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12章 他真的曾经成功过(第二更)

时间:2020-08-25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眼角的余光瞥见是岑春言,但是她眼皮都不想抬,依然维持着原来的样子,懒洋洋靠在墙壁上。

    萧裔远保护她的姿势非常明显,就差把她整个人抱在怀里。

    按理说,看见这种情侣间不避嫌隙的亲热,一般人都会赶紧离开,不做这个大电灯泡。

    但是岑春言却站在那里,迟迟不离开,好像要看着他们什么时候回分开一样。

    萧裔远终于回头看了看她,强压着不耐,礼貌地说:“请问岑小姐有事吗?”

    岑春言抬头看了看他,笑了笑,说:“没事,只是想到刚才看见温大天师的本事,有些感慨。温大天师年纪轻轻就有这么神鬼莫测的手段,实在是佩服。我这辈子大概都赶不上温大天师了。”

    “岑小姐过奖了。”温一诺撩起眼皮瞥她一眼,不想萧裔远跟她搭话。

    萧裔远已经明白温一诺对岑春言没有好感,他明白了温一诺的意思,也不再说话。

    两人一致对外的态度很明显。

    岑春言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她拨开人群,一直往前走,直到她离开会议室。

    温一诺才收回视线,轻轻哼了一声,低声嘀咕:“……她怎么来了?哪里弄来的请帖?”

    萧裔远也不知道,不过他也不关心,淡淡地说:“这一次的请帖发了不少,你看这满会议室的人……”

    温一诺点点头,“我觉得澈少这边不会给她发请帖,那就只有葛派了。想不到他们还不死心,继续膈应我。”

    萧裔远被她逗笑了,“……他们也不知道你和她之间有矛盾,这也是欲加之罪吧?”

    温一诺也只是抱怨一句发个牢骚,并没有当真。

    她靠在墙上休息了一会儿,还是有些累,不像以前,精力多得用不完。

    心情也有些七上八下,慌慌的,后背还有隐隐的汗意。

    那些皇城紫气真是不容小觑。

    温一诺摸了摸腰间的黑骑软鞭和枪盒,心里踏实下来。

    邪祟再厉害,遇到她这两个宝贝也得抓瞎。

    温一诺推了推萧裔远,“你去给我拿瓶水,我有点渴。”

    萧裔远点点头,让她待在这里别动,挤出人群去个她拿瓶装水。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再次被人打开,一群穿着制服,荷枪实弹的人闯了进来。

    他们都是白人,最前面的一个人迅速向会议室的人亮出证件,说:“我们是国土安全部的工作人员,我们接到举报,这里有人使用伪造签证,非法进入我们国家,企图谋划恐怖活动。请大家待在原地,方便我们查阅证件。”

    然后又说:“本国公民优先,请出示驾照,站到这边。本国永久居民站在中间。拿临时签证的外国公民请排队,站到后面。”

    接着,他又用华语把前面的话又说了一遍,字正腔圆,一看就是学过很多年的。

    温一诺微微诧异,不过也没多想,跟着人群站到后面。

    那些国土安全部的工作人员一个个查阅出大家的证件。

    他们人高马大,但是说话很有礼貌,没有暴力执法的意思。

    会议室里大家的情绪很快平静下来,一个个配合检查。

    先接受检查的人都是本国公民,他们的驾照就相当于国内的身份证。

    然后是本国的永久居民,这批人理论上应该随身带着绿卡方便查阅。

    这两批人很快检查完毕,最后是拿着临时签证入境的外国人。

    这就需要查护照。

    今天来参加颁奖典礼的绝大部分客人基本上都把护照带在身边,检查起来也很方便温一诺站在队伍里,想着自己的护照还在楼上的客房里,等下他们问起来,她上去取一下就好了。

    不止她的护照,还有萧裔远和傅宁爵的护照,都在楼上。

    韩千雪是永久居民,跟他们不在一个队伍里。

    很快,萧裔远是第一个说自己的护照在楼上客房。

    国土安全部的人没有为难他,派了一个工作人员跟他去楼上拿护照。

    接着傅宁爵也说自己的护照在楼上客房。

    能住在这里,说明是这里主人的客人,关系匪浅。

    而这里的主人在整个国家上层也是鼎鼎有名,一般人不敢招惹。

    因此双方都很客气。

    直到他们查到温一诺面前,当温一诺说她的护照也在楼上的时候,那些人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依然叫了两个女工作人员,让她们跟着温一诺上楼去取护照。

    温一诺去取护照的时候,萧裔远和傅宁爵都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三人在楼梯上相遇,彼此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

    温一诺来到楼上自己的客房,从包包里找出自己的护照,给那两个女工作人员看。

    那两个女工作人员拿出一个仪器,把她的护照签证页塞进去扫描了一番,就跟在楼下会议室检查那些人的驾照和签证一样。

    等结果出来,那两个女工作人员立即变脸,冷声说:“你的签证是假的,我们的数据库里并没有你的签证数据!”

    温一诺很是惊讶,“可是这不是我第一次来你们的国家,我一个月前还来过一次,也是用的这个十年有效的签证。当时你们的海关也验过签证,没有说是假的。是不是你们的数据库出问题了?要不要再验一下?”

    那女工作人员二话不说拿出手铐,要给温一诺铐上,说:“这些话,你跟你的律师说吧,我们现在以你伪造签证,企图谋划恐怖活动为理由逮捕你。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在法庭上作为指控你的不利证据。”

    另一个工作人员则伸手去摘温一诺腰上的枪盒。

    温一诺心里一沉,她脑海里飞快闪过什么。

    她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被无声无息的带走。

    温一诺心念电转,立即飞起一脚,将那拿着手铐的女工作人员踹开,同时侧身转了个圈,避开那个企图来摘她腰间枪盒的女工作人员,朝门口冲去。

    她虽然因为抽取皇城紫气累的不行,但是对付两个体重超标的女工作人员还是没问题的。

    温一诺眨眼间就跑下楼梯,咣当一声撞开会议室的大门。

    会议室里的国土安全部工作人员回头见是她,愣了几秒钟,然后马上转身,大声说:“抓住她!”

    他们齐吼吼向她冲了过来。

    温一诺一下子明白了。

    什么查非法签证,什么排队,都特么是幌子!

    他们根本就是冲着她来的!

    温一诺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冲她来,但看这个架势,他们所图不小!

    温一诺不知道直播是不是还开着,只是立刻冲着摄像头大声说:“他们陷害我!他们是冲我来的!我没有伪造签证!我一个月前用的同一个签证入境!根本就没有问题!我在国内还有签证记录!”

    会议室里的人也都愣了。

    他们万万没想到,国土安全部的人要抓的居然是温一诺!

    是今天的大魁首得主!

    萧裔远和沈齐煊几乎同时反应过来。

    萧裔远飞快地冲出来,将国土安全部的人撞开。

    他的功夫本来就很厉害,那些看起来身材壮硕的彪形大汉都不是他的对手。

    他冲到门口,握住温一诺的手,急声说:“走!”

    两人一起夺路狂奔!

    沈齐煊慢了一步,但也挡在了会议室门前,冷冷地对那些企图冲出来的国土安全部工作人员说:“温一诺是我亲生女儿,如果她愿意,她把整个纽约买下来都行,需要伪造签证谋划恐怖活动吗?你们这里是什么风水宝地,值得她这么做?”

    他一字一句说出这句话,然后马上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律师打电话,让他们马上赶到司徒家大宅。

    司徒澈和司徒兆也反应过来。

    他们脸色铁青,来到沈齐煊身边,对那些国土安全部的工作人员说:“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我们是公民,你们有法院许可的搜查证吗?查非法移民查到公民家里来的,谁给你们的权力?!”

    国土安全部的工作人员有些脸红。

    他们是临时接到上级命令,要求配合一项机密活动,但是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机密。

    上级只给了他们一张照片,一个人名,还有一份作废了的签证……

    法院许可的搜查证当然是没有的,光走程序一天都走不完,等拿到搜查证,黄花菜都凉了。

    因此他们没有去法院申请,当然,更重要的是,哪怕这里住的是大佬,而是华人大佬,他们不怎么放在眼里。

    要是白人大佬,他们连门都不敢进。

    可要是司徒兆跟他们死磕,他们也不敢硬到底。

    国土安全部这一次带队的小头目硬着头皮过来赔笑说:“司徒先生您息怒……我们也是接到举报,一时心急,担心您的安全。万一她要在您家里执行恐怖活动……”

    “呵呵,有你们,谁还需要执行恐怖活动?”司徒兆背起手,朝着乱糟糟的会议室扫了一眼,“你们自己看,这不就是恐怖活动吗?搞得人心惶惶!”

    国土安全部的人脸都绿了,却无法反驳。

    好在他们的目标人物已经跑出去了。

    外面就是他们的人布下的天罗地网,跑出去更好抓。

    因此他们也不跟司徒家的人纠缠,郑重道歉之后,全部撤离。

    司徒澈在那些国土安全部的人冲进来的时候就命令导播打开直播,向全世界直播这些政府人员的骚操作。

    他是混过娱乐圈的,深知要对付这些人,只有靠舆论。

    只有让大众看见这群所谓执法者的行为举止,才能为自己正名。

    他只是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是冲着温一诺来的!

    好在他已经把直播发出去了,国内的人,应该已经看见了吧?

    确实已经看见了。

    不仅看见了,霍绍恒他们早就接到他们在国外的外勤人员通知,说有人包围了司徒家,不知道要做什么。

    霍绍恒一时来不及调兵遣将,只是通过正当渠道,让国内驻纽约总领事馆的人派专车接应,以防万一。

    他们开始的时候都没想到这些人是针对温一诺来的。

    毕竟司徒家在国外是做什么的,他们都心知肚明。

    他们跟警方火拼都是常事。

    只是当直播播到温一诺冲进来,朝着镜头喊“他们陷害我”,才立刻醒悟过来。

    原来这些人的目标是温一诺!

    霍绍恒眉头紧皱,看着直播的大屏幕,喃喃自语:“……他们怎么对道门感兴趣了?”

    他以为国外这些人对温一诺感兴趣,是对她展现出来的神奇能力感兴趣。

    路近跟他一起看直播,他也皱着眉头说:“难道他们也知道了动物可以成精变人,想从我徒弟身上学到本事?”

    霍绍恒:“……”

    他手里翻滚着一枚圆圆的金币,抿紧了唇。

    不,他不觉得是这个原因。

    国外的人虽然信奉宗教,但是他们政府里还是有着一批精英,是唯技术论者,不可能为了古老东方的道门秘术大张旗鼓。

    他们一定有别的目的。

    霍绍恒手掌一翻,手里的金币啪地一声被他的手掌盖住。

    “……不,不对,他们应该是知道了某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霍绍恒倏然站起来,“我去布置紧急行动,一诺不能落在他们手里。”

    路近疑惑地站起来,“……你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知道。”

    “那你怎么跟那些人对抗?万一……”

    “不为什么。就算我不知道他们想要的是什么,但他们想要的,我就一定不能让他们得到。就这么简单。”霍绍恒转身离开。

    路近扯了扯嘴角,心想就你牛,啥都不知道就瞎整,万一是个乌龙呢?

    也不怕暴露自己那些外勤的身份?

    路近还有一点不以为然,直到他走出看视频的会议室,接到一个来自陌生人的电话。

    他本来是不想接的,可是那人不屈不挠,一直给他打电话。

    路近终于还是接了,他没好气说:“喂?你哪位?要是垃圾电话,我是一定会投诉你的!”

    那边的人声音有些低沉,还有些颤抖,但是语速很快,明显心情很急切。

    那人迅速说:“……我知道你不是顾祥文,但是你应该跟他同样有本事,温一诺现在在国外有难,她不能落到那些人手里!绝对不能!”

    路近微微愕然。

    居然有人知道他不是这边的顾祥文?

    这可有意思了。

    他咳嗽一声,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直接追踪定位到的这个陌生人位置和身份,皱眉说:“你是一诺的师祖爷爷?”

    那人像是被呛了一下,闷了一会儿,说:“你这么快就查到了?我用了好几个代理……”

    路近只想怪笑,“代理?你多大年纪了?还用代理?!”

    继而想到温一诺的师祖爷爷,起码八十了……

    他讪讪笑了一下,说:“废话不说了,看来你知道一诺身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秘密。赶紧说了吧,不说就晚了。”

    如果不是因为不说就晚了,老道士也不会打这个电话。

    当他看见温一诺去拿护照之后又冲进来说“他们陷害我”,他的心猛地一沉。

    他也明白了这些人来势汹汹,其实就是针对温一诺!

    他们为什么要针对温一诺?

    那些人真的只是“国土安全部”的人吗?

    老道士比谁都知道那个国家挂羊头卖狗肉的能力。

    他当年逃出那个国家的时候,那个国土安全部还不存在,执行任务的是它的前身——移民局。

    老道士甚至还飞快地算了一卦,当看见那个卦象,他知道他不求助不行了。

    别人他不信,但是温一诺那个新拜的师父,他是相信的。

    虽然他知道他应该不是真正的顾祥文,但是以他的手段能力,不会比真正的顾祥文差就对了。

    而且路近现在有整个国家做后盾,不像他们当年在海外,不肯投靠外国势力,就只能靠自己东躲西藏。

    顾祥文最后想回国也没成功,死在茫茫大海上。

    老道士忍住泪水,长话短说,立即把跟温一诺有关的事说了一遍。

    路近听傻了。

    他一拍脑袋,长叹一声:“难怪我用仪器检测不出来!”

    “可是那边的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老道士闭了闭眼,说:“他们有存档,现在看来,这三十年,他们就没有停止过搜寻。”

    “我可去他妈的!强抢一次没成功,三十年了还念念不忘啊!”路近大怒,但又对发明创造出这个技术的顾祥文更加敬佩。

    路近最敬佩的人以前是他自己,如今多了一个顾祥文。

    他对老道士说:“你放心,我亲自去会一会他们!”

    路近挂了电话,马上又给霍绍恒打电话。

    打了半天打不通,才想起来霍绍恒布置紧急任务的时候,是不可能带手机进去的。

    可是这次的紧急任务如果他不去,那些人怎么执行?

    路近也不想有太多无谓的牺牲。

    他直接闯到霍绍恒的办公室,找他的生活秘书之一阴世雄,着急地说:“我真的有急事找他!跟他现在在布置的紧急任务密切相关!”

    阴世雄知道路近这个人眼高于顶,他都说是“急事”,那肯定是非常急的事。

    阴世雄马上说:“您稍等,我现在去找霍先生。”

    阴世雄可以进入霍绍恒他们开会的地方。

    他进去之后,在霍绍恒耳边耳语几句。

    霍绍恒立即起身,来到路近所在的一个小会议室。

    这里的隔离措施非常严密,可以防止一切监听,当然,这里也没有任何电器设备,连电线都没有。

    路近脸色严肃地站在房屋中央,等霍绍恒关上门,走到他身边,路近立即把老道士对他说的话,拣重要的说了一遍。

    霍绍恒这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头一次脸色遽变。

    他失声问:“……这是真的?!他真的曾经成功过?!”

    “当然,温一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路近冷静下来,“所以我要亲自参加行动。”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