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0章 心有灵犀(吾愛堂盟主+)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瞿有贵被温一诺一通叱骂,气得脸色由青到紫,五官扭曲到无与伦比。

    他想反驳,想用最恶毒的话辱骂她,甚至恨不得用种种恶心的方法来折腾她,满足自己变态心理。

    可温一诺说话实在太快了,就跟倒了核桃车子似的,噼里啪给他一顿排揎,而且满脸的不屑和厌恶,好像他是地上的泥,而她是高高在上的太阳!

    瞿有贵觉得被压制得气都喘不过来了。

    温一诺还能滔滔不绝。

    “怎么了?你还觉得你有理?”

    “知道pua三个字母怎么写就觉得自己是脑控大师了吧?”

    “论察言观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你能强过我们做天师的?”

    温一诺打鼻子里哼了一声,傲娇的小表情又俏又飒。

    萧芳华本来被瞿有贵说得面如死灰,都想要去自杀了。

    现在看见瞿有贵这个大男人被温一诺一个小姑娘怼得毫无还手之力,一向被压抑得无以复加的“自我”悄悄冒出了头。

    她又不是真的病态,怎么会对别人的打击“甘之如饴”呢?

    只是一直没有人,能这样光明正大地站到她身边,告诉那个曾经在她面前不可一世的人,他才是垃圾!

    她感激地拉拉温一诺的胳膊,小声说:“一诺……”

    温一诺回过头,朝萧芳华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说话。

    瞿有贵趁着这个机会,撑着八角凉亭的柱子站起来。

    他回过神,知道不能跟温一诺正面刚,只需要对付萧芳华就可以了。

    他对她“训练”了七年,她已经是他的网中之物,可不能让这只会下金蛋的母鸡就这么跑了。

    瞿有贵拿袖子抹了一把脸,朝萧芳华伸出手,沉声说:“芳华,过来。”

    “阿华,听我的,我们俩这么多年,虽然有吵有闹,可是夫妻之间哪有隔夜仇?”

    “床头打架床尾和,你就不要把别人家的小姑娘拉扯进来了。”

    “你知道我心里是有你的。”

    瞿有贵说完,还含情脉脉地看了萧芳华一眼。

    萧芳华打了个寒战。

    她看了看温一诺,又看了看瞿有贵,一时脑子里又迷糊起来。

    温一诺叹了口气,很想揉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抓着萧芳华的肩膀用“马教主的咆哮”吼醒她。

    都这个地步了,怎么还是记罚不记打呢?

    不过转头一想,萧芳华跟瞿有贵在一起七年,两人的相处模式肯定早就固化了。

    她怎么能指望自己把瞿有贵骂一顿,萧芳华就能幡然醒悟呢?

    可能还得一步步来吧……

    温一诺只好瞪了萧芳华一眼,冷声说:“萧姐姐,阿远哥哥让我找你一起去看电影。我找了你半天,才找到这里。”

    “电影要开场了,你跟我一起去吧,阿远哥哥都等急了吧?”

    好像就是要给她的话做注脚。

    这一刻,温一诺跟萧裔远心有灵犀了。

    她话音刚落,《大田后生仔》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温一诺拿起来,看见正好是萧裔远的电话,忙给萧芳华看:“你看,都催来了。”

    在萧芳华心里,弟弟萧裔远当然是第一重要的,哪怕现在被瞿有贵威胁,她还是选择跟温一诺去找萧裔远。

    温一诺接通了电话,马上说:“阿远哥哥,你等急了吧?我马上就跟萧姐姐一起来了,你记得把票给我们准备好哦!”

    那边萧裔远眉头蹙了一下,心想怎么他姐姐也要来?

    但是他知道温一诺不会随随便便拖他姐姐过来,估计是有什么事。

    他马上“嗯”了一声:“你们还要多久过来?”

    “马上,我骑电动车,很快的!”温一诺说完就挂了电话,横了瞿有贵一眼,警告说:“你离萧姐姐远点儿!别再让我看见你纠缠萧姐姐!”

    瞿有贵见萧芳华又一次选择她弟弟,心里嫉恨无比,冷笑一声,说:“温一诺,你是天师。老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这么做,不怕你们的祖师爷怪罪吗?”

    温一诺毫不犹豫反驳:“老话还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我救萧姐姐一条命,祖师爷会记我的功德!”

    “你救她一条命?”瞿有贵怪笑一声,“她的命是我的!小姑娘,你还太嫩点儿!”

    温一诺再次举起手机,对着瞿有贵说:“瞿有贵,我们都是社会主义接班人,你这种命呀命的唯心主义观念就不要拿出来恶心人。”

    “搁以前,你这种人是要被批斗的,要对你进行灵魂深处的再教育。”

    “真是太可惜了。只能说袁隆平老爷爷让你吃得太饱,才让你有了可以主宰他人生命的非份之想。”

    “谁的命属于你啊?就连你自己的命都不属于你自己,还以为自己坐上二踢脚就能跟窜天猴似的上天了吧?”

    瞿有贵张口结舌,被温一诺骂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过了好一会儿,才怪声怪气地说:“……唯心主义要批斗?温一诺,你可是天师啊……你这么骂自己,你大舅知道吗?”

    温一诺头一扬,下颌划出优美的弧度,极神气地说:“天师怎么了?我们可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新时代天师。”

    “我们看的风水,那是科学!”

    “没文化就不要自曝其短,全世界的大学建筑系都开有风水这一课,到你嘴里就成唯心主义了。”

    “呵。”

    “你是不是地摊文学看多了,瞧那满脑子封建糟粕思想,都化成水在你脑子里晃荡吧?”

    温一诺拉着萧芳华下了台阶,一边扶起倒在路边的电动车,一边让萧芳华坐在自己车后座上,同时将刚才手机里拍的内容发给了萧裔远。

    “坐稳了萧姐姐,我们这就走。”

    她一踩油门,电动车嗷地一声,往前蹿了出去。

    瞿有贵站在八角凉亭里,一脸阴霾地看着前面电动车上两人远去的背影,很是不忿。

    他就不信,萧芳华还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

    温一诺骑着电动车,很快来到大礼堂。

    已经六点过一刻了。

    大礼堂外面没什么人,只有一个清隽的高挑男子站在大门前,很是醒目。

    正是萧裔远。

    温一诺将电动车锁在大礼堂广场上的电动车停车棚里,出来就看见萧裔远已经走了过来,正沉着脸跟萧芳华说话。

    她暗暗地观察了一会儿萧裔远,发现这个总是眼带笑意,一脸桃花债的男人,沉下脸的时候居然挺渗人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