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09章 没见过天赋异禀的人吗?(第一更求推荐票)

时间:2020-08-24作者:寒武记

    傅宁爵百感交集。

    突然发现自己不是妈妈的亲生儿子,而是别的女人偷生的,这种感觉实在不好受。

    要说一点芥蒂都没有,那肯定是骗人的。

    不过傅宁爵是正常人,不走极端。

    再加上有韩千雪陪在他身边开导他,让他觉得他并不是一无是处。

    想通之后,他也没有再怨恨别人,除了那个自以为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掌控别人生命的司徒秋,他是恨之入骨。

    可司徒秋是沈齐煊的妻子,他也知道没法报这个仇。

    他一直在等傅辛仁会做些什么。

    如果什么都不做,他会鄙视傅辛仁,甚至有些想脱离傅家。

    但是就在前天,傅辛仁给他打电话,告诉他,那个做坏事的司徒秋是假的,已经伏法。

    真正的司徒秋被她关了二十多年,很快就要找回来了。

    傅宁爵其实不太明白一个人怎么能假装另一个人二十多年,因为傅辛仁也没跟他说全部的真相。

    毕竟说这个假司徒秋是一只鸠鸟妖怪,实在太耸人听闻。

    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因此他们已经跟沈齐煊统一口径,说这个司徒秋是假的,真正的司徒秋被她绑架了。

    等救出来后,再低调处理。

    真正的司徒秋毕竟是沈召北和沈召南的亲生母亲。

    傅宁爵这才觉得好受些。

    那个害他成为一个尴尬笑话的人,已经伏法,他才终于释然,并且能坦然面对萧裔远。

    而萧裔远也没有了以前一见他就隐隐针对的态度。

    他平和,大度,而且没有那种上位者故作平等的姿态。

    给他的感觉很舒服。

    傅宁爵闭了闭眼,笑着说:“好的,我们一起回家。”

    萧裔远微微一笑,松开手,顺手拉着温一诺的手,说:“那我们走吧,一起去司徒家?”

    傅宁爵点点头,“听说一诺得了道门比赛的大魁首,托她的福,我们也能去看颁奖典礼。”

    韩千雪激动地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道门大魁首比赛的颁奖礼呢!这一次一定要大开眼界!”

    温一诺心里也很激动,但是表面上还是维持着云淡风轻的样子,笑着说:“谢谢两位捧场,等领完奖,我请你们吃饭。”

    傅宁爵和韩千雪一起点头称好。

    ……

    就在他们的汽车驶离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的停车场,去往司徒家大宅的时候,离纽约两千四百多英里的一个实验室里,又一次警铃大作。

    这一次,警铃直接转为最高戒备状态的红色,嘶叫声更是响彻整个基地。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白胡子老头兴奋地从座位上跳起来,大叫着说:“又出现了!又出现了!定位!定位!赶紧给我定位!”

    这个信号自从上一次突然出现,他们刚开始追踪,就遭到严重干扰,很快失去痕迹,再也追踪不到。

    他们整个实验室沮丧得不得了。

    直到今天,一周之后,再次出现。

    而这一次,信号更强,更清晰,而且明显离他们更近了。

    这一次,他们没有遇到任何干扰,很快就确定了信号来源的位置。

    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而且还在继续运动。

    这个穿着白大褂的白胡子老头立刻把他的发现当做最高级别的机密报了上去,同时请求支援,要去纽约寻找信号来源。

    他欣喜若狂地对自己的实验室工作人员说:“你们知道我找这个信号找了多少年吗?三十年!整整三十年啊!”

    “终于让我等到了!我还以为我有生之年都等不到这个信号了!”

    “人的一辈子有几个三十年啊!”

    ……

    温一诺对此一无所知。

    她和萧裔远坐着司徒澈派来接他们的专车,和傅宁爵、韩千雪一起来到司徒家的大宅。

    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

    从汽车里出来,温一诺深吸一口气。

    微风挟带着海的气息,从海岸线那边吹来,路边的棕榈树默然静立。

    藏蓝色的天幕里,月色如钩,繁星闪烁,颇有几分那天她误入幻境看见那只兔子精时候的感觉。

    温一诺踏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来。

    傅宁爵和韩千雪高高兴兴在前面走着,手挽着手,不时低声说话。

    萧裔远本来跟在他们后面,见温一诺停下脚步,他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诺诺?”萧裔远拉住她的手。

    温一诺轻声说:“……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话音刚落,她眼前一黑,然后再睁开眼,她又来到了跟那天一样的幻境。

    没想到还是没有躲开。

    她的气性也上来了。

    “……涂先生,您这不地道吧?千里迢迢把我骗过来,是要再让我经历一次您的厉害吗?”温一诺可记得那只厉害的火狐。

    她猜那不是别的狐狸,正是涂山九尾狐涂山氏,也就是涂善思。

    这一次,涂善思没有躲在背后装神弄鬼。

    他很快显出身形,很抱歉地说:“温大天师,对不起,我实在太着急了,所以您一到,我就请您进来了。我想请您帮个忙……”

    “帮什么忙?”温一诺心情不太好,抢白他说:“我还能帮您什么忙?大名鼎鼎的涂山九尾狐,传说中的飞升者,三番五次用幻境戏弄我们,很好玩吗?”

    她刚下飞机,肚子还饿着呢。

    她饿肚子的时候不仅没有耐心,而且还会发脾气。

    而且涂善思确实隐瞒了很多事情,他的话真真假假,温一诺已经觉察到了。

    涂善思知道是自己不对,他很谦卑地跪下来,给温一诺磕了一个头,说:“温大天师,我涂山氏一向恩怨分明。我承您一个大情,一定会回报您的。这一次是我不对,我以道心发誓,会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告诉您。”

    温一诺叹口气,往旁边让了让,说:“您可别行这样的大礼,我怕折福。”

    涂善思从容起身,一边走,一边说:“温大天师,我知道我瞒不了您。”

    “我说的那些话,除了我转世投胎是假的,其余都是真的。”

    温一诺一动不动,两手插在裤兜里,笑着说:“是吗?那三生三世也是假的?”

    “三生三世不是假的。”涂善思陪笑说,“不过是扇扇的三生三世,我不用轮回转世,只要每一次占卜,知道她在哪里出现,我就去她身边陪她。”

    温一诺点点头,“所以其实你是能够找到她每一次转世的地点,包括第三世,你其实从她很小的时候,就陪在她身边了,是吧?”

    “对,不过后来葛大天师给了她一块黑曜石锦鲤吊坠,又把我打成重伤,我去养伤的时候,被那只鸠鸟趁虚而入。”

    “那时候她刚生下老二,身体非常虚弱,我长时间不出现,她很担心我,非常想去找我,可是她也不能放下她刚出生的孩子,还有需要她照料的沈家以及司徒家不管。”

    “这个时候,那只鸠鸟正好在成精变人的关键时刻,她痴恋沈齐煊,看上扇扇的皮囊,用她的精血,成功变成跟她一模一样的人,然后取代了她。”

    “扇扇知道我也是妖怪,因此她对它没有戒心,还以为它是真心来帮她的。”

    “结果后来,鸠鸟得到皇城紫气,还从一个大气运人身上盗取运势,成功将扇扇也变成妖怪,拘禁在她的结界里。”

    涂善思抬头看看天空,苦笑说:“这里其实不是我的结界,这里是鸠鸟的结界。”

    “自从我知道它是把扇扇变成妖怪,我就猜到它是把她拘到她的这个结界里。”

    “鸠鸟在国内伏法,我连忙赶回来,以为就能把扇扇带走。结果……”涂善思深吸一口气,往里面走去。

    温一诺不情愿,但也不得不跟着他往前走。

    前面就是那栋小木屋,她曾经在这里看见过的小木屋。

    “……可是它不是已经死了吗?”温一诺不解,“为什么它的结界还在?而且我记得我在那个幻境里曾经打破过结界,把它们都放出来了啊?”

    “是,然后那只鸠鸟又修补了结界,把它们抓回来了。”涂善思脸色铁青,“你以为这只鸠鸟有那么好心吗?它把这些扇扇圈在这里,其实是作为它储备的能量,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它在扇扇身上储备了一部分皇城紫气,不仅压制了她的真实记忆,而且还控制了她!”

    温一诺顿时明白了,“……你来找扇扇,她不认识你,不跟你走是不是?可是这个结界,怎么还会存在?”

    “因为扇扇。结界的阵眼在扇扇身上,她还有皇城紫气,哪怕鸠鸟已经死了,这个结界还能维持运转。”涂善思痛苦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就算我已经飞升,我也无法接近人界帝皇的紫气!”

    温一诺用手掩住了嘴。

    她很快想清楚了前因后果。

    “……那只鸠鸟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放扇扇活着离开吧?!就算你知道真相来找她,也是找不到的!”

    涂善思重重点头,“所以我不得已,才再次请温大天师出山。是我跟司徒澈说,扇扇已经找到了,要为你举办盛大的颁奖典礼。而且扇扇也是他的亲姐姐,他们家被一只鸠鸟妖折腾了二十多年,他父亲司徒兆得到消息,气得对葛派停止了资助……”

    温一诺:“……”

    她忍不住讥嘲:“那如果我也没办法把扇扇给救回来,那是不是这个颁奖典礼就不存在了?”

    涂善思勾了勾唇角:“如果是那样,我跟扇扇始终有缘无份,我会在这里陪她,再也不出去了。”

    温一诺:“……”

    “那可不行,至少你也得出去证明我找到了扇扇,让我能够拿奖。”温一诺毫不客气地说。

    她也不喜欢被人骗,但谁让她面对的是一只涂山九尾狐大妖呢?

    温一诺虽然这么说,也想试试到底能不能把扇扇给救回来。

    她有些为难地告诉涂善思:“……我不知道怎么把扇扇变成人,你能教教我吗?”

    涂善思惊讶地瞪大眼睛,“你不会?!你师父没教过你吗?!”

    温一诺撇了撇嘴,耸了耸肩说:“我师父教我风水比较多,至于捉妖嘛,你也知道的,我们国内不许成精,所以没必要学。”

    涂善思:“……”

    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一层,不由急的团团转:“这可怎么办?就算我马上教你,你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就学会啊……起码也得好几年才能略微上手,难道我还要等五十年?!”

    温一诺眼角抽搐了一下,“什么玩意儿这么难学?还要学五十年?!”

    “妖怪成精变人,和人变成妖怪,是能量互相转换的过程,你以为那么容易啊?”涂善思没好气地瞪着她,恨不得在她脑袋上敲个爆栗子,“不然为什么动物要修行成百上千年才能化形为人?——因为能量转换的过程实在太难学了!”

    温一诺嗤笑一声,洋洋得意起来:“那是你们太笨!你教我,我保证半天时间就能学会。”

    温一诺其实想说一个小时,但是她也没见识过所谓的能量转换是怎么个过程,担心牛皮吹大了闹笑话,因此她说了个非常保守的时间——半天。

    那次她学着鸠鸟秋施放阵法结界,不到一分钟就学会了。

    希望这一次的能量转换不要太难了。

    温一诺暗暗给自己打气,涂善思却瞪着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半……半天就能学会?!你要半天就能学会我去你家给你做管家,做到你这辈子结束!”涂善思差点就卖身了。

    温一诺笑着摇摇头,“你可别乱说话,我会当真的。行了,别乱发誓,我当你刚才的话是笑话,你再说我可就成交了!”

    涂善思见她这么自信,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

    反正他是不会放弃扇扇的,温一诺学半天学不会,那就学一天。

    学一天学不会,就学一个月,一年,甚至十年!

    反正他是一定要把扇扇救出去的。

    涂善思打好主意,也不藏私,马上现场教学。

    他教学的方法非常直观,因为其实他也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只能直接在温一诺面前表演一个“大变活人”。

    他从鸠鸟秋留下的这个结界里抓来一窝还没化形的小松鼠,打算一只只演示给温一诺看看。

    他一手拉着温一诺,一手搭在第一只小松鼠头上,集中精神,默念咒语,将庞大的能量注入到小松鼠体内。

    温一诺能够感觉到能量从涂善思流向小松鼠的路线和过程,包括轻重缓急,和各种节点如何突破,以及保护小松鼠的身体不被强大能量撕成碎片。

    为了能尽量慢的展示过程,涂善思足足花了十分钟,才把那只小松鼠化作一个小男孩。

    只是他心神不宁,做的还不太完美,因为小男孩依然有一条松鼠尾巴。

    温一诺噗嗤一声笑了,揶揄地看着涂善思:“涂大仙,它那尾巴是怎么回事?”

    那小松鼠发现自己终于变成了人,顿时唧唧叫开了。

    它看着自己的手,不再是爪子,高兴地直转圈,都忘了他背后的大尾巴。

    涂善思尴尬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讪讪地说:“这里的结界依然有鸠鸟秋留下的皇城紫气,虽然非常稀薄,但还是影响了我的发挥。不然不仅没有尾巴,它也能马上开口说话。”

    温一诺点点头,眼里带着笑意,继续说:“那怎么把它变回去呢?”

    涂善思一招手,那长着松鼠尾巴的小男孩被拽了回来,像被一根绳子牵着一样。

    他的手依然搭在它脑袋上,对温一诺说:“看清楚了,变回原形,就是把刚才的能量全部逆向流动。”

    他慢慢开始演示,但其实他不用那么慢。

    他一说“逆向流动”,温一诺就知晓了。

    她耐着性子看着涂善思把那长着松鼠尾巴的小男孩变回原形,然后马上说:“让我试试!”

    涂善思:“!!!”

    “你现在就试?不多看几个吗?”涂善思看着他抓来的一窝瑟瑟发抖的松鼠,脸色有些不好看。

    温一诺说:“我先试试呗,不行你再给我示范一下。”

    涂善思想了想,说“好”,让她开始。

    温一诺歪着头看了看那只又变回原形的松鼠。

    它不知所措地站在温一诺和涂善思中间的地上,仰头看着他们,目光中充满恐惧和祈求。

    它想变人,它不想继续做松鼠!

    不知怎的,温一诺觉得自己能够感觉到它的心声,虽然那松鼠并没有说话。

    温一诺下意识问涂善思:“……这些松鼠是已经开了灵智吗?那它们已经是妖怪了吧?”

    不再是纯粹的动物。

    涂善思点点头,“对,它们已经是妖怪了,只是还没有成精变人。”

    “那界限是什么?”温一诺好奇地问,打算摸清楚了,回去讲给路近听,他就不惦记在国外抓成精的变异动物去研究了。

    涂善思有求于她,而且还希望她能尽快掌握妖怪成精变人的诀窍好救扇扇,因此对她十分耐心,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温一诺听了一会儿,脑海里归纳总结出几个要点,然后单腿跪立在地上,朝面前直打哆嗦的小松鼠笑了笑,然后把一只手轻轻放在它头上。

    涂善思握住她另一只手,给她输送能量,把她当做一个桥梁,灌入到小松鼠的身体里面。

    涂善思本来没觉得温一诺现在就能掌握要点,他都打定主意要在这里待上十年八载,结果当温一诺一出手,涂善思就呆住了。

    那能量流动的方向,灌输到小松鼠身体里的路线,突破各个节点的时机把握,简直比他刚才做的还要准确!

    就像他是教她雕刻的师父,可是到头来发现,她雕刻的人物比他还精美,不仅掌握了精髓,而且还避开了他的各种因为神不守舍而错漏的地方!

    当小松鼠在她面前变成一个可爱的小男孩,穿着这里的小孩子常穿的t恤短裤,连那条很难藏住的大尾巴都没有了!

    那小男孩甚至马上开口说话:“……谢谢温大天师!我上次见过您!您好厉害!”

    他崇拜地看着她,从裤兜里神奇地掏出一个松果,送给温一诺:“温大天师谢谢你帮我化形……”

    话音未落,温一诺又突然逆转能量流向,啪地一声轻响,那拿着小松果的小男孩又变成了一只小松鼠。

    它的两只小爪子捧着小松果,发现自己又变回来了,顿时哇地一声嚎啕大哭。

    温一诺之前没想那么多,现在看见小松鼠哭了,手忙脚乱地安慰它:“莫哭莫哭!我马上把你变回来!”

    说着,她直接打了个响指,那小松鼠扑得一声,又变成小男孩。

    这一次,他不再给她送松果了,他拔腿就跑,朝那个小木屋跑去,生怕温一诺又把他变回去了。

    温一诺:“……”

    她扭头看着涂善思,发现他跟见鬼一样看着她,脸色的五官都快扭曲了。

    温一诺:“……涂先生,没见过天赋异禀智商爆表的人吗?——恭喜你,你现在见到了。”

    温一诺撩撩自己的头发,神气活现地说,一点都不谦虚。

    涂善思深吸一口气,“……温大天师,您以前真的没有学过捉妖嘛?”

    他一点都不信温一诺以前没有学过。

    不然哪里能学得这么快?!

    而且几乎学完就改进了他的做法,让能量转换的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还一点错都没出。

    涂善思发现自己都在觊觎温一诺刚才进行能量转换的手法。

    温一诺看出他的心思,轻笑出声:“我是真的没学过,我可以用我的道心发誓。而且你也能感觉出来,我的手法跟你是一模一样的,如果我以前学过,怎么也不可能学会你们涂山九尾狐的手法吧?”

    涂善思容色稍霁,说:“也有道理。就算同样是九尾狐,我们涂山氏和青丘九尾狐也是不一样的手法。”

    “这就对了。”温一诺笑着看看那窝小松鼠,“可以把它们放了,我们现在去救扇扇。”

    她掌握了能量流动的双向过程,可以很容易地把变成妖怪的人再变回人。

    而且她本身是人,不怕皇城紫气。

    涂善思兴奋不已,带着她往那小木屋跑去。

    那窝被他抓来的小松鼠眼巴巴看着它们的小伙伴变身为人,自己还是松鼠,顿时失望极了。

    可是也不敢追过去,只好四下跑开。

    涂善思带着温一诺来到那小木屋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没多久,还是那个胖胖的包着头巾的小姑娘拉开门,一脸紧张地看着他们,说:“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今天也是周一吧?求一波推荐票哦!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亲们的订阅、打赏、投票和评论!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