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18章 这姑娘……太彪了!(第一更)

时间:2020-08-29作者:寒武记

    看着那个面色冷峻身材高大的白种男人带着他的手下一步步走近,温一诺不由自主又往回退了几步。

    脚下的沙滩越来越湿了,背后就是茫茫大海,她已经退无可退。

    温一诺眯起双眸,一颗跳动不安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反正已经到了最坏的结果,再坏也不过如此了吧?

    温一诺想,对方不就是想逼死她吗?

    因为她刚才打的那三枪能量枪,也是双刃剑。

    虽然摧毁对方的能量罩,但是残余的能量波动让她也无法展开自己的阵法结界。

    因为阵法结界说白了就是一种能量的聚合。

    何之初那把能量枪的威力在于能够摧毁一切能量聚合,残余的反能量波动能停留至少八个小时。

    所以他曾经用那把能量枪,一枪瘫痪了整个地区的通讯网络长达八个小时。

    其实就算她能使用结界,她最多也只能撑一个多小时,也无法传递到更远的地方。

    而对方是主场,在这里等她等到地老天都可以。

    想靠结界逃脱是不可能的。

    再说对方发现一切需要电力和能量的武器装备都不能用了,直接用机械动力对付她。

    不过他们也小看她了。

    温一诺之前从司徒大宅里逃脱的时候,可是躲避过枪林弹雨的……

    她身形动了动,想把能量枪放回枪套,那个男人却已经抬起那有着很长圆柱体管道的装备对准了她。

    噗——!

    一束烈火从他肩扛的圆柱体管道里射了出来!

    温一诺猛地往后仰倒,摔倒在沙滩上,才堪堪躲过那扑面而来的熊熊烈焰!

    温一诺:“!!!”

    卧槽!

    真是小看对方了!

    他们居然用了**********对付她!

    温一诺顿时脸色铁青,头一次有了“这次栽了”的感觉。

    是,她能躲避子弹,她甚至能反转能量弹,可是她能躲避火焰的焚烧吗?!

    就在这时,“诺诺!”一道熟悉的嗓音从人群那边传来。

    温一诺猛地抬头。

    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敏捷矫健,一左一右,飞跃而起,绕过前面那个扛着**********的男人,扑到温一诺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这两人一个是萧裔远,一个是沈齐煊。

    紧接着,又有好几个男人女人冲过来,将温一诺和萧裔远团团围在中间。

    萧裔远飞快地检查了一下温一诺,确定她身体没问题,才连忙说:“诺诺,我不是来给你添麻烦的。这位赵先生是霍先生派来的人,他在这个城市工作多年,是代表我们国家的,也是官方人员。”

    沈齐煊也说:“这边的先生女士都是他的下属,全都是代表我们国家驻扎在这个城市的官方人士。”

    温一诺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有这些人在她身边,对方再有**********又怎样?

    难道他们敢挑起两国争端吗?!

    毕竟代表我们国家的驻外官员如果死在他们的**********下,那绝对是开战的重大国际纠纷。

    所以这些人,是用他们的生命作为护盾,保护着她的安全。

    温一诺激动到战栗。

    她自觉没有做过什么利国利民的大事,可是这些人却能把他们自己放入危险之中,只为了给她提供保护。

    那一瞬间,她真是无比汗颜。

    她何德何能……

    赵先生站到最前面,对着扛着**********的人平静地说:“迈克尔先生,温小姐是我国公民,我有权保护我国公民在海外的人身安全。你没有权力用暴力手段对付我国的守法公民。”

    那个扛着**********的男人略微意外:“……你知道我的名字?”

    他从来不抛头露面,这是他第一次在阳光下执行任务,居然一下子就被人认出来了。

    这个东方某大国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

    赵先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继续自己的节奏:“迈克尔先生,我现在要求你放我们离开。温一诺小姐现在受到我们国家保护,如果你执意如此,你们必须承担一切后果。”

    迈克尔笑了一下,他招了招手,突然从身后的丛林里又走出很多彪形大汉。

    他们站在温一诺这群人面前,呈扇形排开,每人肩上都扛着一个一模一样型号的**********!

    而在温一诺他们身后的海面上,几艘快艇也开了过来,每艘快艇上也有穿着同样制服的男人,扛着**********对准他们的方向。

    形势陡然逆转。

    温一诺和萧裔远站在最中间,外面是沈齐煊和赵先生,以及他带来的下属。

    可是他们被那么多扛着**********的团团围住。

    这么多人同时对她喷火,他们这些这个站在圆心中央的人,又有谁能逃得过呢?

    温一诺站在这些人中间,也只会比他们晚一点去死而已,谁都躲不开这样密度的火焰。

    温一诺身上一阵冷,一阵热,额头甚至冒出细密的汗珠。

    “丧心病狂!你们实在太丧心病狂了!”沈齐煊怒斥着这些人,他也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连他们国家的官方代表都不放在眼里。

    那是一种“杀了就杀了,你能奈我何”的肆无忌惮。

    弥赛亚这时高兴了,他觉得还可以挽救一下。

    毕竟温一诺是他和玛窦这些年最盼望的那种研究成果。

    是他们一直期待,但是一直没有办法达到的高度。

    他往前走了一步,站在那人身前,对温一诺说:“一诺小姐,你还有机会,你还可以选择。只要站到我身边,允许我给你再加一层防护程序,你不必被他们活活烧死。——再屈辱的活着,也比死亡要好。是吧?”

    但是温一诺却不买账。

    她耸了耸肩,说:“这位先生,你的脑子真是不太好使。有句话叫‘生不如死’,你说我会不会选择屈辱的活着?”

    她再次将能量枪放入枪套,这一次弥赛亚背后那个男人没有用**********吓唬她。

    他们就那样淡定地看着她,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温一诺叹了口气。

    她虽然自己觉得死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可是她不能让别人为她赴死。

    这些人,他们跟她甚至都不认识,却为了一个命令,义无反顾来到这里,也要保护她。

    温一诺这一刻,有点内疚。

    她没有为这个国家做什么事呢,就有这个国家最好的人,出来保护她。

    如果有机会,她希望自己也能为这个国家做些什么。

    可惜啊,太晚了。

    她低下头,看了看手上的黑骑软鞭,心里一动。

    如果祝先生祝太太见过未来的她,那么她不应该死在这里……

    温一诺镇定下来,握了握萧裔远的手,然后推开他,从那些保护她的人身后走出来,和弥赛亚面对面站定。

    她举起手里的长鞭,弥赛亚吓得马上后退。

    迈克尔立刻示意自己的人举起**********,对准了她。

    “一诺!”

    “诺诺!”

    “温小姐!”

    沈齐煊、萧裔远和赵先生齐声招呼她。

    温一诺只抬了抬手,示意他们安静。

    她头也不回地说:“爸,阿远,赵先生,还有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先生女士谢谢你们在这个时候能够来到我身边。我何德何能,不值得你们这样。”

    弥赛亚心里有些不安,从迈克尔背后探头出来说:“一诺小姐,你不要妄自菲薄。他们来这儿的目的,跟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一样的。”

    “都是因为你,因为你的超人能力。”

    迈克尔也沉声说:“我们不能放你走,哪怕会因此挑起两国战争,我们也绝对不能放你走。你是我们的国运,如果你不属于我们,你也不能属于任何国家!”

    他再次举起手臂,所有的**********再次对准了她。

    温一诺像是一点都不害怕,她嗤笑一声:“别搞笑了好吧?如果你们把你们的国运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我可以肯定地说,你们这个国家没有前途。”

    “退一万步说,你们所谓的‘国运’,不就是觊觎我后脑的这块芯片吗?”温一诺缓缓举起黑骑长鞭,对准自己的后脑。

    “你要干嘛?!”

    “不要!”

    弥赛亚和玛窦一起惊呼。

    沈齐煊和萧裔远也一起拉住她。

    “一诺!不要!”

    “诺诺!你要干嘛?!”

    温一诺朝他们笑了笑,“你们别担心。”

    她看向弥赛亚和玛窦:“如果我取出我后脑的芯片,就地销毁,你们能不能放他们离开?”

    她回头指了指站在她身后的那群人。

    如果没有这群人过来保护她,温一诺知道自己这次死定了。

    但是因为他们来了,她的命运才凸显一线生机。

    她其实无所谓,按照师祖爷爷的说法,她其实一出生就应该死了。

    白活了这么多年,也赚够了。

    弥赛亚有些贪婪地说:“如果你把芯片取出来给我,我就放他们一条生路。”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知道跟这群强盗是讲不清道理的。

    你退一步,他们不会跟着退,他们只会得寸进尺。

    所以她要做的,是寸步不让!

    温一诺陡然挥出长鞭,将迈克尔手里的**********一卷一拉,拽了过来。

    可是迈克尔在短暂的怔忪之后,立刻有人给他又送上一台**********。

    他们是有备而来,各种极端情况都考虑到了。

    温一诺看了看湛蓝的天空,笑了一下:“……你们准备得还挺充分。”

    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天边的彩霞像是一幅打翻了颜料盘的抽象画。

    她甚至怀疑对方说不定已经用核弹对准了这个地方。

    他们不会让她全身而退的,绝对不会。

    温一诺尝试了一下之后,彻底放弃了反抗的可能。

    她把那**********放到萧裔远手里,右手再次抬起,长鞭如内卷,臂使指,对着她后脑上被沈如宝那只贱鸟啄破的伤口,狠狠抽了一鞭。

    她记得沈如宝那只雀鸟鸟喙的力度和方向,只要顺着一模一样的方向,使出更大的力度,她的后脑,就能被啄开一个更大的洞。

    沈齐煊和萧裔远想制止她,可是他们的动作都没她快。

    电光火石间,温一诺已经一手收起长鞭挂在腰上,一手伸到后脑,狠命一抠,挖出一块血淋淋的东西。

    那东西有一块小型玉牌大小,看上去柔软至极。

    温一诺忍着脑中剧痛,将那东西一抛,顺手从萧裔远手里夺过**********,自己对着那块玉牌大小的东西开启了**********焚烧。

    突然冒出来的火焰吓了周围的人一跳,但是温一诺并不惊慌。

    她看见迈克尔开过一次这个**********,早就学会该怎么做了。

    当她亲眼看着自己把那块东西烧成飞灰,一直提着的那口气才吁了出来。

    她的手一松,**********吧嗒一声掉在地上,她的人也缓缓地,缓缓地,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温一诺睁着双眼,天空倒影在她比一般人黑沉的眼底,可是她的瞳孔已经开始涣散。

    “诺诺!”萧裔远发出撕心裂肺一声喊,跪倒在温一诺面前,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众目睽睽之下,哭得撕心裂肺。

    沈齐煊也闭了闭眼,泪水滚滚而下。

    他知道,都是他,是他的优柔寡断,对沈如宝的一丝不忍害了她,害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他不配,他不配温一诺倒下之前叫的那声爸爸。

    迈克尔那群人都被温一诺的举动惊呆了。

    他们虽然也是悍勇无匹,杀人不眨眼的人,可是在这个亲手给自己后脑开瓢,挖出后脑的芯片,然后亲自用火焰喷射焚烧的狠人面前,他们自愧不如。

    沈齐煊突然暴起,一个矮身翻滚,绕到迈克尔身后,将弥赛亚抓住拽了过来。

    他用枪比住他的头,冷声说:“一诺已经把那该死的东西取出来了,你们不会连她的身体也不放过吧?!”

    弥赛亚冷笑说:“真的取出来了?没有仪器检测,我们拒绝相信!”

    赵先生愤怒至极:“有本事你们把我们全杀了!你倒是看看我们国家这一次会不会忍气吞声!”

    迈克尔接到的命令,是如果不能收服温一诺,就要把她物理毁灭。

    可是如果她真的把后脑的芯片取出来销毁了,那跟物理毁灭也没有区别吧?

    如果这群该死的官方代表不在这里就好了,那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将温一诺杀死再焚烧。

    可是现在他们都来了,没有退让的意思。

    当然最关键的是,因为温一诺的自我牺牲,迈克尔他们已经没有了非弄死这群人不可的理由。

    他们并不是无组织无纪律的亡命之徒。

    相反,他们有严密的组织和纪律。

    他们的一切行动,都以这个国家的最大利益为准则。

    因此迈克尔在跟上级请示之后,向赵先生表示:“我们的人很快会派专家带仪器过来。只要我们的专家确信她后脑的芯片以及销毁,你们可以离开。”

    “那你们快点!你没看见她的后脑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害!你们就是想她死是不是!”萧裔远眼里都快流血了,他瞪着那些人,声音沙哑得如同粗粝的砂纸在硬石上打磨。

    迈克尔他们表示沉默,不过对温一诺还是有了一份尊敬。

    狠人最尊敬比自己更狠的人。

    好在没过多久,他们的专家就带着新的检测仪器过来了。

    明显这些专家早就在附近待命了。

    现在情况急转直下,他们也只有过来执行检测的命令。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确信,温一诺大脑里已经没有了任何芯片信号。

    而且不仅她的大脑里没有,他们的检测仪器里那块芯片的特殊频率,已经成了一条直线。

    那意味着,这块芯片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这个组织的专家终于点头,说可以放行了,那块芯片确实已经不存在了。

    弥赛亚不放心,还自己重新操作一番仪器,再三确认芯片的信号已经消失之后,他才恋恋不舍地看着那群人将温一诺拥入他们开来的车里,直接往机场驶去。

    弥赛亚和他们的人在海滩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把温一诺焚烧芯片的那片飞灰给弄走了。

    ……

    温一诺的脑袋刚才被那些专家草草包扎过,不过那些专家不是医生,他们包扎的并不专业,伤口还在渗血。

    萧裔远手忙脚乱,从温一诺的衣兜里找到她的发带和贝雷帽,忙给她戴上去。

    他知道这两样东西可以加快她脑部伤口的愈合。

    幸运地是,他将这两样东西给温一诺戴上之后,她的伤口终于不渗血了。

    大家开着车一路狂飙,直接来到这个城市的国际机场。

    此时霍绍恒从国内派来的专机刚刚在机场上降落。

    他们走了特殊通道,将温一诺迅速送上专机。

    萧裔远和沈齐煊看见路近站在机舱门口,一起长吁一口气。

    路近亲自来了,温一诺应该能活下来吧?

    这一瞬间,他们没有别的期望,只希望她能活着,不管怎么样,能活着就行……

    ……

    霍绍恒派来的这架专机是医疗专机,上面有全套脑部手术的大型设备。

    飞机一起飞,路近就开始做手术了。

    当他打开温一诺的头盖骨,看见血肉模糊的伤口,眉头不由皱成一个结。

    这是活生生用手拽出去一块脑仁吧?!

    这姑娘……也太彪了!

    当然,更彪的是,她居然还有呼吸,最关键的大脑脑干,居然毫发无损!

    温一诺的手指,堪比最灵巧的外科手术刀了。

    路近在心里不断感慨、赞赏,一边更小心谨慎地给她做脑部手术,剔除她被撕裂的脑部组织,用新型基因技术修补她受损的神经系统。

    整整十二个小时的手术,飞机从从大洋那边,一直飞到大洋这边,才刚刚结束。

    一回到帝都国际机场,霍绍恒亲自带着人来机场迎接她。

    同样是医疗专车开道,将她送往特别行动司里的专属医院。

    路近又带着自己的团队,再次给温一诺做全身检测。

    一番操作下来,又是十个小时过去了。

    温燕归、张风起、老道士、萧裔远、沈齐煊,这些跟她最亲近的人,都守候在手术室外面。

    手术室的灯熄灭了,路近从手术室里出来,疲惫地说:“她的命保住了,但是大脑严重受损,智商可能退化。我甚至不确定她会不会醒过来。”

    “有很大几率会成为植物人,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那如果她醒过来,应该就不会成为植物人了吧?”温燕归急切地问,“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路近摆了摆手,“我累了,我要去休息。你们随便吧,不要打扰她就行。”

    路近打了个哈欠,回家睡觉去了。

    老道士整个人都是蔫蔫儿的,真正老态龙钟了。

    温燕归和张风起看他精神很差,还是把他先送回去了。

    萧裔远和沈齐煊坐在温一诺的病房里,谁都不愿意离开。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火舞lhh2012”盟主大人昨天的大额打赏!

    感谢亲们的订阅、打赏、投票和评论!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