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95章 别有内情(第二更)

时间:2020-08-18作者:寒武记

    一行穿着黑衣,戴着头套的彪形大汉从外面走了进来,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完全视阵法结界如无物。

    温一诺:“……”

    路近满意地点点头,感慨地说:“我是头一次见到成精变人的这种动物,以前只是在古书中见过,一直很希望抓到一只研究。可惜在国外见过的那些都已经变成人了,也不好真的拿它们做研究。但是这一只不一样,它已经退化成动物形态了。”

    温一诺心里一紧,“退化成动物形态了?那它还会说话吗?!”

    “应该还可以说话。”路近看了看鸟笼上的磁场数据显示,“还没有完全兽化。”

    温一诺松了一口气,可是看了看那只半人高的大鸟,又看了看兴致勃勃的路近,迟疑着说:“……这就是鸠鸟?您怎么认得的?”

    “当然是鸠鸟,又叫大杜鹃或者布谷鸟,不过古代又称鸤鸠,鸠占鹊巢这个成语就是这么来的。这种鸟啊,算是鸟类中最卑鄙无耻的一种鸟,把自己的蛋下在别的鸟的巢里,等自己的后代被别的鸟孵育出来后,还会把鸟妈妈的亲鸟宝宝推出鸟巢摔死啊……”路近拎着鸟笼走近一步,凑近了观看那只鸟。

    温一诺这时想起来温燕归,忙走过去要把她从阴阳鱼阵法里救出来。

    不过张风起比她快了一步,已经将温燕归小心翼翼地抱起来了。

    沈如宝眼神惊恐地瑟缩在阴阳鱼阵法里,很想逃走,可是却被固定得动弹不得。

    她看向不远处的沈齐煊,哀求道:“爸爸……爸爸……救救我……爸爸……救救我……”

    沈齐煊眼神复杂地看过来,叹了口气,走过去,也想将她抱起来,结果和抱着温燕归的张风起迎面相对。

    张风起冷冷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说:“沈先生这是认贼做女啊!”

    沈齐煊又把手缩了回来,瞳仁几不可察地缩了一下,很快又恢复正常说:“张先生知道些什么吗?我也很疑惑呢……”

    他指了指沈如宝,又看向奔过来的温一诺,“……燕归当年难道生了双胞胎?”

    温一诺如遭雷击,断然反对:“我妈妈不可能生双胞胎!我不要跟她做亲姐妹!”

    她现在已经断定狗爹沈齐煊,大概可能或许真的是自己的亲爹。

    但是沈如宝跟沈齐煊做过亲子鉴定,也是亲生父女,这就让温一诺很抗拒。

    她不喜欢司徒秋,也不喜欢沈如宝,对沈齐煊当然也没什么好感,但比对司徒秋和沈如宝两人还是要强一点。

    虽然好的有限。

    沈齐煊这时双唇微微勾起,他知道温一诺也知道了他是她的亲生父亲。

    尽管她没有相认的意思,但沈齐煊已经知足了。

    这个女儿,他一天都没有养过,不仅没有养过她,初次见面的时候还对她很不友好,换了谁都不会心无芥蒂。

    他有什么资格让她相认呢?

    沈齐煊勾起的唇角又平复下来,他淡定地说:“我也觉得她们并不是双胞胎姐妹,可dna……”

    温一诺不以为然,“先把妈妈救醒,再谈这些问题吧。”

    沈齐煊和张风起齐齐点头。

    那边路近已经派了个黑衣人过来,他身上背着一个医箱,应该也是那什么“龙组”的人吧。

    他走过来彬彬有礼地点点头,说:“各位,能让我给这位女士看看吗?”

    温一诺也让了一步,让那人走上前来。

    他拿出一个比较奇特的仪器,接在温燕归的额头上测量了一会儿,说:“她的身体内被注入了那只鸠鸟的能量,跟她身体本身的能量有排斥反应,所以昏迷不醒。如果时间长了,她的身体会启动自保功能,进入深层次睡眠,很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温一诺、张风起和沈齐煊异口同声地说:“您有办法救她吗?”

    那人点了点头,“还算及时,来得及。”

    他把测量仪器收回,然后对温一诺说:“我们刚才看见你能用那个鞭子吸收紫气,你能不能试着从你妈妈体内吸收那些不属于她的能量束?”

    温一诺忙将黑骑软鞭奉上,“您说要怎么做。”

    那人教温一诺把黑骑软鞭缠在温燕归身上,然后用仪器调试着温燕归体内那股不属于她磁场频率的异能量,再对温一诺说:“……你能驱动这个条鞭子吧,就按照这个磁场频率识别吸收,记住别吸收她自己的能量,那会加速她的死亡。”

    温一诺:“!!!”

    手脚发软,想瘫。

    这可要怎么做?!

    沈齐煊瞪大眼睛,“不会吧?她怎么根据磁场频率识别吸收异能量?!你们没有仪器吗?!”

    “我们有是有,但是没有经过真正的实验,因为找不到这种目标。沈先生能同意我们用温燕归女士做第一个实验吗?”那人还是很耐心地解释。

    温一诺马上说:“当然不能,还是我来吧。”

    真是笑话。

    她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母亲交给别人去测试他们的仪器!

    温一诺闭上双眼,将自己的感知跟黑骑软鞭相连,努力感知那仪器识别出来的异能量。

    开始的时候好像还有一层阻碍,跟仪器探知的磁场频率有些微不同,但是依然在抵抗,不许她探知进去。

    但是在温一诺加大力度下,那股虚弱的抵抗很快消失。

    温一诺顺利地感受到了那股仪器探测出来的异能量,确实比温燕归本人的能量更加暴躁、火热,充满了侵略性。

    这就是那只鸠鸟输入到温燕归体内的能量,借此控制她的吧?

    温一诺想想就生气。

    她努力集中精神,开始催动黑骑软鞭吸收那股蓬勃又暴躁,火热又侵略的能量。

    当她把那股异能量吸收到黑骑软鞭中的时候,黑骑软鞭中的圣光自动开启,开始分解这股异能量。

    与此同时,那只被路近带着龙组的人围观的鸠鸟,也发出一声声惨叫,站都站不稳了。

    温一诺将温燕归体内所有的异能量都吸收干净了,那只鸠鸟的惨叫声才停止。

    它气息奄奄地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温一诺睁开眼睛,好奇地问:“……我给我妈吸收异能量,为什么那只鸟叫的那么惨烈?”

    “因为你分解了它的能量,它作为能够操纵那股能量的主人,不,主鸟,当然会受到同样的打击,你们道门称为‘反噬’。”路近耸了耸肩,轻描淡写地说。

    温一诺恍然大悟,“原来它还能控制它输入到别人身体里面的能量?!”

    “当然能,不然它怎么控制别人呢?你以为真的是精神控制吗?”路近就差翻白眼了,“可惜这种做法就是双刃剑。它能通过能量线控制别人,但是一旦被别人挣脱它的控制,也能通过能量线反过来重伤它。”

    温一诺点点头,“该!”

    她收回黑骑软鞭,轻轻碰了碰温燕归的鼻尖。

    她能感觉到,温燕归的呼吸渐渐明显了,不像之前气若游丝。

    那黑衣人又从医箱里拿出一颗药丸,说:“给她吃了,清除一下辐射影响。”

    温一诺:“!!!”

    “辐射?!”她又惊又怒,“怎么会有辐射?!不是异能量输入吗?”

    “……能量都有辐射的,只是轻重的关系。她中的辐射不多,可以完全清除。”那黑衣人已经把药丸塞到温燕归嘴里了。

    然后轻轻捏着温燕归的鼻子,温燕归不由自主张开嘴,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路近这时也说:“妖怪如何能成精变人呢?当然是靠强大的能量来变异身体。可是对人类来说,这种强大的能量会产生辐射,摧毁健康身体里的细胞功能。不然古人怎么说人妖殊途反对妖怪跟人在一起呢?因为这样做,人类是会短命的。”

    人类的身体受不了变异动物的能量辐射。

    温一诺见温燕归脱离了危险,精神放松下来,脑洞就开得很快。

    她立刻说:“可是传说里,白娘子跟许仙也是在一起了啊?还生了孩子,许仙也活到七十多岁吧?”

    路近哼了一声,“那是法海救了许仙!他把白娘子镇压在雷峰塔下,让许仙在佛门里修行,其实就是隔离辐射源,同时帮许仙驱散他身体内的辐射。不然以白素贞的异能量,你以为他是真的被白蛇的原形吓死的吗?他明明是被酒醉后现原形的白素贞强大但又没有控制的异能量辐射而死的!”

    温一诺“啊”了一声,眼珠一转,说:“那白素贞去盗仙草救许仙,其实是去找能够驱散辐射的草药?!”

    “这就对了!孺子可教!”路近对自己这个徒弟越来越喜欢,特别是她强大到无敌逆天的学习能力,更对他的胃口,他非常耐心地给她解惑:“你记不记得白娘子盗仙草盗的是什么仙草?”

    温一诺回想了一下自己看过的电视剧和,眼前一亮:“是灵芝仙草!”

    路近笑眯眯仰头大笑:“这就对了,白娘子远赴昆仑盗取的正是灵芝仙草。而灵芝富含硒,而现代那些化疗后对人体细胞有修复功能的保健食品,最有效的就是有机富硒灵芝。”

    “昆仑山的灵芝,当然是最有机也是含硒量最高的灵芝。”

    温一诺:“……”

    她看了看眼睫颤动,快要苏醒过来的温燕归,又看了看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涂善思,心里不是不惋惜的。

    路近也看了涂善思一眼,冷笑说:“所以不要被妖怪们蛊惑的情情爱爱迷惑,跟还不能控制自己能量的妖怪在一起,对人类没好处的。”

    温一诺更加无语,她想想自己曾经的占卜,有些心虚地移开视线。

    她低头看着温燕归,发现温燕归这时睁开了眼睛,静静地看着她。

    温一诺大喜过望,“妈妈!您醒了!”

    温燕归靠在张风起怀里,努力抬起手,要触摸温一诺的脸,“……我这还是在做梦吗?一诺,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该想着要争口气,就要堕掉你……”

    温一诺:“……”

    她忙摇头,握住温燕归的手,贴在自己的面颊上,温柔地说:“妈妈别怕,您没有在做梦。那些东西不是真的,不管您在梦中看见什么,都不是真的,是那只鸠鸟企图控制引导您的心神。”

    温燕归看着她无暇的纯净笑脸,怔怔地落下泪来:“不是……一诺,那些不是假象,是真的。”

    温一诺:“……”

    沈齐煊也上前一步,看着温燕归,叹息说:“燕燕,好久不见。”

    温燕归的视线移向沈齐煊,她的目光沉静温柔,没有了以前那股藏不住的悸动和欢喜。

    沈齐煊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心跳还是猛地漏跳一拍。

    她对他,是真的没有感情了……

    他们俩的感情,在二十一年前,当他选择跟“司徒秋”复婚的时候,已经消磨殆尽了吧。

    沈齐煊再次叹息,说:“先送她回去修养吧,折腾了快一夜了。”

    温燕归却摇了摇头,淡淡地说:“不用,我身体很好。这也是我该受的。”

    她把目光再次移向温一诺,轻抚着她柔软细腻的面颊,说:“看在你给我这么好一个女儿份上,我不追究你当年欺骗我的责任了。”

    温一诺:“……”

    沈齐煊深吸一口气,“当年我不是有意骗你的。我跟你结婚,是真心实意,而且认为那只是我们两人的事。等我的工作告一段落,我会带你回沈家。”

    温燕归笑了一下,“其实吧,我嫁的人也只是你,跟你们沈家没有关系,所以我确实不该迁怒到我们的孩子头上。”

    她有些内疚地看着温一诺,“一诺,你能原谅妈妈吗?当年妈妈……妈妈……真的是不想要他……的孩子。”

    “那时候司徒秋来找我,说她跟沈齐煊青梅竹马,结婚十多年,孩子都生了两个,虽然离婚,但那跟感情无关,是她做错了事,沈齐煊不得不向沈家交代,才跟她离婚,但他们依然藕断丝连,经常在一起。而且……”

    温燕归看向依然坐在黑色阴阳鱼上的沈如宝,心情复杂地说:“而且她也怀孕了,跟我的月份一模一样。——就是这个孩子吧?”

    沈齐煊立刻反驳:“这不可能。我自从跟司徒秋离婚之后,就没有再碰过她,她不可能怀着我的孩子,更不可能跟你的月份一模一样。”

    温一诺心里一动,想到了傅宁爵的身世,忍不住说:“……现代科技那么发达,就算不碰她,也有可能会怀孕的。”

    大家都听出来她在暗示“人工受精”。

    沈齐煊虽然一把年纪,但是被小辈说出这种话,还是很不好意思,特别温一诺还是他的亲生女儿。

    他抿了抿唇,说:“我很确信在我跟她离婚的日子里,她无法靠近我。”

    “而且你妈妈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去产检,我还凑巧在医院里见过她一次,她根本就没有任何怀孕的迹象。”沈齐煊斩钉截铁的说。

    温一诺撇了撇嘴,没有继续争辩下去。

    以司徒秋的本事,如果想靠近,沈齐煊觉得他有还手之力吗?

    说不定连“人工受精”都不用,而是“天然受精”呢……

    温一诺腹诽着,但是并没有说出来。

    她也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是不适合说出这种话的。

    温燕归毫不在意,淡淡地说:“我不管她是怎么怀孕的,总之她是怀孕了,还跟我的月份一样大。这说明什么?说明沈齐煊不仅对我隐瞒身份,还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劈腿了,跟前妻还弄出个孩子……你觉得这种羞辱我能忍吗?”

    “所以我当时是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

    在幻境里,她看见的那些景象,都是真的,是她深埋在心底的记忆。

    “我去医院联系要堕胎,但因为月份太大,已经八个月了,医生说只能引产。”

    “我做好准备,第二天要去引产。”

    温一诺脸色有些变了。

    这些景象,她在今晚刚刚来到王府花园的时候,也看见过……

    难道那不是她以为的假象,而是真的?!

    温燕归此时并没有被任何人或者能量控制,她只是想忏悔,想向自己唯一对不起的女儿忏悔。

    “一诺,妈妈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你……那时候沈齐煊打电话过来,我告诉他,他的孩子已经打掉了,让他去垃圾箱里找孩子……我当时是恨他恨毒了……”

    温燕归缩回手,捧着面颊,泪珠从指缝里滑落。

    温一诺震惊过后,很快回过神。

    她将温燕归的头抱在怀里,轻声安抚她:“妈妈,别难过,别内疚,您那时候才跟我现在差不多大,遭受了爱人的背叛和羞辱,有这种想法是很自然的,我不怪您。而且您最终不也没做手术吗?”

    温燕归呜呜哭了起来,哽咽着说:“我是下了决心的……可是等到了产床上,感受到冰冷的仪器开始在皮肤上试探,要绞杀我的孩子,我终于后悔了,我对医生说,我不做手术了,不做手术了……”

    “没事的,妈妈,没事的,我知道,我知道您没做,都是那只狡猾的鸠鸟,我去抽它几鞭子给您出气!”温一诺温柔滴安抚着温燕归。

    沈齐煊激动地问:“你没做手术?!你不是做了引产吗?!我还见过你的手术视频……当医生把……把孩子拿出来要弄死的时候,是……是……是司徒秋救下她的……”

    “如果不是你那么绝情地要杀死我们的孩子,我何至于对你……生气?”

    其实何止生气,当他看见引产的视频,简直是大怒,对温燕归一瞬间恨之入骨。

    有司徒秋的视频在先,温燕归的电话在后,沈齐煊没有办法不相信他看见的一切。

    温燕归从温一诺怀里探出头,脸上泪痕斑驳,她疑惑地说:“可我真的没有做引产手术啊?我记得清清楚楚,后来我生孩子的时候,还是风起和老神仙帮我接生的。”

    温一诺和沈齐煊一起看向张风起,张风起冷冷看着沈齐煊,轻轻哼了一声,像是别有内情的样子。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