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26章 这种小事也要劳您大驾(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9-02作者:寒武记

    不过替换的画面只持续了五分钟,恰好够萧裔远从楼下到楼上温一诺房间的时间。

    这个时间段是萧裔远用人工智能推算出来的最佳空当时间。

    大年三十晚上,本来值班的人就比平时少三分之二。

    又到了大部分人快吃年夜饭的时间,值班的人忙着在跟家里人视频,没有注意到有人从电梯里出来。

    萧裔远就是正好在停电的一分钟前进了电梯。

    然后在来电之后让电梯升入温一诺所在的楼层。

    这个时候因为监控画面替换,对方看不见他。

    等他进了温一诺的房间,对方的监控画面恢复,但是萧裔远给他们植入的那段可以即时修改画面的人工智能开始生效了。

    这几天萧裔远不眠不休,就是在改写他的即时特效软件的一段代码。

    这段代码的人工智能功能就是能识别萧裔远和温一诺的头像或者身形。

    只要他们的头像或者身形出现,监控画面就在显示之前自动抹去他们的身影。

    因为从监控摄像头到监控的显示屏上,信息的传输是需要时间的,虽然时间非常短,可能只有几毫秒时间,但是对人工智能软件来说,这几毫秒能做的事情可太多了。

    因此监控室的值班人员虽然还是很认真地看着面前的画面,但是并没有发现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萧裔远已经带着温一诺出了病房,进入电梯。

    萧裔远对温一诺说好了,他们要做一个游戏,谁都不能说话。

    谁先说话,谁就输。

    温一诺高高兴兴答应了,还很认真地一直捂住自己的嘴。

    两人从电梯里出来,又正好是楼下的值班人员换岗的时间。

    这个时候经常会有一个短时间的空当,大家都集中在值班室,没有隔几分钟就出来转转。

    两人很快出了大楼。

    萧裔远拉着温一诺的手,开始飞跑。

    温一诺好久没锻炼了,没多久就跑得气喘吁吁。

    为了节约时间,萧裔远将温一诺背了起来。

    他们一路跑来,都是在树荫的阴影里。

    科学部的院子并不大,但是用一人高的围墙围着,一条笔直的水泥路两边种着整整齐齐的冬青,还有一盏盏路灯立在冬青树之间。

    刚才的停电事件还是影响到这边的路灯,大楼里的电恢复了,路灯却没恢复。

    因此树荫之间非常的黑,路灯上加装的摄像头根本就拍不到他们的身影。

    当然,拍到也无所谓,萧裔远悄没声息往科学部内网里放的那段代码可以保证不会留下他和温一诺的身影。

    两人就这样跑到科学部的大铁门前面。

    大铁门两边都是围墙,萧裔远早有准备。

    因为这个大铁门是遥控开关。

    刚才停电,这个开关已经失效了。

    萧裔远尽量小心地将大铁门拉开一条缝,然后带着温一诺侧着身子出去,再悄悄把大铁门阖上。

    等两人坐进萧裔远停在对面路边的越野吉普车里,萧裔远拿出电脑,再次连入科学部的网络,将大铁门和路灯的电联上,再将自己的代码全部抹去。

    不过他到底不是专业黑客,还是留下一些痕迹。

    如果有资深的反黑客专家看见,立刻会找到他。

    不过他可能就算被找到也不在乎。

    谁知道呢?

    只是在萧裔远进去抹去自己的代码之后,又有人悄悄进去,抹去了他登录的所有痕迹。

    萧裔远把大铁门的遥控开关再次激活,然后立即发动汽车,带着温一诺离开这个地方。

    他连夜出帝都,往去往南方的高速公路开去。

    这年头坐高铁或者飞机都需要各种查证件,萧裔远无所谓,但是温一诺的证件可都被科学部的人扣押了。

    再说一用证件,立刻就能被查到,萧裔远当然不会这么傻。

    就连他的手机都已经换了一个,包括注册的身份证都换了别人的。

    他只希望在对方发现温一诺失踪之前就能开去那个目的地。

    也许是因为大年三十,路上根本就没有多少车。

    两人一路通畅,一口气以最高限速开了十个小时,来到离帝都一千多公里的一个江南小城里。

    这个城市叫南辰市,其实并不小,有六千多平方公里,人口接近五百万,历史特别悠久。

    而且经济发达,各种高新技术公司也比较多。

    以萧裔远的能力,混个自由职业的程序员工作非常方便。

    他既然要带着温一诺离开,就必须考虑身份的问题。

    他们不能出国,外面的人对待温一诺会比国内的人更没有底线。

    因此只有选择大隐隐于市,藏在最难找到的地方。

    为了这个目标,萧裔远甚至留起了一脸的络腮胡,把他那张让人一看就忘不了的脸遮挡起来。

    不过他的外貌实在太出色,就算是有了一脸的络腮胡,还是非常帅气,而且是一种文雅和粗犷交织在一起的帅气,男人味爆棚的感觉。

    只是他不再跟以前一样温和的彬彬有礼,而是满脸冰霜,对谁都爱答不理。

    这种距离感确实能让一般人知难而退,但是也有小姑娘特别吃这一款。

    因此一路行来,在他们吃饭的休息区里,找他要电话或者微信的大胆女孩层出不穷。

    哪怕他一个都不理,但还是被那些女孩叫着“好酷好man!”,恨不得追着他要合影签名。

    温一诺一路戴着帽子和口罩,一直乖乖的不说话。

    不过在到了后半夜,她还是撑不住,去后车座改成的非常舒服的床上睡觉了。

    萧裔远虽然也累,但一点都不困,反而精神奕奕,因为全心全意要防备有人察觉追来,他一辈子的警惕都用在路上了。

    这种生活是他这种人从来没想过。

    他一直是模范好市民的样版,从小到大就不知道“行差踏错”四个字怎么写。

    他二十四年的生活也一直是循规蹈矩的按部就班,虽然一直是最好的选择,但也是一眼能看到尽头的选择。

    而这一次,他毫不犹豫抛弃了自己的舒适区,带着温一诺做了他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

    他甚至不确定他们能在外面待多久,可是要他眼睁睁看着温一诺在那个实验室里枯萎凋谢,他做不到。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做什么。

    这一刻,他发现他的那些奋斗和追求,都比不上让温一诺自由这个目标。

    哪怕这个目标意味着后果很严重。

    天大亮的时候,他们终于来到萧裔远早就挑好的南辰市。

    他在这里城市的市区中心,也是这里的老城区,租了一套平房。

    这里的房子历史悠久,白墙黑瓦,还有一个小小的院子,状况保持得不错。

    但是房子的主人已经出国了,这套房子舍不得卖,留下来等拆迁。

    萧裔远是在网上搜到广告,直接跟房主交易的。

    他支付了一年的房租,有优先权可以续约一年。

    萧裔远打算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如果温一诺喜欢这里,就在这里买一套房子。

    如果不喜欢,他们就离开,继续寻找合适的地方居住。

    萧裔远拿着那个房主在邻居家留下的钥匙,开门进去。

    他们坐了一夜的车,两人都累极了。

    萧裔远看着浴室里还有热水器,就让温一诺去洗澡。

    可是温一诺害怕那个热水器,一直扭着身子不肯进去。

    萧裔远只好在浴缸里放了水,让她进去泡澡。

    温一诺本来也是不愿意的,可是萧裔远不好意思趁她智商下降的时候占她便宜,还是哄着她自己去泡澡。

    虽然在科学部的特别研究室,都是温燕归每天去那里给温一诺洗澡。

    但是六岁的孩子对生活上的常规语句已经能听懂了。

    她在萧裔远的反复解释下,终于明白了要怎么去浴缸里泡澡,和洗完之后如何穿浴衣。

    萧裔远一个人坐在浴室门口的沙发上打了个盹儿,醒来之后才敲门问温一诺洗好没有。

    温一诺乖巧地说:“洗好了。浴衣也穿好了。”

    萧裔远推开浴室的门,看见温一诺反穿着浴衣,朝他讨好的笑。

    白胖的脸上,一双眼睛眯成两弯月牙,胖的几乎看不见了。

    萧裔远心疼地捏捏她的脸,夸她:“诺诺真厉害。”

    温一诺笑得更开心。

    不过她马上打了个哈欠,眼泪都出来了。

    萧裔远牵着她的手,送她到卧室,说:“你先睡,我们先凑合睡一晚上,明天再去买张床。”

    这个房间里的床其实够两个人睡,但是萧裔远还是决定两人分床睡比较合适。

    他们到南辰市的第一天,萧裔远是在卧室的沙发上睡的,温一诺睡床,两人很快就睡得人事不省。

    千里之外的帝都科学报特别研究室大楼里,此刻几乎乱成一锅粥。

    也是因为大年三十,监控室里的值班人员一晚上都没有看见什么异样的事情,除了刚天黑的时候停了一分钟的电,这个晚上就跟所有之前的晚上一样,平静到乏味的程度。

    这种平静直到第二天早上,温燕归、张风起和老道士带着一堆好吃的东西来看温一诺的时候,才被彻底打破了。

    大年初一,大家也要一起过。

    结果他们来到温一诺的房间,发现她根本就不在房间里面。

    温燕归特意去浴室里里外外找了两遍,确信她不在浴室。

    卧室里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还是昨天温燕归在这里收拾过的样子。

    “他们把一诺带到哪里去了?!”温燕归顿时怒了。

    她是温一诺的亲生母亲,是温一诺的法定监护人,也是最有资格为温一诺质问研究室这一方的人。

    她马上给这里的行政领导打电话,问道:“黄所长,您把我们家一诺带哪儿去了?今天是大年初一,你们的实验都不停的吗?”

    黄所长这个时候还在睡觉,是温燕归锲而不舍的电话铃声终于把她吵醒的。

    她拿过手机看了一眼,见是温一诺的妈妈,才拿过来划开接通了。

    结果不是给她拜年,而是质问她,把温一诺带去哪里了?

    黄所长有些生气,大年初一,谁带他们家哪个傻女儿出去?

    她从床上坐起来,揉着太阳穴,有些不耐烦的说:“您也知道是大年初一,我们的实验人员也要过年啊。您放心,您女儿好好的待在实验室,哪里都不去。”

    “放你妈的屁!你倒是来实验室看看!能看见我女儿我给你磕头认错!”温燕归这辈子都没骂过粗口,这一次实在忍不住了,“我女儿不见了!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不见了!我要投诉你!我现在就投诉你!”

    温燕归再不管那个黄所长怎么想,马上又给路近打电话。

    “路教授,您今天不来实验室吗?一诺不见了!”

    路近这个时候也在睡觉,他昨天几乎一夜没睡,刚才才躺下。

    结果没多久就听见手机铃声狂响。

    他挣扎了一会儿,还是拿过手机,见是温一诺妈妈的电话,才接通了。

    然后就听见温燕归说温一诺不见了。

    路近瞪大眼睛,“不见了?怎么就不见了?!你们在哪儿?我马上过来!”

    他又穿好衣服,去厨房冲了一大杯黑咖啡,喝了之后才去实验室。

    去之前,他也给霍绍恒打了个招呼,告诉他听说温一诺失踪了。

    霍绍恒也非常重视这件事,立刻带了全套人马来到科学部的特别研究室大楼。

    当路近和他前后脚到的时候,那个五十多岁的黄所长已经被温燕归抽了两巴掌,正捂着红肿的脸嘤嘤地哭。

    因为黄所长一大早赶过来,心情很不好,又加上温燕归少有的咄咄逼人,她就忍不住说了两句“傻瓜白痴”什么的。

    盛怒之中的温燕归忍无可忍,上前抓着黄所长刚为过年烫的蓬松卷发,抽了她两个大耳刮子。

    黄所长被自己的下属围着,带着哭腔说:“你们伤人!我要报警!”

    霍绍恒刚走进来,闻言立刻说:“这里的保密度刚刚升到最高等级,不能报警,”

    黄所长呆了一下,转头看见是霍绍恒,立刻皱了眉头说:“霍先生,这是我们科学报特别研究室的事,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我们这里的保密度根本没有那么高。”

    “正是因为没有高,才管理混乱,让我们国家第一个‘人工智能美少女’丢失。我们怀疑她被国外势力带走,所以我已经请示上级,拿到了许可,这里的保密等级升为最高,黄所长你有通敌嫌疑,暂时关押。这里有我们的人接手。”

    霍绍恒做事向来干脆利落,而且师出有名。

    很快他带的人过来将脸上还红肿的黄所长带走了。

    黄所长这才明白霍绍恒是来真的,顿时一句话都不敢说,全身打着哆嗦被带走了。

    霍绍恒然后转身对阴世雄说:“温一诺是我们国家很重视的专业人才,你一定要好好调查,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是谁把她带走的。”

    阴世雄忙答应下来,开始排查整栋楼的值班人员,还有监控视频。

    路近正在跟老道士说话:“昨天晚上我在家过年呢,谁知道会出这种事?唉,如果我昨天在这里就好了……”

    老道士冷着脸,哼了一声:“你在这儿就管用?说不定他们把你一起带走。”

    又说:“昨天就应该让一诺跟我们一起回家过年!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哼!那个黄所长,我们前几天无论怎么申请她都不肯放我们一诺回去。我们一诺是在坐牢吗?!”

    路近扯了扯嘴角,“如果她昨天跟你们一起回去,信不信你们全家都被端了?”

    老道士瞪大眼睛:“怎么可能?!我们国家的公民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了吗?!”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你都不懂?”路近跟老道士怼了一会儿,突然发现屋子里安静下来。

    门口又来了几个一看就身份很高的人士。

    他们也带着很多下属,跟霍绍恒的下属差不多的地位,但是他们属于国内那一拨,霍绍恒的特别行动司则是管理跟国外势力有关的事件,不能插手国内的事。

    为首的那个身份最高的人姓雷,人称雷局。

    他盯着霍绍恒说:“霍先生,这种小事也要劳您大驾,真是少见呢。”

    论级别,霍绍恒被他起码高五六级,但是县官不如现管,而且这里是雷局的直属部门,雷局自己的后台也非常厉害,因此他对霍绍恒的态度不算很友好。

    霍绍恒微微一笑,“雷局来得这么快,是有温小姐的消息吗?”

    雷局脸色沉了下来,“我们这里有监控,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一定能马上发现是怎么回事。”

    霍绍恒让手下把自己申请的许可拿出来:“这是我们刚刚申的许可,证明这件事可能跟外部势力有关,上级同意我们介入,跟科学部一起调查这是怎么回事。”

    温燕归用纸巾抹了抹眼泪,怒道:“雷局您可真厉害!一过来不是关心我女儿去哪儿了,反而跟霍先生别苗头!是不是我们小老百姓在你眼里,比不过你的面子啊?!你的上司是谁!我要投诉!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被你们弄丢了!我也豁出去不活了!我不把你们这些贱人刮下一层皮我就拿根绳子吊死在你家门口!”

    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温燕归现在就是豁出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雷局算什么?

    比雷局更大的人现在过来,她也能怼得他们体无完肤。

    雷局确实被温燕归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回过神,不悦地说:“我亲自过来,就是来解决这件事的。你着什么急啊?这院子的大铁门都没事,监控也没停过,我倒要看看,谁敢捣鬼!”

    说着,他还瞪了霍绍恒的背影一眼。

    霍绍恒此时看着路近,说:“这里暂时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先去您办公室坐坐?”

    路近点点头,又问温燕归他们要不要去他办公室休息一下。

    温燕归、张风起和老道士三人心焦如焚,哪里想休息,纷纷摆着手,揪着那雷局去查监控了。

    霍绍恒跟着路近进了他的办公室,顺手关上了门。

    路近办公室的监控是霍绍恒那边的人一手安排的,跟这栋大楼都不同线路。

    因此只要关上门,他们在屋里的谈话就非常安全。

    来到路近的办公室,霍绍恒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两人半天都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霍绍恒才说:“路教授,在您的看管下,一诺还能失踪,真是奇哉怪哉。”

    路近撇了撇嘴,“我昨天又不在这儿,如果我昨天在这儿……”

    “呵呵……”霍绍恒打断他的话,“您能把这栋大楼的监控视频的控制线路给某人看,您昨天在不在这里,又有什么关系?”

    路近后背一凉,不过并没有多害怕。

    他也看着霍绍恒,笑眯眯地说:“是啊,我只是给某人看了一下监控视频的控制线路图,不像有些人,连这栋大楼的线路改造都能让某人接手改装。另外,昨天好像有两路人马黑到这个大楼的监控系统……”

    霍绍恒摸了摸下颌,淡定地说:“是吗?我怎么听说是三路人马……”

    “胡说!我怎么算是黑客?!我是正大光明登录!我是首席科学家!我有全部权限!”路近拍着桌子,梗着脖子说:“我昨天晚上加班来着,远程工作懂不懂!work fr he(在家工作)!”

    霍绍恒扯了扯嘴角。

    神他妈在家工作!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九月了,求一波月票!!!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亲们的订阅、打赏、投票和评论!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