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五卷 第624章 我们注定在一起(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9-01作者:寒武记

    科学部的人带了很多人,一来就把整个小区戒严了,然后让小区物业打开电梯,几个身强力壮,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直接上楼,将温一诺从家里绑走。

    她们来的时间非常巧妙。

    当时张风起和老道士正好出去了,萧裔远在上班,沈齐煊回公司参加股东大会,只有温燕归和温一诺两人在家。

    那几个人高马大的女人一进来就控制了温燕归,然后直接给温一诺脸上用喷了乙醚的毛巾一捂,她就晕过去了。

    晕过去之后将她放在一张移动病床上五花大绑,就这样推进电梯里下了楼。

    温一诺他们家是大平层,直接入户的电梯又大又宽敞,居然能够放下一张移动病床。

    温燕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朝那几个女人又打又骂,可是她又没有温一诺以前的武力值,怎么干的过这些人?

    而且这些人也拿出很多文件让她签,她当然拒绝,可是那些人摁着她的手指在文件按下手指印。

    最后走的时候还对她说:“温燕归女士,你女儿有重大科学研究价值,我们部门是专门做人工智能芯片研究的,这是上级研究决定需要你和你女儿配合。”

    还说:“你任何时候都能来探望你女儿,这里是我们的地址。欢迎常来。”

    温燕归气的脸都红了,说:“我女儿受伤还没好呢,怎么让你们研究?!你们不能这么做!”

    “我们知道这样做你心里不高兴,但是为了全人类的利益,我们希望你能理解我们。再说我们也会帮你女儿治病,她在我们研究所,才是最有希望康复的。”

    温燕归疯狂摇着头,连声说:“不行不行!你们赶快把我女儿放了!不然我要去告你们!”

    那人笑了笑,“你去告吧,记得连霍先生他们的部门一起告,因为我们有证据,他们也对你女儿进行研究过。怎么只能给他们研究,不能给我们研究吗?”

    一说霍绍恒他们的部门,温燕归就冷静下来。

    她知道是霍先生他们把温一诺从国外救回来,如果不是有他派的人在飞机上就给温一诺做手术,温一诺肯定早就没命了。

    这些人拿霍先生他们的机构威胁她,她不能给霍先生他们惹麻烦。

    温燕归很快说:“我不记得霍先生他们研究过我女儿,而且你们也不能就这样把我女儿带走。她现在智商受损,是无行为能力人,必须要监护人陪在身边。你们要带她走,就把我一起带走,不然我从这楼上跳下去,让大家都知道你们部门草菅人命!”

    这些人迟疑下来。

    她们虽然彪悍,但还是不敢惹出人命。

    万一温燕归往楼下跳,不管她们有理还是没理,大家都要倒霉。

    她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又去打电话请示了一遍,最后同意温燕归的要求,把她一起带走。

    温燕归大声说:“你们科学部的人要把我和我女儿一起带走,我家里人回来找不到我们怎么办?”

    那人有些不耐烦了,说:“你留个条儿吧。”

    温燕归嗤了一声,“现代社会留什么条儿?我给我先生发条微信吧。”

    那些人也是正当机构,手续齐全,因此完全不担心温燕归做什么手脚。

    温燕归立刻把那人给她的名片上科学部的地址群发给张风起、老道士和萧裔远,并且附上留言:救救一诺!他们要抓她去做研究!

    她没有沈齐煊的微信号,也没有路近和霍绍恒的。

    不过萧裔远第一时间看见她的求救微信,立刻毫不犹豫用短信转发给路近和霍绍恒,然后才给温燕归打电话。

    温燕归这时已经在科学部派来的大车上了。

    她紧张地说:“阿远,我和一诺都在车上,马上就要去科学部了,你记得早点回来。”

    萧裔远会意,“我马上到。”

    这时路近和霍绍恒也看见短信。

    霍绍恒马上让下面的人去查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对方并没有隐瞒,而且打着研究人工智能芯片的旗号,审批从上到下一路绿灯,最后一项要求就是研究温一诺。

    当霍绍恒看见对方那份申请报告,脸色立时沉了下来。

    因为那份申请报告上的很多内容,都不是普通人能知道的,就算是在他的特别行动司,也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温一诺的厉害之处。

    而现在对方似乎把她受伤之前的底摸得一清二楚,包括她在国外那些逆天的行为,都写在了申请报告上。

    最后特别热情洋溢地说:“温一诺女士表现出绝佳的人机合一的性能,是人工智能芯片发展的最佳方向。只要我们能研究出温一诺女士身上芯片和人体结合成功的要素,我们就能批量复制,让我们的人工智能芯片技术登上世界巅峰!”

    霍绍恒被气得笑了。

    他把这个部门的申请报告转发给路近。

    路近直接开嘲讽了:“卧了个大槽!连我都没有摸到边儿的事儿,他们就敢这样大放厥词?是最近这些年大学招生走后门的太多了,还是加分太多了?这届科学家不行啊……我都无法重复这个实验,这些不知道哪里来的网红也想复制温一诺的成功?”

    霍绍恒无法反驳,也不想反驳,而且现在对方明显有备而来,各种手续齐备,给他玩的不是阴谋,而是阳谋。

    他立即说:“路教授,我给您申请一个职位,您马上去科学部坐镇,做那里的首席科学家。”

    一时之间他也没有别的对策,只能先把路近放出去。

    路近一向是不愿意跟那些人打交道的,但是现在他也知道轻重。

    温一诺被那些人带走,眼看就要成为他们的小白鼠,他不去坐镇盯着不行啊!

    “好,你赶快给我办手续,我现在就去他们部门大门口等着!”路近随便收拾了一个公文包出来,摆出国家首席大科学家的谱儿,又让霍绍恒派人用专车开道送他过去。

    于是温一诺和温燕归刚到科学部的特别研究室不久,路近就拿着委任状大摇大摆进来了。

    他把自己的委任状往对方桌上一拍:“这个特别研究室,从今天开始,由我接管了。我要重新安排人手,你们统统不许动!这里但凡有一张纸的位置不对,我就要告你们是商业间谍!企图偷窃我们部门的高新技术!”

    那些人被他镇住了,他带去的人都是霍绍恒临时从其他部门抽调的精英,一个个不仅手上有技术,还有身手,能打拳,会开枪,并不是科学报那些纯学术人员可以对付的。

    因此在温一诺刚刚安置下来,这里就被路近和霍绍恒接管了。

    当然,路近在明面上是某著名大学的终身成就教授,他是最有资格接管这个特别研究室的人。

    可这个研究室根本没有他在特别行动司的实验室好,所以他以前是看不上这里的。

    现在情况特殊,对方有“张良计”,他们也只能使出“过墙梯”。

    等萧裔远、老道士、张风起和沈齐煊几个人回来,温燕归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她看见路近和霍绍恒派去的人,才松了一口气。

    她也不可能一直待在那里,她还要回来跟自己人商量下一步到底要怎么做。

    温一诺现在脑子里根本没有芯片了,做什么还要研究?

    她总觉得不对劲。

    她在车上给那些人打了电话,让他们稍安勿躁,等她回来商量,还说路先生已经接管实验室了。

    温燕归回到家,萧裔远、老道士、张风起和沈齐煊几个人都等在客厅。

    她进来之后连口水都没喝,就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萧裔远把客厅的监控找出来,看见了当时的情况,跟温燕归说的一模一样。

    他沉着脸说:“好好的,怎么科学部的人也横插一个杠子?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张风起给温燕归拿了一瓶水过来。

    温燕归喝了一口水,愁眉苦脸地说:“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但是路教授说,他们是有正式手续的,并不是私下行动。我也不懂,有正式手续,就能强行把人带走吗?”

    沈齐煊在旁边静静地听了一会儿,突然说:“不好,恐怕他们下一步就是要造舆论,给一诺戴高帽子了。”

    果然,没过多久,电视上,网络上,电台里,铺天盖地,都在宣传我国第一个“人工智能美少女”温xx。

    这些宣传据说为了保护个人隐私,并没有放出温一诺的全名,也没有她的照片,但是用卡通形象宣传,把她夸得天上有,地上无,厉害得不得了。

    最后才说,她为了保护同胞,在国外被人打成重伤,伤了脑袋,影响了人工智能的发挥,现在正由科学部牵头,国家首席科学家路近为首的一批科学家对她进行免费诊治,希望她能尽快恢复健康,为我们的人工智能大发展做出重大贡献云云。

    这种高高捧起的感觉,比私下打压还要棘手。

    <b

    -->>

    r />

    捧得越高,越是下不来台,甚至把他们各条路都堵死了。

    他们不能告对方,也无法上网喊冤。

    哪个法院会接他们的诉状?

    上网喊冤,只会让网民们觉得他们既自私,又不识大体。

    人家科学部都给你免费治疗了,你配合一下做研究怎么了?

    那些得了绝症的人巴不得能有机会试药呢。

    沈齐煊和萧裔远都很清楚,温一诺这件事,想在网上争取大家的同情是很难的。

    除非能证明科学部的人是真的虐待温一诺。

    可是现在有路近在那里坐镇,科学部的科学家都是在正正经经做研究,并没有对温一诺不好。

    一个月过去,温燕归和张风起,还有老道士天天去科学部的特别研究室看温一诺。

    她还是那副小孩子的样子,一个人看动画片,看漫画书,有时候打打游戏,吃东西吃得特别多,渐渐胖了起来。

    之前那副又仙又艳的感觉再也没有了。

    别的人都觉得可惜,但是萧裔远觉得挺好的。

    至少这幅样子,在他不在她身边的时候,会更安全一些。

    ……

    日子一天天过去,天渐渐冷起来了。

    春节快到了,岑春言也伏法了。

    温燕归、张风起、老道士,甚至沈齐煊,都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他们每天都要去科学部陪温一诺说话,哪怕她的状况没有丝毫进展。

    但是那些科学家没有放弃,路近也继续跟老道士合作研究芯片,温一诺的每天活动都有即时监控。

    没人虐待她,没人进行家人不同意的实验。

    温一诺看起来过得很好,但是她的活动范围,不能脱离特别研究室的那个大房间。

    她很少出去晒太阳,脸色越来越苍白,白胖的脸像是蒸的暄暄的肉包子。

    可爱是可爱,但是美丽漂亮已经跟她无缘。

    因为科学部的大肆宣传,虽然没有说她的全名,但是对她事迹的描述,让认识温一诺的熟人大部分都知道了。

    比如狂人妹,三亿姐,沈召北,还有回国的傅宁爵、韩千雪,以及傅氏夫妇。

    他们都知道了,也想来特别研究室看她,但是都被温燕归和张风起阻挡了。

    温一诺现在这个样子,他们觉得她不会想让别人看见。

    萧裔远去的次数倒是没有温燕归、张风起、老道士和沈齐煊多。

    但是他只要去一次,就会在那里陪温一诺陪一天。

    他会耐心地跟她一起开动画片,念漫画书给她听,还给她折纸,折那种一摁就能跳起来的纸青蛙。

    温一诺当宝贝一样藏起来,晚上熄灯之后,等大家都走了,她才偷偷拿出来玩。

    她不知道的是,她的病房里有二十四小时监控。

    当她以为没人看见,自己偷偷玩折纸青蛙的时候,其实都在别人的监控之下。

    路近经常坐在监控室,看着温一诺的行为举止,一看就是大半夜。

    他比平时沉默,也没有和以前一样刻薄地羞辱别人。

    ……

    过小年那天,萧裔远带着一份紫糯米年糕来看温一诺。

    他来的比较晚,温燕归、张风起、沈齐煊和老道士他们都已经来过了又回去了。

    这个点儿,特别研究室大楼里人很少。

    温一诺所在的楼层防范最为严密,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专人值班,监控就不说了,简直到处都是。

    不过因为她情况特殊,探访的人也是允许二十四小时都可以。

    所以萧裔远虽然来得比较晚,但还是能进去看她。

    她已经洗过澡,披着头发搬了小板凳坐在门口,嘴里哼着走调的儿歌,不住探头往走廊上张望。

    直到看见玉树临风的萧裔远拎着一个好看的锦盒走过来,她才笑着跑过去,叫着:“阿远大哥!你终于来了!”

    “诺诺是在等我吗?”萧裔远摸了摸她的头发,突然发现她的头发薄了很多。

    以前乌压压一头秀发,又柔又软,现在渐渐发黄,用手一摸,就能掉下一大把头发。

    一张白生生的小脸跟发面馒头一样,胖得连大眼睛都变小了。

    她伸出手,抓着萧裔远的胳膊,手背上胖胖的肉涡都出来了。

    比她减肥之前还要胖三分。

    她这个样子,真是标准痴傻肥胖儿的样子。

    萧裔远不明白,明明温一诺在这里受到“最专业”的治疗,她的状况为什么越来越糟糕?

    就不说她外表的变化,胖瘦什么的萧裔远其实并不在意。

    他喜欢温一诺的时候,她就是个小胖妞。

    他在意的是,是她的精神状态。

    他能感觉到,温一诺眼底的光芒,正一点一点黯下去。

    就像一个跋涉高峰的旅人,终于要放弃自己的努力,一点点放纵自己。

    可是她不能放纵自己。

    她一放纵,底下就是万丈悬崖啊……

    萧裔远觉得不能忍了。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温燕归、张风起他们,居然能习以为常。

    每天来看她,所以就没有感觉到她的变化吗?

    萧裔远不是不想每天来,可是他见她一次,心就像被人捅了一刀。

    他如果每天来,担心自己过不了多久就要英年早逝了。

    所以他只有被捅一刀之后,回去养一阵子的伤,才能撑得住下一次继续被捅一刀。

    萧裔远拉着她的手,和她一起回她的病房,把带来的紫糯米年糕喂给她吃。

    温一诺吃着开心,也捻下一小快,喂给萧裔远吃。

    萧裔远和她你喂我,我喂你,很快吃完他带来的那盒小年糕。

    然后他带她去洗手,刷牙,再送她去卧室睡觉。

    温一诺睡下之后,萧裔远给她关了床头的灯,在旁边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走了出去。

    客厅里,路近坐在那里,看着茶几上的几本漫画书出神。

    萧裔远在他面前停下来,看着路近说:“路教授,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

    路近点点头,带他去他的办公室。

    路近的办公室没有监控,两人可以放心说话。

    萧裔远深吸一口气,问道:“路教授,一诺在这里快四个月了,请问她的进展怎么样了?”

    路近摊了摊手,一脸漠然地说:“以前在我那边都一直没进展,你指望在这里有进展?”

    这些话,他们是不可能在有监控的地方说的。

    萧裔远点点头,“跟我想的差不多。我知道她的情况很严重,没进展我理解。可是也不能退步吧?我怎么觉得她的状况比四个月前差多了?”

    路近一时没有说话,直直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移开视线,说:“这话你可不要乱说。如果你说她不仅没有进展,而且比以前差了,她就要接受‘更激进’的治疗方式了。”

    萧裔远愣了一下,“‘更激进’的治疗方式?您能说详细点吗?”

    路近拿出一份方案放在他面前:“……一诺的情况,他们都知道了,也已经在有关部门报备存档。现在她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人工智能芯片入脑的成功范例。他们一直在寻求直接给她大脑重新安装芯片。”

    “……不是蛋白质芯片,他们要给她安装硅质芯片。”

    “不行!我反对!”萧裔远霍地起身,一巴掌拍在路近的办公桌上,怒道:“你们不能这么做!她是人!不是机器!”

    路近淡淡地说:“理论上说,她是机器,而且是一台没有了芯片的主机,所以她的状况越来越差。——阿远,你冷静点,不要对她投入太多感情。”

    “你怎么能这么说她!”萧裔远怒气不可遏制,一脚踹翻了一张凳子,厉声说:“就算她是机器!我也爱她!我本来就是做人工智能的!我们注定在一起!”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九月第一天,求一波月票!!!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亲们的订阅、打赏、投票和评论!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