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91章 人家男才女貌天生一对(第二更)

时间:2020-08-15作者:寒武记

    “异类?”张风起高高挑起眉毛,“什么异类?!不会吧?我们这里可是帝都啊!——一条‘建国后不能成精’就压死它们了!”

    温一诺翻了个白眼,心想国内不能,国外还不能吗?

    成精之后再回国不行吗?

    她熟练地又超了几辆车,才说:“……那以前已经成精的那些异类怎么办?”

    张风起:“……”

    他讪讪笑道:“我只是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啊?”

    “自古以来,成精的传说就有很多,古籍中有记载的也有不少,但是现代社会科学兴起,这些怪力乱神的事都不再提了,就算有提也是当做民间传说故事而已。”老道士横了张风起一眼,“不过普通人不当回事也就罢了,你是道门中人,也能不当一回事?”

    温一诺笑了起来,“还是师祖爷爷见闻广博。说起来我这次去国外参加道门最高水平的大魁首比赛,确实见识了不少以前没有见过的东西。应该是国外地大物博人烟稀少,所以那些可以成精的异类都跑国外去了。”

    “你这么说,难道你真的见过?”张风起脸皮比较厚,他摸了摸鼻子,被温一诺和老道士联手怼也没生气。

    温一诺侧头想了想,说:“说实话,现实中我见得很少,但是幻境里见过很多。”

    她把那一次幻境里那只火狐追杀小动物化成的人的事说了出来,“但是那是幻境,并不是真的。”

    “幻境也是能量组成的。”老道士淡淡地说,“或者从人的记忆里挖取,或者是有人有意让你看到的。更有可能,不是幻境,而是真实,只是用另一种方法表示而已。”

    “啊?幻境也能是真的?”温一诺真的瞠目结舌了,“可是我也在里面啊?难道我也是真的?”

    “人的意识也是有能量的,也就是说,人的意识也是半物质的存在。但是从科学的角度来讲,目前这些认知还是处于概念阶段,并没有实验来证明这一点。”老道士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但是如果理论成立,实证实验的成功也只是时间问题,是我们目前的科技手段落后于我们的理论认知。”

    温一诺这时明白了,忙点头说:“对啊对啊!何大哥给我的能量枪,就能驱散幻影。如果幻影不是真实的,那为什么能量枪能对幻影进行驱散?如果幻影是真实的,那么意识也是真实的。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而已。”

    张风起看了看温一诺,又看了看老道士,他有种强烈地被排斥在外面的感觉。

    不过他心态很好。

    温一诺现在妥妥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他笑得合不拢嘴,朝温一诺伸出大拇指:“一诺你这是要上天啊!”

    老道士嘿嘿笑道:“不然我怎么直接把衣钵传给一诺呢?风起,你不会嫉恨师父吧?”

    “当然不!一诺是我唯一的徒弟,您把衣钵传给她,四舍五入,就跟传给我一样。再说我现在年纪大了,没有那么多精力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我只要管好我的道门app,有空的时候看看风水挣点小钱钱我就很开心了。”张风起用手扇了扇风,如释重负地说。

    温一诺耸了耸肩,“虽然这么说,但是师父还在呢,师祖爷爷还是把您的衣钵暂时让师父保管,由他接替吧。等他传给我就行了。”

    老道士见这师徒俩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嗤了一声,不再说话。

    他把视线移到车外,突然“咦”了一声,“你这是要把车开到哪儿?怎么到二环了?”

    “二环怎么了?这里离我们那里最近啊?”张风起莫名其妙地说,“跟错车了吗?”

    温一诺也看了看周围,皱眉说:“我就是跟着前面的车,那车还在开呢……”

    老道士摇了摇头,疑惑地说:“一般异类掳劫人类,都是往荒郊野外跑,这位可好,居然跑到了帝都二环。”

    “要知道这里不仅人烟稠密,而且也是风水宝地。”

    张风起连连点头,说:“这我知道,这里曾经是六百年帝王驻扎的地方,紫气龙气数不胜数。”

    老道士看着车窗外,眉头皱的更紧:“对啊,异类根本承受不了这么重的‘人皇之气’,绝大部分都是敬而远之,绝对不会跑到这里来找打。”

    “就算有来,也只是匆匆过客,更别说在这种地方作奸犯科。”

    “人类作奸犯科,有法律惩处。”

    “异类作奸犯科,除了有道法惩处,还有来自大自然的惩罚。”

    “不然你以为传说中的‘渡劫’为什么要有雷劫?现代科学里,雷是云层放电发出的声响,它代表的是闪电的能量。雷劫大概率就是大自然用电能在清洗那些有一定法力的异类。”

    “如果心怀不轨,或者曾经做过坏事害过人,渡劫就不会成功。”

    “反之,能渡过雷劫的,是没有做过坏事的。”

    温一诺若有所思,好奇地问:“所以这些异类在成精之前是没有做过坏事的,因为做过坏事的异类都在渡劫的时候被雷劈死了,是吧?但是渡劫成功之后呢?它们做坏事的话,还会被雷劈死吗?”

    老道士耸了耸肩,“异类渡劫成功成精之后,这条自然规则还能不能适用,我可不知道。”

    “那可要扩大观察范围。”温一诺挑了挑眉,“等这件事解决我就给国外的葛派布置一下任务。”

    “……一诺,自信是好的,可是盲目自信就是骄傲了。”张风起语重心长地说,“咱能不能在比赛还没结束的时候,不要一副已经拿了‘大魁首’的语气呢?”

    温一诺白了他一眼,“我肯定能拿大魁首!”

    张风起:“……”

    老道士没说话,只是朝温一诺笑眯眯伸出大拇指夸她。

    温一诺得意地瞥张风起一眼,手里抹着方向盘轻轻一转,跟着前面那辆车来到一条单向车道上。

    路灯下,红墙碧瓦巍峨耸立,墙后的建筑层层叠叠,庭院深深,树木林立,将多少楼阁掩映在绿树丛中。

    温一诺瞪大眼睛,看着几乎占了整整一个小区半条街的庞大住宅群,半天合不拢嘴。

    这这这……这不是沈家的王府花园吗?!

    那异类把她妈妈抓走,为什么要送到沈家的王府花园?!

    老道士好奇地看着外面,见温一诺的车速已经慢下来了,问道:“这是哪儿?怎么不下车?”

    温一诺看见前面那辆车都停下来了,立刻踩了刹车,说:“马上。”

    又提醒他们:“这里是沈家的王府花园,就是那个首富沈齐煊的私宅。”

    老道士和张风起对视一眼,脸色迅速严肃绮丽。

    温一诺还想开近一些,看看是何方神圣把她妈妈掳走的。

    可是她话音刚落,街道上就升起了一阵阵灰白的雾。

    雾气渐渐浓郁,将前面那辆车罩了起来。

    温一诺抹了抹眼睛,还是看不清前面到底怎么回事。

    她只好把车停在路边,然后推开车门下车。

    老道士和张风起也分别下车,拿着自己趁手的法器,警惕地跟温一诺形成了一个三角形。

    这种队形,是最安全的,也是最稳固。

    每个人都保证自己的后背不被暴露。

    三个人就这样走过去,走到那层浓雾之中。

    浓雾里,温一诺很快就跟老道士和张风起失去了联系。

    眼前的景象也变了。

    那路灯下鲜亮的红墙碧瓦颜色有些黯淡,路灯也只有一盏灯是亮的,别的都熄灭了,或者说是坏了。

    围墙上青苔点点,昏暗的路灯把眼前的一切拉回了很多年前。

    温一诺面无表情,缓步走了上去。

    她想,她或许已经知道那道红光的主人是谁了。

    这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前面的王府大门半畅着,好像是张着大嘴的妖怪,在邀人进入,然后一口吞了你。

    温一诺笑了笑,从背包里拿出田黄石锦鲤项链戴在脖子上,再拿着黑骑软鞭握在手里,顺便还试了试手机信号。

    果不其然,手机没有信号。

    不过她还有一只手机,是何之初送给她的,里面只有他一个人的号码,据说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会没有信号。

    温一诺日常也是带在身边。

    她把何之初送她的那支手机拿出来。

    看了一下不由笑了,这支手机果然是有信号!

    她满意地亲了亲那支手机,“宝贝儿有你我就放心了。”

    她把那支手机放回背包,将背包背在身上,推开半掩的王府大门跨进去。

    大门打开,她一脚门内,一脚门外,还没完全跨进去,只是诧异地看了看前面,又看了看身后。

    王府里面居然是白天,可她身后还是昏黄的路灯照耀的黑夜。

    www.zsttc. 她这个样子横跨在王府花园的门槛上,半身黑暗,半身光明。

    真的很诡异啊……

    温一诺却一点都不害怕。

    她最亲爱的妈妈就在门内,她怕个头啊!

    “无胆匪类,装神弄鬼!——快把我妈妈交出来!不然我打你个魂飞魄散!”温一诺冷笑一声,手中长鞭一甩,发出噼啪的声响,就像大年夜的爆竹一样,能够驱邪除祟,增福添寿。

    她的长鞭黑骑发出一道暗金色光芒,驱散了……白天。

    温一诺看见面前白天的景象居然出现裂痕,就像是一张老照片,突然被撕成两半。

    不过那裂痕很快闭合,半空中传来一声叱骂,然后很快远去。

    温一诺眉梢轻抬,循着那道若隐若现的声音追了过去。

    那是她唯一的线索。

    这座王府花园她来过,地方很大,如果她要自己找,不知道要找几天几夜。

    她妈妈可等不了那么久。

    都说失踪后的一个小时是最关键的黄金时间,所以她不想浪费一分一秒,直接朝第一个线索冲过去。

    静静卧在锁骨之间的田黄石锦鲤吊坠项链开始发热,温一诺心头大定,她知道自己的方向是对的。

    因为她对这座王府花园里的路线不熟悉,因此她用了最直接的追踪方法——直线追踪。

    这就是走迷宫的暴力方式。

    不管前方是什么阻碍,一律强行过关。

    对于温一诺来说,就是飞檐走壁,从不可能中找出路来。

    她跟着那道声音消失的方向急起直追,前面如果有房屋,她直接飞身上屋顶。

    前面如果有大树,她甩出长鞭,将自己荡了过去。

    如果前面是池塘,她涉水而过。

    就这样十分钟内,她已经离那道声音越来越近了。

    可是那道声音也越来越低,就快听不见了。

    她心里一急,长鞭再次甩出,朝着那道声音消失的方向挥过去。

    啪地一声巨响!

    温一诺眼前景象又变了。

    虽然周围还是王府花园,但是却突兀地出现大街上车水马龙的景象。

    好像是露天电影一般,但里面的人或者景物又是立体的三维成像。

    行人脚步匆匆,穿着打扮比较过时,好像是几十年前的景象。

    再进入眼帘的是帝都有名的一所医院。

    温一诺正皱眉,这时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蹒跚走来。

    她脸色憔悴,站在医院门口抬头看了看,然后咬牙走了进去。

    温一诺如遭雷击地看着那个大着肚子的女人。

    她化成灰她恐怕都认识她!

    &nb那不是她妈妈温燕归年轻时候的样子吗?!

    看她大着肚子,那里面难道就是她?

    温一诺感觉更加诡异。

    她往前走了一步,走入那个场景,像是全息游戏,她就是个影子,并不能触摸里面的任何景物或者人物。

    她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黑骑软鞭,它没有丝毫反应,跟以前遇到的跟时间有关的案例安全不同。

    温一诺又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田黄石锦鲤吊坠,它也没什么反应,安安静静卧在她的锁骨之间。

    温一诺心里有底了。

    应该不是什么危险的境地。

    她跟着年轻时候的温燕归走进医院。

    温燕归直接来到妇产科门诊挂号。

    温一诺眼角又抽搐了一下。

    温燕归居然是来堕胎的!

    看她的肚子,至少七八个月了,她居然要堕胎?!

    温一诺手脚有些发凉。

    她不断告诫自己,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这只是某些人惑乱人心的把戏。

    可还是忍不住跟了上去,看着温燕归紧紧抿着唇,拿着挂的号等在一旁。

    过了一会儿,护士领她进去见医生。

    医生看了她的情况,很为难地说:“温小姐,你已经怀孕八个月了,现在只能做引产,你真的想做引产吗?”

    温燕归坚定地点点头,“这个孩子我不能要,我不能给那种男人生孩子。请医生帮我挑个日子,我做引产。”

    温一诺:“……”

    她无法用语言描述她的茫然和震惊。

    难道她不是温燕归的亲生女儿?

    难道她不是被父母祝福而出生的孩子?

    温燕归如果在怀孕八个月引产,那她呢?

    她是如何存在的?

    温一诺脑子里一团浆糊,都快无法正常思考了。

    后面医生跟温燕归谈了什么,温一诺都没听清。

    等她回过神,温燕归已经出去了。

    引产是大手术,她不能说做就做,因此跟医生约了时间,明天早上再来医院。

    温一诺浑浑噩噩,跟着温燕归离开医院,回到中等小区的三居室里。

    房间布置得很温馨,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是看得出来,在屋里住的人很精心地维护着这套房子。

    就如同在呵护他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温燕归进来之后,面无表情地换了鞋,然后去房间里收拾东西。

    温一诺不明白自己是什么心情。

    她很恐慌,也很不安。

    如果这些事是真的,那温燕归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温一诺觉得温燕归应该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她小时候淘气被温燕归修理得时候,曾经怀疑她不是自己亲妈,还找萧裔远借钱偷偷去做过亲子鉴定……

    可在道门比赛的经历让她知道,亲子鉴定,也有可能出错的。

    不是鉴定本身有错,而是鉴定的人做了手脚。

    难道和第二轮比赛的唐芷离唐今宵母女一样,其实她和温燕归的关系也是正好相反?

    温一诺打了个寒战,连忙把这个不靠谱的脑洞甩开。

    不会的,她跟温燕归的情况,和唐芷离唐今宵完全不同,肯定不能瞎推理。

    温一诺瞥见卧室里的温燕归正在收freezhu.拾东西,以为她是在为明天的手术做准备。

    自己觉得无聊,在客厅里转了一圈,目光突然落在客厅墙上挂着的结婚照上。

    啥?!

    她看见了神马?!

    温一诺揉了揉眼睛,然后猛地眨了十几下,唯恐自己是眼花。

    可是不管她擦多少次眼睛,眨多少次眼睛,墙上的结婚照都没有变化。

    那个站在她妈妈温燕归身边的男人,居然是……是……,不,是跟沈如宝那个狗爹沈齐煊长得一模一样!

    这也太惊悚了吧!

    温一诺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噩梦里。

    她心里升起浓浓的疑惑,甚至开始胆怯。

    她不想追究下去了,可是她刚想放弃的时候,胸口的田黄石锦鲤吊坠开始发热了。

    温一诺浑身一震,有些浑浊的眼神顿时变得清晰明澈。

    她来这里是来救她妈妈温燕归的,跟这结婚照什么关系?

    温一诺虽然回过神,可目光还是不受控制地往那结婚照上看。

    她看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把何之初的那个手机拿出来,试着要拍这张照片。

    还好,何之初的手机确实很奇特,它能把这张结婚照拍下来,只是不是高清的,但还是能看出里面两人的轮廓。

    如果那男人不是太像沈如宝的狗爹沈齐煊,温一诺也要拍手赞一声“男才女貌天生一对”!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