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00章 天作孽,犹可恕(第一更)

时间:2020-08-20作者:寒武记

    沈如宝吓得一哆嗦,手上的最大号爱马仕铂金包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从里面滚出一地的珠宝首饰,在卧室明亮的水晶灯下,发出blingbling的耀眼光芒。

    沈齐煊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自己疼爱了二十一年的沈如宝,叹了口气,说:“既然回来了,就跟我走一趟吧。”

    沈如宝眼前一亮,“爸爸!您还是疼贝贝的吧!”

    沈齐煊淡淡地说:“你妈妈做的事,跟你无关。但是你不要学你妈妈。”

    沈如宝乖巧点头,心里快要高兴炸了。

    她想,爸爸还是最疼她的!

    哪怕温一诺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可是爸爸还是最疼她啊!

    沈如宝高高兴兴点点头,说:“等我把东西捡起来再跟您出去。我好饿啊,一直没有吃东西,爸爸我想吃大餐!”

    她朝沈齐煊撒娇说道,一边蹲下来捡自己刚才掉出来的珠宝首饰。

    沈齐煊往前走了一步,堵在卧室的门前,声音平和地说:“别捡了,这些本来应该是送给一诺的。”

    沈如宝:“……”

    她捡拾珠宝首饰的动作慢了下来,不过并没有停下来。

    她还是一个一个,慢慢地,把掉在地上的珠宝首饰大部分都捡起来了。

    有少数的钻石和翡翠耳钉滚到床底下去了,她也懒得趴到床下去捡。

    沈齐煊又说:“可惜,这些东西,估计给她她也不会要。”

    沈如宝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好像被沈齐煊当众打了一巴掌。

    她倏然抬头,仰视着高大的沈齐煊,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生气地说:“温一诺凭什么跟我争?!她都不认爸爸!只有我才叫你爸爸!她跟她的贱人妈一样,都是贱人!”

    啪!

    沈齐煊单手挥出,抽了沈如宝一个耳光。

    知道沈如宝不是一般人,沈齐煊这一巴掌用尽了全身力气。

    他是男人,又是练家子,手上功夫很不错,一巴掌拍下来,就算是成年男子都会被打个趔趄。

    沈如宝直接被他打得滚到地上,刚刚捡起来的珠宝又撒了满地都是。

    她吃惊地捂住脸,看着沈齐煊,难以相信刚才是最疼她的爸爸打了她!

    沈齐煊慢条斯理将手放回裤兜里,淡淡地说:“你再羞辱她们母女一次,我就再打你一次。你如果记得你是占了她的位置,能够表现出一点内疚和不安,我还会觉得我这二十一年没有白疼你。可惜啊……”

    沈如宝的眼泪唰地流了出来,她哽咽着说:“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能选择自己的亲生父母!如果我能选,我当然选爸爸是我的亲生父亲,可是我有什么办法?!”

    沈齐煊点点头,“你是不能选择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是你可以选择你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不管你到底是妖怪还是人类,你现在顶着人类的外貌,就要做个人。如果不懂怎么做人,那还是去做妖怪吧。”

    沈如宝惊慌不已,忙说:“爸爸我听话!我不要做妖怪!我不要做妖怪。”

    沈齐煊闭了闭眼,喉结上下滚动着,像是做出了一个非常难的决定,“那好,贝贝,你跟我走,去路教授的研究所待一阵子,好不好?”

    “路教授的研究所?我又不读研究生,我去他的研究所干嘛?”沈如宝纳闷地皱起眉头。

    她捂着脸从地上爬起来,已经不敢再继续收拾那些珠宝了。

    沈齐煊这个样子,让她害怕。

    沈齐煊转过身,说:“你去了就知道了,你乖乖的,在那里待几年,然后我接你出来,送你出国,去国外重新开始生活。”

    沈如宝一时没想明白路教授是谁,她以为真的是要送她去念书。

    虽然她不喜欢念书,但现在能够去念书,比变成一只鸟在外面流浪好多了。

    她什么都不会,做妖怪都不合格。

    沈如宝拎着自己最大号的爱马仕铂金包,走出自己的卧室。

    她听见沈齐煊背对着她,在给一个人打电话。

    “路教授吗?对,你们也得到消息了?是,她是在我这里,我马上带她出来。”说完收起手机,转身对沈如宝说:“路教授已经来接你了,我们走吧。”

    沈如宝愣愣地跟着沈齐煊走了出去,乘电梯来到楼下。

    电梯门一开,一群穿着黑色制服的高大男人站在门口,还有一个身材瘦高,样貌平平,但是一双眼睛晶亮无比的中年男人站在最前方。

    他手里依然托着一个鸟笼。

    一看见他,沈如宝猛地想起来,这不就是那天晚上要把她妈妈捉回去关起来的人吗?!

    温一诺好像就叫他“路教授”……

    沈如宝脸色遽变,马上后退一步,将身边的沈齐煊一把推出去挡住电梯口的那些人,自己飞快地关上电梯,又往上去了。

    她在的电梯是直达沈齐煊家大平层的电梯,因此速度很快地回到了沈家的大平层。

    她没有犹豫,再次冲回自己的房间,放弃了这只最大号的爱马仕铂金包,只拿了刚才那只小包,然后打开落地窗走出去,从露台上纵身一跳,化成一只雀鸟,再次飞走了。

    路近感觉到磁场波动的方位变了,马上从大厦的楼下大厅里跑出来,遗憾地说:“又给她跑了!”

    沈齐煊跟着出来,抬头看着已经飞走的沈如宝,默默地想,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以后要好自为之。

    他有举报的义务,可是沈如宝同鸠鸟秋比,确实是无辜的,至少她还没有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坏事。

    因此他选择让他们自己决定。

    他给路近打了电话,也给了沈如宝自主行动的机会,不然他早就把她绑起来,或者用******把她打晕了。

    路近带着人走了,继续在各地设关卡查磁场波动频率。

    沈如宝现在还没有进一步进化,她的能量波动频率是固定的,就跟人的dna一样,是她的识别标志。

    不过沈如宝被沈齐煊骗了一次,差一点被路近抓去实验室做研究,她也更小心了。

    她一脱离沈家的大平层,就往温一诺家飞去。

    沈如宝牢牢记着她妈妈临死时候说的那句话。

    她不好过,绝对不会让温一诺好过。

    从小到大,她就是这样的性格。

    她妈妈其实没有怎么教她,这些也不用教,是印在她的血脉天性里的。

    鸠鸟的后代,天生就会占别人的便宜,是不占便宜根本就不能延续的一个族群。

    因此沈如宝拼着一口气,发挥出比前几天更厉害的速度,终于在十分钟后,来到温一诺家所在的小区星辰七号院。

    它径直飞到温一诺家那栋楼附近的树林里藏起来。

    温一诺家所在的小区绿地面积非常大,各种动物宠物都很多,更有各种珍稀动物的鸟类。

    这里是私人小区,监控也不多,它躲了几天之后,还没想起来要怎么对付温一诺,突然发现温一诺最近老是站在窗前,看着它藏身的树林出神。

    它明明觉得温一诺应该看不见它,可是她专注的目光实在太渗人了,它甚至有种温一诺已经看见它的感觉……

    沈如宝不敢继续躲在这里了,它甚至不敢冲出去跟温一诺来个“鱼死网破”。

    因为温一诺给它的震撼太强烈了,它担心跟温一诺斗,鱼都死了,网还没破……

    于是在温一诺凝视树林的时间越来越长之后,它趁着夜色,悄悄飞走了。

    这一次,它直接飞去找沈召北。

    沈召北是沈如宝的二哥,以前也是很宠她的,而且她笃信,沈召北还不知道她和妈妈的真相。

    她大哥沈召南她就不敢招惹,因为大哥实在太精明了。

    而且大哥作为沈家的继承人,沈齐煊肯定会把这件事告诉他。

    沈召北这人的嘴把不住门,沈齐煊应该不会把在这件事告诉他。

    沈如宝也是躲在树林里餐风露宿好几天之后,才想到这个计划。

    沈召北是个赛车手,他经常会出国赛车。

    这一次不知道他是不是也要出国。

    沈如宝不想待在国内了,她想出国,马上!

    到了国外,以她的本事,随随便便就能混的风生水起。

    沈如宝很快来到沈召北的家门口。

    她发现自从变成鸟以后,她的方向感变强了。

    以前必须坐车才能找到的地方,她随便飞几下就能找到目的地。

    来到沈召北家公寓门口,沈如宝落地成人,捋捋头发,摁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三亿姐,她看见沈如宝,心里有些意外,不过脸上并没有露出来,笑着说:“是贝贝来了呀,快进来,你二哥还在跟教练练车,要晚上才能回来。”

    沈如宝乖巧地点点头,“谢谢二嫂。”

    三亿姐笑弯了眉眼,“我还没跟你二哥结婚呢,别叫我二嫂,叫我三亿姐就可以了。”

    她还朝沈如宝眨了眨眼。

    沈如宝笑着说:“三亿姐,谢谢你。”

    三亿姐笑得更甜,同时心里的疑虑更深。

    沈如宝什么时候对她这么有礼貌过?

    以前只有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沈如宝从来都是一脸鄙夷。

    今天又乖巧又有礼貌,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而且沈如宝身上比较脏,特别是头发,打着结,枯黄粗糙,发梢分叉,如果离近一点,还能闻到腐殖土的味道,不是那么好闻的。

    这姑娘是去哪里打滚了?还是去山上野营了一星期?

    三亿姐心里纳闷,但还是把沈如宝请了进来,客气地问:“你想吃什么?晚上要不我们出去吃吧?我和召北也有好久没有出去吃饭了。”

    沈如宝忙摆手:“不用不用,我随便吃点东西就可以了。你和二哥想出去吃,你们自己去吧。”

    说完又忸怩地说:“三亿姐,我能在二哥这里多住几天吗?我想跟二哥一起出国。”

    “可以啊,这里房子大,客房有好几间,你自己挑一间住吧,我去厨房给你做点吃的。”三亿姐说着,让沈如宝自便,自己去厨房给她做白灼虾。

    三亿姐的厨艺一般,但是白灼虾不需要厨艺,只要食材新鲜,酱料调好就能吃。

    而白灼虾的酱料是买的,不会不好吃。

    沈如宝挑了一间客房,进去之后就去洗澡。

    这么多天在外面餐风露宿,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臭了。

    当淋浴的水兜头淋下来的时候,沈如宝满足的叹了口气。

    三亿姐一边做白灼虾,一边想着沈如宝的奇怪样子,打算还是跟沈召北说一声。

    结果她给沈召北打电话,沈召北这时候正在练车。

    他开赛车,练车的时候手机都不带在身边,以免影响自己的注意力。

    因此三亿姐打了好几个电话,沈召北都没有听见。

    三亿姐又给司徒秋打电话,当然,司徒秋的手机早就在她自爆的时候被汽化了。

    三亿姐永远只得到一个“您要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的留言。

    她又不好意思给沈召南和沈齐煊打电话。

    这两个人一个是她未婚夫的大哥,一个是她未婚夫的父亲,一般情况下,是应该避嫌的。

    而且沈如宝从来不来沈召北的家,头一次来,她就给沈召南和沈齐煊打电话,好像她多不待见这个未来小姑似的,也不太好。

    因此三亿姐只好没再打电话了,反正沈召北晚上会回来的,等他回来就没事了。

    三亿姐还没嫁给他,不参与他的家事。

    她把手机放在灶台旁边的大理石台面上,开始调整电磁炉里的火。

    沈如宝洗完澡,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带替换的衣服。

    她身上那身衣服脏的不能看了,她连洗都不想洗,直接扔到垃圾桶里。

    然后打开客房里的台式电脑,给自己下单了几套衣服,要了同城快递,最快半个小时就能送到。

    衣服送到之前,她只有反锁房门,裹着浴巾待在客房里用电能打游戏。

    三亿姐做好白灼虾,叫她出去吃饭,她都没出声,当做还在洗澡。

    三亿姐也知道她在洗澡,所以也只敲了敲门,再给她手机发了条短信,告诉她可以出来吃饭了。

    沈如宝早把手机关机了,因为担心被定位。

    就在三亿姐等沈如宝出来的时候,狂人妹给她打了个电话,说:“三亿姐,我刚好在这边逛街,给你买了件礼物,你生日快到了,我不一定到时候能有时间来恭喜你的生日。”

    三亿姐笑了起来,“你太客气了,正好我在做蛋糕,你带童童一起过来吧。”

    狂人妹笑着答应了,带着自己的儿子童童来到三亿姐和沈召北同居的公寓。

    他们的公寓在帝都一处高档小区,进去的时候是三亿姐给门卫打过招呼,她才能进来的。

    推着孩子的儿童车,两人一起进了电梯。

    来到三亿姐家门口,狂人妹摁了门铃。

    就在她等三亿姐来开门的时候,坐在童车里的小孩子突然哭了起来。

    “怎么了?童童?是不想坐小车车了吗?”狂人妹温柔地哄着孩子,把他从童车里抱了起来。

    三亿姐打开门,小孩子哭得更厉害了,他在狂人妹身上扭动着,拼命往外挣,就是不想进门。

    “这是怎么了?童童不想看见姨姨吗?”三亿姐特别喜欢童童,以前跟他关系很不错的,而且童童不是那种怕生的小孩子,狂人妹养得很好,谁都能抱的那种。

    可是今天却哭闹不已,不让三亿姐抱,而且踢着小腿,就是不许狂人妹进去。

    狂人妹和三亿姐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且她走了很长的路才来到三亿姐家,怎么可能不进去坐坐?

    她以为童童是饿了,忙说:“童童,我们去姨姨家里喝奶好不好?妈妈给你带了奶瓶,还有小奶糕。”

    童童的哭声停歇了一下,然后又响了起来。

    狂人妹和三亿姐相视而笑,硬是抱着孩子进去了。

    三亿姐帮狂人妹把小童车推了进去。

    进去之后,童童的哭声终于好了一些,他不再嚎啕大哭,只是轻轻抽泣,小身子一抖一抖的。

    狂人妹很是心疼,也想着坐一会儿马上就走。

    她和三亿姐说了几句话,就听见门铃声又响了。

    三亿姐去门口看了看,拉开门,诧异地说:“怎么会有人送包裹?我没买东西啊,难道是召北?”

    快递员给她一个包裹,说:“是一个叫沈召北的人下的单。”

    三亿姐只好签字,把包裹拿了进来。

    她刚关好门,沈如宝就从客房里出来,欣喜地说:”是不是我的快递到了?”

    她不知道有人来了,只用浴巾裹着自己就来到客厅。

    看见客厅里还坐着一个年轻女子,以及一个一两岁的幼儿,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朝三亿姐伸出手:“我的包裹。”

    三亿姐:“……”

    这才来她家半个小时左右,就网购了。

    三亿姐也是一言难尽,不过还是把包裹递给沈如宝。

    这时狂人妹怀里的孩子又大声哭了起来。

    他惊恐地看着沈如宝,好像看见什么妖魔鬼怪一样,吓得直往狂人妹怀里钻,一边断断续续地说:“走……走……妈妈……走……”

    狂人妹耐心地给他擦着眼泪,说:“妈妈坐一会儿就走,童童听话,知道吗?”

    沈如宝讪讪地说:“是不是我打搅你们了?”

    她话音一落,那孩子的嚎哭声能高个八度。

    她再说几句话,那孩子哭得快断气了。

    三亿姐连忙推着沈如宝回房间,说:“不好意思贝贝,你先回去吧。我朋友就坐一会儿,马上就走了。”

    沈如宝撇了撇嘴,不过还是回自己房间了。

    她看见那小崽子就生气,居然一看见她就哭,她是什么妖魔鬼怪吗?

    沈如宝心里一跳,不对啊……

    她现在明明是人,还没变身了,那孩子怎么回事?

    难道能看见她的原形?!

    沈如宝脸色沉了下来。

    她小时候听她妈妈讲过一些故事,说还没启蒙的小孩子,眼睛特别干净,能够看见大人看不见的东西。

    妖怪的原形也属于小孩子能看见的范畴。

    所以这个孩子,是看出来她的原形了?!

    沈如宝的手攥紧了拳头,打算再出去试一下。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亲们的订阅、打赏、投票和评论!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