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9章 战斗力爆表(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萧裔远以前见过这个女孩。

    每年大年初二,她都会跟着温一诺的二姨和小姨两家人来温一诺家吃一顿饭。

    一大家子人见了面还是挺热乎的。

    但是除了过年,平时他们几乎不来温一诺家。

    萧裔远跟温一诺一直是邻居,对她家的情况略知一二。

    他淡淡扫了孙千金一眼,抬眸看向远方,琢磨要不要给温一诺发条微信。

    孙千金定住心神,摆出最得体的笑容,大声说:“……是萧学长吗?你来跟我们子馨相亲,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人一起来啊?难道萧学长也害羞吗?”

    说完发出哈哈哈哈铜铃般的笑声。

    萧裔远眉梢轻轻挑了一下。

    玫瑰色的晚霞从大礼堂西面映照过来,将萧裔远笼罩在绚烂的霞光之中。

    他精致的凤眼眸光流转,左面嘴角微微挑了一下,笑得多情而倜傥,但又有一丝淡淡的讥嘲。

    两者恰到好处地融在一起,让人移不开视线。

    孙千金看得呆住了,笑声卡在喉咙里,突兀得厉害。

    牛子馨既埋怨萧裔远带这么多人一起来,又讨厌孙千金说话那么大声,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来干什么一样。

    才刚满十八岁的女孩子心里只有被人娇宠的美梦,哪里习惯“相亲”这种只有大龄女青年才合适的字眼。

    她憧憬的是美丽的邂逅,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心动,是“哎呀,你也在这里”的无巧不成书。

    而不是像孙千金这样,大大咧咧用一个“相亲”将所有的美好都破坏了。

    可她也知道,孙千金就是这种人,并不是她有意使坏。

    牛子馨不由自主叹了口气,心想如果早知道就不带孙千金一起过来了……

    她从孙千金背后走了上来,特意打扮过的脸上画着直男最难识别的裸妆。

    身上的大衣是巴宝莉最经典的牛角扣羊毛大衣,莫兰迪粉的底色上有一道道灰绿的滚边。

    她个子比较高挑,还穿了一双齐膝的高筒靴子,鞋跟足有八厘米。

    比孙千金要高一个头,但是只到萧裔远的肩膀。

    他可真高……

    牛子馨走近了看,心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她半低着,不敢直视萧裔远的面容。

    不知道是因为晚霞太盛,还是萧裔远容色逼人,她只能用眼角的余光偷窥他的容颜。

    “……萧……萧学长……”牛子馨红着脸,声音比孙千金小多了,也柔和得多。

    萧裔远身边的同学顿时起哄了。

    “啊?!萧裔远,你牛逼啊!”

    “这不是咱们江城市首富的女儿吗?!居然跟你相亲?!”

    “萧裔远你还需要相亲?!——你们大学的女同学都是瞎子吗?竟然还没人把你搞定?!”

    “我不活了!人家比你帅,比你优秀,就连相个亲都是首富之女!——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他的同学笑嘻嘻地亲身演绎什么叫“羡慕嫉妒恨”。

    萧裔远知道他们是在开玩笑,也没有制止他们,只是对孙千金和牛子馨点了点头,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

    已经六点了,大礼堂里面电影快开始了吧?

    诺诺怎么还没来?

    牛子馨瞥见萧裔远的动作,还以为是在提醒她电影快开场了,忍不住羞答答地说:“……萧学长,我们进去吧。”

    萧裔远淡笑了一下,动作极为潇洒地往旁边让了一步,说:“你们先进去,我还要等一个人。”

    他说的“还要等”的这个人,此时正骑着自己威风的宝马蓝小电驴,从明堂小区极偏僻的一处绿地附近经过。

    本来这边的路不是给电动车走的,但是她急着赶时间大礼堂,就抄了近路。

    此时已经天黑了,又冷,这里又偏,根本没有别人,所以她这个近路抄得心安理得。

    结果刚拐了个弯,准备绕过附近的八角凉亭往前面的大路上去,透过路边亮晶晶的路灯,不小心看见了两个熟悉的人影。

    是穿着大衣的一男一女。

    男的高高瘦瘦,面对着小路的方向。

    女的个子也不矮,背对着她的方向,虽然穿着大衣,从背影都看得出来身材极为曼妙。

    男的两手插在大衣兜里,女人则低着头,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不知所措地听着大人的责骂。

    温一诺嘴角抽了抽。

    这不是萧芳华和她的遭瘟“老公”瞿有贵吗?

    大白天的在公共场合拉拉扯扯,萧姐姐这么稳重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无脑的事?

    再说他们又不是没有婚房?

    温一诺知道萧芳华和瞿有贵的婚房就买在明堂小区。

    大冷天的,要吵架也要找个房间吵啊……

    自从昨天晚上在高铁站附近目睹了萧芳华和瞿有贵的事,她就不打算管闲事了。

    再说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助人为乐的好宝宝。

    她大舅从小就教育她,说她的时间非常宝贵,每一分钟都老值钱了。

    绝对不能浪费在不珍惜她,不尊重她的人身上。

    至于外人,那更是敬谢不敏。

    温一诺打算一踩油门,飞快从这俩身边掠过去。

    不巧瞿有贵正好嗓门抬高了一些,正大声说:“萧芳华,你是打定主意要离开我了?!”

    温一诺的耳朵倏地竖起来。

    她悄没声息地停下电动车,整个人走到八角凉亭附近的灌木里,然后悄悄拿出手机对准瞿有贵的方向拍摄。

    瞿有贵正好面向温一诺的方向。

    这个点儿,他根本不觉得会有人来这个偏僻的地方。

    看见萧芳华一脸好欺负的样子,他亢奋又激动。

    他骂得唾沫横飞。

    “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你也配跟我闹?!”

    “从你做公务员以来,最苦最累的工作都由你做,做了七年才勉强要升科长!”

    “还是我托人说情今年升职名单才有你!”

    “没有我,你就是一堆垃圾!”

    “你自己认不清自己的位置吗?!”

    “想离开我,你做梦呢?!”

    “你又没长相,又没身材,一把年纪,脑子又笨,工作能力更是烂泥扶不上墙!”

    “没有我,你连垃圾都不如!外面出来卖的女的都比你强!”

    “敢离开我,我就把你所有事情都说出去!”

    “包括你的‘艺术照’……”

    萧芳华听得浑身颤抖,眼泪簌簌往下掉,听见瞿有贵说起两人之间的私密,更是吓得一个趔趄,直接往后摔到地上。

    瞿有贵脸上的不屑更加明显。

    他往前走了一步,在萧芳华面前半蹲下来,极为邪气地伸出一根手指,做了个下流动作,然后抬起她的下巴:“记好了,过了年跟我去扯离婚证,你放弃一切,净身出户。但是离婚之后你不许跟别人来往,要继续做我的人。知道了吗?”

    “敢不听话,全市的人,不,全国的人就都能欣赏你的‘艺术照’了!”

    瞿有贵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邪恶,“你这辈子没别人要你,只能跟着我。以后只有我们俩的时候,要叫我‘主人’,不然就赏你一顿鞭子!”

    温一诺听到这里,简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她顺手将头上进口的硬质头盔取下来,飞起一步跨越路边的灌木,三两下跑上台阶,拿起手里硬如钢铁的头盔,猛地一下往瞿有贵后背砸去,怒骂道:“我可去你妈的!瞿有贵你这个贱人是真想死啊?!”

    瞿有贵猝不及防,后背一阵剧痛,他半蹲在地上本来就下盘不稳,一下子被温一诺砸翻在地。

    温一诺却还没放过他,上前又踹了一脚:“主人你麻痹啊!”

    “萧姐姐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要不是有你这个贱人拖后腿,萧姐姐早八百年就升职了!”

    “你怎么有脸把人家的成就贴自己脸上?!”

    “你长得又丑,能力又差,全江城市都知道你专业吃软饭,做人恶毒无底线,有今生没来世!”

    “你看什么看?眼珠子瞪出来了我也要说实话!”

    “你觉得你很对是吧?还能给人洗脑是吧?”

    “就你那两把刷子,是在哪个网上课堂或者群组交钱学了三瓜俩枣啊?”

    温一诺说着,温柔又坚定地把浑身颤抖的萧芳华拉了过来,指着瞿有贵那张痛得扭曲的脸斩钉截铁地说:“我不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

    “萧姐姐你要听我的!——瞿有贵才是吃软饭的无能垃圾渣男!”

    “瞿有贵你爸昨天手植枇杷树呢,你不去帮你爸种树,跑这儿来恶心人?!”

    “你是没爹没妈的孤儿?怎么尽说些断子绝孙的话?”

    “我祝你不孕不育还能子孙满堂,就不要拉着我们萧姐姐做你家老祖宗了!”

    “信不信我把你刚才恶心的样子放抖音微博豆瓣还有脸书油管推特轮上三百圈,江城市算什么,我包你红遍全世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