个电话之后,马上就找了律师过来给岑春言发了一份律师信,告她伪造岑耀古的签名,骗取岑氏集团做担保找银行贷款。

    岑春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明明记得是自己把那份担保文件寄过去给岑耀古签名的,而且是岑耀古亲自给她寄过来的,怎么会是她伪造签名?!

    岑春言急忙去书房找那份邮件的信封。

    结果等她找到信封,她发现那信封上的地址确实不是岑耀古的地址,而是一个跟岑耀古家地址很接近的地址,大致看上去,确实跟岑耀古的地址差不多,而且上面也没有发信人的名字。

    再看她复印过的那份担保书,仔细看,那上面的笔迹,好像还真有点问题……

    这是她完全没想过的。

    所以在她套路岑耀古,让他以岑氏集团担保找银行借钱的时候,岑耀古也没有完全信任她,已经暗中留下后手。

    如果她不把整件事甩锅给岑氏集团,岑耀古当然不会说这签名是伪造的。

    这种事,只要签名的人不说是假的,那就是真的。

    但是如果签名的人质疑签名的真实性,那她就惨了。

    岑春言呆呆坐在房间里,连天黑了都没有察觉。

    父亲可真狠啊……

    她在心里默默地想着,真是不给她们这些女儿一点活路。

    她不认为自己做的错,只是自己技不如人罢了。

    岑春言咬了咬牙,跟岑耀古的律师联系上了,很冷静地说:“我可以交出一半的钱,但是我得留一半。如果你们不接受,我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我在岑氏集团做首席财务官也做了好几年,如果岑氏集团还想东山再起,最好别逼我。”

    那律师也没自己做决定,把岑春言的话转给了岑耀古。

    岑耀古在病床上闭着眼睛,半晌笑了一下,说:“行吧,让她吐出一半的钱,我就既往不咎,不去告她伪造签名。”

    那个签名确实不是岑耀古签的,岑耀古这么鸡贼的人,怎么会不留下后手?

    而且他现在实在走投无路,只好去找那个曾经帮过他的大佬,那人终于又出手了。

    岑氏集团做担保贷款的那个银行于是给了他一个非常好的重组方案,他完全可以接受,而且可以让岑氏集团东山再起。

    岑春言第二天一大早就把她银行账户里的钱转了一半给岑耀古,然后把剩下的一半汇出国,同时自己出国投奔她妈妈蓝琴芬。

    她本来还想买温一诺跟傅氏财团共同开发的别墅,现在只能连定金都不要直接毁约。

    ……

    司徒秋一大早醒来,吃完早饭后想着要怎么解决她目前的困境。

    突然胸前一热,她低头看了看那块黑曜石锦鲤吊坠,发现是它在示警。

    有人来了。

    司徒秋匆忙走到监控前,看了看走廊里的景象,发现真的有警察上来了。

    他们怎么找到她的位置?!

    司徒秋悚然而惊。

    这房子根本不是她的名字,是她二十多年前跟沈齐煊第一次离婚的时候准备下来的。

    连沈齐煊这么多年都不知道,那些警察是怎么知道的?

    司徒秋冲到窗户边上往外看,一眼就看见了她的股票经纪人!

    而且还看见一辆熟悉的车,那是沈齐煊的劳斯莱斯幻影座驾!

    这个股票经纪人怎么会跟沈齐煊在一起?!

    她不过是晚了几个小时付他佣金而已,他至于报警吗?!

    再说就算是因为没有付佣金而报警,警察至于要上门抓人吗?

    司徒秋马上反应过来,一定是这个股票经纪人联系了沈齐煊然后报的警,确实是因为她晚付了佣金,所以这个经纪人,就报警去领那五十万悬赏了吧!

    沈齐煊怎么能这么恶毒,居然用那么高的悬赏来抓她!

    他到底有多恨她?!

    她对他哪里不好了?

    司徒秋一瞬间难过得五内俱焚,心里那股想要毁天灭地的愤恨难以宣泄,好像回到了二十多年,他跟她离婚的时候。

    她那时候是怎么做的?

    司徒秋脸色沉了下来,冲进卧室拿起一个鼓鼓囊囊的背包,握着胸前的黑曜石锦鲤项链,在屋里冉冉消失了身影。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浅笑轻纱”盟主大人昨天的大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