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章 总是要恰饭的啊(求推荐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温一诺:“……”

    虽然正在紧张逃命中,温一诺也忍不住笑了,喘着气揶揄说:“大舅,您的手机铃声什么时候换成《野狼dis》了?——真是与时俱进啊!”

    “咋地?就不许我们中老年人有时尚追求啊?”

    张风起瞪了她一眼,刚掏出手机接电话,发现对方已经挂断了。

    就在这时,温一诺的手机铃声也当仁不让响起来。

    “折郎这西郎啊,快哇莫回钢。这条dua路折两旁,怕ki你不pia它崩啊……”

    比《野狼dis》更牛逼的闽南语神曲《大田后生仔》出现了。

    张风起斜着眼睛看自己的外甥女,噗地一笑。

    “……你这手机铃声是《大田后生仔》?你也挺有时尚追求嘛!”

    说着拉开自己的大切诺基车门,把温一诺先塞了进去,然后自己绕到另一边车门,拉开坐进去。

    温一诺嘻嘻一笑,拿出手机划开接通电话,甜甜地说:“妈妈?是我,我跟大舅在一起呢……没事没事……您别瞎担心……啊?原来是从帝都到江城的高铁出事了?!”

    她飞快地看了张风起一眼,用口型说:“……不是地震。”

    张风起朝她杀鸡抹脖子般做眼色。

    温一诺点了点头,不过心里依然惴惴地,继续安慰她妈说:“妈,没呢,您记错了,我和大舅给人看风水的地方离那高铁站十万八千里……”

    一句话没说完,整条马路好像都抖了起来。

    两人坐的车也被往上抛了一下。

    手机信号很快也出了问题,时强时弱。

    温一诺只好连忙说:“我们就回家了,在路上呢,大舅刚才在开车,所以没来得及接您的电话。等一会儿打给您啊!”说完赶紧挂了电话。

    再多说就要露馅儿了。

    张风起刚才没有来得及接的电话,就是温一诺的妈妈,也就是张风起的妹妹打过来的。

    应该是发现打张风起的电话打不通,才转而打给温一诺。

    张风起朝温一诺竖起大拇指,然后脚下油门一踩,大切诺基发出“唔唔”的低吼,一鼓作气,从马路牙子边上开上了路,一溜烟往回开。

    后面那群黑衣西装男打电话的打电话,往路边躲的躲,藏的藏,乱成一锅粥。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意识到,专门请来看风水的张大天师和他的小徒弟温小天师,已经跑得没影儿了。

    “妈辣个巴子!跑这么快!大天师也怕死啊!”

    一个人不满地嘟嘟囔囔。

    “喂,你说话小心点儿。”刚才那公关总监,也就是瘦削矮西装男很谨慎地提醒大家,“看来张大天师还是有些本事的。你们没看张大天师刚说完这里风水不好,就出事了吗?”

    “……有没有这么灵啊?”剩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信。

    大家都是九年制义务教育长大的,又都上过名牌大学,信仰的是唯物主义,做的是社会主义接班人。

    至于老板非要看风水,这跟他们这些高管无关。

    他们只是打份工而已,总是要恰饭的啊!

    “我也觉得……怕不是巧合……”项目总监缩了缩脖子,将身上的西装大衣裹紧了,嘀咕说:“要真厉害,至于一转眼就跑得没影了?”

    “我刚才可是亲眼看见了,张大天师一米八五的大高个,那体重总有一百八十五斤,突然就跑得比兔子还快……”

    剩下的人默默听着,默默给项目总监点了个赞。

    ……

    此时坐在大切诺基里面的温一诺也在表扬张风起,她竖起大拇指:“大舅,您刚才那真是绝了!”

    “我跟您走南闯北的做生意,就今天晚上您最赞!”

    张风起笑眯眯地横了她一眼,“小丫头片子瞎说什么呢?!你大舅我在这中南省看风水可是一绝!”

    “你出去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张大天师铁口胜算,一开口,看准的机率一直稳定在百分之五十!”

    温一诺笑得直抖:“大舅,猴子去看风水,看准的机率也有百分之五十!”

    风水嘛,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有两个选择,是好,还是不好。

    不管怎么选,准确率可不是百分之五十?

    张风起却呵呵一笑,不跟温一诺争论这个问题,只是叮嘱她:“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儿,别在你妈面前说漏了嘴。咱舅甥俩,今天就没在这地儿!”

    “我知道,您注意您别说漏了嘴就行。”温一诺撇了撇嘴,“总是要我给您圆谎,我也很心累啊……”

    “行了行了,今年过年我给你装个大红包,看你还累不累。”张风起熟练地打着方向盘,想往高速上去。

    温一诺抚了抚胸口,十分郑重严肃:“大舅,我心累的频率,跟您红包的大小成反比。”

    张风起切了一声,发现前面的车亮起了刹车的红灯,也跟着慢了下来。

    “咋回事?堵车堵得这么厉害?”张风起拿起手机查看路况。

    这里的手机信号已经恢复了。

    温一诺也打开手机刷微博看新闻。

    结果微博一打开,首页全是他们这个城市的新闻,热搜上都挂着好几条。

    江城虽然号称三线城市,但其实落后得跟别省十八线小县城似,这一次还真是全国瞩目了。

    温一诺:“……”

    难怪她妈妈会着急打电话过来。

    这事儿闹得还挺大。

    她一条条给张风起念着微博热搜的标题。

    #江城高铁事故,各方警车救护车消防车赶往救援现场#

    #道路封锁,江城高速拥堵成露天停车场#

    #沿路小商贩可以考虑去高速营业#

    #江城举行的全国富豪榜颁奖大会恐会延迟开幕#

    ……

    张风起摸了摸脑袋,拿着手机看了半天路况,最后说:“一诺,我们走小路吧。高速上去也没法走,看这个架势,恐怕得等几天才能疏通。”

    温一诺连忙点头。

    如果她和大舅今天晚上不能回家,她妈妈铁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她刚才的谎言就露陷儿了!

    她妈妈最恨被人骗,在这方面,绝对是定打不饶。

    温一诺从小就不敢在这方面惹妈妈生气。

    张风起也很怵自己那个一板一眼的妹妹。

    舅甥俩决定好了,立刻掉转方向盘,往回江城市区的小路开过去。

    张风起和温一诺都是本地人,不走高速,走小路一点问题都没有。

    汽车从往高速的通道上下来,费了一番功夫才挤出拥挤的车队。

    这个地方由于突然拥堵,车很多,人也很多,还有很多或大或小的车祸发生。

    张风起开着车慢慢从高速通道撤下来,一路看见不少车停在路边的备用车道上。

    温一诺百无聊赖地歪着头看向车外,盘算着今天什么时候能到家,到家之后,又要怎么跟她妈妈把今天扯的谎圆回去。

    这时她有些后悔刚才为了不让妈妈担心,瞎扯他们不在事故发生的地方。

    心里七上八下地想由头,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瞥见一个熟悉的人影。

    她又坐直了身子仔细看过去。

    没错,真的是她认识的人,邻居家的小姐姐萧芳华。

    温一诺忙对张风起说:“大舅停一下,我看见萧姐姐了。”

    “谁?”张风起看不到温一诺看见的那边车道,又没有听清楚温一诺说的话。

    温一诺拍拍他的胳膊,“萧芳华萧姐姐啊,咱们家老邻居了。她现在是江城市政府的公务员,听说已经要升科长了,您不会连萧姐姐都不记得了吧?”

    张风起“哦”了一声,笑着说:“你早说萧芳华我就明白了。”说着已经踩刹车停了下来。

    为了不挡路,张风起也是把车停在路边的备用车道上。

    温一诺推开车门下车,裹着自己的羽绒服,跑向通道另一边的备用车道,“萧姐姐!萧姐姐!”

    萧芳华愁眉苦脸站在自己被追尾的小车旁边,一边跟交警和肇事车辆车主交涉,一边不断地拨电话。

    听见有熟人的声音,萧芳华抬头,正好看见一个少女飞跑过来。

    那姑娘穿着长到脚踝的厚羽绒服,是邻居家的姑娘温一诺。

    一张俏丽的鹅蛋脸,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不算矮,但是微胖,厚厚的羽绒服裹在她身上,颇为喜人。

    萧芳华放下心,招手笑说:“一诺!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温一诺跑到她身边,看了看她身旁的车,不动声色掉转话题:“……你被追尾了?这车开不了吧?”

    萧芳华脸上的笑容转为苦涩:“是啊,真是麻烦,没想到这么多事。”

    她不时低头看手机,一边边拨打,又不断发短信。

    温一诺好奇地瞥了一眼,“萧姐姐,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嘛?今天要回家吗?我大舅的车在那边,等下你的车被拖去修理,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回家。”

    萧芳华摇了摇头,继续苦笑:“一诺,你们先回去吧。我是来接我们家阿远的,没接到他,我是不会一个人回家的。”

    温一诺了然点头,“是裔远哥哥吗?他放寒假了?”

    萧芳华的弟弟萧裔远在他们江城可是大名鼎鼎的学霸,三年前考上了全国最有名的燕大,是江城每个高中生都知道的“别人家的孩子”。

    萧芳华脸色发白,声音都有些颤抖,她重重点头:“嗯,他放寒假了,今天的火车……”

    温一诺瞬间明白过来:“……他在今天这班出事的高铁上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