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一章 你怎么这么傻(第二更)

时间:2020-08-24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很亲切地看着她说:“莲娜,你还记得我吗?上一次就是你救了我啊,这一次我来救你了……”

    其实上一次也是温一诺救过它们,只是没多久它们又被那只鸠鸟逮回去了。

    莲娜对上一次的事情记忆犹新,它心有余悸,喃喃地说:“……记得……可是上一次你也帮了我们,不过……”

    温一诺明白她的意思,笑着用手撑在房门上,说:“莲娜,让我们进来吧,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你不用害怕那只鸠鸟,我会帮你对付它。”

    “……真的可以吗?除非你弄死它,不然它还是要把我们抓回来的。”胖胖的小姑娘低下头,一只脚在地上轻轻蹭着。

    虽然其貌不扬,可是温软的言辞,有教养的举止,都让人心生好感。

    温一诺立即保证:“这你放心,这一次它一定没办法再把你们抓回来了,你让我们进来,我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

    小姑娘想了一会儿,终于鼓足勇气点点头,让开一条门缝,让温一诺进来。

    不过当涂善思想进来的时候,小姑娘却啪地一声,当他面关上门。

    涂善思苦笑着停下脚步。

    温一诺回头,笑着看着已经关紧的门,朝小姑娘眨眨眼,“莲娜,那个人是好人,他不会害你的。”

    “他是那只火狐。”莲娜的声音坚定起来,“和那只鸠鸟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温一诺:“……”

    她知道光靠言辞大概很难说服这个已经被洗脑的“扇扇”,而且她也想知道,这个小姑娘到底是不是真的“扇扇”。

    刚才在外面,她对那只小松鼠进行能量转换没有一点心理障碍。

    但是现在面对这个兔子精,却有些心理障碍。

    墙角躲着的小男孩惊恐万分地看着温一诺,然后用手捂着脸,好像这样就看不到她了。

    他已经逃到这里来了,难道这个可怕的女人还要把他再变回去吗?!

    温一诺笑着瞅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走到莲娜身边,摸了摸她的头,说:“莲娜,你别怕,我先试试能不能帮你变回去,你别有抵触心理。”

    莲娜更紧张了,“变回去?变回兔子吗?不要!我不要再变成兔子!”

    温一诺:“……”

    她的手紧了紧,“不是,不是要变成兔子,是变回人。莲娜,你不是兔子精,你原本是人,被那只鸠鸟变成了妖怪。”

    莲娜瞪大眼睛,一言难尽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说:“这位姑娘,你是受什么刺激了?”

    莲娜以为她遇到神经病了。

    温一诺有些想笑,但又笑不出来。

    那只鸠鸟秋造的孽啊……

    她另一只手也伸出来,握住莲娜的胳膊,温柔地说:“莲娜,你给我个机会,我证明给你看,真的,我发誓,如果我真的把你变成兔子,我会产生心魔。”

    温一诺这也是随口就来,她从来就没有产生过什么心魔,只是在小说里看见过,随手拿来用了。

    莲娜见她诚恳至极,又对她生不出什么抵触情绪,想了一会儿,终于点点头,勉强说:“你试试吧,但是如果你真的把我变成兔子,希望你还知道怎么把我变回来。”

    温一诺笑着点点头,试探着问:“难道你自己不能变回来吗?如果我把你变成兔子?”

    莲娜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轻声说:“我没那么高的能力,是个好心人把我变成人的,现在我已经找不到她了……”

    温一诺:“……”

    真是眼瞎,那只鸠鸟秋真是给人洗脑有一手。

    她定了定神,更紧地摁住了莲娜的脑袋。

    莲娜比她矮一个头,直到她胸口的位置,矮矮胖胖,肤色白里透红,像是带着粉红的白桃,连她的气息都有着浅浅的白桃芳香,跟真正的动物成精的气息还是不一样的。

    温一诺更加相信这个莲娜来历不凡。

    她正要动用能量的时候,突然想到涂善思没有进来,她怎么动用能量啊?

    之前把小松鼠变成小男孩,都是涂善思给她提供能量的。

    温一诺有些尴尬地睁开眼睛,对莲娜说:“莲娜,能不能把外面那位先生放进来?他是我的助手,有他在,我会更稳当。”

    莲娜狐疑看着她,“……为什么要他进来?他只会搞破坏!你是不是不会啊?

    真扎心。

    温一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再次把手放在她的头顶,心想还是靠自己吧,试试能不能感知一下。

    这时她想起来,如果涂善思说的是真的,那么扇扇体内本来就有鸠鸟秋给她灌输的能量,不然不能从人变成妖怪。

    而且扇扇体内应该还有皇城紫气,那是涂善思无法接近她的最根本原因。

    想到这里,温一诺已经试着把自己一点微薄的能量灌入莲娜头顶。

    莲娜体内的皇城紫气立刻向四周找到出口,朝温一诺的手掌疯狂涌来。

    莲娜也感受到这种变动,非常害怕,想推开温一诺的手把自己藏起来。

    然而温一诺的手这时候跟焊在她头顶一样,她根本就推不开。

    可惜温一诺自己也无法吸收这大量的皇城紫气,她有些遗憾,能吸收紫气的黑骑软鞭放在行李箱里,没有随身携带。

    她很快想了个办法,绕开那些紫气,直接追踪那只鸠鸟留下的能量痕迹,进行逆转。

    莲娜的身体开始肉眼可见的虚弱,她更无法推开温一诺了,只能怒视着她,甚至连骂都骂不出来。

    她紧紧闭着嘴,就像已经变成了妖怪,但是从小养成的良好教养还是无法让她口出恶言。

    温一诺歉意地朝她点点头,说:“紫气已经全部拔除,我现在要逆转那只鸠鸟的能量流向了,你别有抵触情绪,我也是第一次做……”

    莲娜:“!!!”

    她心里咯噔一声,虽然极度害怕,可还是悄悄放松了身体,没有任何抵触。

    温一诺再次闭上眼睛,感受着那只鸠鸟灌输进来的能量流向,还真跟涂善思展示的不一样。

    如果这一次不是温一诺帮助莲娜,换别的大妖或者高人,都搞不定这档子事。

    因为变回人类得完全逆转之前的能量转换,如果手法不一样,莲娜不会变回人,而是不知道变成什么样的怪物。

    想明白这一点,温一诺对那只鸠鸟更痛恨了。

    可惜它只有一条命,不能死两次。

    而且它临死自爆,真是丧心病狂了。

    陷入爱情的生物真可怕。

    温一诺撇了撇嘴,说:“我开始了,你闭上眼睛。”

    莲娜依言闭上眼睛。

    她说不清楚是什么感受。

    只觉得脑海里那一层雾霾一样的东西突然散去,她的记忆里募地多了很多她以前不知道的东西。

    那些记忆跟她作为兔子精的记忆互相融合又拉扯,她都快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她觉得这二十多年的时间在她面前一晃而过,仿佛沧海桑田,其实只是白驹过隙,刹那芳华。

    莲娜睁开眼睛,她已经变成高挑的中年美妇,官依然深邃洋气,双眸的眸色有些浅,但并不是沈如宝那种浅琉璃色。

    她跟那只鸠鸟变成的女人确实长得一模一样,可是气质截然不同。

    站在温一诺面前的中年美妇温柔善良,连一个眼神都带着浓浓的书卷气。

    不愧是从小的学霸,腹有诗书气自华。

    那只不学无术的鸠鸟,是绝对没有这样的气质的。

    难怪大家都绝对“她”生下老二沈召北之后,就“性情大变”。

    何止是性情大变,连气质都完全不一样了,难怪“她”要用产后抑郁症来掩饰自己的不同。

    这样一只眼高手低的鸠鸟,以为变成人就能享受司徒秋的一切了吗?

    真是太天真了。

    温一诺轻吁一口气,退后一步,看着那个中年美妇说:“扇扇,你想起来了吗?”

    那中年美妇怔忡半晌,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温一诺,喉咙里几乎哽咽:“……你是,他请来的天师?来救我的吗?”

    温一诺重重点头,满脸笑容:“你记得了?你记起来了就好!对,我是涂先生请来的天师,他也想亲自救你,可是你身上被鸠鸟灌入了紫气,他没法感知,也没法靠近你。”

    扇扇眼里涌出泪光,但是她没有流下眼泪,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那我能不能见他一面?”

    她记起来自忘了己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二十多年被关在不见天日的结界里,忘了自己的存在,也忘了涂善思的存在,让他等了二十多年,扇扇心里的滋味百善杂陈。

    温一诺点点头,走过去拉开门,让涂善思进来。

    涂善思一看见扇扇,立刻眼前一亮,朝她张开双臂:“扇扇,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阿善啊!”

    扇扇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她快走几步,轻轻依偎进涂善思的怀里,低声说:“……你怎么这么傻?”

    涂善思动情地抱住扇扇。

    多年的心愿终于实现,他欢喜得想大喊大叫,想跟全世界分享自己的喜悦,但是最想的,还是就这样静静地抱

    -->>

    着自己心爱的人,直到天荒地老。

    温一诺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对自己悄悄比了个赞。

    她又积大功德了,可惜天上没有降下祥云,也没有雷声阵阵。

    温一诺正天马行空地瞎想,突然发现眼前渐渐亮了起来。

    鸠鸟秋结界世界里特有的灰色暮霭陆续散去,露出真实世界的模样。

    涂善思和扇扇如同一对璧人一样站在司徒家大宅青砖路边的大树底下,看着温一诺微笑。

    那变成小男孩的小松鼠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一步,消失在夜色里。

    他不想让这些人看见,他要开始自己的生活。

    温一诺知道那不知道几百年的妖怪变成的人,比她的阅历多多了,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小男孩,因此也没在意。

    她身边还站着萧裔远。

    他皱着眉头看着她说:“你刚才又怎么了?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你好像不在我身边。”

    温一诺朝他笑了笑,抬手指向路边,说:“你看,涂先生和扇扇。”

    萧裔远抬眸看去,见司徒秋站在涂善思身边,顿时脸色遽变,一把将温一诺护在身后,紧张地说:“司徒秋,你还没死?!”

    涂善思哈哈大笑,连那个“司徒秋”也笑着点点头,“对,我没死。死去的是那只鸠鸟,那是假货,我才是真的。”

    她往前走了几步,说:“别叫我司徒秋,叫我扇扇吧。”

    萧裔远仔细观察这个中年女子,发现她确实跟他印象里那个司徒秋真的很不一样。

    不是长相,而是气质,和举止给人的感觉。

    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最难模仿,可见那只鸠鸟只模仿了外在,没有学到真正核心的东西,难怪二十多年也无法打动沈齐煊的心。

    萧裔远半信半疑,不过没那么警惕了。

    扇扇也只走了几步,就停下来,说:“我们进去吧,我爸爸和弟弟正在等着你们呢。”

    她带头往大宅走去,涂善思紧随其后,追上去握住她的手。

    温一诺看得心情复杂。

    从法律上来说,这个扇扇,也就是真正的司徒秋,现在还是她亲生父亲沈齐煊的合法妻子。

    可她跟涂善思宛如一对相爱多年的恋人。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好像一对连体婴,但凡有人想把他们分开,就只有伤筋动骨才能做到。

    萧裔远早从傅夫人和傅辛仁那里知道了全部真相。

    他看着前面和涂善思十指紧扣的真司徒秋,也是一言难尽。

    很快,当他们四个人走上台阶,来到司徒家的客厅,早就坐在客厅里的傅宁爵抬头说:“你们走得怎么这么慢啊?蜗牛爬嘛?”

    然后他看见了涂善思身边的扇扇,目光又停在两人的十指紧扣上。

    他张大嘴巴,过了一会儿,才惊讶地说:“这位就是真正的司徒大小姐吗?!这气质一看就不一样啊!”

    他说着话,坐在沙发上的司徒澈和司徒兆也一起站了起来。

    司徒澈从有记忆开始,面对的就是那只鸠鸟变成的司徒秋,因此对真正的司徒秋毫无印象。

    现在看见真正的司徒秋,情绪没有司徒兆激烈。

    司徒兆像是老了十岁,踉踉跄跄奔过去,站在司徒秋面前,忍不住老泪纵横:“……是扇扇吗?是真的扇扇吧?”

    这身姿,这气度,这浓浓的书卷气,除了他家的扇扇,哪里还有别人?

    扇扇看着自己面前的老人,二十多年不见,司徒兆真是老多了。

    她抿了抿唇,泪眼婆娑:“爸,是我,我回来了……”

    “真的是我的扇扇!”司徒兆一把将她抱入怀里,跟着落泪。

    司徒澈感受着面前这中年美妇不同的气度和风韵,感慨地说:“是大姐?你大概不认识我,我是司徒澈……”

    司徒澈比沈召北还小一岁,所以当司徒澈出生的时候,真正的司徒秋,也就是扇扇,已经被鸠鸟取代了。

    她用帕子给司徒兆拭泪,又看了看司徒澈,温婉地点点头,“是阿澈吗?可惜我没有看见你出生,让你受累了。”

    司徒澈对她的好感一下子上升了,这是面对那个假“司徒秋”从来没有过的。

    他笑着朝她伸出手,和她握了握手,说:“想不到你就是涂先生要找的‘扇扇’。”

    司徒兆在旁边低声说:“你姐姐小时候的小名就叫扇扇,我也没意识到涂先生要找的人就是她,我还以为是物有相似,人有相同。”

    扇扇也有些羞愧:“爸爸,是我的错,没跟你们说清楚,就贸贸然做了决定。”

    说白了,妖怪想对人做手脚,如果不征得人的同意,会有很大的反噬后果。

    所以那只鸠鸟能得逞,和扇扇的配合不无关系。

    司徒兆哪里舍得怪她,忙说:“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是那个假货,它丧心病狂,该死!该死!”

    扇扇的记忆恢复后,涂善思已经简单地把那只鸠鸟的下场跟她说了。

    得知那只鸠鸟已经自爆死亡,她才松了一口气。

    被囚禁二十多年,还是浑浑噩噩,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这份痛苦,谁愿意再次尝试?

    这个晚上,司徒家是在欢笑中度过的。

    温一诺跟大家一起吃完晚饭,才各自回到客房休息。

    萧裔远的房间就在温一诺隔壁,不过他没回自己房间,而是跟温一诺住在一起。

    温一诺去浴室洗澡的时候,他打开电脑,习惯性地想解决一些疑难问题。

    可是当他开机之后,他电脑上的一个即时监控程序突然嘀嘀叫了起来。

    萧裔远打开这个程序,发现是附近有人在做信号扫描。

    不是一般的信号扫描,而是好像在定位。

    他沉吟片刻,开启了干扰程序。

    很快,那扫描信号消失了,至少把他们待的地方错过去了。

    就在这时,纽约市中心一栋大楼的地下室内,由数台超算支持的主机发出报警。

    “wtf!信号又断了!差一点就定位了!”

    几个工作人员捶着电脑桌,恨不得学愤怒的大猩猩捶胸顿足。

    温一诺依然一无所知。

    从浴室洗澡出来,换了萧裔远进去。

    等两人都收拾好了,已经困得不行了,到底年轻,时差的错乱一晚上就抗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温一诺从睡梦中醒来,听着窗外传来啾啾鸟鸣,居然没觉得害怕。

    她起身想开灯,发现居然停电了。

    她也没在意,披上严严实实的睡袍,坐到窗口,看着窗外的红叶,笑着喝了一口牛奶。

    萧裔远早就起床了,在出去跑步之前,给她放一杯牛奶在床边的小桌上。

    温一诺坐了一会儿,看见萧裔远跑步归来,还朝他挥了挥手。

    萧裔远抬头看见她,心里的不安倏然散去,也朝她挥了挥手。

    好在过了一会儿就来电了,温一诺去浴室洗漱,准备今天的活动。

    今天就是正式的颁奖仪式了,温一诺虽然知道结果,但还是有些紧张。

    毕竟是第一次得到道门世界杯大魁首,她也好奇这一次的奖品是什么。

    就在一点点忐忑不安中,她终于迎来了颁奖典礼开始的时刻。

    这一次,道门app再次对全世界直播,国内的观众也是晚上吃饱喝足的闲暇时光,因此越来越多的人看着自己的手机,观看直播的人数节节上升。

    连霍绍恒和路近他们都坐在会议室里,观看这一次道门直播。

    龙组的人已经弄到这次比赛的所有视频,正在一帧帧做技术分析,道门比赛的颁奖典礼,他们也不会错过。

    因为会看见许多都深居简出的“大佬”出现。

    温一诺和萧裔远坐在第一排,诸葛先生坐在她旁边,对她毕恭毕敬,非常有礼貌。

    他的徒子徒孙就别说,差点见她就三跪九拜行大礼。

    这就是江湖地位啊……

    温一诺觉得自己有点飘。

    今天一切仪式都准备好了,为了让她这个“大魁首”实至名归,筹备委员会甚至提议让她再表演一次“大变活人”。

    让她当众把一个胖胖的小姑娘,变成扇扇的模样。

    当然为了保护隐私,扇扇的面部会做特效处理,这样观众不会知道她就是司徒秋。

    这一次温一诺把黑骑软鞭带来了,打算顺便把那些皇城紫气也吸出来,不然涂善思也没法长时间跟扇扇在一起。

    就在这时,司徒家大宅附近方圆一英里的地方,已经被某特殊机构暗暗包围了。

    经过一夜的重新扫描,他们终于想了个办法,对整片地方在凌晨时分断电三分钟,然后找到了信号源,正式定位了他们要追踪的那个信号。

    就在这所大宅里。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