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10章 原来是你(第一更)

时间:2020-08-25作者:寒武记

    . ,最快更新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新章节!

    不过虽然成功追踪到信号,可是这个地方却不是一般的地方。

    首先这里是富人区,房产价值起步价都是千万级别的。

    要知道纽约房产的中位价才五十万。

    然后这里好多人家两百多年前纽约刚开埠的时候就在这里定居了,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佬家族。

    从政界,商界到金融界,甚至还有两个军界大佬家族住在这里。

    而这些从离纽约两千四百英里远的地方赶过来追踪信号的人,尽管有特权,但还是不敢轻易惹这些住在这个地区的人。

    可是他们也不可能放弃那个信号。

    那是他们等待了三十年的信号。

    也是让他们的实验停滞了三十年的信号。

    领头的人确定坐标位置之后,眼看越来越多的豪车开向那所大宅,其中不乏很多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都有名的名人。

    他们终于不敢继续之前直接抓捕的计划,而是动用秘密渠道向上面汇报。

    要求上面的人支援,能够让他们成功从这里找到那个信号源。

    ……

    此时的司徒家大宅会议室里,各路名人权贵济济一堂,都来开眼界。

    据说这里有来自东方某大国的高人,可以表演神秘的东方不传之秘——大变活人。

    以往的魔术表演里,“大变活人”都是凭空变出一个人。

    但是今天在司徒家的会议室里,在道门四年一度最高水平的比赛里,来自东方某大国的高人要表演的是将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而且没有任何魔术氛围,就是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实现两个人的转变。

    到底是成功的真魔术,还是会穿帮的假魔术,那就见仁见智了。

    道门不会说自己是假的,但也不会缺心眼一样对全世界说那些妖魔鬼怪都是真的……

    温一诺坐在萧裔远身边,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紧张,当沈齐煊也走进来之后,她的紧张程度到了最高点。

    毕竟等下要“变”出来的人,是他的妻子,估计很快就要变成前妻了。

    然后沈召南也走了进来。

    温一诺:“……”

    连儿子都来了,也不知道这一家子的恩怨情仇等下要怎么收场。

    说来也怪,当温一诺的思绪转到男女八卦之后,她神奇地平静下来,一点都不紧张了。

    又等了几分钟,主持人觉得所有人都到场了,正要宣布道门大魁首比赛的最后一轮比赛进行最后一个环节的时候,会议室大门又被推开。

    这一次进来的人,居然是一身正装的岑春言。

    她穿着很职业的黑色女式裤装,很朴实的平底鞋,脸上戴着一副无框透明的眼镜,连手上的包包也是普普通通的coach。

    要知道以前岑春言的包,都是非爱马仕不背的。

    温一诺看了她一眼,很快收回视线。

    岑春言站在门口,目光往会议室里飞快地看了一眼,然后找了最角落的地方坐下。

    司徒澈也很惊讶她来了,他知道他没有给岑家发请帖,但是他也知道葛派给岑家发了一张请帖,不过他绝对没想到来的人是岑春言。

    因为那张请帖是发给岑耀古的。

    而岑春言明明已经跟岑耀古撕破脸,被赶出岑家了。

    不过不管怎样,岑春言肯定是有请帖才能进来,不然她是进不来的。

    司徒澈脑海里飞快地转着这些事,一边对主持人点点头,示意他开始。

    主持人会意,做了个手势,让人把大门关上。

    会议室里的灯光也暗了下来。

    主持人走上台前,对大家精神饱满地说:“各位来宾,各位道友,大家好。”

    “今天是我们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第三轮比赛的最后一个环节。”

    “第三轮比赛是有一位姓涂的先生,委托我们帮他找一个人。”

    “谁找到这个人,谁就获胜。”

    “我们两位冲进决赛的选手,温一诺大天师和诸葛宜大天师各有神通,经过精彩绝伦的较量,最后是温大天师胜出!”

    “现在我们有请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的亚军,诸葛宜大天师发表感言!”

    诸葛先生站了起来。

    他穿着一身藏红色唐装,显得仙风道骨,一路走到台前,从主持人手里接过话筒,感慨地说:“各位来宾,各位道友,大家好。”

    “我是诸葛宜,葛派的大天师,也是葛派大长老。”

    “经过三轮比赛,我深刻认识到,来自张派的温一诺大天师,虽然年轻,但是绝对技高一筹,我输得心服口服。”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在这里,我先提前恭喜温大天师斩获道门第十八届世界杯‘大魁首’称号!”

    他带头向温一诺鼓掌,温一诺只好微笑示意,不过她并没有站起来给大家鞠躬。

    虽然主持人暗示她赶紧起身,她还是没有这么做。

    她是今天的大魁首,那意味着,她是占主导地位的,不可能诸葛宜说一句话,她就要给大家鞠躬。

    那像什么样子?

    就刚才诸葛宜那番“获奖感言”,给人的感觉,好像这个大魁首是诸葛宜这个长辈让给她这个后辈。

    温一诺更是不会起身。

    她姿态端凝,气韵潇然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主持人看了她几眼,她清凌凌地看过去,目光如寒冰,像是看透他们的小把戏。

    这个主持人也是葛派中人,偏着葛派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过温一诺没打算惯着他们。

    从今往后,他们要习惯他们头上还有张派的人坐镇。

    道门的大佬,张派永远压他们一头。

    诸葛先生等了一会儿,见温一诺没有什么更多的表示,也就见好就收。

    他把话筒还给主持人,笑着走回座位上。

    主持人心里有些不高兴,他灵机一动,让人把会议室里的灯光全部开启,会议室里顿时亮如白昼。

    他笑着说:“下面有请我们这一届的大魁首温一诺大天师给大家表演‘大变活人’!”

    “这也是我们比赛的最后一个环节!帮助涂先生找到他要找的人!”

    温一诺皱了皱眉。

    之前说好了灯光会暗一些,不是为了作弊,而是不想让沈家人太难堪。

    毕竟那个假的司徒秋跟会场上的很多人都很熟悉。

    一旦扇扇的真面目完完全全露出来,这些人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沈齐煊头上那绿的如同大草原,可以跑马了。

    现在主持人自作主张,把灯光调的那么亮,扇扇的真样貌就藏不住了。

    温一诺飞快地看了司徒澈一眼。

    司徒澈也皱了皱眉,对支持人的自作主张很不满。

    他抬了抬手,轻轻咳嗽一声,说:“照原计划开始。”

    这就是要灯光师把灯光调暗的意思。

    司徒家的灯光师当然听司徒澈的话,刚才以为主持人的意思就是司徒澈的意思,还以为他们临时改了主意。

    现在司徒澈说照原计划进行,才明白是主持人自己的意思。

    主持人没想到司徒澈当着这么多人的驳回他的意思,这是赤裸裸当面打脸啊……

    他涨红了脸,走到下面第一排的位置上坐着。

    温一诺潇洒地站了起来。

    她今天穿着一身利落的猎装,软牛皮制成的高帮中跟皮靴,腰上松松垮垮系着一条黑色腰带,腰带上还挂着一个枪盒。

    这条黑色腰带就是她的黑骑软鞭,那枪盒也不是装饰,是她早上让萧裔远去何之初的住处给她取来的那把能量枪。

    那把枪她没带回国,一直放在国外何之初留给她的大宅里。

    袖子挽到胳膊肘上,露出白皙无暇的小臂,和葱管似的手指。

    指甲上干干净净,没有做美甲,健康的指甲在灯光下映照出贝母一样的珠光。

    温一诺的头发已经长了一些,成了披肩发。

    脸上的肌肤白的几乎透明,但又有着隐隐的红晕,像是刚扒壳的荔枝肉。

    特别是一双比一般人更黑的眼眸,看人的时候不动声色间就能勾魂夺魄。

    萧裔远坐在台下眯了眯眼,心想温一诺真是张开了……

    温一诺款款走到台上,朝大家抬手打了个招呼,“大家好,我是温一诺。很高兴能够参加道门世界杯比赛。这是我第一次参赛,能够得到这样的结果,我很开心。”

    她只是浅浅笑着,显得这个“开心”就像句客气话,更显得她不把这个比赛放在眼里的,那股“东方某大国高人”的感觉,就更浓厚了。

    台下的有些人不由自主坐直了身子,收起了开始的轻慢之色。

    温一诺一手搭在腰间的腰带上,一边扭头去看司徒澈:“司徒大少,人呢?”

    司徒澈拍了拍手。

    会议室的另一边大门悄然开启。

    一男一女站在门前。

    男人看上去潇洒倜傥,有股超凡脱俗的美。

    女人就显得逊色多了,胖,矮,还包着头巾,穿着一条十九世纪的碎花复古连身裙。

    温一诺笑着走过去,拉起那女人的手,走到台子中央,对大家说:“这就是涂先生要找的扇扇,她被人施了法术,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所以涂先生曾经几次跟她当面错过。”

    “涂先生找了很多年,最后没有办法,才找到我们道门,希望我们能够帮他的忙,找到他要找的人。”

    温一诺说到这样,视线忍不住往沈齐煊和沈召南那边看去。

    这俩一样的淡然面庞,似乎台上这个女人跟他们毫无关系。

    其实他们都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可能因为她的样貌还是“莲娜”那只兔子精的样子,还不能触动他们。

    温一诺垂下眼眸,唇边露出一丝笑意。

    这时她真遗憾鸠鸟秋和她的鸟女儿都不在了,不然当面打她们的脸,多开心?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她们还在,不知道还要弄出多少幺蛾子,那她们还是先死一死比较好。

    扇扇走到温一诺身边,脸上露出几分局促。

    她看见台下坐着的沈齐煊,微微愣了一下。

    再看看沈齐煊旁边那个长得跟他有七八分像的年轻男子,扇扇一下子用手捂住了胸口。

    那是她的大儿子,还是二儿子?

    扇扇恢复记忆之后,唯一内疚的,是对两个儿子,特别是刚出生就没了亲妈的二儿子。

    眼前这个男子,虽然跟二十多年前很不一样,但她还是觉得略眼熟,断定这应该是她的大儿子。

    温一诺轻轻咳嗽一声,抬起那只空着的右手,放在扇扇头顶。

    这个过程她昨天已经做过好几次,对她来说完全没有任何难度。

    因为只是逆转能量流转的方向,这对她来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正常。

    不过她这次还得做一点更多的事,她得把扇扇身体内存储的皇城紫气全部取出来,放入她的黑骑软鞭里。

    温一诺凝神静气,将一只手摁在扇扇头顶,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如果有人凑到她身边,就会听见她其实在背诵二十四节气,根本就没有什么咒语可言。

    所有的能量流动方向她已经熟记在心,不需要任何咒语辅助。

    但是她得摆出这幅样子,才能营造高深莫测的形象。

    这不是为了让自己相信,而是为了让别人相信。

    温一诺就在一边念念有词中,一边转换着扇扇身体内的能量,同时吸收着她身体内的皇城紫气,通过她自己的身体为媒介,再由她左手搭着的黑骑软鞭吸收。

    这个过程本来是恨迅速的,但是因为多了一层皇城紫气的工序,温一诺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吃力。

    不愧是七百年帝都的紫气,连涂善思那样的大妖都退避三舍的东西,温一诺吸纳起来都很吃力。

    五分钟后,她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而扇扇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样貌。

    台下的观众已经有些骚动了,没有刚才的恭敬,觉得道门是不是在吹牛。

    看直播的观众好一点,因为即时特效软件的原因,他们能够看出一丝紫气和黑气从那个胖胖的包着头巾的姑娘头上升起,心悬一线,紧张得不得了。

    温一诺心里也有些着急。

    她没想到扇扇身体内的皇城紫气这么多,比那只鸠鸟身上的多多了。

    看来大部分皇城紫气都留这儿了。

    如果用正常速度,花费的时间可能要一天一夜。

    但是他们不可能把这些观众留一天一夜就看她抽气。

    温一诺眼眸微黯,下了决心,她要加快抽离皇城紫气的速度,然后尽快把莲娜转变为扇扇,也就是司徒秋的模样。

    她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要在三分钟内完成。

    按照正常速度需要一天一夜,也就是二十四小时才能完全抽离的皇城紫气,温一诺要在两分五十五秒内完成,她只留下五秒钟真正给莲娜变身。

    为了达到这个速度,她需要调动自身的精力和能量。

    温一诺并没有修炼过,她只是学习能力特别强。

    这是她能调动的极限力量,但只要迅速完成,她再休息一个下午就没事了。

    温一诺下定决心,深吸一口气,迅速加快了抽取皇城紫气的速度。

    看直播的观众发现那紫气突然加大,由一缕头发丝般细瘦的飘飘摇摇的轻烟,很快变为手指头粗,接着又变成手电筒粗,最后变成大腿粗的磅礴气团。

    两分多钟过后,紫气和黑气才完全消散。

    接着剩下的五秒钟内,那胖胖的包着头巾的小姑娘,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众人面前长高,变瘦。

    而她的面部骨骼如同一团橡皮泥,被人重新搓圆捏扁。

    这个时候,轮到看现场的观众震撼了。

    刚才还觉得百无聊赖的现场观众们一个个瞪大眼睛,张大嘴,好像看见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

    这些人其实也都见多识广,超现实的灵异事件也见过不止一次两次。

    可是从来没有像这一次,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灵异”,突然像是有了线索,在大家面前一一展开它们的来龙去脉。

    他们没有觉得放心,反而觉得更吓人。

    温一诺用尽全身能调动的精力和能量,终于在最后五秒内完成了“莲娜”的变身。

    很多人觉得自己只眨了两下眼睛,刚才那个胖胖的包着头巾其貌不扬的姑娘,眼错不见就长成一个跟温一诺差不多身高的中年美妇。

    她五官深邃迷人,虽然还是穿着那身碎花复古连身裙,甚至有些不合身,但完全不损她的风姿和容貌。

    台下有跟她这幅样子熟悉的人已经忍不住站起来。

    “……这不是司徒大小姐吗?!”

    “对啊!这不是沈夫人吗?!”

    “怎么会是什么‘扇扇’?还说是另外一个男人要找的人?”

    看直播的观众是看不见扇扇的真实样貌的,因为即时特效软件已经给她的面容打了马赛克。

    但是他们能够看见她身高体重的变化,简直比特效电视里的变身还要好看!

    于是所有看直播的观众都在热烈讨论这到底是真特效,还是真正的道门秘术?

    而司徒家的会议室里,司徒兆已经奔到台上,一把握住扇扇的手,老泪纵横,“……扇扇?真的是我的扇扇回来了吗?”

    扇扇重重点头,“爸,对不起,让您为我担心了。”

    司徒兆一把将她搂入怀里。

    司徒澈昨天就知道了端倪,今天亲眼看见这一幕,也是非常震撼。

    不过他还得按捺住了,先给在场的人一个解释。

    他先让导播关了直播,然后拿过话筒沉声说:“各位来宾,各位道友,我想向大家解释的是,这位才是我的亲姐司徒秋。以前大家见到的那个司徒秋,是整容的假货。她绑架囚禁了我姐姐,最近我们才在涂先生的帮助下,把她找回来。”

    他这一番话,算是帮助扇扇把司徒秋的身份找回来了。

    在场的人啧啧称奇,当然,也有人不信,觉得是司徒家故意搞噱头。

    但是不管他们信不信,这件事都跟他们没关系,他们只是当看了一场热闹一样。

    沈召南和沈齐煊也走了上去,站在扇扇对面,默默地看着她。

    沈召南到底年轻一些,他激动到几乎无法克制,颤抖着嗓音问:“……妈妈?您真的是我妈妈吗?”

    扇扇看着他,也有些震惊:“你是……召南?我离开的时候,你还不到十岁……”

    “真的是妈妈!”沈召南再也忍不住,倾身过去抱了抱她。

    扇扇拍了拍他的后背,流泪说:“我对不起你,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兄弟……”

    她完全不知道那只鸠鸟后来又弄了个女儿,也没人跟她提起过,所以她没有说起沈如宝。

    只有傅宁爵在下面看得津津有味,悄声跟韩千雪说:“这个司徒秋,不知道那假货还生了个女儿呢……”

    韩千雪拍了一下他的手背,“别多嘴……”

    温一诺也很高兴她终于帮着扇扇重见天日,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整个会议室里的人也都站起来,大家踮着脚看向扇扇的方向。

    岑春言这时也站起来,开始在会议室里走动。

    她走得很规律,从一排排座位前走过,一只手紧紧搭在她背着的coach包里。

    她的耳朵里戴着蓝牙耳麦,正听着有人给她指示。

    “往前走,再往前,往左,往右,继续,再往前,往前,继续,右转,右转,再左转。”

    她听着指示,如同牵线木偶,在会议室里穿插来去,也感知着包里探测器的动态。

    她其实完全没想过那些人给她的任务,跟温一诺有关。

    她一直以为是司徒家的人,是今天刚刚出现的这个所谓的真正的司徒秋。

    可是她从她身边走过,包里的探测器一点动态都没有,蓝牙耳麦里的那些人也没有任何发现。

    她又以为是今天来观看颁奖典礼的那些大人物,但是她在他们身边转了两圈,都没有结果。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不是在这里吧?”岑春言忍不住轻声埋怨。

    “没有弄错,我们确信就在那里,你跟那个信号源很近了,应该很近了。”蓝牙耳麦里又传来一道紧张的嗓音,“对了,信号好像减弱的很厉害,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快探测不到了。”

    “你快往右走,直走!”

    岑春言看了一下,萧裔远正好挡在她面前。

    她苦笑一声,轻声说:“没法走,正前方有人挡着。”

    “那就绕一下!信号源应该就在前方!你赶紧过去!”

    岑春言只好硬着头皮,从萧裔远身边挤过去。

    她刚绕过萧裔远,她背着的coach包里的探测器开始震动。

    而蓝牙耳麦里,那个人几乎疯狂:“找到了!找到了!信号源就在你旁边!你旁边的人是谁?!”

    岑春言缓缓转眸,看见被萧裔远圈在怀里,虽然一脸倦色,但却艳似牡丹的温一诺。

    她低头往前又挤了一步,包里的探测器震动得更厉害了。

    岑春言心跳如擂鼓,她抬起头,看着温一诺的方向,抬手轻抚眼镜,拍下一张面对温一诺的照片,迅速上传过去。

    她同时说了四个字:“……原来是你。”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亲们的订阅、打赏、投票和评论!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