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9章 为谁辛苦为谁甜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张风起一回复,那道问题下面的人唰地一下多了起来。

    猫咪爱吃鱼:【答主威武!是真天师?!】。

    带带二师兄:【……跪了。答主你太灵了!不是托吧……】。

    嘟嘟滴:【天师比律师还强?强势围观!】。

    眼看他在知乎上的粉丝也涨了起来,张风起笑得超有范,手指在手机上在打字的时候,都快翘出兰花指了。

    新时代大天师:【各位善信捧场,今天本大天师有空,正好遇到了,也算是有缘,不出手不合我道家风范】。

    新时代大天师:【题主知乎名“鸟上瑞目生”,是新注册的名字,第一个问题就是问离婚让老婆净身出户的良辰吉日】。

    新时代大天师:【题主又自曝属鼠,火鼠。丙属火,题主丙子年出生,本来命是很好的,应该聪明伶俐,文武双全,如果夫妻和顺,还有益财之命】。

    新时代大天师:【可偏偏题主说要“净身出户”的老婆也是同一生肖,则也是火鼠】。

    新时代大天师:【女火鼠比男火鼠要旺,有晚福,而且火鼠女如果贤良淑德,还会有旺夫之命】。

    新时代大天师:【题主将旺夫的妻子推出家门,已经破坏了自己的财运。外遇生子,则败官运。在网络上不知廉耻自曝其短,败晚年运。三运齐衰,题主你自求多福】。

    张风起神清气爽敲完最后两个字,满意地举起手机看了看,像是在欣赏什么绝世名画。

    温一诺回自己房间换了家居服出来,看见大舅这幅模样,就知道他又上微博或者知乎装大尾巴狼去了。

    “大舅,又给谁开解人生迷津了?”温一诺好奇地在他身边坐下,跟着瞥向他的手机。

    张风起也不瞒她,把手机递过去:“你看,我说得对不对?”

    温一诺就着张风起的手看了一眼他的手机,噗嗤一声笑起来,摆着手说:“大舅,我可不具备从三个字就看出男人搞外遇生私生子这种本事。这是我的知识盲区,我可没法评判您的对错!”

    “在我面前装什么装?”张风起敲了她的脑门一下,悄声说:“你当我没看见你在微博上用小号骂渣男‘敲你妈’?”

    温一诺:“……”

    很快脸红了,继而恼羞成怒将张风起的手机推开:“大舅,我还是个未成年的宝宝,侵犯我的个人**会让我心理不健康继而报复社会的!”

    说着,她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玩吃鸡,给自己澎湃的心情压压惊。

    张风起切了一声,“你已经十九岁了,是个成熟的大人了,还跟我装未成年,当我不会数数吗?”

    楼下厨房的门打开了,一股高丽参炖鸡的清香悄悄飘了出来。

    温一诺的妈妈温燕归在厨房里扬声说:“一诺,收拾餐桌,准备吃晚饭了。”

    温一诺正打得紧张,头也不抬地说:“大舅您去收拾吧。”

    张风起美滋滋看着自己在知乎涨的粉,并不想去收拾餐桌,架着二郎腿慢悠悠地说:“你妈叫你呢,你干嘛不去啊?”

    “我在玩吃鸡儿呢。”温一诺为了讨好张风起,有意说起北方儿化韵。

    张风起最近特迷《野狼dis》,迷到跟着手机学东北话。

    不过听温一诺这么说,他哈哈哈哈差点笑岔气,指着她的脑袋大着舌头说:“一诺你索玩吃鸡就吃鸡,干嘛加个‘儿’?”

    这套路太骚了。

    温一诺不妨被闪了一下腰,手一抖马上落地成盒,成了盒子精。

    她放下手机,瞪着张风起,阴森森地说:“大舅,我怀疑你在开车,而且我有证据。”

    “自信点,把‘怀疑’俩字去掉。”张风起得意地站起来,朝厨房那边大声说:“大妹,我来帮你收拾餐桌,你姑娘在玩……吃鸡!”

    “玩什么吃鸡啊?你俩一天到晚给别人灌鸡汤还没够?”温燕归嗔道,将身上的围裙取下来,挂到厨房的房门后面,漫步走了出来。

    她肌肤润白,毫无瑕疵,双眸水灵灵的,一点都不像有十九岁女儿的中年妇女。

    而且也没有江城中年妇女们整齐划一的披肩卷发和青色纹眉。

    她还是一头黑油油的长直发,随便扎了个丸子头,琼鼻樱唇,杏眼桃腮,乍一看去,比十九岁的温一诺还要美貌。

    温一诺在美貌的妈妈面前,暂时只能做“微胖界小公举”。

    她赶紧放下手机,亲亲热热蹭到温燕归身边,长长地叫了一声:“妈——您真好看!我宣布我弯了我爱上您了我的嘛嘛!”

    温燕归拧拧她又高又直的鼻子,笑道:“别装了,说吧,今天又做啥坏事了?”

    温一诺忙往后仰,躲过母亲拧她鼻子的手,“我装啥了?麻麻,我是说真心话,我真的好爱您!”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们今天在高铁出事的地方。”温燕归似笑非笑看着温一诺,“为什么要骗我?”

    刚才还嬉皮笑脸的温一诺声音都哆嗦了:“妈……妈妈……我我我……我不是有意的……”

    “好了,我知道你是怕我担心。”温燕归轻言细语地说,摁着温一诺的肩膀让她坐下,伏在她耳边,小声道:“不过呢,你妈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骗我都是不行的。”

    这是要大发雷霆的前兆了。

    温一诺从小就知道,看上去温柔如水的妈妈,其实是个暴脾气的“粉红豹”女郎。

    果然下一秒,温燕归的声音又高又急:“吃完饭回自己屋收拾东西准备功课过年后你给我回学校好好上学!”

    “不要啊——!”温一诺惨叫一声,差一点给温燕归跪下了,“妈妈我再不敢了!我不想回学校啊……”

    上大学哪有跟大舅做天师有趣。

    温一诺两年前考上大学,但是从来没有去学校上过课,只是借着她大舅的人脉,期末去学校考试拿学分而已。

    反正她学的是公共关系学,这种课程对她来说上不上都无所谓。

    而且她非常聪明,只是自己自学,每年去学校两趟参加期末考试,成绩都是年纪第一,而且已经跳了一级,今年已经是大四。

    “吃完饭回屋去。”温燕归平静下来,坐下来拿起调羹慢条斯理喝鸡汤。

    连张风起都不敢贫了,老老实实端菜过来摆桌,又给母女俩盛饭。

    温一诺心情很不好,只喝了一碗汤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温燕归也没拦着她。

    等温一诺在二楼的房门砰地一声关上,张风起才小心翼翼地求情:“……大妹,咱是不是对一诺太严了?一诺从小没有爸爸……”

    “哥,一诺虽然从小没有爸爸,可是有你这个大舅啊。”温燕归将筷子啪地一声放下,火气好像转到张风起身上了。

    张风起立即挺直腰杆坐好,老老实实低头认错:“大妹,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一诺别告诉你的,当时的情况你不知道,正好我们在看风水,我还没忽悠完,就出事了……”

    温燕归沉默了一会儿,叹口气,说:“其实你俩也是傻。我用手机定位就知道你们在哪儿……怎么骗我?”

    张风起:“!!!”

    妈蛋,忘了这茬了……

    所以他和温一诺这一晚上是为谁辛苦为谁甜?

    这一刻,他咒那个要盖别墅的房地产老板资金链断裂,带小姨子跑路,被讨债的人编成歌谣然后被全国人民传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