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28章 超常发挥(第一更)

时间:2020-09-03作者:寒武记

    夕阳西下,萧裔远开着自己的越野吉普车回到自己住的老城区。

    这里其实在南辰市的市中心,周围有市政府机构,市立医院,还有一流的小学和中学,以及古代留下来的亭台楼阁,以及几弯清澈的湖水。

    萧裔远租的这栋独门独户的小院子,就在一弯湖水旁边。

    他开着车转到门前幽静的小路上,路边垂柳已经开始发出绿芽。

    虽然还不到正月十五,但是南方的风已经带来春天的气息。

    冬天的羽绒服和羊毛衫都快穿不住了。

    萧裔远把房子里的温度调得很舒服,一直是二十五度左右。

    温一诺一个人在家里只穿连帽衫和休闲裤。

    可惜她现在虚胖的厉害,穿着这身衣服,远远没有她以前的风姿。

    萧裔远把车停在自家小院门边的路上。

    隔壁院门口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太婆,笑眯眯看着他说:“你是新搬来的吧?这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啊?”

    萧裔远淡淡地说:“租的。”

    然后朝那太婆点点头,一点也没有深谈的意思,径直用钥匙打开小院子的门进去了。

    那太婆踮着脚往隔壁院子那边看,但是萧裔远很快关上桐油漆的院门,挡住了她的视线。

    “……这小伙子长得可真好,不过好像家里有人了?”她自言自语地说。

    这个老城区里住的大部分是老人,还有一部分买不起好房子,为了学区带着才上小学的孩子跟父母住在一起的年轻夫妻。

    他们的孩子也就六七岁大小,跟温一诺的智商和情商年纪差不多。

    但之前萧裔远担心他们被人发现,一直是叮嘱温一诺不要出门。

    温一诺也很乖乖听话。

    萧裔远回来的时候,温一诺一个人蹲在院子里的琼花树下看蚂蚁搬家。

    他放轻了脚步,咳嗽一声说:“诺诺?”

    温一诺回头,看见是他回来了,欢呼一声朝他奔过来,“阿远哥哥你回来了!你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

    萧裔远早上出去的时候,跟她说好了,说下午会给她带东西吃。

    刚开始安顿下来,萧裔远有很多事情要做,然后才能在家好好陪着温一诺。

    他不敢从自己的银行账户里取钱。

    为了不让人追溯到这个地址,他后来拿别人的身份证办的证件和银行卡都只存了一点现金。

    他现在手机里的支付宝也是用别人的身份证认证的,只要他的第一笔收入能顺利存进来,他就能放心了。

    温一诺这个样子,萧裔远不可能去公司坐班,所以他一直打算的谋生的法子,是在网上做自由职业者,只要有个支付宝就能收钱。

    对,他现在找的工作,是给人代写代码,或者做一点小项目,完全自谋出路。

    这几天他跑了好几个地方,把在这里居住的暂住证给办好了,然后就要在网上开始接活了。

    过两天还得出去一趟。

    萧裔远拿出从外面买的玉带糕和酒酿饼,还有一只野鸭,说:“你先去洗手吃点心,我去做饭。晚上吃高压锅炖野鸭好不好?”

    这个菜其实用砂锅炖更好,但是他没那么多时间了。

    温一诺现在又是小孩子脾气,肚子一点都不能饿,一饿就要大喊大叫,很不好哄。

    温一诺高高兴兴去洗手,然后坐在餐桌前等着吃点心。

    萧裔远把买的两盒糕点打开包装,用新买的餐具装好了放在她面前,自己去厨房收拾野鸭子。

    他忙碌了一个半小时,外面的天完全黑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才做好了。

    正中一个大盅,里面放着他刚从高压锅里盛出来的竹荪墨鱼炖野鸭。

    旁边是一只清蒸大龙虾,还有一个竹筒蒸笼里放着豉汁蒸排骨,以及几个家常菜,绿色香菜白色肉丝还有青色辣椒混炒的香辣肉丝,另外还有一道用猪油爆得喷香的辣椒丁炒农家土鸡蛋,用鸡蛋液炸过的家常豆腐,以及煮干丝。

    主食是五常米饭。

    萧裔远没想到在这个南方小城市也能买到东北五常大米。

    他本来以为是假的牌子,但是蒸出来之后发现是真货。

    跟他在帝都吃过的五常大米口感一模一样。

    温一诺不太爱吃米饭,但是东北五常大米做的米饭她还是能吃一点的。

    这一桌子菜,都是温一诺爱吃的。

    她的味觉明显还记得这些美味,吃得特别开心。

    因为是刚到这里,萧裔远没有限制温一诺吃东西。

    等安顿下来之后,他就要限制一下温一诺的饮食。

    太胖的话,对身体器官的负荷其实是很重的。

    萧裔远想,如果她的智商真的不能恢复,但是他希望她至少能身体健康。

    两人吃完晚饭,萧裔远见温一诺真的吃撑了,决定带她出去散步消食。

    他给温一诺戴上口罩和帽子,又在单衣外面直接套上一件大大的羽绒服,拉着她离开小院,到外面的大街上散步。

    此时还在正月里,大家还沉浸在过年的气氛中。

    天一黑路上就没人了,商店晚上也关得早。

    两人手牵手,在人行道上慢慢走着,路灯把他们的身影拉得很长。

    温一诺看上去也没那么胖了。

    萧裔远想着她以前那些飒爽英姿,心里很不好受。

    他握了握温一诺的手,下决心说:“诺诺,我一定要让你好起来。”

    温一诺笑嘻嘻地抬头看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她潜意识里对他无比信任,因此她摇了摇他的手。

    萧裔远深吸一口气。

    虽然天气已经转暖,但是南方初春的夜晚,还是带着沁人的凉意。

    那些寒冷的空气被他吸入肺里,如同牛毛细针,扎得他有些疼。

    但是疼痛让他清醒,让他知道,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两人回去的时候,正好隔壁那一家开门送客。

    不知道回来的是他们的女儿,还是儿子一家人。

    在门口唧唧咕咕说着当地方言,萧裔远一个字都听不懂,就觉得很是温婉,就像这里的南方水乡一样,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他和温一诺在自家门前站定,拿着钥匙开门。

    隔壁那太婆又跟他们打招呼。

    萧裔远只好点点头,朝他们笑了笑,带着温一诺进去了。

    他虽然留了满脸的络腮胡,但那超出常人的瑰丽的眉眼,是络腮胡都藏不住的。

    他只一笑,眉眼就像是春日里的繁花,必能动人,任她是谁。

    大家根本注意不到他的络腮胡,只被他勾魂夺魄的精致眉眼吸引了注意力。

    隔壁人家都静了一静,然后才又开始唧唧咕咕说起话来。

    无非就是问隔壁刚才那进去的两人是什么身份。

    那太婆就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说:“那是一对兄妹,哥哥长得这么好看,妹妹却长得那么胖,没看见过样子,估计很丑,可惜了,估计大家都是看他带着个妹妹,才不好找对象。”

    凡是看见萧裔远和温一诺现在样子的人,没有人会觉得他们是一对情侣,几乎都认为他们是兄妹,或者朋友关系。

    因为颜值相差太多。

    不久小巷子的人又发现了温一诺其实是个白痴,就更惋惜萧裔远了。

    这么好的男人,明明条件那么好,却为了痴傻的妹妹一直找不到对象。

    有的人已经开始给萧裔远做工作,让他把痴傻的妹妹送到民政院让国家养算了。

    萧裔远没有说过自己跟温一诺是什么关系,他们俩现在确实不是情侣,也不是夫妻,只算得上朋友。

    但是朋友不会单独住在一起。

    这种事没法解释,再说他又没决定是不是在这里长住。

    所以当别人猜他们是兄妹的时候,他没有反驳,就算是默认了。

    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之后,萧裔远做完第一个项目,接到对方转到他支付宝里的全部货款。

    钱不多,但也有几万块。

    如果省着点花,也够花半年。

    萧裔远也就不着急继续找新的项目,打算出去买点好菜,犒劳温一诺。

    这一个多月,温一诺跟着他吃健康饮食,也就是多吃蛋白质、蔬菜和水果,少吃碳水化合物,她瘦了一点点。

    肉眼看不出来,不过体重秤显示得很清楚。

    萧裔远心疼她,已经答应她减一斤就给吃顿好的。

    当然,一顿好的吃完,这一斤就长回去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萧裔远对温一诺永远没法真正硬起心肠。

    哪怕她已经不记得他,不记得他们曾经的那些美好。

    不过仔细想想,萧裔远又觉得有些好笑。

    他以前总认为温一诺心大得没边,爱他的程度,没有他爱她多。

    现在回想,能有“爱”这个感觉,对温一诺来说,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毕竟有哪个人工智能,真的产生过“爱”这个概念?

    更别说身体力行了。

    萧裔远是真不介意温一诺是不是人工智能。

    在他眼里,那都是他毕生的心头宝。

    如今温一诺没有了芯片,也没有“智能”,可是笨拙的她,也知道偷偷学习写他的名字。

    “远”字已经学会了,但是“裔”字很复杂,她还在努力学习当中,今天已经写得很好了。

    萧裔远把傅宁爵给他带回来的那块黑羊脂玉锦鲤吊坠拿过来,给温一诺戴在脖子上,说:“这是诺诺得的奖品,诺诺会写‘裔’字,阿远哥哥奖给诺诺。”

    温一诺低头拨弄着她的小吊坠项链,爱不释手。

    萧裔远朝温一诺挥挥手,说:“诺诺,我去买菜,你一个人在家里要注意安全。”

    “知道了!”温一诺笑着朝他挥手,“多买点好吃的!”

    萧裔远笑着点点头,关上院门出去了。

    这一次他没有反锁院门。

    因为他们已经在这里住的熟悉了,周围的街坊邻居都还不错,他也不能老是把温一诺关起来。

    她应该有接触这个社会的权利。

    他走了没多久,就是小学放学的时候。

    小学生们三三两两回到自己家。

    温一诺听见小学生踢踏的脚步声,忙跑到院门口,从门缝里往外看。

    她很羡慕那些背着书包的小学生,她觉得自己应该跟他们是一样的人,可是她不能去上学。

    因为她……

    温一诺看了看自己,个子比那些小孩子高多了,她到底跟他们是不一样的。

    温一诺撇了撇嘴,有些不高兴。

    这时,邻居家的一个小孩子发现她正在从门缝里往外看,立刻大叫说:“那个傻子在偷看我们!那个傻子在偷看我们!”

    激动的小孩子无法控制自己,一把拉开了院门。

    温一诺正好靠在院门上。

    院门突然被人打开,她收势不及,一下子栽了出去。

    门前有条小小的门槛,她被门槛绊倒,轰隆一声笨拙倒地,只来得及护住头脸。

    但是胖乎乎的她如同滚地葫芦一样在地上滚动,小学生们看得哈哈大笑。

    围成圈看她的笑话,还临时编了歌谣嘲笑她。

    “傻子傻,坏子坏,拉开大门出个怪!”

    “你踹我,我踹你,踹到水沟拣块泥!”

    然后开始从地上捡起石头土块,往温一诺身上砸。

    温一诺啊啊叫了两声,吓得口齿不清地说:“别……别砸……疼……诺……疼……”

    小学生们哄堂大笑:“傻子还会说话!快砸她!让她再说话听听!”

    小孩子残忍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残忍,所以更加肆无忌惮。

    他们用石头土块把温一诺砸得在地上蜷成一团,还觉得不满意。

    一个小孩先跑上去朝她后背踹了一脚。

    见她没有反应,仿佛找到新的玩法,大声说:“一起来踹她!一起来踹她!踩她脑袋!踩她脑袋!”

    温一诺条件反射般把自己的后脑勺抱得更紧。

    那想踩她后脑勺的孩子急了,扑过去想把她抱着后脑勺的手掰开。

    温一诺也急了,她大声喊着:“阿远哥哥!阿远哥哥!”

    然后用力把那个扑到她后脑勺上掰她手腕的小孩子推开。

    她虽然智商只有六岁,可是身体却是个确确实实二十一岁半的少女。

    她急起来的时候,那力气也是很大的。

    她这奋力一推,将那小孩子直接推得摔倒在地上。

    围攻的别的孩子更加生气,怒道:“你个傻子还敢打人!”

    他们一涌而上,全部开始踹温一诺。

    温一诺很快被他们打得流出鼻血,她哭喊着,却被路人漠视。

    大家一看就知道她是个傻子,谁会多事救一个傻子?

    隔壁那太婆虽然看见了,可是看见那群跟小牛犊子一样的小孩子,也犹豫了。

    未成年人杀人都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如果自己被他们打伤了,那也是白打……

    因此太婆只是在门口叫着说:“你们别打了!别打了!她家大哥很厉害的!”

    小孩子集体作恶的时候,是很难自动收手的。

    他们被温一诺的惨景激得嗷嗷叫,完全不能控制自己,恨不得继续打下去,打得她越惨越好。

    有些小孩子的家长看见了,也没有叫自己的孩子收手,反而觉得正好给自己的孩子一个锻炼的机会。

    反正只是打个傻子而已,那傻子那么胖,小孩子随便踹几脚肯定没事的。

    萧裔远就在这个时候急匆匆赶回来了。

    他本来还有一些菜要买,但是突然心跳得很厉害,脑海里甚至听见温一诺在叫他的声音。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种幻觉,但他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赶紧回来看看。

    结果就在他家门前那条小巷子里,他看见自家院门大敞。

    穿着一身湖蓝色浅色夹衫的温一诺,抱着脑袋蜷在地上,被一群小孩子跟球一样踢来踹去。

    萧裔远听见她一声声“阿远哥哥”的呼唤,怒气顿时窜了上来。

    他将手里刚买的菜往自家院子里一人扔,也不说话,揉身而上,将那些作恶的小孩子一个个拎起来往路边一扔,然后抱起温一诺,说:“诺诺,看着,如果别人打你,你就打回去。”

    说着,他将温一诺抱在怀里,如同抱着一个大大的玩偶,握着她的两只手,开始抽那些被萧裔远吓懵了的小孩子。

    “看见了吗,刚才他是用这只手打你的,你得同样用这只手打回去。对,就这样!”

    啪啪啪!

    温一诺被萧裔远握着胳膊,一巴掌一巴掌连扇过去。

    她的力气还是挺大的,一巴掌扇过去,好几个孩子的乳牙都被她打出来了。

    几个孩子捂着满嘴的血哭嚎起来。

    萧裔远放开她的手,继续说:“就那样,对,按照我刚才教你的方法。记得刚才他们是怎么踹你的吗?用同样的姿势踹回去。力气大没有关系,你是没有行为能力的人,跟他们一样,不管做什么,都不受法律制裁!”

    说到最后几个字,萧裔远眼圈都红了。

    温一诺虽然胖乎乎的,但是在打了几巴掌之后,胸口的黑羊脂玉锦鲤吊坠渐渐温热,她的身手顿时灵活起来。

    大脑没了记忆,身体的记忆却好像被唤醒了。

    那些动作熟极而流,从她的手下和脚下倾泻而出。

    一群小孩子都成了倒地葫芦,被她踹着在地上滚动,就跟刚才那些小孩子把她当球踢一样。

    这时刚才那些袖手旁观的家长才生气了,走过来大声呵斥道:“住手!你给我住手!你再不住手我报警了!”

    萧裔远抱着胳膊靠在院门上,冷冷地说:“报啊,我家诺诺刚才被你孩子打成那样,你们也没说报警。现在才说报警,晚了!有本事马上打电话,我看看你们要赔多少钱。”

    “让我们赔钱?!我儿子可是未成年人!他把你妹杀了都白杀!”一个小孩子的家长十分嚣张。

    萧裔远挑了挑眉,“行啊,我家诺诺也是没有行为能力的人,她是傻子,你们都知道的,她杀人才是白杀!”

    孩子的家长们一想也对啊,这才慌了神,冲过去把自己的孩子拉开,一个个护在怀里。

    温一诺的手脚慢了下来,困惑地看着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继续打。

    因为这些人刚才并没有打她,她记得很清楚。

    萧裔远说:“子不教,父之过。诺诺,打他们的爸爸妈妈!”

    这时正好一个被家长护住的孩子得意地从家长怀里探出头,朝温一诺吐一口唾沫。

    温一诺下意识避开,探手往前,拧着那孩子的衣领把他从家长怀里拽出来,然后反手一巴掌抽在那孩子家长脸上。

    那是个三十左右的男人,非常瘦弱,看上去白斩鸡似的,刚才还气势汹汹说自己儿子是未成年人,杀人也白杀的男人,一下子被温一诺扇掉一颗门牙。

    那人捂着自己流血的嘴,杀猪一样叫起来。

    萧裔远懒洋洋举着手机,说:“我录视频了,刚才你们这些小崽子欺负我家诺诺的视频我也有。欢迎你们报警,准备好钱让我索赔。我家诺诺比你们家这些未成年小崽子更没有行为能力,再让我看见他们欺负她,我会教她无限反击。”

    那些家长这才明白自己惹了一个狠人。

    立刻灰溜溜带着孩子跑远了,当然没有人敢去报警。

    明摆着的事,温一诺一个傻子,警察难道会抓她去坐牢?

    等这些人走了之后,萧裔远才走到温一诺面前,拿出纸巾给她擦脸上的鼻血,微笑着鼓励她:“诺诺真棒!”

    他的心情其实非常激动。

    不是刚才他们反击了欺负温一诺的人,而是他发现,温一诺的身体协调能力,好像恢复了不少。

    特别是在她打人的时候,完全看不出她是六岁的智商……

    跟以前走路都会把自己绊倒的情况大相径庭。

    这是要恢复了吗?!

    萧裔远的目光落到温一诺的后脑勺上。

    他牵着她的手,一起回家。

    先去浴室把手脸洗干净。

    又问清楚她身上哪里受伤了。

    温一诺只说后背疼。

    萧裔远撩起她的夹衫,看见她白皙的后背上青一块,紫一块,明显被那些小崽子下狠手踢过。

    他抿了抿唇,拿了药油过来给她推拿,一边问她:“诺诺,你刚才记得怎么打人吗?”

    温一诺点点头,“记得啊。阿远哥哥说,他们怎么打我,我就怎么打回。”

    “那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打你的?”

    “嗯,知道。”

    “怎么知道的?”

    “就是知道啊……”温一诺扭过头看着萧裔远,明亮的眼睛似乎大了不少,“就是……我看见了……”

    “在哪里看见的?”

    温一诺皱眉想了想,指着自己的脑袋不确定地说:“……这里?”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九月了,求一波月票!!!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亲们的订阅、打赏、投票和评论!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