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04章 你可终于醒了啊!(第一更)

时间:2020-08-22作者:寒武记

    沈召北那边还在问沈齐煊:“爸,您看看要不要找人去把贝贝的www.kyotojoyaku.尸体领回来?我听说她好像是惹事了,已经被抬走了……”

    不管谁看见那个监控视频,都会以为沈如宝已经跳楼摔死了。

    但是他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沈齐煊说话,还以为他在想办法,就发了条短信:。

    沈召北挂了电话,又自己把监控视频看了www.tzhxkj.几遍,才叹息说:“贝贝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以前她是骄纵一些,但也没坏到这个地步啊?”

    三亿姐笑笑没有说话。

    在这种时候,一个合格的绿茶知道应该怎么做。

    她把一只手轻轻放在沈召北肩膀上,温柔而又诚恳地说:“召北,你这个做哥哥的为她做得更多了,虽然她没有把你当哥哥,还企图在你家里谋杀幼童,但是她依然是一个好女孩啊,是不是?”

    沈召北:“……”

    他刚才还真是这么想的,不过被三亿姐这么说出来,他觉得哪里不对。

    盯着三亿姐看了一会儿,他很内疚地说:“阿璧,你真善良,贝贝企图谋害的是你最好闺蜜的孩子,你居然都不怪她……”

    三亿姐笑着说:“我当然怪她,我又不是圣母,怎么会不怪她呢?不过你对她这么兄妹情深,要不要去给她立个衣冠冢上柱香?也算是全了你们兄妹一场的情份。”

    沈召北听出点味儿了,忙握着三亿姐的手,赔笑说:“我知道她确实不该这么做,不过她已经为此送命,也算是得到教训了。——我师父也太彪悍了吧?她跳下去居然还能上来?”

    那监控的视角有限,温一诺在阳台另一边被小鸟啄后脑勺的情景并没有拍下来。

    当然,如果能拍下那个角度,那沈如宝变身的过程也就不会错过。

    可惜没拍下来。

    所以沈召北看见的,只是沈如宝把童童往楼下扔,温一诺跟着跳下去抢救,沈如宝跟着跳了下去。

    最后上来的只有童童和温一诺,至于沈如宝,再也没有上来了。

    温一诺答应教沈召北开赛车,沈召北就一直以她的弟子自居。

    三亿姐点点头,“如果不是她,说不定我也被你妹妹扔下去了。”

    沈召北:“……”

    “不会的,她不会……”沈召北说不下去了,监控视频里沈如宝的神情诡异的可怕,他都几乎认不出来这就是被他爸妈捧在手心里宠了二十一年的妹妹。

    三亿姐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地说:“这谁知道呢?如果不是一诺,等你回来,也许在楼下就能看见我的……尸体了。”

    沈召北的心猛地一沉。

    他情不自禁抱住三亿姐,这时才真切地体会到,沈如宝给无辜的人带来多大伤害。

    他闭了闭眼,忏悔说:“是我不对,沈如宝做出这些事,她不是我妹妹,我不认她这种人做我的妹妹!”

    三亿姐含笑拍拍他的后背,柔声说:“我知道你对她有兄妹感情,如果你一看监控就对她深恶痛绝,那也太绝情了。你现在虽然有些优柔寡断,是非不分,可是对亲人是有真感情的,我知道我没有看错你。”

    沈召北更加羞愧了,被三亿姐拿捏得死死的,感情上彻底倒向了三亿姐。

    三亿姐和他拥抱了一会儿,去厨房把钟点工做的饭菜再热了热。

    沈召北在阳台上呆呆地站了一会儿,又给沈召南打了电话。

    “大哥,我跟你说件事儿。”他心情极为沉痛,“沈如宝今天下午来我家企图行凶,杀害阿璧闺蜜一岁多的儿子,被温一诺当场抓住,她羞愧跳楼自尽了。她的尸体听说已经被有关部门带走了,你说我们要不要……”

    沈召南:“……”

    沈召北见大哥不说话,以为他也震惊了,忙说:“我把监控视频发给你看,虽然她死在我家楼下,但跟我家阿璧真的没关系!”

    沈召北把阳台的监控视频给沈召南又发了一次。

    沈召南看完视频,气得额头青筋直冒,沉声对沈召北说:“你别叽叽歪歪婆婆妈妈的,以前也没见你多疼她,现在装什么好人!这种丧心病狂连小孩子都害的贱人,你还想给她收尸?!”

    沈召南是知道沈如宝底细的,他早震惊过了,现在看见视频,只有对她无尽的厌恶和鄙夷。

    鸠占鹊巢不说,居然还想害被她抢了位置的人!

    是妖怪了不起吗?

    看不起人类你别削尖脑袋要做人啊!

    沈召南对自己的父亲深深同情,也对这个看上去有点脑子不清楚的弟弟更加生气。

    他没好气说:“这件事你别管了,爸爸不会怪你的,也不会怪阿璧,我更不会怪她,只会感谢她帮我们除害。对了,一诺帮了我们大忙,改天我们兄弟去登门拜访,给她送笔大礼。”

    沈召北:“……”

    虽然他跟温一诺也处的不错,可是他大哥,以前对温一诺可没有什么好印象啊……

    他纳闷说:“大哥,你什么时候对我师父这么好了?”

    “……你师父是谁?”

    “温一诺啊,她赛车开得那叫一个绝啊!我已经拜师好久了,她答应从国外回来就抽时间多教教我的!”沈召北忍不住眉飞色舞起来。

    不过转而想到沈如宝刚刚过世,他这样高兴不太好,忙又收敛了笑容。

    沈召南想了半天,终于还是提醒了他一句:“召北,其实,沈如宝不是爸的亲生女儿……”

    沈召北:“!!!”

    他被这个话题雷得外焦里嫩,差点没把手机扔到楼下。

    他还想细问,这时听见门铃声响,他忙去开门。

    结果看见他父亲沈齐煊沉着脸站在门前,忙大声说:“爸!您怎么来了?!”

    沈齐煊也不说话,伸手推开他,往阳台走去。

    他在自己家里一醒过来,就着急往这边赶。

    站在阳台上,沈齐煊往下看了一眼。

    十八层楼的高空,看一眼就眼晕。

    可是就在这里,他的女儿,义无反顾跳了下去,只为了救一个跟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这个女儿,从生下来就没享受过他一天的疼爱,反而还因他一时糊涂,差点送命。

    沈齐煊闭了闭眼,眼泪滚滚而下。

    他这么多年,就算是年轻的时候在外执行任务,被人毒打成脑震荡,都没流过一滴泪。

    但是现在,他哭得无法自已。

    沈召北瞥见沈齐煊脸上的泪痕,脑子里嗡地一下,好像开了一个十万人的电音party,各种声音胡乱交杂,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

    沈齐煊是他从小的偶像,是他最崇拜的人,任何时候都不会露出软弱的一面。

    现在就站在他家的阳台上,默默流泪。

    沈召北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

    他也不敢说话,手足无措地站在沈齐煊身后,悄悄给沈召南发微信:。

    沈召北:。

    沈召南恨铁不成钢:。

    沈召北:。

    沈召南发了个表情包:……我没有你这个蠢弟弟.jpg。

    为了不让沈召北继续傻下去,沈召南继续“轰炸”他:。

    沈召北:。

    今天的信息量太大了,沈召北觉得自己想静静。

    沈召南知道沈齐煊去了沈召北家,他也赶紧开车过来。

    沈齐煊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才转身对身边呆若木鸡的二儿子说:“……沈如宝是不知悔改,以后别把她当你妹妹。”

    沈召北木讷点头:“……好。”

    “……以后对一诺好点,我们一家人都欠她的……”

    “……好。”

    “……这件事你别管了,就当没发生过。”

    “……好。”

    沈齐煊拍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

    三亿姐从厨房出来,忙说:“沈伯父,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沈齐煊摇了摇头,“不用了,你们吃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沈齐煊刚从电梯出来,就看见沈召南站在电梯门口。

    沈召南就是来看沈齐煊的。

    他忙说:“爸,您没事吧?”

    沈齐煊像是苍老了十岁,他身姿笔挺地往前走,低声说:“我要去看看一诺,召南,你要一起去吗?”

    沈召南毫不犹豫点点头,“去啊,我还跟召北说找个机会去一诺家,给她送分大礼,好好谢谢她。”

    “一家人说什么谢字?你把她当亲妹妹就可以了。”沈齐煊淡淡地说,“我会把沈如宝的基金全部改成温一诺的名字,还有,我会把我名下的股份平分成三份,给她一份,你和召北不会不同意吧?”

    沈召南心想,以前不知道沈如宝身份的时候,爸爸也从来没想过给她公司股份,只是给她很多现金。

    现在知道了温一诺的真实身份,待遇可真是不一样。

    www.gdzqrl. 当然,他也知道,沈如宝的资质无法跟温一诺相提并论。

    那个惊才绝艳的少女,在这次道门比赛中,不知道震撼倾倒了多少人。

    她会看得上这些俗气的股份和金钱吗?

    沈召南有些怀疑。

    沈齐煊是坐车来的,沈召南是自己开车来的。

    他把车停在沈召北楼下,坐了沈齐煊的车一起去温一诺家。

    在到达温一诺家所在的星辰七号院小区之前,沈齐煊给她的手机发了条微信:。

    温一诺刚刚坐上餐桌,准备吃丰盛的晚餐。

    听见手机声响,她扫了一眼,发现居然是沈齐煊给她发的微信。

    她瞪大眼睛,拿过手机划开看了看。

    这是要干嘛?

    吃晚饭的时候上门,这时要蹭饭吗?

    当然,说全国首富来蹭饭,确实挺滑稽的。

    温一诺甩掉自己这个无厘头的念头,笑着回复:。

    又加了一句:。

    发完又神秘兮兮地瞥了张风起一眼,唇边露出狡黠的笑意。

    张风起皱起眉头,给她舀汤,“干嘛呢?吃饭的时候不要看手机。”

    温一诺站了起来,笑着说:“有个朋友要来,我去楼下接他。你们先别吃饭啊!他既然来了,就跟我们一起吃晚饭吧!”

    温一诺对沈齐煊无感,但是他欠她们母女的,这笔债她肯定要讨的。

    她是个很现实的人,虽然喜欢风花雪月,但是对柴米油盐也不会放过。

    该她得的,她一分都不会少,不该她的,她一分也不会要。

    她以前不管看书还是看电视,最讨厌那些所谓结婚离婚都一分钱不要的女人。

    她不觉得她们高大上,只觉得她们愚不可及,只会感动她们自己,而且给涉世未深的女孩子做坏榜样。

    当然,那些都是男权主导下的电视剧和,暗戳戳给女性洗脑,鼓励女人结婚和离婚都不要老公一分钱,有情饮水饱,谁信谁傻逼。

    结婚离婚,女性都应该争取自己的正当权益,这没什么丢人的,也并不会拉低你的“格调”。

    温一诺没说谁要来,不过温燕归他们并不在意,只要是温一诺的朋友,他们都会好好招待。

    温一诺迅速来到楼下大厅,等着沈齐煊过来。

    结果来的人不止沈齐煊一个人,还有沈召南。

    温一诺深吸一口气,觉得有点棘手。

    如果沈齐煊一个人来,温一诺不介意跟他谈谈他欠她们母女的“债”。

    可是沈召南也来了,她好像有点说不出口了。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淡笑着说:“沈先生您好,没想到小沈总也纡尊降贵光临寒舍了。”

    沈召南略惊讶的看着她,神情一言难尽:“……一诺,我知道你和我们的亲缘关系,你应该叫我父亲‘爸爸’。”

    温一诺顿时明白沈召南已经都知道了,她挑了挑眉,说:“是吗?但是爸爸这个词,不是有血缘关系就应该叫的。就连法律上都说过,如果父母没有尽过抚养义务,孩子也不必尽赡养义务。”

    这是已经在说沈齐煊没有养过她,没有尽过做父亲的责任。

    沈齐煊也没奢望温一诺会马上叫他“爸爸”,他忙说:“没关系,叫什么都可以。”

    他反而对沈召南说:“召南,这是你亲妹妹,你的语气不要那么生硬。她愿意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

    沈召南:“……”

    好吧,他不说话了。

    沈召南抿了抿唇,点头说:“知道了,爸爸。”

    温一诺甜甜笑道:不知道两位这么晚了来我家做什么?我爸爸妈妈和师祖爷爷都在上面准备吃晚饭。”

    如果只有沈齐煊一个人,温一诺毫不犹豫就带他上去了。

    可是沈召南也在,温一诺就不太愿意。

    这个男人看上去比沈齐煊的心思还要深沉,而且他跟她只是同父异母的关系,不像沈齐煊,对温燕归生的孩子有执念。

    她不想在沈召南面前示弱,必须问清楚他们今天的来意。

    沈齐煊其实就是想看看她,知道她完好无损就放心了。

    他仔细看着她,发现她头上戴的湖蓝色发带有些怪怪的。

    下午的视频上,她还没有戴这条发带,而且头发也短了一截。

    沈齐煊把那几分钟的监控视频不知道看了多少遍,闭着眼睛都能在脑海里重播。

    他下意识问:“你的头发怎么剪短了?下午没吓着你吧?”

    温一诺又挑了挑眉,她有些明白了,这俩是看见了三亿姐和沈召北家阳台的监控视频吧?

    她试探着问:“……你们是为了沈如宝来的吗?”

    沈齐煊:“……”

    沈召南嘴角抽了抽,想解释说不是,温一诺却误会了他们的来意。

    她脸色一沉,“原来是找我算账来的?是,沈如宝跟在我后面跳下去的,我还抽了她一鞭,怎么着,你们要给她报仇?”

    “但是她做的事你们也看见了,她居然把一个活生生的小孩子扔下十八层高的楼房!”

    “如果我今天没及时赶到,那孩子就没命了!这么一个不稳定的杀人狂魔,你们还要给她讨公道?”温一诺真是气坏了。

    这俩男人没救了,去死吧!

    温一诺狠狠瞪他们一眼,转身要进电梯。

    她一转身,沈齐煊就看见她后脑上有一块地方好像头发塌了下去。

    他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沉声说:“……你受伤了吗?从那么高的阳台往下跳,就算是抓着栏杆,也免不了磕磕碰碰吧?你的后脑是被蹭伤的吗?”

    温一诺愕然回头,她没想到沈齐煊的观察力这么敏锐。

    先前萧裔远能察觉她脑袋上的伤,是因为她还没收拾好,三亿姐剪的头发太辣眼睛了。

    现在她的头发又重新修剪过,自己不仔细看,都看不出差别。

    没想到沈齐煊一眼就看出来了。

    温一诺轻声笑了一下,挣脱沈齐煊的手掌,说:“不是蹭伤的,是被沈如宝啄伤的。”

    沈召南眉头皱了起来,“沈如宝跳楼,还有功夫啄你?”

    不过他很快回过神,顿时瞪大眼睛,“她她她……变身了?”

    温一诺确信沈召南什么都知道了,点点头,“既然你都知道了,也不用我再解释了,是,你家好妹妹跳楼之后就变身为鸟妖,想啄瞎我的眼睛。我为了保护自己的眼睛,才转过头,把后脑勺给她啄。”

    温一诺指指自己的后脑勺,“怎么样?小沈总,是不是要给你的亲亲好妹妹赔偿一下我的损失?”

    沈召南:“……”

    他好像看错了温一诺。

    不过他还是轻声否认:“沈如宝不是我的亲亲好妹妹。”

    又说:“你才是我妹妹。我和爸爸是来探访你的,监控视频我们看了,很担心你会不会受伤……”

    温一诺:“……”

    妈蛋,这男人不简单,果然比沈齐煊有出息。

    沈齐煊再次被温一诺的话打击到了。

    他的心一抽一抽地痛。

    温一诺说的话,是他在监控视频上没看见的,但是想到当时的情况,只会比视频上表现出来的还要凶险百倍。

    因为沈如宝可是妖啊!

    温一诺哪怕是大天师,可当时她也是命悬一线,怎么想都是太凶险了。

    沈齐煊脸色煞白,怔怔地看着温一诺,说:“我认识很多很厉害的医生,我带你去做ct以及核磁共振吧,脑袋上的伤可大可小,别耽误了。”

    温一诺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直截了当地说:“我打算有空去看看路教授,他会给我全面检查的。”

    “是路近路教授?”沈齐煊终于略微放心,“如果是他就好了,他比我认识的任何医生都出色!”

    温一诺弯了弯眉眼,“嗯,他是我师父,会好好给我检查的。”

    三个人在电梯口说了一会儿话,温燕归等不及了,直接给她打电话:“一诺,你的朋友还没来吗?”

    温一诺想了一下,问沈齐煊和沈召南:“你们吃晚饭了吗?我家正要吃晚饭。”

    沈齐煊其实是很想上去的,但是沈召南觉得不太好。

    他从温一诺身上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抗拒,笑着说:“不用了,我和爸爸还有事,以后有空再来拜访。”

    温一诺也不留他们,“那好吧,以后有空联系。”

    沈召南拿出自己的手机,说:“加个微信吧,以后好联系。”

    温一诺有沈召北的微信,但是没有沈召南的。

    她想了一下,拿出自己的手机跟他扫码加好友,看见他把她的备注改成“妹妹”,突然心里发软,之前满身的盔甲不知不觉卸下来了。

    目送他们两人离去,温一诺一个人回家。

    她走进餐厅,温燕归看见只有她一个人回来,诧异地说:“你的朋友呢?”

    “他们还有事,来看看我就走了。以后再联系。”温一诺笑着坐下来,“妈妈吃饭,爸爸吃饭,师祖爷爷吃饭!”

    一家四口欢欢喜喜吃完一顿晚饭,温一诺已经有些疲倦了。

    她今天跳十八楼救人,又对付沈如宝,还跟沈齐煊、沈召南周旋了一番,实在太累了。

    而且脑袋上的伤口外观虽然很小,几乎看不见,但因为颅骨被啄开,里面的脑仁还是受了伤,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恢复的。

    她跟温燕归他们道了晚安,打着哈欠回卧室睡觉去。

    这一晚,她几乎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可是没多久,她模模糊糊听见有人在跟她说话。

    “咦?你可终于醒了啊!”

    那声音爽朗欣喜,仿佛看见了多年不见的朋友。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浅笑清缘”亲昨天的大额打赏!

    感谢亲们的订阅、打赏、投票和评论!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