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12章 毕生的梦想和信仰(第一更)

时间:2020-08-26作者:寒武记

    . ,最快更新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新章节!

    霍绍恒想也不想立即反对:“不行,您不能出国,而且一诺现在面临的困境,您出国也没用。他们是来硬的。”

    霍绍恒拿出手机,把他的外勤人员发来的视频给路近看看,“您看看,他们调动了精锐……”

    路近更担心了,瞪着霍绍恒给他展示的视频说:“对那么一个小姑娘,他们也要调动精锐?!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还是他们的战斗力减弱了?!”

    “他们不是战斗力减弱了,是他们想拿她练手……”霍绍恒深吸一口气,“您知道那个东西多重要吗?特别是一个成功的样本,他们用举国之力来抓她都是可能的。”

    “……抓到她,可就不是值五个师的问题。而是从今往后,人类的战争史,就要改写了。”霍绍恒闭了闭眼,尽量稳住自己的心神,“您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这么重要的人,为什么没有早点告知我们!”

    如果他知道,不管怎样,他都不会允许温一诺出国。

    这简直是把绝世珍宝交给一个小孩子招摇过市。

    能怪别人有觊觎之心吗?

    霍绍恒狠狠地往桌上捶了一拳。

    “……这么重要?”路近瞠目结舌,他是纯粹从科学的角度看待温一诺,所以他最多也只是不想让这么先进的技术落在敌人手里。

    而霍绍恒,他瞬间就从科技的角度上升到实用的高度。

    “我们国家也有这方面的研究,您不是也参与了吗?”霍绍恒一边说,脑子里一边急速思索着,想在最短时间内拿出最优方案。

    路近叹了口气,“我的研究并不是这个方向,现在也才上手几年,而对方,已经提前三十年了。”

    “但三十年也没有什么进展,所以他们应该也是遇到了跟我们一样的瓶颈。”霍绍恒抱起双臂,眉头紧皱,在房间里缓缓踱步,“而温一诺的出现,证明这边的顾先生已经突破了技术瓶颈。不过,这个技术,在念之接收他的遗产的时候,并没有这方面的内容。”

    路近点了点头,“因为这个东西,不是他一个人开发的,他是跟人合作开发的。现在这个人,就在帝都,就是他,刚才打电话向我求救。”

    “一诺的师祖爷爷?”霍绍恒揉了揉太阳穴,心想这个人还跟他确实有亲戚关系,只是他不认他们。

    但是现在到了这个关头,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一切个人恩怨都要为国家利益让步。

    什么是国家利益?

    现在就是国家利益。

    霍绍恒马上说:“我让大雄看着那边即时汇报,您跟我去找张老先生。”

    路近点点头,“那个老道士是吧?你怎么知道他姓张?”

    霍绍恒带着路近上了专车,一边简单地把他家跟老道士的渊源说了一遍。

    “他叫张怀信,他的亲妹妹张怀真,是我的外祖母。我得叫他一声舅姥爷。”霍绍恒苦笑着说,“我小时候听外公说过这个人,知道他是在国外定居,一直在做科研。对我外公不满,很少跟他联系。”

    “后来再得到他的消息,发现他已经回国隐居做了道士。”

    路近啧啧两声,“这才是高人啊……科学家做道士,是我毕生的梦想。”

    霍绍恒:“……”

    他没有接话,一路看着手机,盯着大洋彼岸的动静。

    他已经抽调了那边最优秀的外勤人员,领事馆的人也在往那边赶。

    但是对方明显做了周密准备,整个小区外延全部用军队封锁,对外消息是小区里面有威力巨大的恐怖分子……

    连他们本国记者都不允许接近。

    现在的问题是,已经在小区里面的外勤人员,和在小区外面的外勤人员,被分割了,根本无法接头。

    而这个时候,纽约的交通突然无比拥堵,领事馆的车被挤得寸步难行。

    他们没办法,车里面的外交官已经下车,打算跑步前往司徒家大宅所在的小区。

    可这也需要时间啊……

    霍绍恒又把视频切到小区里面的外勤人员。

    这时候温一诺已经和萧裔远两人一起从司徒家大宅里逃出来了。

    门口也停着密密麻麻的警车,不过温一诺和萧裔远两人的身手都很好。

    而那些警察也不敢对他们两人开枪,特别是不敢对温一诺开枪,那是上面下了死命令要活捉的人,不仅要活捉,而且一点伤都不能有。

    他们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过看温一诺只是个年轻女孩,她身边的男人好看得要命,但也是个年轻人,也就没有多担心。

    毕竟他们这么多辆车,这么多人,一起围上去这两人就得束手就擒。

    可是温一诺和萧裔远只是在大铁门前停留了一瞬,温一诺就甩出手上长鞭,勾住街对面高大的棕榈树,然后萧裔远抱住她的腰,一起攀住那根长鞭,跟荡秋千一样荡了过去,还顺脚踹翻几个扑上来的警察。

    那些警察恼火了,也不管上级不许开枪的命令,拔出手枪,朝着温一诺和萧裔远飘走的方向连连开枪。

    砰砰砰!

    隔着手机屏幕,霍绍恒看得一颗心提到嗓子眼。

    他见过比这更血腥,更宏大的场面,可是现在却被这两个年轻人的命运牵动。

    如果他们能成功回国,整个世界将没有任何人、任何国家,能够阻挡我们国家崛起于世界之巅的步伐!

    可是如果他们被敌人抓走……

    霍绍恒闭了闭眼,居然有点不敢想象那个前景。

    那就是本来站起来了,因为失去他们,特别是失去她,他们可能又得跪下去……

    堂堂正正做过人,谁愿意跪下来做奴才呢?

    霍绍恒深吸一口气,对隐瞒消息的老道士更加恼怒。

    他要是无意的也就罢了,如果是有意的……

    霍绍恒觉得自己无法原谅他。

    手机视频上,温一诺和萧裔远已经成功从那些包围司徒大宅的警察中间逃脱。

    可是整个小区的外围已经被精锐包围,他们这个时候还不知道。

    霍绍恒派出的在小区内部的外勤人员几次企图接近温一诺和萧裔远,但是都被越来越多的警察和便衣给赶出去了。

    他要再试一下,估计对方得起疑心。

    好在这个人很谨慎,他知道他现在是他们唯一跟外界的联络,他如果失手,牺牲是小事,外面的人可就不知道温一诺的状况了。

    现在这个时候,他还不能牺牲。

    但是他和自己的同事还是暗戳戳给对方制造了不少麻烦,帮助温一诺和萧裔远更快递脱离警察的包围圈。

    不过当温一诺和萧裔远奔到小区出口,看见门口那一辆辆装甲车和坦克,差点没吓傻。

    他们只是普通人,见过的最大阵仗除了电影,就是高速上的车祸追尾。

    两人猛然见到这个阵仗,都呆了一瞬。

    就在这一瞬间,对面一台形状奇特的装甲车已经将炮口对准他们。

    霍绍恒的外勤之一见状,迅速从路边的草丛里飞身跃起,将温一诺和萧裔远推开,自己滚落在地上。

    小区门口的装甲车立刻轰然前行,朝那人身上碾过来!

    温一诺来不及细想,一手甩出长鞭将这人从装甲车的车轮下卷了过来,一边迅速流转能量,学着鸠鸟的方法施放阵法结界。

    于是他们三人的身形在众目睽睽之下冉冉消失。

    开装甲车的人疯了,无法接受那几个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

    他开着装甲车,在温一诺、萧裔远和刚才那个从草丛里扑出来的人所在的地方反复碾压,恨不得将他们撞成肉泥。

    这时温一诺的阵法结界已经起了作用,他们瞬间移动了位置,已经不在刚才那个坐标。

    那个刚刚从草丛里扑出来救了他们的人也有些傻眼。

    他依然保持着躺在地上的姿势,愣愣地看着温一诺。

    温一诺在他面前半蹲下来,担心地问:“这位先生,您没事吧?刚才谢谢您救了我们。”

    这人回过神,摇了摇头,慢慢坐起来,看了看头顶突然黑下来的天空,说:“……我们现在在哪儿?”

    刚才明明是白天,转眼就成了黑夜,明显是他们所处的空间不一样了。

    温一诺见这人没有丝毫惊讶,也挑了挑眉,“先生贵姓?是我们的同道中人吗?”

    那人笑着摇摇头,“我不是,我是奉命来保护您的。温小姐,您对我们的国家很重要,我们不能让您出事。”

    温一诺:“……”

    她虽然自恋,但也没自恋到这种程度。

    她纳闷地看着这个人,说:“……国家需要我帮着找风水宝地吗?”

    那人愣了一下,忙摇头,“不用啊……我们是唯物主义者。”

    “那我对国家有哪里重要?”温一诺扯了扯嘴角,“我就是个天师,或者叫我风水先生也行。我先声明一下,我不给人找龙脉的啊!”

    那人明白了温一诺的意思,啼笑皆非地站起来,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您为什么会对我们国家很重要,但这是霍先生的命令,我相信他!”

    温一诺:“!!!”

    她又惊又喜:“……是霍绍恒先生吗?顾首席的丈夫?!”

    “嗯,是他。”那人拿出手机,想给温一诺看他的直播视频。

    结果拿起来一看,直播已经中断了。

    温一诺笑着说:“……这是我的阵法结界,一般的手机在这里没有信号的。”

    “这么厉害?”那人也没生气,笑着把手机放回衣兜里,“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你这个阵法结界能让我们待多久?”

    温一诺有些遗憾,“没有多久,我估计能撑一个小时就不错了。”

    那人想了一下,说:“不如这样,您先放我出去,我去找我的同事,我们一起换成您二位的衣服,吸引对方的注意力,然后你们就能趁机逃走了。”

    “这不行!”温一诺和萧裔远一起反对。

    温一诺说:“我们怎么能让你们为我们牺牲?大家都是一条人命,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萧裔远也反对说:“我们是平等的,大家一起互相帮助就好,我们不需要你们为我们献出生命。”

    “如果我们的牺牲能救你们出去,那我们的牺牲就太有价值了,远远比我们活着更有价值!”那人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生命,好像只要能完成任务,他愿意做任何事,包括献出自己的生命。

    温一诺有些惶恐。

    她就是个小市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不过是挣钱做首富,从来没有什么为了国家,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自己这么高尚的想法。

    而面前这个人,根本不认识她,她也没有为他做过任何事,他却愿意为她牺牲生命……

    这种执着和坚韧,让她感动,但也害怕。

    温一诺飞快地摇头,拒绝说:“这不行,我是道门中人,最讲因果。一条人命的因果太大了,我承受不起。你千万不要为了我牺牲,真的,我不认为我的命比你的高贵。”

    顿了顿,她又说:“我们的命都只有一条,都很宝贵,所以我们一定要活着出去!所有人,都要活着出去!”

    这个外勤在国外执行任务多年,救助过不少目标,也见过形形色色的人。

    温一诺是第一个他救助的目标里,告诉他,她的命,并不比他高贵,他们的命,同样宝贵。

    他感慨地看着温一诺,说:“温大天师,您知道吗,霍先生也是这么说的,他说,我们的生命不比任何人低贱,我们是平等的。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责任和使命,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那就不仅仅是每天八个小时工作日,还有我们的信仰。”

    “所以为了我的信仰,我也不会让您出事。”

    他朝温一诺点了点头,“您现在放我出去,我得跟国内联系。”

    温一诺感知了一下结界外面的情况,说:“我们现在离小区的出口比较远了,我可以让你出去,但是你千万别找你同事假扮我们。不是我吹牛,我和阿远的身手比你们好,你们只要保护你们自己,别被他们逮住了……”

    温一诺顿了顿,严肃地说:“如果你们被逮住了,我是一定会现身,用自己把你们换出来的。”

    那人再次愣住了,下意识说:“温小姐,您别这样!就算我们被抓住了,您也不能用您来换我们!不值得!”

    他急的满头大汗:“……您是霍先生的希望,我们不能让他失败!”

    温一诺对霍绍恒充满了敬意。

    一个领导人,用真正的信仰,而不是用愚弄和欺骗让属下心甘情愿的追随,才是领导艺术的最高境界。

    而这一切,需要都是出自真心。

    别把下属看得太傻,他们什么都清楚,什么都明白。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已。

    温一诺握了握他的手,“记住了,我说到做到。你们能保护自己,就对我是最大的帮助。如果你不信,你出去之后跟霍先生联系,看看他是不是同意我的观点。”

    温一诺朝他做了个鬼脸,“我真的很厉害的……”

    那人虽然半信半疑,但也相信温一诺会真的做出来。

    万一他们被抓,对方肯定会把他们当做人质,威胁温一诺,也威胁霍先生……

    这人抱了必死的心,如果一旦被抓,他肯定会自杀,不给任何一方增添麻烦。

    但是在他牺牲之前,他最重要的,还是把温一诺这边的情况传回国内。

    温一诺把他从阵法结界里放出去的时候,霍绍恒和路近刚刚来到温一诺家的大平层楼下。

    霍绍恒是微服出行,但也有很多车暗中跟着他。

    路近给老道士打了电话,说:“你把电梯打开,我带了人来见你,这件事非常重要,跟一诺息息相关。”

    老道士一听是跟温一诺有关,马上把电梯打开,让他们进去。

    他甚至还在电梯间门口等着他们上来。

    电梯间里的电梯门一打开,老道士就愣了。

    他没想到路近带来的人居然是霍绍恒。

    霍绍恒朝他冷静的点点头,“张老先生,我今天来这里,是为了公事,为了一诺。”

    老道士知道霍绍恒的身份地位,有他出面,温一诺获救的机会又大了很多。

    老道士松了一口气,也放下对霍绍恒外公的心结,侧身让他们进来。

    他直接带着他们去了他的房间。

    张风起正在房里安慰温燕归,还不知道家里来了人。

    来到老道士的房间,路近连忙说:“绍恒想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不要有任何隐瞒。”

    霍绍恒先把那边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又给老道士看几个传回来的视频。

    当老道士看见那密密麻麻的的警车和警察,还有小区外面围着的装甲车和坦克,整个人都傻了。

    他失声叫了起来:“不是吧?!这是军队都派出来了?!至于吗?!”

    霍绍恒一直盯着老道士的神情动作,脑海里做着精确的估算,一边沉声说:“怎么不至于?张老先生,您难道不知道顾先生的那项发明创造有多大威力?”

    “……能有多大威力?不就让人聪明点儿?”老道士纳闷说,“身手好点儿,学习快点儿……”

    “只是好一点儿?”霍绍恒都快冷笑了,“您看来是真不知道?”

    “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老道士叹了口气,“这是三十年前,我跟那位顾先生一起完成的项目。顾先生虽然比我年轻二十多岁,但是他的才华惊才绝艳,我心甘情愿做他的助手。”

    “可惜当时是失败的。顾先生和我设计制作了一种专门搭载人工智能程序的芯片。开始的时候,我们用的是传统芯片材料,也就是硅晶。”

    “制作出来的芯片是传统硅质芯片,搭载的是宋海川那小子的人工智能程序,但是没有达到我们的目的,后来不知怎么搞的,那块硅质芯片就被人偷走了,我们也没在意,只是个失败的半成品而已。”

    “结果前几年那个闹得沸沸扬扬的your life,也就是‘你要的生活’那个网游杀人事件,我一看就知道是那一块芯片搞出来的。我就说宋海川那小子做事不牢靠,顾头不顾尾,惹出那么大的乱子……”老道士悻悻地说。

    路近和霍绍恒都很惊讶。

    原来那件事也是跟他们现在面对的难题息息相关的!

    霍绍恒忙说:“那块芯片我知道,我亲手销毁了它。”

    物理意义上的销毁,被碎成粉末了。

    老道士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毁了就毁了,反正也没用。后来我们发现硅质芯片不能完成我们的设计意图,人工智能还是处于机械智能范围之内,因此我们决定改变芯片材料,抛弃硅晶,用蛋白质做载体,制作新一代芯片。”

    路近摊了摊手,懊恼地说:“难怪我给一诺扫描大脑,也没发现异物。如果是蛋白质芯片,那用现有的仪器肯定探测不出来,得用专门仪器。”

    老道士木着脸,点了点头,“这是我唯一剩下的一块蛋白质芯片。我们曾经做了很多块蛋白质芯片,统统无法达成我们的设计意图,效果甚至还不如硅质芯片。”

    “所以我们都不觉得自己的研究成功了。再后来我和顾先生在国外遇到麻烦,于是我们解散了实验室。”

    “可是不久我发现顾先生被人跟踪,暗杀、绑架,各种邪恶企图,甚至针对他的家人。”

    “他为了保护大家,和我断绝了联系,带着家人隐居起来。”

    “我所在的国外大学因此多方审核我,要我交代顾先生去哪儿了,我的所有研究项目都被冻结,成果被剥夺,我一怒之下辞职回国,从此远离学术圈,捡起了我家的祖传道术,开始修道。”

    “再后来,我以前的学生张风起遇到麻烦,知道我是道门中人,向我求助,就是你们都知道的,那只鸠鸟妖怪捣鬼,对温燕归和她的孩子下手……”

    老道士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其实那一天,当我和风起找到燕归和一诺的时候,一诺已经……无限接近脑死亡状态。”

    “她没有呼吸,没有脉搏,也没有心跳。大脑因为缺氧,所有功能包括脑干在内,都无限接近完全停止运作的状态。”

    “从理论上说,一个新生儿的这种状态,就是死亡状态。”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在几乎完全失去大脑功能的那一刹那,得到了一丝氧气的供给。”

    “就是这点氧气,让她的生命暂时处于临界状态。”

    “风起知道我曾经的研究方向是什么,他求我帮忙,给一诺一条活路。”

    “我告诉他,这个实验没有成功过,就算我插手,一诺最多也只能存活一星期。”

    “因为我要把唯一那块搭载了人工智能学习系统的蛋白质芯片放入她的后脑脑干处,激活她的脑干,成为她新的中枢神经系统。”

    “我们曾经做过很多次这种实验,不是对人,而是对大猩猩。”

    “但是没有一次成功。所有实验的大猩猩,都在一周内死亡。”

    “不过风起说,如果不这样做,一诺马上就会死。做了,最坏的结果,她也能再活一星期。”

    “我想了想,也对,反正试试吧,这个孩子已经是死亡状态,没有比这更糟的结果了。”

    “我当时甚至连‘万一成功了’这个想法都没有,纯粹是为了安慰他,安慰燕归,让他们有时间跟这孩子告别……”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亲们的订阅、打赏、投票和评论!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