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02章 太犯规了,一般人想不到(第一更)

时间:2020-08-21作者:寒武记

    烧焦的雀鸟落在路近脚边。

    www.0577edu. 他惋惜地叹一口气,“……又失败了,算了,估计还得去国外抓。”

    “我就想研究一下这些进化的过程,然后自己再重复一遍而已,怎么就这么难呢?”

    龙组成员:“……”

    您还想重复一遍???

    您是也要上天飞升吗?

    不过大家也只在心里嘀咕,没人说话。

    路近的级别太高了,他们说不上话。

    路近点了点头,对身边最近的龙组成员说:“烧了吧,把灰带回去当肥料。”

    妖怪的骨灰啊,肯定大补。

    路近笑眯眯看着在草地上漫步的几只仙鹤,摸了摸下颌。

    龙组成员点了点头,把烧焦的雀鸟拎起来装到一个塑料袋里,打算带回基地用极高温的火焰焚烧。

    路近又在微信上跟温一诺告别:。

    温一诺:。

    她先回复了一串省略号,最后回复:。

    路近哈哈大笑,回复:。

    两人敲定了明天见面的时间,温一诺心里有些问题,不搞清楚寝食难安。

    她结束跟路近的聊天,单手抱着童童从阳台走进客厅。

    狂人妹和三亿姐已经拿着家用医箱过来,要给她处理后脑的伤口。

    温一诺看不见后脑勺,不过现在已经没那么疼了,只是担心伤口太狰狞,毕竟是被鸟喙啄过的,谁知道是什么样子。

    她笑着把童童交给狂人妹,说:“你先哄哄你儿子吧,我去浴室洗一下再出来处理伤口。”

    狂人妹接过童童,见他恢复了以往乖巧的模样,心里又高兴,又愧疚,喃喃地说:“一诺,谢谢你。”

    又郑重向童童道歉:“童童,刚才是妈妈不好,没有听懂童童的意思,以后妈妈再不会了,你能原谅妈妈吗?”

    童童不太明白狂人妹在说什么,不过这是他最爱的妈妈,听不懂也笑嘻嘻,抱着妈妈的脖子,在她脸上吧地亲了一口,响亮说:“……好!”

    这个年纪的孩子,高兴起来,问他什么都会说好,哪怕给他“栽赃陷害”,他也会笑嘻嘻说好,简直萌死了。

    温一诺看着就心软成一片,恨不得自己也生这样一个萌宝宝。

    三亿姐也挺稀罕童童的,也跟着道歉:“童童,姨姨也道歉,没有听明白童童的意思,我们童童最厉害了!”

    童童高兴得咯咯直笑,小腿连蹬,两只手臂做出翅膀的样子,恨不得飞起来。

    三亿姐这时想起来从阳台跳下去的沈如宝,突然掩嘴叫了一声:“糟了!沈如宝那个贱人呢?!她怎么那么恶毒啊?!是不是已经摔死了?!”

    她和狂人妹都没看见沈如宝变身的过程,只看见她掉下去了,然后有一只雀鸟飞过来啄温一诺的脑袋。

    温一诺想了想,觉得这件事如果不说清楚,估计比较难圆回来。

    但是她又没法跟她们说沈如宝是妖怪。

    这种事知道的只是极少数人,不可能让大众知晓。

    温一诺揉了揉额头,说:“她肯定是活不了了,刚才楼下有军警过来,已经把她的尸体带走了。这件事涉及一些机密,请你们一定要保密。”

    三亿姐忧心忡忡,“……那你们可得给我作证,如果沈如宝的父母来找我要人,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再机密的事,也不会瞒着家长吧?”

    温一诺弯了弯眉眼,“放心吧,不会有人找你要人的,除非沈召北想尽做哥哥的义务。”

    “啊?不会吧?她可是……沈先生和沈夫人的心头肉啊……”三亿姐似信www.niuglish.非信地看着她,有些忐忑不安。

    “这样吧,如果沈先生找你要沈如宝,你让他给我打电话。”温一诺皱了皱眉,她确实不知道沈齐煊对沈如宝的态度。

    虽然沈如宝已经证实不是温燕归的女儿,可是沈齐煊到底把她当掌上明珠宠了二十一年,哪能没感情呢?

    也只有她能名正言顺的怼沈齐煊了。

    三亿姐不知道温一诺跟沈齐煊的关系,忙说:“那可不行,不能把你牵扯进来。这样吧,我就实话实说,我这里阳台上有监控,沈如宝把童童扔下十八层楼是板上钉钉的,如果不是一诺,她沈如宝就是杀人犯!”

    温一诺笑眯了眼睛,说:“没关系的,不过你这里有监控就更好了,给你未婚夫看吧,知道他的妹妹是什么货色就可以了。”

    她交代清楚之后,捏捏童童的小下巴,打算等下给童童驱一下邪气,让他忘记刚才那一幕。

    三亿姐和狂人妹都没看见沈如宝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童童肯定看见了,而且他也许亲眼看见了沈如宝变身的过程,所以他才做出双手振翅飞行的动作。

    好在他还不怎么会说话,只要让他睡一觉,忘记今天的事情就没事了。

    温一诺进了客房的浴室,用手摸了摸后脑勺。

    那里的伤口好像没有继续流血,不过用手一摸,还是能感觉到那种黏腻的手感。

    沈如宝不愧是妖化的雀鸟,鸟喙太坚硬了,温一诺摸到被她啄出一个小洞的头骨,倒抽一口凉气。

    这恶鸟,真是死有余辜!

    温一诺在心里诅咒了千百遍,抽回手,看见手掌上已经凝固的黑血,叹了口气。

    她又拿着浴室里的化妆镜,放在脑后,跟面前浴室墙上的大镜子两相对照,仔细看后脑的伤口。

    她的头发太浓密了,分开厚厚一堆,才看见发丛中那米粒大小圆孔上,糊着一层黑血。

    温一诺觉得她最好把这伤口周围的头发剃掉,然后贴个圆形的创可贴,不然会感染。

    她从浴室出来,对三亿姐说:“三亿姐,你会剪头发吗?帮我把伤口周围的头发剪掉一下吧。”

    三亿姐会用剪刀自己剪刘海。

    她仔细看了看温一诺后脑的伤口,瞠目结舌说:“……好像很严重,要不要去医院让医生给看看?”

    温一诺摇了摇头,说:“我还好,不觉得头晕目眩,大脑应该没有脑震荡。你先帮我把伤口周围的头发剃了,把伤口清洗干净,再贴个创可贴。”

    三亿姐:“……”

    “你这是脑袋上的伤,怎么弄得跟手上划破条口子一样?”

    温一诺轻描淡写地笑:“差不多,我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感觉,先这样吧。如果真的不舒服,我再去医院也来得及。”

    如果她现在脑袋还是那么疼,她肯定要去看医生的。

    但是现在一点都不疼,她打算再苟一下。

    作为一个普通人,她是能不去医院,就不去医院。

    三亿姐说不过她,只好很小心地给她把伤口周围的头发剪掉,再清洗伤口,最后rongyaoss.贴上圆形的创可贴。

    跟温一诺处理好伤口,温一诺又给童童简单做一下驱邪的仪式,童童很快就睡着了。

    温一诺亲了亲他的小脸,低声对狂人妹说:“童童今天受了大惊吓,我给他催眠了,他会忘记今天发生的事,这样就不会再害怕了,也不会有心理问题。”

    狂人妹感激不尽,“一诺,真是太谢谢你了!唉,如果童童出事,我真是不想活了!今天一定是童童爸爸保佑他,我等下带着童童去看看他爸爸的墓园。”

    温一诺点点头,“就你们母子俩吗?没有人保护你们?”

    狂人妹诧异,“为什么要人保护?现在很安全的,再说我也不是省油的灯。”

    她挥了挥自己的胳膊,不过想到刚才的事,还是不好意思地说:“但是遇到沈如宝那种疯子就没办法了。”

    她心有余悸地看了看阳台,“她是真的掉下去了吗?下面的场景会不会很惨烈?”

    “没有,下面有军警收拾,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了。”温一诺再次叮嘱她们,“这件事谁都不要说,三亿姐你把监控记得留档,最好上传云端,给我也传一份。”

    “没问题,我马上去下载备份。”三亿姐握了握拳,苦着脸说:“希望召北不会跟我生气。”

    温一诺拍了拍她的肩膀,“他要是看了监控视频还生气,这个人就不值得嫁。”

    一个丧心病狂把小孩子扔下十八层楼的人,有什么值得同情和可惜的?

    温一诺可不认为那小孩子没摔死,所以沈如宝就没罪。

    她那是被动的杀人未遂,并不是主观上中止犯罪。

    三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温一诺和狂人妹一起向三亿姐告别,离开他们的小区。

    狂人妹下到楼下,确实一点都没看见那些跳楼的惨烈场景,也相信了温一诺的话,确实这件事涉及机密,已经有人收拾好了。

    而且楼下也有人在走动,都不像是刚刚看见凶案现场的人。

    无论狂人妹怎么想,都想不到沈如宝掉下去的时候,变成了一只鸟。

    这太犯规了,她没想到也正常。

    温一诺和她在三亿姐家小区门口分手,各自开着车离开。

    温一诺一脸高兴地回到自己家的大平层,看见萧裔远居然坐在客厅跟温燕归和张风起说话。

    不仅有萧裔远,还有两个人,傅夫人南宫斐然和傅总傅辛仁。

    温一诺:“……”

    温燕归抬头看见温一诺回来了,忙说:“你刚走阿远就和傅夫人、傅先生一起来了,我还想给你打电话呢,阿远知道你是去了三亿姐家个她和狂人妹聚会,就让我不要打搅你们。你们小姐妹也有好一阵子没见面了吧?”

    温一诺定了定神,笑着点点头,“是啊,不过我去她们那里不是聚会,是出了点事。”

    她不知道傅夫人和傅辛仁知不知道司徒秋和沈如宝的事,只好含蓄地说:“……刚刚沈如宝去了三亿姐家,三亿姐跟她二哥沈召北是未婚夫妻,一向跟沈如宝不对付,双方发生了冲突。”

    傅夫人一下子紧张起来:“……沈如宝那么厉害,抓到没有?!”

    温一诺挑了挑眉,看来傅夫人已经知道了?

    她试探着问:“……你们知道……司徒秋和沈如宝的事?”

    傅辛仁严肃点了点头,“涂先生走的时候,找过我们。”

    温一诺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们是知道内情的人。

    那萧裔远呢?

    温一诺忍不住瞥了他一眼。

    萧裔远也对她微微点头,表示自己也知道。

    温一诺更惊讶了。

    这种怪力乱神的事,萧裔远居然接受良好?

    萧裔远以前对这些事情是不屑的,但是现在事实一再打脸,他也开始接受这些超出他认知的事情。

    温一诺在温燕归身边坐了下来,笑着说:“以后不用担心了,路教授已经收拾了沈如宝。”

    温燕归和张风起都是知道司徒秋和沈如宝是什么东西的,但是傅夫人和先生在这里,他们什么都没说。

    张风起甚至打着哈哈把话题转了过来,说:“一诺,你去收拾一下,傅夫人和傅先生是来代阿远提亲的。没想到阿远居然是傅夫人和傅先生的亲生儿子!我们在网上看见的时候,也吃了一惊呢!”

    他们早就知道了,但是现在是傅辛仁和南宫斐然两个当事人上门,当然情况又不同。

    温一诺笑着说好,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萧裔远的目光盯在她身上,含笑看着她走向她自己的卧室,视线突然在她后脑定住了。

    “诺诺,你的头发怎么了?后脑的头发怎么少了一撮?”他皱起眉头问道。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心想三亿姐的手艺还真不能信赖……

    她转过身,脸上笑意盈盈:“被狂人妹的儿子抓头发了,好大一撮,只好自己修剪了一下,很明显吗?那我明天去找个理发师再修剪一下。”

    她把黑锅暂时给童童背上,免得萧裔远继续关注。

    萧裔远眯了眯眼,起身说:“那就好,对了,我有点事要跟你说,去你房间吧。”

    温一诺看了看张风起和温燕归,这俩专心致志在跟傅夫人和傅辛仁说话,好像没听见萧裔远说话一样。

    家长都不反对,温一诺当然不好当着萧裔远的亲生父母的面反对,只好撇了撇嘴,说:“有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吗?”

    “不能。”萧裔远大步走过来,拉起她的手,将她带入她的卧室。

    然后关上门,先捧起她的脸,狠狠亲了她的唇。

    直到温一诺气喘吁吁了,他才放开她,揉着她的脸说:“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回来这几天,就没想过要给我打电话?”

    温一诺心想,我这几天忙着“除妖”,哪有功夫跟你勾三搭四?

    而且她心里还有些疑问没有解开,一时也不想见到萧裔远。

    她知道自己是喜欢他,甚至是爱着他的,可是她的身体,真的没问题吗?

    张风起和老道士两人明显没有说实话,她想着要找路近再谈谈这件事的。

    没想到沈如宝又跑出来作妖,耽搁了她整整一天的功夫。

    但是萧裔远来了,还带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过来提亲,这个诚意实在是太足了。

    温一诺一时迟疑,有些舍不得对萧裔远冷淡。

    她回手圈起萧裔远的脖子,用额头顶顶他的下颌,糯糯地说:“……我想了,但是总担心你不理我……你现在是傅氏的独生子啊,我只是个小市民……”

    “言不由衷,你以为我会信你?你以前对傅宁爵和司徒澈也是说不理就不理,哪里管他们是什么家世地位?”萧裔远又好气,又好笑,还有点甜。

    他的诺诺,对他始终是不一样的。

    其实从心底深处,他甚至感谢刘秀娟把他给换了,这样他才有机会认识温一诺,跟她青梅竹马的培养感情。

    他知道这姑娘的心防有多重。

    两人的感情中,到现在都是他爱她,比她爱他要多,但是他甘之如饴。

    温一诺笑着点点头,“是啊,所以你现在知道,我不会为了什么富二代放弃你呀……”

    她的尾音拉得一步三转,像是把人的心吊在钢丝上,不时拨一拨,让人心惊胆战之余,又刺激得无法自拔。

    萧裔远将她抱得更紧,甚至一只手握住她的后脑勺,想再亲下去。

    温一诺也闭上眼睛,踮起脚,打算再次迎接萧裔远的吻。

    可是萧裔远的却发现手掌的触感不一样。

    他轻轻蹭了蹭温一诺的后脑勺,感觉到她后脑勺上好像贴了什么东西。

    他不亲了,将温一诺往自己怀里一带,凑过头,拨开她的头发看她的后脑勺。

    这下看见了被三亿姐剪掉的地方,还有一个圆圆的创可贴。

    萧裔远:“……”

    他的脸色沉了下来,“你脑袋怎么受伤了?居然只贴个创可贴?你以为是手上的paper cut吗?”

    paper cut,就是手指被i锋利的纸边缘拉伤的伤口。

    温一诺忙推开萧裔远,有些心虚地笑:“没事,就是蹭了一下,不疼,已经不流血了。”

    “后脑多么重要,你别掉以轻心。”萧裔远冷着脸看她,“让我看看创可贴下面的伤口,如果不严重,就算了。如果严重,我们马上去医院。”

    温一诺皱了皱小鼻子,不过还是同意了。

    她有点害怕萧裔远闹大了,让张风起和温燕归都知道就不好了。

    于是老老实实靠在萧裔远胸前,让他轻轻揭开创可贴。

    还好,那米粒大小的伤口已经几乎看不见了。

    萧裔远用手蹭了蹭,确信没有问题,才又在房里找了一个创可贴给她贴上。

    “这两天别出去乱跑,在家躺着,确信没事了再起床。如果有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萧裔远说着,还是不放心,“不行,这两天我就住在这里监督你,不然你又阳奉阴违我也不知道。”

    温一诺还想明天找路近去谈正事了,萧裔远在这里她怎么去找路近?

    她歪着头看他,笑着说:“你不用工作吗?我现在可是辞职了,没有收入,等着你养我呢。”

    萧裔远从来没有听过温一诺这样依赖她的话,毕竟这是个动不动就手一挥,要给人养老的大手笔独立自主女孩。

    他听得心里暖融融地,又甜又痒,恨不得把她揣在兜里带走,省的他一天到晚地为她牵肠挂肚。

    被她依恋,才让他觉得自己是被她爱着的。

    他受不了她迷人的眼神,低头亲了亲她的唇,说:“我白天出去工作,晚上回来陪你。”

    这还差不多。

    温一诺松了一口气,笑着说:“好吧,你快出去,我得去洗洗。你爸妈还在外面呢。”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亲们的订阅、打赏、投票和评论!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