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27章 都是同行衬托(第二更)

时间:2020-09-02作者:寒武记

    路近见霍绍恒不说话了,以为是说不过他了,心情十分愉悦,甚至哼起小调。

    霍绍恒不会跟路近一般见识。

    两人静静地坐在路近的办公室,等着雷局找他们出去说话。

    果然过了没多久,雷局就派人来敲路近办公室的门。

    路近故意让他们等了一会儿,才开门问道:“有什么事儿?找到一诺了?”

    那人尴尬地说:“没有,不过雷局想发通缉令,可是没有权限……想请霍先生过去说话。”

    因为霍绍恒一早掌握了主动权,预先把温一诺失踪事件升级了,调到安保最高等级。

    这意味着任何官方行为,都要经过他的批准。

    比如发通缉令这种事。

    霍绍恒从路近身后走出来,皱着眉头,一脸不悦地说:“发通缉令是什么意思?温小姐是犯罪嫌疑人吗?”

    雷局派来的人很少见到霍绍恒这个位置的人,见他脸一板,气势十足,弓着的腰又弯了几分。

    “霍先生,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还请您过去一趟。”

    霍绍恒脸泛寒霜,大步走了出去。

    路近也哼了一声,气冲冲跟了上去。

    来到这层楼的小会议室,雷局正等在那里,还有温一诺的家人,现在还多了一个沈齐煊。

    雷局和他的人坐在椭圆形红木办公桌的南边,温一诺的家人坐在办公桌北面。

    两帮人马面对面而坐,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霍绍恒不客气地在上首的位置坐下来,手指敲了敲桌面,“怎么回事?雷局有何指教?”

    雷局暗暗咬牙,但又没有办法。

    他万万没有想到,霍绍恒行动这么迅速。

    “……霍先生,我们刚才查了所有监控,确信温一诺是逃出去了,所以我们想发全国通缉令,并且发高额悬赏。哪怕是举报线索也有奖,怎么样?您还是快签个字,不要耽搁时间。”雷局打着管腔不阴不阳说到。

    他的话刚说完,霍绍恒还没回答,沈齐煊就沉着脸反对说:“我不同意。我们一诺又不是罪犯,凭什么要发通缉令?!难道你们其实当她是犯人?那不好意思了,我哪怕倾家荡产,也要请律师跟雷局打官司!”

    沈齐煊这个人平时不怎么露面,知道他名字的人很多,但是知道他长什么样的人很少。

    不过雷局是知道沈齐煊的。

    一国首富要“倾家荡产”跟他打官司,他还混个屁啊?

    雷局忙讪笑着说:“不是不是,沈总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发个通知,把温一诺的照片发给电视台、网络媒体,还有给全国的公路关卡,各地的交警,还有海关,让他们共同寻找温一诺。就是跟通缉令同样的功效,当然不是通缉令。”

    这还差不多。

    沈齐煊又冷哼一声,看向霍绍恒,说:“霍先生,您说呢?”

    霍绍恒眉头皱的紧紧的,一脸担忧地说:“我能理解雷局想要马上找到人的心情,但是如果把一诺的照片发下去全国范围内搜寻,那一直觊觎她的外国势力,是不是就知道她失踪了?而且也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子,马上发动他们的人,也在全国范围内搜寻,怎么办?”

    “这可是泄露国家级机密。如果温一诺因为雷局的全国搜寻令,真的被国外势力先一步找到并且带出国,这个后果,雷局能够承担全部责任吗?”

    必须不能啊!

    雷局在心里腹诽,心想一个傻子也能上升到国家级机密,这个霍先生也真能扯。

    这几个月,他也来看过温一诺好几次,想知道实验进展,但很遗憾,根本就没有任何进展。

    看来温一诺是真的废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是不会说这种话的。

    如果承认温一诺是真的废了,那他们就没有理由把温一诺关在这里了。

    所以他捏着鼻子也只能顺着霍绍恒的话走,不过他还是马上找到理由内涵霍绍恒:“……啊?可是就算有国外势力介入,霍先生还能让他们先我们一步找到人吗?霍先生的部门不是最厉害的吗?”

    雷局反将一军,想把这个锅给霍绍恒背上。

    可惜这个世界上能真正让霍绍恒背锅的人还没出生,除非他自己想背……

    霍绍恒冷峻淡然地盯着雷局,镇定自若地说:“我的部门不处理国内事务,您的人把温小姐从我那里带走的时候,就是以这个为理由。现在你们把人弄丢了,又成了我们的责任?”

    雷局:“……”

    居然忘了这回事。

    雷局头疼不已,说:“可是温一诺是傻子,她自己怎么可能跑出去?是不是别人把她带走的?”

    霍绍恒点点头,“有可能。雷局知道是谁吗?”

    “我要知道是谁还能站这儿跟你闲磕牙?”雷局一拍桌子,气势很足的样子。

    温燕归瞪着他,眼睛哭得红肿,她忍不住又说:“我女儿现在的智商只有六岁!她都失踪这么久了,你们还不去找她!还在这里开会,还是人吗?!雷局,当初是你向我保证,我女儿在这里,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张风起跟着冷声说:“如果我没记错,雷局可是用他的职位担保。现在我女儿出事了,雷局后是不是应该承担责任,主动辞职呢?”

    雷局扯了扯嘴角,心想辞你麻痹职,为个傻子让他辞职?这是想升天?

    真的想升天,这些人直接撞墙还能快点……

    让他辞职,想一百年也不中用。

    再说他后台太硬,此时有恃无恐,拖长声音说:“我说发全国搜寻令霍先生不同意,我有什么办法?难道温一诺会自己走回来?你也说她的智商才六岁,不过六岁的孩子也会认路了,是不是啊?”

    沈齐煊根本不鸟他,用手一拍桌子:“雷局的意思是,我女儿是自己跑出去的?呵呵,这可甩得一手好锅。你们这里到处是监控,大门都电动遥控的,围墙有一人高,以我女儿现在的身体状况,她怎么跑出去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她真的是她自己跑出去的,这也是你们管理不严,不把我女儿当人看的结果!大年三十你们不许她回家过年,又不好好照顾她,现在人丢了,就各种推诿,没人承担责任。雷局,你是不是跟国外势力勾结好了,监守自盗啊?!”

    沈齐煊其实只是故意恶心这个雷局,不许他继续逃避责任而已。

    没想到雷局居然有些慌乱地拍桌而起,朝沈齐煊怒吼:“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跟国外势力勾结?!你对我说这种话是要负责任的!你拿出证据来!”

    沈齐煊挑了挑眉,做出惊讶的样子说:“我只是一个假设。如果雷局没有做过这种事,何必反应这么大?难道你真当做过?!”

    雷局:“!!!”

    他连忙摇头:“没有没有当然没有!我只是生气!你这么指责我,让我心寒!”

    “你心寒算个屁啊!我女儿丢了你还心寒?!在你眼里,我女儿根本不是人是吧?!”温燕归此时已经绕过椭圆形会议桌,走到雷局身边。

    她怒视着雷局,气愤地继续说:“你们说吧,还有什么理由,一起说出来啊!”

    雷局侧头看着她,一脸的不耐烦:“你女儿丢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你们闹什么闹?是不是你们故意的啊?把你们女儿弄走,再倒打一耙?”

    温燕归再次忍无可忍,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雷局条件反射般捂着脸,从座位上躲开,“你干嘛?!你这是要打人?!”

    “我不仅要打人!我还要杀人!”温燕归捞起墙边的一张塑料方凳,猛地朝雷局头上砸过去。

    雷局嗷地一声叫,拔腿就跑,可是温燕归的凳子已经抡了出去。

    霍绍恒的一个手下不动声色伸出胳膊挡了一下。

    结果那凳子本来应该砸不到雷局就掉在地上,结果又往前飞了一米,咣当一声,正好砸在雷局后脑勺。

    雷局庞大的身躯晃了晃,几乎被砸晕过去。

    他用手摸了摸后脑勺,发现一手的血,顿时如同杀猪般叫起来:“杀人了!杀人了!把她抓起来!把这个袭击我的人抓起来!”

    雷局的手下一拥而上,就要抓温燕归。

    张风起和沈齐煊同时冲上去,把温燕归护在身后。

    路近站在霍绍恒身后,抱着胳膊,拖长声音阴阳怪气地说:“我可以作证,是雷局故意激怒温一诺妈妈,主动被打,只为了脱身。雷局,这个苦肉计可不管用,你就是被受害者家属给打趴下了,爬也得爬着去把温一诺找回来!”

    “你们在报纸上,电视上宣传了这么久的‘人工智能美少女’,全世界首个人工智能芯片跟人脑结合的典范,比最珍贵的国宝还厉害的国宝,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丢了,你想一走了之,让别人给你擦屁股是吧?”

    雷局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但是路近的话太刺耳了。

    之前的那些宣传是为了什么,别人不清楚,难道他还不清楚?

    他只是没想到他这里的防范这么严密,温一诺还能人不知鬼不觉跟人间蒸发一样!

    明显是有人搞他啊!

    这口气怎么能忍?!

    可是他确实没有任何证据。

    监控一切正常,他带来的电脑高手也仔细检查过系统,并没有任何被黑客侵入的迹象。

    昨晚唯一奇怪的地方,就是那一分钟的停电。

    可是他们查了电路系统,只能查出是有个地方的自动跳闸了,就是黄所长的办公室,她下班的时候忘了把她的大功率电炉关掉……

    如果不是自动跳闸,她的电炉就要把整间办公室甚至整个大楼点燃了。

    查到这个原因,雷局更心虚了。

    这可是他们的原定计划……

    只要温一诺死在火灾里就可以了。

    至于黄所长是不是会背锅,他们是不在乎的。

    温一诺现在看起来是痴傻了,据说芯片也取出来烧毁了,但是那些人还是不放心。

    国内有人不想她活,国外的人更不想她活。

    因为温一诺这个人的能力太逆天了,又不能掌控,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现在居然把霍绍恒他们牵扯进来,雷局只把背后的人骂个贼死。

    谁不好惹,偏偏去惹这个杀神……

    这么一想,雷局的腰杆子更挺不直了。

    他明知温一诺在这个关卡失踪得很蹊跷,他甚至怀疑霍绍恒在其中参了一脚,但是人家做事干干净净,甚至连安保级别都主动提升了。

    一切都走正规渠道,滑不留手,连一点违规违纪的把柄都抓不住……

    他头晕脑胀地坐下来,耷拉着眉眼,低声下气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能体会温小姐母亲的心情,我不会告你的,不过温小姐突然失踪,我们也不能不找吧?”

    他眨巴着小眼睛求助地看着霍绍恒,五短身材恨不得蜷成一个球,找个地缝钻进去。

    霍绍恒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爱莫能助地摊了摊手:“我们部门在国内没有授权不能擅自行动,所以我们只能负责对付外部势力,确保外部势力无法插手这件事。但是在国内找人,我们确实不在行,也没有人手,还希望雷局跟上面的人协商,好好想个办法。”

    他顿了顿,又说:“全国发搜寻令发照片肯定不行。温小姐是被人掳走的,我们现在不知道是什么人把她掳走的。但是她的价值,拜你们部门的大肆宣传所赐,全国人民,甚至全世界都知道她是我们最珍贵的国宝。”

    “一发照片,所有人都知道她现在长什么样子,那么多人觊觎她,你觉得不会有人铤而走险吗?”

    雷局更头疼了,“那怎么办?那怎么办?不发照片的话,知道她现在模样的人就这个研究室的人,难道要把他们都排下去找人吗?那也不够啊!”

    路近在旁边听了半天,闻言翻了个白眼说:“什么年代了,还想用人海战术找人?”

    “你们部门不是号称全国最好的研究人工智能的部门吗?人脸识别是最基本的人工智能领域吧?”

    “把你们研发的人脸识别技术联网进全国的户外摄像头,再把温一诺的人脸数据输入进去,不就能让电脑系统自动识别吗?还需要你们派人下去拿着照片一个个对?”

    “你们活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吧?!”

    虽然是嘲讽,但是雷局却眼前一亮,捂着后脑勺连连点头说:“好主意好主意!我这就让人去办!”

    说着他带着自己人一溜烟走了,生怕霍绍恒的人再查出昨晚停电的原因,再往下查就不好了。

    其实霍绍恒早已经知道他们的计划,不然昨晚也不会将计就计了……

    雷局的人走了之后,温燕归的心情更不好了。

    她没想到霍绍恒和路近都反对派人出去找温一诺。

    虽然人脸识别技术是很先进,可在她心里,应该是派人下去全国排查才对。

    她冷冷看着霍绍恒,淡声说:“你们不派人,那我自己去找,总行了吧?”

    霍绍恒淡淡点头,说:“当然可以,但是温女士要小心不被盯梢。万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怎么办?”

    “那就能不找了吗?!她是我女儿啊!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她一生下来就受了那么多罪,我怎么忍心不去找她?!”温燕归捂着胸口,哭得更厉害了。

    霍绍恒依然不为所动,淡淡地说:“我只能依法办事。”

    说着转身离去。

    路近也朝温燕归爱莫能助地耸了耸肩,跟着霍绍恒离开。

    他们都知道,此时无数双眼睛正通过这个会议室的监控看着他们。

    稍有不慎,温一诺的行踪就藏不住了。

    沈齐煊看出点异样,但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为霍绍恒他们说情,反而温燕归表现得越恨霍绍恒,可能事情才不会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其实沈齐煊心里也没底,但是他凭着直觉相信霍绍恒。

    他也没拉着温燕归,只是走过去说:“要不我去找私家侦探试试。”

    温燕归看都不看他,掉头对张风起说:“风起,我们一起去找一诺,好不好?”

    张风起默默点头,“好。”

    老道士也说:“我也去!等我算一卦,就知道一诺去哪儿了!”

    他掏出五帝钱,往会议桌上一抛,说:“北方!她应该在北方!”

    “北方?!哪里?哪个城市?”张风起也凑了过去,“能看见吗?能看见吗?”

    “这个可难了……”老道士掐指一算,“应该有三个人把她带走了,两女一男,正往北方坐车呢,大客车!我们马上就走!”

    他风风火火带着温燕归和张风起离开,沈齐煊叹了口气,拿出手机,也找了自己的人跟着他们去北方,然后才离开科学部的特别研究室大楼。

    于是除了全国的监控摄像头里的人脸识别系统加入了温一诺的人脸数据,由科学部的人统一识别,又有一班人跟着温燕归他们去了北方。

    前往北方的大客车更是被严加盘查,据说是抓逃犯……

    萧裔远在网上得知这些消息,略微放了心。

    他不是不惊讶的。

    他一直担心对方会全国搜寻温一诺,所以没想过让温一诺从小院子里出来,就算带她出去散步也是戴着口罩和帽子。

    可是科学部那些人居然不直接发搜寻令,也没有把温一诺的照片公诸于众,而是偷偷用人工智能的人脸识别系统想找出温一诺。

    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人脸识别系统的祖宗?

    早给他们改数据了……

    老道士带着温燕归张风起他们去了北方,把一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也带去了北方。

    这倒是在萧裔远的意料之中。

    而且也没有人找他。

    似乎大家都默契地忘记了他。

    萧裔远:“……”

    突然觉得自己的行动,也不是那么严密。

    如果没有人在背后默默帮他,他现在知道自己和温一诺躲不了三天。

    但暂时没有被找到的危险,他也更放心了。

    接下来的日子,他要看看有什么能帮助温一诺的。

    她为什么一直不能突破六岁的瓶颈?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