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94章 现原形(第一更求推荐票)

时间:2020-08-17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

    她轻笑一声:“想不到你长得不怎么样,想得倒是挺美。——想要我的长鞭,你有那命吗?”

    etongk.   温一诺看上去云淡风轻,不把司徒秋放在眼里,其实她心里挺着急的。

    黑骑软鞭真的被那长戬缠住了,她一时竟然收不回来。

    司徒秋咯咯笑了起来,“我让你看看我有没有那命!”

    她笑着笑着,一阵阵紫气从她身体里蔓延出来,将缠绕在长戬上的黑骑软鞭包裹。

    黑骑软鞭能发出圣光,一向是黑魔法的克星,但是这时司徒秋散发出来的紫气,中正浩大,一定邪气都没有。

    那是她用王府花园的大阵为阵法,从帝都的皇城吸收来的帝王之气。

    怎么可能是邪祟呢?

    所以黑骑软鞭一点反应都没有。

    司徒秋笑得更厉害了,她的眼神贪婪而热切,看着那黑骑软鞭,大声说:“看吧,我说它是我的了。等我把你的印记全部抹去,它就成了无主之物,不是我的,还是谁的?!”

    温一诺也渐渐感知到她对黑骑软鞭的控制确实在松动。

    那些紫气的能量太强大了,温一诺尝试着想跟自己的黑骑软鞭建立联系,可是被那层紫气缠绕着,她竟然穿透不进去。

    温一诺大急。

    她是轻敌了吗?

    司徒秋这人简直太邪门了,她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温一诺再一次凝神看着自己的黑骑软鞭,继续摩挲着能量流动的方向,想将自己的意识送入到黑骑软鞭中,跟它再次建立联系。

    她很清楚,她的这个阵法结界,是临时依靠黑骑软鞭的能量构造的。

    如果黑骑软鞭真的被司徒秋抹去她的印记,那这个结界都不属于她了,到时候……

    咦?

    温一诺猛地回过神,她怎么没想到呢?!

    既然这个结界是属于她的,她是可以在里面为时已晚的啊!

    哎嘛,真是蠢哭了。

    她第一次施放阵法结界,还是完全学的司徒秋的手法,难免对结界的认知有错漏。

    现在自己想清楚了,顿时精神一振。

    她不再企图跟黑骑软鞭建立联系,而是直接飞身而起,抬腿朝司徒秋踹了过去。

    司徒秋正在释放自己这么多年吸收的紫气能量包裹黑骑软鞭,她对这件法器实在太垂涎了。

    这里有道门至宝时间之砂,她那次看第二轮比赛的时候就发现了。

    这种好东西,怎么能跟温一诺那种人在一起?

    实在是暴殄天物。

    司徒秋的功力其实不是温一诺能比的,如果她早一点把这么多年吸收的紫气放出来,温一诺根本不可能压制她建立自己的阵法结界。

    可是她看中了温一诺的黑骑软鞭,在温一诺咄咄逼人的时候,她选择保存实力,进入她的阵法结界,就是为了等待这个机会,把她的黑骑软鞭弄到手。

    温一诺再是天纵奇才,也才二十一岁,怎么比得过她?

    司徒秋眼看自己的紫气真的在一点点抹去那黑骑软鞭上的印记,心里乐开了花。

    结果她太关注那黑骑软鞭,没有提防温一诺,她一腿踹过来,正好踹在司徒秋的右脸。

    她身形一窒,紫气能量眼看就要倒流护主。

    温一诺就趁着司徒秋的紫气能量进退两难的时候,再次跟黑骑软鞭建立联系。

    她回想着之前她的阵法结界“穹顶”吸收紫气能量的波动痕迹,催动了黑骑软鞭。

    果然,印记还没完全抹去,黑骑软鞭还是认她的。

    而且黑骑软鞭接受温一诺传输过来的能量波动痕迹,张开另一个通道,开始将那些盘旋在它身边的紫气能量进行自行吸收。

    刚才紫气能量就像是一群暴徒,要冲进别人的家门抢占地盘。

    但是这一下,是别人家有了准备,开始敞开大门,瓮中捉鳖。

    紫气能量是自然界的所有能量中,算是上上等的。

    凡是能够吸收紫气能量的器物,都不会放过它。

    黑骑软鞭刚才www.tcmxue.已经吸收过一些从“穹顶”传来的紫气能量,这时发现这两者的能量同源,吸收的力度就更大了。

    司徒秋被温一诺一脚踹得摔倒在地上,她捂着右脸,正要反击,突然发现自己的紫气开始不受控制了。

    它们不仅没有倒流护主,反而如同大坝泄洪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就连她炼化的一点点紫气本源力量,也要被黑骑软鞭反吸过去了。

    司徒秋的脸色顿时苍白无比。

    她当机立断,长戬凭空消失,掐断了紫气跟那黑骑软鞭的联系,才保留了最后一丝紫气本源的能量。

    温一诺见她气喘吁吁倒在地上,才不会和圣母傻叉一样等她恢复过来再对付她。

    她就是要趁她病,取她命!

    温一诺接过黑骑软鞭的主导权,再次将黑骑软鞭收回来,朝司徒秋身上没头没脑地抽打。

    没有了紫气护身,司徒秋根本扛不住黑骑软鞭的能量。

    打在她身上的每一鞭,都会冒出一丝黑气,司徒秋的脸上也会增添一丝血痕。

    渐渐的,她的全身好像都在出血,发出淡淡红光。

    红光深处,还能看见一丝隐隐的朱紫之色。

    温一诺这时明白了,敢情司徒秋这么厉害,完全是因为那紫气能量。

    而这紫气能量对司徒秋来说,却没有能占为己有,只能藏在身体里,有需要的时候才释放出来保命。

    刚才她的黑骑软鞭几乎把司徒秋身上的紫气能量吸收光了,但还是有一点点剩下来。

    司徒秋这时也被彻底激怒了。

    想得到的黑骑软鞭没有得到不说,还偷鸡不成蚀把米,连自己这么多年搜集的护身紫气都被温一诺卷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关键的一丝紫气本源,也岌岌可危。

    她不可能让温一诺把所有的紫气能量都卷走,不仅不能,而且她还要把被她卷走的紫气能量再吸回来!

    司徒秋想着,突然把脖子上的黑曜石锦鲤吊坠扯下来,扔到半空中。xtyiaotian.

    又朝不远处愣在那里的诸葛先生招了招手,大声说:“把你的罗盘借我用一下!”

    诸葛先生是不想的,可他完全抗拒不了司徒秋的召唤。

    双手如同有自我意识,将自己重新做的罗盘掏出来扔了过去。

    温一诺还想从中截胡,结果手一伸,那黑曜石锦鲤突然光芒大盛,黑色气雾翻滚,将司徒秋和那罗盘同时罩了进去。

    温一诺气坏了,心想就你有锦鲤吊坠,我也有!

    她感知着司徒秋操纵黑曜石锦鲤的方法和手势,将自己脖子上的田黄石锦鲤吊坠项链也拽了下来,跟着往半空中一扔。

    在同样方法的驱使下,那田黄石锦鲤吊坠果然也发出暖黄色的光芒,如同温暖的阳光,一下子驱散了黑曜石锦鲤的黑色气雾。

    司徒秋趁势接过诸葛先生扔过来的罗盘,朝着半空中的黑曜石锦鲤吊坠飞快地转了起来。

    她见过葛大天师驱使这个罗盘对付大妖,而且知道这个罗盘跟那黑曜石锦鲤吊坠配合使用,更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可是她催动了半天,半空中的黑曜石锦鲤吊坠不仅没有扩大它的守护范围,反而被温一诺的田黄石锦鲤吊坠发出的暖黄色光芒驱赶得节节败退。

    连她驱使出来的黑色气雾都快被褪干净了。

    司徒秋脸色一变,朝诸葛先生吼道:“你这什么罗盘啊?!是你师父传给你的那个罗盘吗?!”

    她再仔细看去,发现诸葛先生扔给她的这个罗盘,明显是新做的,不是葛大天师用过很多年的那个古物!

    诸葛先生苦着脸说:“……那个……那个……我师父那个罗盘坏掉了……”

    “什么叫坏掉了?!那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古物,怎么可能坏掉!你把那个给我!”司徒秋将诸葛先生这个新罗盘扔出去,命令他把那个旧罗盘扔过来。

    温一诺冷眼旁观,没有继续插手,只是驱使着自己的田黄石锦鲤吊坠发出的暖黄色光芒,继续对抗那黑曜石锦鲤吊坠。

    诸葛先生把自己那个坏掉的古物罗盘扔给了司徒秋。

    司徒秋接过来谨慎查看了一遍,确认这一次是那个古物罗盘,才松了口气,将那东西转成一片残影。

    温一诺开始还有些紧张,直到司徒秋手上的罗盘转了半天,一点用都没有,温一诺才松了一口气。

    她双手再次结印,加大了能量输入,甚至驱使着黑骑软鞭里的圣光能量,加入了田黄石锦鲤吊坠的暖黄色光芒中。

    她的田黄石锦鲤吊坠顿时光芒大盛,不再像是深秋的暖阳,而是盛夏骄阳,金光灿灿,光芒万丈。

    那黑曜石锦鲤吊坠散发的黑色雾气一瞬间如同被蒸发一样烟消云散。

    温一诺这边的金色光芒顿时将司徒秋整个人笼罩起来。

    司徒秋捂着双眼,发出刺耳的叫喊,全是扭动着,似乎疼得厉害,恨不得在地上打滚。

    沈齐煊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张了张嘴,然后又颓然地闭上了。

    他看着温一诺,眼神似悲似喜,却动弹不得。

    司徒秋像是在极力抗拒什么,她的叫喊再次变为啾鸣,甚至开始催动那个阴阳鱼的阵法。

    温燕归和沈如宝开始旋转起来,她们中间那颗蛋也开始发红,玉质蛋壳薄如细瓷。

    温一诺看见一股红色能量线从那阴阳鱼阵法里冲天而起,然后朝司徒秋这边灌顶而下。

    司徒秋借着这股红光从地上站起来,仰头看着穹顶的夜空,伸开双臂,发出一声清越的凤鸣。

    然后整个人的身影渐渐虚化,紧接着,一只凤凰鸟出现在大家在面前。

    温一诺瞳仁猛地一缩。

    她见过这只凤凰鸟。

    就在国外何之初家的庭院里。

    她记得那长长的尾羽往下飘荡,几乎泛出绿光。

    她也记得何之初闪电般掏出能量枪,朝那凤凰鸟的幻影连开三枪……

    温一诺睁大眼睛,失声叫道:“……原来你就是那只凤凰鸟!”

    不过这一次,不再是幻影,而是如有实质。

    一只真正的,只有在神话传说中才见过的凤凰,站在大家面前。

    诸葛先生万万没想到,司徒秋竟然是一只凤凰!

    他心跳如擂鼓,几乎一瞬间,他打算跟司徒秋合作。

    凤凰可是神鸟,谁会跟神鸟过不去?

    诸葛先生拿着自己那个新做的罗盘,暗暗对准了温一诺的后心。

    已经变成凤凰鸟的司徒秋察觉到诸葛先生的动作,哈哈笑了起来。

    她口吐人言,闪动着翅膀,对温一诺哈哈笑道:“温一诺,跟凤凰作对,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我只要吐出凤凰神火,你们所有人都会灰飞烟灭!”

    温一诺心里也很害怕,她从没有对付过这种妖怪,更别说什么“凤凰”。

    在道门里,凤凰确实是神鸟,可那是在远古传说里的存在,是不是真的有这种东西,谁都不知道。

    那只凤凰鸟突然冲天而起,朝着穹顶喷出一道火焰。

    “啊——!”温一诺顿时觉得身上一阵灼热,好像被人扔到烈火里焚烧。

    这是她的阵法结界,那只凤凰鸟对这结界的任何攻击,都会反噬到她身上。

    那只凤凰鸟又喷出第二道火焰。

    这一次,温一诺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她的身周似乎都泛起一道红雾。

    诸葛先生看傻了眼。

    他虽然想跟凤凰站在一起,可也没想过要杀人……

    特别是杀温一诺。

    这可是在她的结界里,那只凤凰是不是疯了?!

    如果温一诺真的有生命危险,她破釜沉舟的话,他们所有人都得跟她陪葬。

    诸葛先生悄悄住了手,往院子边缘靠过去。

    那只凤凰连喷了好几口火,都快耗尽精元能量,可温一诺还在死撑。

    她痛的满地打滚,脸上起了大颗大颗红色燎泡,就像是被火灼伤一样,可是她依然不放弃,就是不肯把阵法结界打开。

    那只凤凰气疯了,从空中俯冲而下,朝着温一诺本人直接喷了一口火焰。

    温一诺只来得及用手护住自己的脑袋,但是双手和胳膊都被火焰燎伤,皮肤几乎变成焦炭。

    那只凤凰展翅飞回半空中,威严地说:“我再问你一次!是不是还要跟凤凰神鸟作对!”

    温一诺依然趴在地上,用手捂着自己的脑袋。

    之前她感受到的痛苦,是从阵法结界传过来的,是间接的,她只感到疼,感受不到那只凤凰是怎样实现能量转换的。

    不过这一次那只凤凰直接用火焰攻击她本人,虽然把她烧的遍体鳞伤,但是却让她直观感受到了那凤凰是怎么实现能量转换喷出火焰的。

    温一诺超强的学习能力再次发挥作用。

    她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感受着空气中能量的流动,手中长鞭一抖,绕着半空中有些黯淡的田黄石锦鲤吊坠画了个圈儿,然后猛地后撤。

    长鞭发出噼啪声响,后退的样子像极了一条蛰伏的黑龙。

    半空中那只凤凰见温一诺居然还能站起来驱使她的软鞭,顿时大怒,呼啸着再次俯冲而下,朝着她的头顶飞来,再次朝她喷出一口烈焰。

    温一诺看准时机,以一模一样的能量转换路线驱使着黑骑软鞭,黑骑软鞭倏然直射而去,好似黑龙,迎着半空中突然大放异彩的田黄石锦鲤吊坠,投射出一束黄澄澄的金光,和凤凰喷出的烈焰迎头相撞。

    温一诺双手推举,用尽全身力气,将能量转换的路线刹那间驱使了无数个来回。

    凤凰的烈焰遇到黑骑软鞭送出的金光,顿时发出嗤地一声响,仿佛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冒出一阵阵黑烟,然后掉转头,朝那凤凰猛地烧了过去。

    那只凤凰大惊,疯狂鸣叫着,扇动翅膀,往那阴阳鱼阵法的方向急退。

    温一诺这时才看见那只玉质蛋里面的红光中间,甚至有紫气萦绕。

    “这就是它的能量本源……”温一诺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个认知。

    她手中长鞭急速回落,同时飞身向前,整个人斜飞往上,一手拽住那长长的凤凰尾羽,一手抖动长鞭,往那颗蛋狠狠抽了过去。

    咣当一声巨响。

    那蛋壳没有破碎,居然发出一声如同暮鼓晨钟般的响声,有着奇特的力量。

    轰!

    一个人似乎承受不住这样的声响,不能再隐藏自己的身形,从穹顶坠落,掉在温一诺和那只凤凰中间的地方。

    温一诺定睛一看,那人居然是涂善思!

    他从地上站起来,迎着温一诺这边金灿灿的光芒,他身后慢慢展现出虚影,看起来像是一只巨大的狐狸。

    九条巨大的狐尾迎风招展,幸亏是虚影。

    如果和凤凰一样如有实质,那她这个结界就要被撑爆了。

    温一诺看了他一眼,已经淡定了。

    司徒秋都能变成凤凰,涂善思是狐狸也没什么奇怪的。

    涂善思努力维持着自己的人形,大声说:“砸破她的蛋!”

    温一诺回过神,知道自己的方向猜对了。

    她举起黑骑软鞭,力透鞭梢,甚至驱使黑骑软鞭里的圣光之力,朝着那颗蛋再次砸了下去。

    这一次,圣光和金光同时作用,那蛋不胜重负,咔嚓一声,破成两半。

    里面的红光忽地一下全数飞出,往那只凤凰那边疾飞而去。

    温一诺眼疾手快,舞动黑骑软鞭,截住最后一丝紫气能量,吸入黑骑软鞭里面。

    那只凤凰看着最关键的紫气本源被夺,痛彻心肺,发出惊天动地一声惨叫,全身冒出火焰,像是要把它自己烧死。

    温一诺瞠目结舌:“……它不是要涅槃吧?”

    涂善思这时恢复了力气,从地上站起来,身后的狐影也消失了。

    他背着手,冷笑说:“涅个屁的槃!你看看它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温一诺再次抖起长鞭,朝那燃着火焰的凤凰处抽了过去。

    那火焰现在很怕她的长鞭。

    长鞭所过之处,火焰噗嗤噗嗤纷纷汽化,最后只剩下火焰中心的凤凰。

    不,那已经不是凤凰了。

    那是一只灰不溜秋的鸟,被烧得略斑秃,也没有凤凰那样彩色的尾羽,更没有凤凰那么高大,只有半人高左右。

    它也不会说话了,只会咕咕咕咕的叫,明显退化了很多。

    只是头上有几根扬起的头羽,看着有点凤凰的影子。

    温一诺再次无语,“……这是什么鸟儿啊?怎么就变成人了?”

    “它是鸠鸟,你不知道什么叫‘鸠占鹊巢’吗?说得就是这种鸟。”路近的声音突然传过来。

    温一诺赫然回头,看见路近拿着一个鸟笼一样的东西大摇大摆走进来。

    温一诺:“???”

    说好的结界是她的领地呢?

    她抬头看了看天空,没错,还是她的穹顶,结界还在。

    路近笑着说:“阵法结界其实是一种特殊的能量圈,我破解了你能量圈的波动频率,就能进来了。”

    然后回头招了招手,“龙组的人都进来吧。”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今天是周一,亲们的推荐票表忘了哦!

    感谢“浅笑轻纱”盟主大人昨天的大大额打赏!

    感谢亲们的订阅、打赏、投票和评论!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