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30章 王者归来(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9-04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静静地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等着那股交缠的能量彻底被自己的大脑吸收,才穿衣下床。

    萧裔远还在另一张床上熟睡。

    他是习惯晚上写代码的夜猫子程序员,总是写到凌晨才睡觉。

    温一诺则是八点就睡觉的乖宝宝作息,每天早上五点就醒了。

    她动作轻盈地下床,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再梳头,抹上一层柔肤水,再戴上帽子出去晨跑。

    南辰市的冬季,早上的风带着湖里的水气,吹到脸上透心凉。

    温一诺只有帽子围巾手套全副武装才能抵抗那股寒气的侵袭。

    当然,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运动羊毛衫和运动裤。

    因为跑起来后很快就会发热的。

    她绕着小区旁边的大明湖跑了一圈,又在湖边做了一下伸展运动。

    然后把帽子和围巾取下来,坐在湖边的座椅上,对着这片宽阔的地方开始闭目吐纳。

    这是她师父张风起教她的道门基本功夫,她从六岁开始练,不过脑袋受伤之后,她完全遗忘了功法,半年前才想起来。

    后来她就趁每天晨跑的时候在这里重新练习,极大的加快了恢复的步骤。

    是的,其实她的记忆已经完全恢复了,比萧裔远预想的要早三个月。

    但是她没有让萧裔远知道。

    因为萧裔远这个人有着理工科直男对数学秩序的强迫症。

    比如说他认为她要一个月才能恢复一年的智商和记忆,他就一个月只给她测一次智商,而且严格按照一月一年的进度。

    温一诺觉得,如果她真的表现出一个月进展好几年的现象,萧裔远会高兴,但也会十分的不自在。

    因为她打破了理工科直男对数学秩序的强迫症心理……

    温一诺看在萧裔远抛弃一切陪她“浪迹天涯”的份上,决定让他舒坦几天。

    不过今天是小年,她要送他一份大礼。

    温一诺坐在林间湖边的晨曦和冬雾之间,白皙无暇的肌肤,美貌无敌的侧脸容颜,被湖边几个早起晨练的老头老太太见了,还以为看见了落入凡尘的仙女。

    他们大气都不敢出,唯恐气儿出大了,惊扰了仙女的宁静。

    温一诺就在这种静谧之中进入了冥想状态。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思绪瞬间千里,跨越云层,飞过茫茫大海,来到她曾经毁过一次的实验室。

    果然,那里的设备又重建了,但是那些恶心的披着人皮的机器人已经没有了。

    还有那个能够探测芯片特殊信号的仪器呆呆地靠窗台边沿放着,一点反应都没有。

    温一诺笑了笑,收回思绪,睁开眼睛。

    那双比一般人更很沉的眸子里宝光莹润,仔细看的话,还能在她眸子的最深处看见一点点若隐若现的金色圈环。

    跳龙门的锦鲤,先得把自己修成金色锦鲤。

    温一诺摸了摸锁骨间的黑碧羊脂玉锦鲤,轻轻吐出一口气。

    寒冷的清晨,呵气成霜,人们一说话就会有白气喷出。

    没有人注意到温一诺吐出的白气,其实跟一般人不一样。

    她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心想皇城紫气真好用……

    当然,道门大魁首的奖品也真是苟,那个葛大天师占卜也有一手,居然硬是把她的救命之恩还上了。

    但这些东西都不是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虽然她确实是依靠这些东西提供的能量才逐渐恢复了记忆和能力。

    温一诺在湖边坐到太阳完全升起来,才起身回家。

    这时已经早上七点。

    她先去萧裔远常去的早餐店买了两笼正宗的蟹黄汤包,才慢悠悠往回走。

    萧裔远这时也起床了,在厨房里做早餐。

    温一诺踩着点回家,笑着在院子里就大叫:“阿远!”

    萧裔远抬头朝窗子外看了一眼,然后正在搅动燕麦片的手顿住了。

    她刚才教他什么?

    不是阿远哥哥,也不是远哥,而是……阿远!

    萧裔远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不过再抬头,看见她蹦蹦跳跳进到屋里,他的心情又平静下来。

    心智年龄才十八岁的小丫头片子,又搁他这儿玩“叛逆”呢……

    萧裔远勾了勾唇角,把一只香蕉切碎了放到燕麦片里继续搅拌,然后加牛奶煮五分钟,一锅香甜又有营养而且粗纤维的牛奶香蕉燕麦粥就煮好了。

    再拿一个白煮蛋和一盒杏仁奶,就是温一诺今天的早餐。

    萧裔远把东西端入餐厅,发现温一诺买了蟹黄汤包。

    “咦?你去买早餐了?”萧裔远笑着说,“早知道我就不做早餐了。”

    “外面的早餐没有阿远你做的好吃。”温一诺笑嘻嘻地说,露出脸颊上两个可爱的梨涡。

    “可你还是买了蟹黄汤包。”萧裔远笑着捏了捏她的脸,“巧言令色鲜矣。”

    “蟹黄汤包不算早点,那是我的餐前点心。”温一诺朝他眨眨眼睛,“阿远你懂的。”

    “我不懂。”萧裔远笑着坐下来,不客气地拿过一个蟹黄汤包,插入吸管,先把里面鲜嫩的汤汁吸得一干二净,然后才把汤包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嗯,好吃。”他夸了一声,“就是自己做太麻烦了。”

    温一诺只顾着埋头苦吃,根本不答话。

    两人吃完蟹黄汤包,又开始吃萧裔远做好的牛奶香蕉燕麦粥。

    温一诺不喜欢吃蛋黄,但是在萧裔远的注视下,她还是勉为其难把白煮蛋的蛋黄咽下去了。

    再喝杏仁奶,一天美好的早晨才结束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笑嘻嘻地说:“哎嘛,这么吃下去,我又要长胖了!”

    萧裔远将手搭在身边座椅的椅背上,淡笑看了她一会儿,说:“好了,今天又要测智商了,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到了十八岁。”

    温一诺乖巧点头,“好哒。”

    她把早餐的碗筷收到厨房,然后出来等着萧裔远给她测试。

    萧裔远的那张excel表格,已经做到第十八个页面。

    每个页面都是同样的参数和勾勾圈圈,强迫症看得一本满足。

    萧裔远对图表的痴迷简直不亚于编程。

    他打开电脑,说:“你先做一下测试。”

    这是他专门为温一诺编写的,适合她特殊情况的心智测试训练。

    温一诺也没说话,默默在半个小时内做完了两个小时的题量。

    萧裔远:“……”

    这个进度,比他预计的要快啊……

    他看着温一诺那份完美的答卷,果然陷入天人交战之中。

    温一诺仿佛能听到两个小人在萧裔远脑袋里吵架。

    “一个月测一次!不能再多了!”

    “不行!她的水平明显已经远远超过十八岁的平均智商!应该继续测下去!”

    “可是再测的话,就不是一个月进展一年了……进度不再匀速……”

    萧裔远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

    温一诺好好欣赏了一番,才慢吞吞地说:“……要不?再往后测?我其实无所谓的。”

    她耸了耸肩,一脸轻松地靠坐在座椅上。

    萧裔远深吸一口气,到底还是想要知道温一诺真实状况的心思占了上风。

    他点点头,“继续,你往后翻,我会继续加载习题。”

    于是温一诺继续往后做。

    半个小时后,她把十九岁那一关过了,然后二十分钟过了二十岁,十分钟过了二十一岁。

    她继续往后翻,结果没有了。

    温一诺朝萧裔远挑了挑眉,“阿远,我已经二十二岁了,为什么没有二十二岁的智商测试呢?”

    她狡黠地笑,身子却保持着随时往后闪躲的姿势。

    萧裔远终于明白过来。

    这个家伙,应该早就完全恢复了!

    他心里升起狂喜,之前以为自己会因为秩序被打乱,强迫症患者会难受的感觉完全没有。

    原来在他心里,温一诺的健康,始终是最重要的!

    萧裔远突然鱼跃而起,单手撑过电脑桌跳了过来。

    在温一诺想要跳起来闪开的时候,一把把她搂入怀里。

    他抱得紧紧的,炙热的呼吸在她脸颊上滚动。

    他激动地问:“诺诺,你是不是已经好了?!你是不是全部都记起来了?!”

    温一诺这才咯咯笑出声,伸出双臂抱住他的脖子,撒娇说:“还差一点点……那里还有个疤,头发长得少!”

    她指的是她后脑勺曾经破损的地方。

    萧裔远轻轻揉了揉她的头,避开她的后脑勺,说:“没事,你头发多,盖住了就看不见了。”

    温一诺点点头,“那就没事了,我都记起来了。唉,我这也是一时疏忽,不然……”

    她话没说完,萧裔远已经低下头,吻了过来。

    天知道他忍得多辛苦,但是她不恢复,他就是没法对她有任何亲密举止。

    那是正常人的心理障碍。

    温一诺依偎在他怀里,婉转相就。

    这个吻漫长又热烈,但又好像一眨眼就结束了。

    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

    萧裔远看着温一诺被他吻肿了的小嘟嘴,用额头轻轻蹭着她的额头,温声说:“……我觉得我起早了一些……”

    温一诺笑得迷离:“是啊,好像有些困了……”

    于是两人搂抱着回卧室睡“回笼觉”。

    ……

    胡天胡地的“回笼觉”后,温一诺靠在萧裔远怀里,突然说:“你刚才没戴套……”

    萧裔远:“……”

    他又不是禽兽,之前怎么会准备套子?

    今天也是被温一诺的消息给震惊了,他急切地想拥有再次跟心爱的人灵肉合一的境界。

    他有些不自在地起身,说:“那我给你去买紧急事后药。”

    温一诺拉住他,趴在他强劲的肩头,用手在他胸口上画着圈,低声说:“阿远,我们回家过年吧。”

    自从去年大年三十离家,到现在又快要到大年三十了。

    今天是小年夜,她很想自己的亲人。

    萧裔远也一样,他也想,但是温一诺的事情永远在他这里是排第一位的。

    萧裔远握着她的手,说:“我没问题,但是你怎么回去?想要如何出现在他们面前?”

    温一诺朝他做了鬼脸:“只要你不暴露就行,别的就看我胡掰瞎扯呗!”

    萧裔远心想,他怎么瞒得过那些人?

    他们能在这里安静地住下来,就是在那些人的默许之下。

    当然,霍绍恒他们他是信任的,只要能瞒过科学部那些人就好。

    萧裔远想好了主意,说:“还有五天就过年了,我们现在回去也来得及。”

    “只是这里的东西来不及处理了。”

    他们来这里的时候,真的只带了一些日常用品和电脑手机以及ipad,别的都没带。

    这些东西都是他们两人在这里如同蚂蚁搬家一样积累起来的。

    温一诺笑着说:“没关系啊。反正是身外之物。”

    萧裔远也笑了,“也对,都是便宜货,我本来就想着如果在这里没有起色,就带你去别处,所以也没买什么好东西。”

    温一诺点点头,“那我们跟他们联系一下吧,我爸爸妈妈和师祖爷爷他们是不是很难过?”

    萧裔远想了起来,忙说:“我得跟他们对个暗号,让他们赶紧回家。不然等你回去,他们都不在家,你怎么过年啊?”

    温一诺瞪大眼睛:“你和他们还有暗号?!他们知道我跟你走了?!”

    萧裔远笑道:“只有你师祖爷爷知道,你妈不知道,你师父……可能会猜到吧……”

    说着,他开始给老道士的手机发消息。

    温一诺更惊讶了,“我师祖爷爷事先知道?!”

    “嗯,我要把你带走,当然不能跟你家人都不说一声。所以我事先跟你师祖爷爷商量了一下,我新办的一些证件和银行卡以及支付宝,都是用的你师祖爷爷的身份证。”

    萧裔远想起去年这个时候的准备和紧张,真是恍如隔世。

    好在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温一诺确实好起来了。

    温一诺啧啧两声:“我师祖爷爷也真是心大,就这样把一无所知只有六岁智商的我交给一个外男……”

    “我是外男?”萧裔远一把掐住她的细腰,“再说就给你厉害瞧瞧!”

    他顶了顶她。

    温一诺脸上飞起红晕:“呸!你离我远点儿……”

    两人嬉闹着,又重归于好。

    萧裔远那边发的暗号有了回应。

    老道士回复了三个巨大的感叹号,然后是一张表情包:团团圆圆.jpg。

    萧裔远回复一个表情包:一起过年.jpg。

    “行了,我们收拾东西,开车回去。”萧裔远用手拨了拨头发,“这一次我们得开两天。像上次一天十个小时,我的腰都会断。”

    他笑着亲了亲温一诺的脸,骚话不断:“你知道的,男人的腰非常重要,不能有事。”

    温一诺:“……”

    她笑着将他推开,说:“我可以开车,你开一半,我开一半不就行了?”

    “你的驾照没带。”萧裔远揉揉她的头发,“所以别想了,就两天开回去。我们可以一路游玩,不用像上一次那样躲躲闪闪了。”

    “可是那些人会不会还在找我?”温一诺有些迟疑了,“我要不要戴帽子墨镜和口罩?”

    “可以啊,不过不用太紧张。他们不知道你已经恢复了,还拿着你发胖时候的人脸数据在监控呢。”萧裔远起身穿衣,“我去收拾东西。”

    他们俩说走就走。

    离开那个小巷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隔壁邻居好奇地问他们:“你们这是要走吗?”

    萧裔远点点头,“我们回家过年。”

    外地人春节的时候回家过年,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于是邻居们也没在意。

    萧裔远和温一诺刚走没多久,确实有人来到他们住的小院前敲了敲门。

    好心的邻居太婆探头出来说:“他们刚走了,说是要回家过年。”

    那人点点头,“谢谢您呐。”

    然后迅速给上级发消息。

    霍绍恒那边得到消息,也是沿途布置了保护他们的人手。

    不仅为了他们的安全,也故布疑阵,搞乱外部势力插手的视线。

    萧裔远和温一诺开出南辰市之后,温一诺就感觉到有人盯梢。

    她有些手痒,在说服萧裔远确实有人在跟踪他们之后,她在车上跟萧裔远换了座位,掌握了方向盘。

    她有一年多没有摸方向盘了。

    终于再次坐到方向盘后面,她觉得自己两眼都发绿光了。

    她猛地一踩油门,那车如离弦之箭一样在高速上开始穿梭。

    九宫莲花阵重出江湖,并且还能压着限速开,将一辆笨重的越野吉普车开出了顶级超跑的感觉。

    萧裔远用手紧紧拉着副驾驶座位头顶的拉环,脸色白得厉害。

    他知道温一诺开车很猛,但是没想过这么猛!

    不过好在温一诺只用了五分钟就甩掉了后面跟踪的车,然后又在高速上跟萧裔远交换了位置。

    这一段视频即时传到了帝都霍绍恒他们的监控室。

    看见视频上那辆在车流中穿梭来去画出一朵朵巨大莲花印的越野吉普车,霍绍恒缓缓绽出笑容。

    “一诺,欢迎归来。”

    温一诺并不知道跟踪她的车是谁,但是她现在要回家,不想后面跟着陌生人。

    霍绍恒断定温一诺应该已经恢复了,才命令他的手下不用跟着温一诺,只要继续扰乱那些人的视线就好。

    不过他还是很好奇,不知道温一诺那些神奇的本事,还剩多少。

    这两天,温燕归、张风起和老道士也迅速坐飞机从东北的深山老林回来了。

    温燕归整个人都非常低落,张风起也是一脸沉郁。

    只有老道士情绪如常。

    但是他一直是这幅样儿,八十多岁的人,情绪本来就不太外露。

    三个人风尘仆仆回到自己帝都的大平层。

    这里一年没有住人,还是积累了一些灰尘。

    张风起心疼温燕归,专门找了钟点工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

    然后霍绍恒派的人上来,从他们屋里搜出了七个监听摄像头装置。

    张风起:“!!!”

    “这些人是有病吧!怎么还盯着我们不放!他们是不是想一诺死啊?!”张风起终于怒吼出声。

    霍绍恒派的人没有多说,只是交代他们:“暂时尽量不要找外面的人来做服务,现在你们一家被很多人盯着,必须要小心。”

    张风起悻悻的点头:“知道了,我们会小心的。”

    以后他就是累死,也不再请钟点工了。

    三个人安置下来之后,都很疲累,也各自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道士就起床,去外面那家早餐店买了两大桶生滚鱼片粥和生煎包回来。

    温燕归进餐厅看见之后,还很惊讶:“您怎么买这么多的早餐?”

    他们这一年在东北的深山老林,其实过的还不错,吃的是真正的绿色山珍,健康饮食。

    她只是太担心温一诺,根本食不下咽,所以还是瘦了很多。

    老道士笑眯眯地说:“你吃不完就放着,总有人吃。”

    温燕归坐了下来,很头疼地说:“没几天就要过年了,我们什么都没准备。”

    “我把在山里准备的过年的东西都托运回来了。”张风起也走进餐厅,在温燕归身边坐下,安慰她说:“你什么都不用管,我和师父掌勺。”

    “……我实在没有过年的心情。”温燕归摇了摇头,“我还是想出去找一诺。为什么在北方找了一年都没找到她?难道她不是在北方吗?”

    温燕归看着老道士问道。

    老道士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但是卦象是这么说的。”

    “难道卦象也说让我们突然回家?”温燕归忍不住怼了一句。

    她一向对老道士敬重有加,但是这一年思女之情也把她折磨得够呛。

    老道士没有在意她轻微的无礼,端起生滚鱼片粥喝了一口,笑眯眯地说:“想回来,就回来了啊!”

    温燕归:“……”

    这天没法聊了。

    她沉着脸吃完早餐,就拿了包包想出门。

    老道士笑着说:“今天我给算了一卦,最好不要出门,否则会错过一诺的消息。”

    温燕归:“!!!”

    又是这样!

    这一年来,老道士占卜的水准直线下降,还不如张风起百分之五十的正确率!

    他就没有一次准过!

    温燕归怒视着老道士,但是,虽然知道他在这件事上从来没有准过,温燕归还是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出门。

    就跟赌徒一样,总是在想“万一呢……”

    万一他就准了呢?

    她无法冒任何风险。

    因此温燕归只好回到自己的卧室,怒气冲冲关了门,不敢出去。

    很快上午过去,快吃中午饭了,老道士也没有做饭的意思。

    张风起出来观望了一会儿,见老道士盘腿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他嘴角扯了扯,“师父,不做午饭了吗?”

    老道士摇摇头,“再等等。”

    张风起:“……”

    他走进厨房,想看看有什么能吃的。

    就在这时,他听见电梯间那边有响铃的声音。

    那是有人上来的声音。

    他们这房子电梯入户。

    不是他们的家人,不可能直接坐电梯上来了。

    这个时候,谁会来啊?

    他们的家人不是都在这里了吗?

    张风起只疑惑了一秒钟,就想起来了。

    “一诺!是不是一诺回来了!”

    他狂喜地叫着,冲去电梯间门口。

    温燕归在卧室里听见张风起的声音,压根不信。

    她失望了那么多次,从来没有一次梦想过,她在自己家里,自己的客厅里,能看见自己的女儿再次出现。

    客厅里,老道士睁开眼睛,把手上的一支签放了下来,终于舒心的笑了。

    电梯间,张风起看着电梯门缓缓打开,一个身材婀娜,仙姿玉貌的年轻女子站在他面前。

    她从电梯里款款走出来,微笑着朝张风起伸出双手:“师父!爸爸!我回来了!”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九月了,求一波月票!!!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亲们的订阅、打赏、投票和评论!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