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32章 你们来得太慢了(第二更)

时间:2020-09-04作者:寒武记

    张风起陡然睁大眼睛。

    这这这……!

    这不是受伤以前的温一诺吗?!

    她痊愈了?!

    虽然张风起是当时唯一一个相信温一诺会痊愈的人,但当她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还是有些怀疑自己认错人了。

    “……你你你……你真的是一诺?!”他下意识抱住扑过来的温一诺,惊疑不定地上下打量她。

    他知道她会恢复,可是恢复到这个程度,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他还没想过。

    这个模样,这个气势,甚至比她受伤之前更厉害耶!

    温一诺笑着点点头,“是啊!我是一诺!师父不认识我了?那爸爸认识我吗?”

    她狡黠地笑着,朝张风起眨眨眼睛。

    张风起终于确认了她,抱着她嚎啕大哭:“一诺!真的是一诺!我们的一诺回来了!”

    他的声音这么大,客厅里端坐做高人模样的老道士翻了个白眼,从沙发上跳下来,来到电梯间瞪了张风起一眼说:“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一诺回来是好事,你也不看看孩子是不是渴了饿了,就知道抱着她嚎!”

    张风起这才回过神,连声说:“师父说得对!师父说得对!我去给你把生滚鱼片粥和生煎包热一下,你最喜欢吃的!早上你师祖爷爷买了好多,我还说他来着……哈哈哈哈哈……论占卜,我还是不如你师祖爷爷啊!”

    张风起说着,松开温一诺,猴子一样往厨房的方向窜去。

    电梯间里只剩下温一诺和老道士。

    温一诺朝老道士弯了弯眉眼,“师祖爷爷,谢谢您。”

    “谢我干嘛。”老道士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萧裔远应该把事情都告诉她了。

    他朝她伸出手,满脸感慨地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去吃点东西吧,我看你挺累。”

    温一诺虽然神情激动,脸色也不憔悴,但是坐了长途车的人,精神头总是会萎靡一些。

    不明显,但是老道士这种人是能够感觉到的。

    温一诺点点头,一边跟着老道士往客厅走,一边问:“师祖爷爷,这些日子麻烦您了,在北方转来转去的,难道还有人跟着你们吗?”

    “当然有啊,还有很多。”老道士摸了摸她的头,顺便瞥了她的后脑一眼,“你的伤全好了?以后也不会有事了?”

    “不会了,就是再被鸠鸟啄破头,也不会有问题。”温一诺朝他调皮的眨眨眼。

    老道士:“……”

    他没好气瞪她:“说什么胡话?!哪里再来一只鸠鸟?!如果真的有,老道我一定亲手抓住它!然后送给路教授做实验!”

    温一诺笑弯了眉眼:“好啊!我会助师祖爷爷一臂之力!”

    她笑语如珠,和老道士一起走进客厅。

    温燕归在房里本来很生气,斜躺在床边的贵妃榻上心烦意乱,连看自己最喜欢的网文都看不下去。

    她房间里的隔音很好,外面的声音本来一点都传不进来。

    但是张风起刚才在外面叫的太大声了,她还是隐隐约约听见外面有吵闹的声音,于是更加心烦意乱。

    她从贵妃榻上起身,皱着眉头拉开房门,突然就呆住了。

    门口站着一个美貌高挑的少女,正微笑着看她。

    “妈妈,我正要敲门呢,您就打开了房门,我们不愧是亲母女,这心有灵犀地……”温一诺朝她伸出手。

    温燕归嘴唇激烈地颤抖着,双眸的瞳孔都微微放大。

    她哆嗦着伸手,抚上温一诺的面颊,梦呓一般说:“……我不是做梦了吧?一诺怎么就突然回来了?她还完全恢复了……”

    温一诺终于有一丝难受,她把温燕归抱起来,轻拍着她的后背,说:“妈妈,一诺回来了,是一诺回来了。一诺已经痊愈了,您不要再担心。”

    温燕归感受到一具温热的身体抱在怀里,闻到那股她熟悉至极的气息,想说什么,可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一张嘴,发出的却是呜咽的哭声。

    她才知道自己已经哭了好久了,脸上都是泪,甚至都蹭到温一诺胸口的衣襟上。

    温一诺也跟着她哭了一会儿,才拉着她的手,一起回到客厅。

    老道士笑眯眯地说:“一诺刚回来,让她去吃点东西吧,风起已经在厨房里折腾了,她喜欢的生滚鱼片粥和生煎包,可惜不是刚出炉的,还要热一下。”

    “没关系啊,我都喜欢吃。”温一诺舔了舔嘴角,“我这一年都没吃什么好东西。”

    温燕归坐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上上下下打量她,跟看不够一样。

    她的心情平复了一些,拿纸巾擦了擦眼泪,好奇地问:“……你这一年,到底去哪儿了?”

    这是温一诺早跟萧裔远商量好过的。

    真话当然不能说。

    知道的不用她说,不知道更不用知道。

    不是不相信温燕归,而是温一诺觉得,知道的越少,越能保护她,免得那些人打歪主意。

    温一诺可是知道那些人的手段,她不会再把自己的底牌直接亮出来了。

    她笑着说:“其实我也不清楚啊……就是有个白胡子老头突然出现在我病房,说我是道门的希望,不能被坏人害死,所以他带我去养伤。”

    温燕归:“……”

    说实话,她不怎么信,但是看温一诺一脸的真诚,她又不得不信。

    而且她女儿的际遇向来神奇。

    沈齐煊那个人都能被只妖怪鸟看上,那她家一诺遇到神仙救命,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吧?

    温燕归实在太思念自己的女儿了,这个时候,温一诺说什么,她就想信什么。

    至于真相到底是什么,对她来说不重要。

    因为对她最重要的是,女儿痊愈回到她身边。

    她抱着温一诺,再次泪如雨下:“一诺,苦了你了……”

    “不苦不苦……就是没那么多好吃的……”温一诺嘻嘻笑着,在心里对萧裔远说了声对不起。

    其实这一年,萧裔远变着法儿的给她做好吃的,而且都是低脂低热量的减肥餐,又要保证营养和味道,都快钻研成顶级大厨了。

    但是她不可能说实话啊,那不是把萧裔远给卖了?

    温一诺知道自己是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不过她挺高兴能让他们难受。

    因为这意味着只要她活着,她就如同一根钉子杵在那些人眼睛里,如同一根硬刺扎在那些人的肉里面,可想而知有多难受。

    能那些人寝食难安,是她的福气。

    温一诺笑眯眯地想。

    既然她和那些人只能活一个,那就只好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她站起来说:“我去餐厅吃点东西,一年多只吃那些没味道的野果子,我都快变成猴子了!”

    她蹬蹬蹬跑进餐厅,大声说:“爸!生滚鱼片粥热好了吗?!一定要烫烫的!烫才鲜啊!”

    “知道了,马上就好,马上就好!”张风起心情愉快地说着,很快把生滚鱼片粥和生煎包都热好了,拿过来给她吃。

    温一诺为了这一顿,从昨天晚上就没好好吃东西了。

    现在看见自己曾经最爱的早餐,自然吃的狼吞虎咽。

    那模样,一看就是很长时间没有吃过好东西的。

    还有一点不信的温燕归见状,立马死心塌地相信了。

    她家姑娘,就是有福气!就是能遇仙!

    不服撞死。

    ……

    虽然已经不是吃早饭的时间,但这些东西吃起来还是非常好味道。

    老道士挽起袖子,说:“一诺回来了,我们也能做午饭了。”

    温燕归和张风起完全不饿了。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再等等,直接做晚饭吧。”

    温燕归说:“一诺刚吃了这么多,也让她歇歇,别积食。”

    张风起也说:“我去附近的生鲜市场买点大龙虾,一诺最爱吃清蒸大龙虾!”

    “嗯嗯嗯!还是爸爸对我好!”温一诺大力点头,顺便放下勺子,拿纸巾擦了擦嘴。

    她一口气吃两碗生滚鱼片粥,六个生煎包,撑得都快坐不住了。

    她站起来说:“爸,我跟您一起去买大龙虾!”

    张风起刚要点头,又觉得不对,忙说:“不用了,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温一诺笑着说:“我吃太多了,要去消消食,我跟您一起去吧。”

    “真的不用了,你在家好好歇着,我一个人出去就可以了。”张风起对老道士使个眼色,让他帮着劝劝温一诺。

    老道士会意,刚要张口。

    没想到温一诺又说:“……我又不是通缉犯,为什么不能出去?我在自己家里的小区逛逛都犯法吗?”

    张风起回过神,心想你痴傻的时候失踪一年,现在又突然完好无缺地出现,那些人能放过你才怪……

    但是温一诺说的也有道理,总不能一辈子就让她藏在家里不出去吧?

    那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因此张风起也不再拦着她,说:“一会儿一定要跟着我,别自己乱跑。”

    “知道了。”温一诺乖巧地点头。

    老道士又说:“你既然回来了,给担心你的人都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告诉他们你回来了,比如阿远啊,你的二师父啊,还有霍先生他们。”

    顿了顿,又拖长声音说:“还有那个沈齐煊……”

    沈齐煊是温一诺的生父,而且自从知道真相之后,还是跑前跑后,出了很大力的。

    而且他们现在也需要沈齐煊挡在他们前面,毕竟是全国首富,跺跺脚都能让那些小人不敢做小动作。

    温一诺似笑非笑地看着老道士,说:“师祖爷爷,别人也就算了,可是我失踪了这么久,阿远有来问过你们我的下落吗?”

    老道士:“……”

    卧槽,萧裔远不会把他和他密谋的事也告诉她了吧?!

    老道士有些心慌,不过在徒弟和徒孙面前还是强作镇定的说:“他有的,不过只问了我,没有问过别人,是我让他别来的,盯着我们的人太多,他最好不在那些人的盯梢范围之内,才能帮我们做事。”

    温燕归看了看老道士,又看了看温一诺,总觉得有些什么东西在温一诺和老道士之间风起云涌。

    但是她又想不出来是哪方面的事情,只好打圆场说:“阿远也不是不容易。你之前在那个科学部的时候,他隔三差五都去看你,可惜你不记得了。”

    温一诺笑了起来,“我跟你们开玩笑!我当然记得!那时候的事,我都一五一十记在这里呢!”

    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总得要算账的,是吧?”

    把她当傻子一样照猪养,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温一诺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有些心虚地想。

    见张风起皱眉看着她,温一诺忙转移话题:“我的手机呢?哎嘛,被神仙带走的这一年,最痛苦就是不能上网。”

    温燕归忙去自己房里把她的手机拿出来,说:“一直给你保持充电状态呢,拿去用吧。”

    温一诺拿在手上晃了晃,不知不觉微笑。

    她现在看手机都觉得好亲切,就跟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

    忍不住亲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屏幕,“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手机上显出一个被咬了一口的黑白苹果开机画面。

    温一诺把手机握在手里,就要跟张风起出去。

    温燕归忙叫住她:“你就这样出去?外面天寒地冻的,你只穿单衣怎么行?”

    “我里面穿了羊毛衫的,不冷。”温一诺虽然这么说,但是温燕归不会放过她的。

    因为有种冷,叫你妈觉得你冷。

    温燕归硬是把温一诺的羽绒服拿出来给她穿上。

    这还是去年买的羽绒服,不过moncler的款式永远不过时,特别是穿在温一诺身上,更显飒爽风姿。

    温一诺乖乖地穿上,跟张风起一起生鲜市场买菜。

    她先前是翻墙进来的,因此小区的门卫不知道她回来了。

    只是这个时候她跟张风起一起出去,小区的门卫才回过神,赶紧给岑耀古打电话,告诉他,你要找的人,出现了!

    岑耀古这一年都在督促科学部的人找人,结果找了一年都没找到。

    不管是全国联网的摄像头,还是派人私下跟踪温燕归那一家人,都没找到温一诺的影子。

    他们都快放弃了,突然接到消息,说温一诺回来了,岑耀古急忙把这件事告诉雷局。

    雷局这一年也不好受,霍绍恒那边盯他盯得紧,就因为有外部势力插手寻找温一诺,本来跟他没有屁关系,但就是被栽到他头上。

    他也很委屈,憋屈了一年,听到这个消息,顿时精神一振,立刻点了人马冲过来,要把温一诺抓回去。

    温一诺这个时候也给萧裔远、路近和霍绍恒分别打了电话报平安。

    她给萧裔远打电话当然是为了把他摘出去,让别人不要怀疑到他头上。

    萧裔远也装得像模像样,说他要回傅家,晚些时候再来看她。

    温一诺就明白萧裔远大概是要正式恢复傅家儿子的身份了。

    路近这一年也一直在琢磨温一诺能恢复到什么程度。

    就算以他的本事,他也没想过,温一诺能恢复到这种程度。

    当他听见手机里温一诺欢快的嗓音,说话流利条理清晰,一点智商受损的样子都没有。

    这可太神奇了。

    好奇的路近甚至要求温一诺给他视频一下。

    温一诺接受了他的视频邀请,笑着还比了个v字:“师父,我是不是比以前更漂亮了?!”

    路近看着手机屏幕上完好如初的温一诺,连连点头:“漂亮漂亮!比去年都漂亮!对了,你有空来我这里一下,我给你做个全身检查好不好?”

    “行啊,没问题。我明天就去您那儿,只要您有空。”温一诺很高兴地说。

    她对路近没有隔膜,而且确实想让路近检查一下。

    如果路近都说她没事,那她肯定没事了。

    温一诺在生鲜市场的入口处买了一串羊肉串,拿在手里吃着,一边跟路近通话。

    霍绍恒那边倒是很平静,说:“之前你受伤回来之后,你的安保级别就撤销了,才导致你被科学部的人带走。现在我把你的安保级别又提升到最高档,所以会有人跟踪保护你,希望你能习惯,不要再把他们甩开了。”

    温一诺:“……”

    突然有些心虚怎么办?

    难道霍先生他们也知道真相?

    她又不敢在手机里说,只是讪笑着说:“知道了,霍先生,祝您和顾首席过年好!”

    “嗯,有空来我这里,我们好好谈谈。”霍绍恒这话一说,温一诺又紧张起来。

    “谈……谈什么啊……”温一诺缩了缩脖子,觉得手上的羊肉串都不香了。

    “是好事情,你别紧张。”霍绍恒忍不住唇角微勾,“等下如果科学部的人再来找你,你知道怎么应付吧?”

    “那当然。”温一诺立刻松了一口气,神气活现起来,“我就是出来给他们看的!可惜他们动作太慢了,我都快回去了,他们还没出现呢!”

    霍绍恒又叮嘱几句,才挂了电话。

    温一诺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把电话打给了沈齐煊。

    当沈齐煊看见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女儿”,足足愣了三秒钟。

    然后手忙脚乱划开接通:“……是谁?谁用这个手机?!”

    温一诺微微一笑,将手里的羊肉串签子扔到垃圾桶,然后气定神闲地说:“爸,是我,一诺。”

    沈齐煊闭了闭眼,眼泪滚滚而下,但是声音却出奇地平静:“你在哪儿?你现在好些了吗?别害怕,告诉爸爸,爸爸去接你。”

    温一诺对沈齐煊确实很有怨气,而且迁怒于他。

    但沈齐煊也是苦逼,被两只鸟缠上。

    温一诺想了想,还是决定原谅他。

    她笑着说:“我没事了,都痊愈了,我回家了。爸爸过年好。”

    “你回家了?!是星辰七号院吗?!”沈齐煊唰地站起来,“你在家里哪儿都别去!我马上来看你!”

    已经决定要养痴傻女儿一辈子的沈齐煊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他连司机都来不及叫,一个人开车来找她了。

    此时温一诺已经和张风起往小区那边。

    两人买了四只大龙虾,打算晚上吃龙虾宴。

    这时几辆面包车嗖地一下停在路边,从里面飞快钻出很多穿着防弹衣,蒙着头套的安保人员,围住了温一诺和张风起。

    这些人手里拿着枪对准了他们。

    “别动,动就开枪了。”

    雷局从最后一辆车上下来,慢悠悠地对温一诺说。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