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五卷 第622章 两个人的青梅竹马(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8-31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是昨天刚醒过来的。

    当时路近都很惊讶,还用各种仪器检查了一番她的身体状况。

    结论是她的身体状况跟普通人一样,并没有基因改造,也没有跟芯片结合之后产生新体质。

    从肌肉密度,到骨骼反射功能,再到后脑勺伤势的恢复,都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完全是普普通通一平常人的身体数据。

    可就是这种普普通通平常人的身体,让她那么重的伤,只用了半个月就醒过来了。

    路近做过精密计算,她这种程度的伤势,又是伤在后脑,因此成为植物人的概率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九九九,一个月内死亡的概率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半年之内死亡的概率无限接近百分之百。

    所以他都在打算等温一诺完全去世之后,把她的大脑取出来研究。

    毕竟是第一个跟芯片结合成功的大脑,研究意义非同凡响。

    他都在起草遗体捐赠书,打算让她父母签字了。

    结果温一诺从完全昏迷到五感全失临近死亡的状态,居然清醒过来。

    萧裔远到现在都忘不了昨天晚上温一诺特护病房里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当时温一诺特护病房的监控仪器疯狂鸣响,路近都下意识以为温一诺的生命气息完全断绝了。

    结果当他跑到温一诺的特护病房,看见的是她亲妈、亲爸还有继父以及前夫和老道士几个人欣喜若狂的情景。

    “路教授!一诺醒了!”——这是温燕归笑出了眼泪的声音。

    “路教授!诺诺醒了!”——这是萧裔远几天几夜没睡觉到沙哑的嗓音。

    “一诺醒了!一诺醒了!我家一诺醒了!”——这是张风起鸡猫子鬼叫的嗓子。

    “路先生!我女儿醒了!我女儿她真的醒了!”——这是一直矜持不说话却突然亮出大嗓门震惊全场的首富沈齐煊的声明。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的小徒孙是有大气运之人!三清祖师爷在上,我张派第七十七代嫡系传人张怀信给您磕头了!”——然后是咚咚咚咚的磕头声,这是高兴到疯疯癫癫的老道士。

    路近以为自己在做梦,“啥?醒了?怎么就醒了?”

    “就是醒了啊!刚才她还睁开眼睛,叫了我一声妈呢!”温燕归抹了一把眼泪,侧坐在温一诺床头,那股护犊子的样子非常明显。

    路近看着这一屋子高兴到言无伦次的人,嗤了一声,高傲地走过去看了看仪器。

    他总觉得这些人是因为太盼望温一诺醒过来,所以爆发了集体癔症。

    这是一种群体性精神病,可以传染的那种。

    结果他一看检测仪器上的数据,也懵了。

    “……还真是醒了?心跳恢复,呼吸恢复,脉搏恢复,大脑的脑电波也开始工作了……啧,姑娘你的生命力可真强……”路近摇了摇头,开始给温一诺做全面检测。

    结果温一诺再次睁开眼睛,一看是路近,立刻哇哇大哭:“妈妈……妈妈……诺诺害怕……妈妈你在哪儿啊?我要大舅……我要大舅……”

    路近愕然半晌,让了一步。

    温燕归和张风起立刻扑到温一诺病床前。

    “一诺别怕,妈妈和大舅都在呢……”温燕归下意识安抚温一诺,然后才觉得有点不对劲。

    她不由看了张风起一眼。

    张风起现在跟她结婚了,他是她继父,不再是以前的大舅,温一诺马上就改口叫他爸爸了。

    张风起没有在意,摆摆手,笑着说:“没关系,大概她刚醒还有些迷糊了。”

    后脑勺伤成那个样子,还从里面挖了一块带着脑仁的芯片,大家已经有心理准备,觉得她会变成植物人,或者失忆。

    现在看来,还认识温燕归和张风起,已经比他们之前臆想的要太多了。

    张风起眼圈都红了,握着温一诺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轻声说:“一诺别怕,大舅在这儿。”

    温一诺哭声刚刚止住,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哇地一声哭了:“他不是大舅……大舅比他胖……他不是……我要大舅……妈妈我要大舅……”

    温燕归忙说:“他是你大舅,不过他现在减肥了,所以比以前瘦了,但是他真是你大舅,你看看他的鼻子,眼睛,还有脑门!”

    温燕归一边说,张风起一边按照她的指示,向温一诺展示他的鼻子、眼睛,还撸起前额的头发给她看脑门。

    温一诺看了一会儿,带着眼泪咯咯笑了,“是大舅……大舅你怎么这么瘦了?大舅你不是说胖乎乎的才好看吗?”

    张风起红着眼圈嘿嘿笑,说:“一诺,小时候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啊?”

    那是温一诺小时候,张风起担心她身体不好,怕她营养跟不上,宁愿她胖,也不要她瘦,所以忽悠她,说长得胖才好看,她把自己直接吃成一个球。

    后来六岁开始跟他学道,天南地北到处跑,才渐渐瘦了一点,但比一般小女孩还是要胖很多。

    温一诺笑了起来:“记得啊,大舅说的话我都记得!”

    她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张风起,一脸“夸我啊快夸我”的表情。

    这种表情如果在五六岁小孩子脸上,一定非常机灵可爱。

    可是在二十一岁的大姑娘脸上,略微有点怪怪的。

    张风起和温燕归都高兴得快疯了,一时没有觉得不对劲。

    张风起马上夸她记性好,聪明伶俐。

    温一诺笑得眉眼弯弯,然后看见了站在张风起身边沉着脸的老道士。

    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疑惑地问:“……您是大舅的师父吗?您不是在山里吗?”

    温一诺小时候,张风起和温燕归带着她在老道士那里住过一阵子。

    老道士忙打起精神,笑着说:“是啊,我是你师祖爷爷,你还记得我吗?”

    “记得啊。但是大舅说我还不是道门中人,不能叫您师祖爷爷。”温一诺说话的声音糯糯的,甚至有点小奶音,并不是她成年以后的嗓音。

    张风起也愣住了。

    他不知所措看向路近,“路教授,这是咋回事?”

    路近在旁边看着,不动声色朝萧裔远努努嘴,“你过去,跟她打个招呼。”

    萧裔远的心砰砰直跳,早就想过去,可是看见温一诺的情形,又不敢过去,生怕给她造成太多的脑力负担。

    作为大脑受伤的患者,认人也是很辛苦的。

    不过路近让他过去,他也就走过去,站在温一诺床边,温柔地问:“诺诺,你还记得我吗?”

    温一诺看着他,突然脸色一红,想拉被子盖住脸,可是她的两只胳膊都被固定在病床上,插着密密麻麻的的针管和探针,根本动弹不得。

    她有些不舒服地嗯了一声,摇头小声说:“……你是谁啊?为什么在我家里?”

    她的神态就像小孩子一样懵懂无知,不过一双眼睛还是那么清澈明亮。

    萧裔远柔声说:“我是阿远啊,你的邻居阿远哥哥,你想起来了吗?”

    温一诺皱起眉头,摇头说:“你是个大骗子!阿远哥哥哪有你这么高?他才九岁!不过他可厉害了!他九岁就要跳级了!我也要跳级!我要跟阿远哥哥一个班级!”

    萧裔远:“!!!”

    看见这番情形,沈齐煊根本都不凑过去了。

    温一诺连萧裔远都不认识了,怎么可能认识他呢?

    路近只好对他们说,要给温一诺测一下智商和记忆,看看她都能记起来多少东西。

    测试的结果,温一诺就是六岁儿童的智商、情商,就连她的记忆,都停留在六岁那一年。

    三岁到六岁的事儿她都记得,六岁拜师学道之后的事儿完全没有印象。

    现代社会,六岁孩子跟小大人似的,已经很聪明了。

    但事实上,大家还是把六岁的孩子看成是小孩子,那么小的孩子稍微懂得多一些,大家就觉得很聪明,其实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温一诺这样二十一岁的大姑娘,只有六岁孩子的智商和情商,那就是妥妥的弱智。

    不过昨天他们还是很有信心的,觉得慢慢教,以温一诺以前学习的能力,过不

    -->>

    了多久,她就能让智商和情商赶上她的年龄了。

    萧裔远收回思绪,送狂人妹从看守所离开,然后自己去一个蛋糕店买了一块刚出炉的肉松蛋糕,才去温一诺在特别行动司的特护病房。

    温一诺依然在病床上没有起来。

    因为后脑勺的伤还没愈合,而且她的行动能力好像也受影响,手脚无法配合,走路歪歪扭扭,差一点摔倒。

    所以路近又让她回病床上了。

    此时温燕归、张风起和老道士回家休息,守在这里的是沈齐煊。

    他们几个人已经默契地排了班,保证温一诺这边二十四小时不缺人手。

    因为沈齐煊想让温一诺尽快熟悉他,所以要求陪床的时间更多。

    张风起其实也想留下来,可是沈齐煊是亲爹,他想多为女儿做点事,他也不好拦着。

    反正温一诺依然记得他这个大舅,张风起已经很满足了。

    他就没跟沈齐煊争,只带着温燕归和老道士回去休息。

    这半个月,他们一家都没怎么好好睡觉。

    温燕归和老道士都憔悴很多,张风起还能撑得住,但也瘦了不少,倒是更帅气了。

    萧裔远进来的时候,路近正在跟沈齐煊说话。

    “……手脚不协调是很正常的脑损伤后遗症,这个不难治,找好的复建师做复建就可以矫正。”

    “但是她的记忆这个问题比较麻烦。我有两个方案,一个是给她催眠,把她从六岁到二十一岁的记忆给她灌输进去,让她潜意识里记住。但是这样做有个后果,就是万一她的大脑有一天恢复正常功能,她会产生记忆错乱。”

    “因为外人灌输重组的记忆,和她本人真实的记忆肯定是有出入的。”

    “另一个方案就是再造一块蛋白质芯片,重新建构她的大脑神经系统。”

    “这样做可能更稳妥,但是芯片的制作需要时间,而且我没做过这方面的实验,恐怕还得先在动物身上完善实验,不能直接给她装到大脑里。”

    萧裔远这时咳嗽一声,轻声问:“……但是诺诺已经接受过这种手术,为什么还需要在动物身上先进行实验?”

    路近回头看了他一眼,说:“因为芯片和芯片是不一样的。这个技术的关键不是怎么把芯片装到她的大脑里,而是我们重新制作的芯片,会不会跟人体产生排异反应。”

    “她这个样子,一旦产生排异反应,那就是催命符,不是活命的芯片。”

    沈齐煊也不懂这些技术知识,他疑惑地说:“芯片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造出来的,不如先催眠试试?不用给她灌输太多记忆,就看看这种方法能不能成功?”

    路近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先实验一下。”

    他笑着看了萧裔远一眼,“就从阿远入手,让她接受阿远长大的样子。”

    此时在温一诺的印象里,萧裔远还是那个九岁的邻家哥哥,而她是六岁的邻居小胖妹。

    随之而来的,是她的胃口大开,每餐都想吃很多东西。

    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他们是不会给她吃的。

    导致她总是有饥饿的感觉,甚至有些馋。

    萧裔远笑了笑,拎着自己的电脑包,点头说:“没问题,要怎么配合我都有时间。”

    路近就跟沈齐煊出去讨论具体方法,只留萧裔远一个人在病房。

    这也是他们治疗计划的一部分。

    萧裔远应该是温一诺记忆里印象最深的外人,他们要看看萧裔远的频繁出现,对温一诺的记忆有没有刺激作用。

    病房里的人都走了,萧裔远在温一诺病床前坐下来。

    温一诺面前有张小桌子,小桌上放着一个ipad,她刚看完动画片,对路近和沈齐煊两人的谈话完全不感兴趣,也听不懂的样子。

    不过萧裔远来了,她还是很高兴的,只是有些害羞,怯怯地看着他,小声说:“大哥哥,你是谁啊?我怎么称呼你?”

    六岁的温一诺,是个很有礼貌的小胖妞,只是因为运气很差,周围的小孩子都不喜欢跟她玩,唯恐跟着倒霉。

    只有邻居家九岁的萧裔远不在意,跟她玩得很好。

    萧裔远看着她,就想起了那个六岁的小胖妞,心里软得厉害。

    他从电脑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肉松蛋糕,轻声说:“吃吧,刚出炉的,你最喜欢的口味。”

    温一诺眼前一亮,忙鬼鬼祟祟四下看了看,然后从萧裔远手里接过那小小的包装盒,声音压得低低地:“……谢谢大哥哥……我可快饿死了!”

    然后啊呜一口,肉松蛋糕被她吃掉一半。

    她用手小心翼翼托着蛋糕盒子,生怕有蛋糕屑掉下来,吃得两只大眼睛眯成月牙,白腻的腮帮子鼓鼓的,像只找到好东西的小松鼠,可爱得不得了。

    萧裔远忍不住捏捏她的脸,“慢点吃,我给你倒牛奶。”

    温一诺点点头,再次朝萧裔远讨好的笑,还问他:“大哥哥蛋糕多少钱?等下让我妈妈和大舅给你钱……”

    萧裔远:“……”

    他忍着眼底的酸涩泪意,笑着说:“没多少钱,不用了。”

    “那不行。”温一诺愣住了,然后恋恋不舍地将肉松蛋糕放回盒子里,“……我不能吃了……妈妈说好孩子不能吃陌生人的东西……大舅知道会教训我的……”

    萧裔远:“……”

    他倒是忘了温一诺这个小毛病了。

    他还记得温一诺找他借钱去做亲子鉴定。

    那时候就要好几百块钱,只有萧裔远这个从小不差钱的小财主能出得起。

    温一诺还不起钱,硬是写借条给他,说是以后有钱了还……

    萧裔远只好说:“我是你阿远哥哥,你写过借条,我把肉松蛋糕的钱,加在你的借条上了。”

    温一诺瞪大眼睛看着他,一脸的难以置信:“你骗人!骗人!阿远哥哥不长你这样!阿远哥哥不长你这样!”

    她生气得把肉松蛋糕扔到地上,大声哭了起来:“妈妈!妈妈!大舅!大舅!我要妈妈!我要大舅!”

    就跟她小时候在外面被人欺负了就找家长的样子一模一样。

    沈齐煊第一个冲进来,看见地上扔掉的蛋糕盒子,和跌碎了的肉松蛋糕,苦笑着说:“阿远,你给她偷偷买东西吃?”

    萧裔远点点头,默默从地上捡起肉松蛋糕盒子。

    好在肉松蛋糕虽然摔碎了,可还在蛋糕盒子里,并没有掉到地上弄脏了。

    萧裔远拿起温一诺吃剩的小半个肉松蛋糕,放到自己嘴里,大口吃完了,才止住刚刚涌起的泪意。

    沈齐煊走到温一诺床边,看着一脸倔强跟他对视的温一诺,突然心软。

    他弯腰给她掖掖被子,说:“一诺,你想吃肉松蛋糕?我让人给你送最好的肉松蛋糕过来。”

    温一诺狐疑看着他:“叔叔,你到底是谁?我昨天就看见你了。”

    沈齐煊抿了抿唇,想了很多称呼,都不敢说,最后只是笑着说:“我姓沈,你叫我沈叔就好,我是你爸爸给你请的看护。”

    温一诺皱起眉头,“我不要爸爸,我有大舅就好了,我爸爸不是好人,他不要我和妈妈,我也不要他。——哼!”

    她傲娇地昂起头,那副神情看在萧裔远眼里,简直活脱脱是六岁的温一诺重出江湖。

    可是她已经二十一岁了。

    因此这幅样子并不可爱,反而让人打心眼里难受。

    她曾经多聪明伶俐啊……

    现在完全跟天生弱智的傻子一样。

    萧裔远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今天是周一吧?先求一波推荐票。

    然后今天也是八月最后一天,求一波月票!!!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湉湉3005811”亲昨天的大额打赏!

    感谢亲们的订阅、打赏、投票和评论!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