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5章 狠到骨子里(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温一诺见状迅速冲过来,拉着萧裔远就跑。

    两人手牵着手,在寒冷的冬夜跑得像一阵风,几乎一个跨步就到了汽车里面。

    萧裔远马上发动汽车,一脚踩到油门上,一眨眼功夫就开走了。

    瞿有贵听见汽车响,忙撑着爬起来,要拿手机去拍车牌号码。

    可是他刚一站起来,顿时觉得脑子里晕头转向,疼得都快吐了。

    别说拿手机,就连走路都有困难。

    “……如果让我找到你,我非要你好看不可!”瞿有贵暗暗发誓,甚至打算等过几天就找人打回去。

    如果他查得出来是谁下手的。

    扶着围墙靠在墙边,他整个人弯成一只虾,胸口难受得很,想吐,却又吐不出来。

    后脑勺火辣辣地疼,但是用手摸了摸,却又没有异样,甚至连包都没有一个。

    就是疼,还有恶心,晕得厉害。

    看前面都有重影的感觉。

    这里本来光线就不好,脑子又晕,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劲儿。

    头一个念头,就是想拿自己的手机。

    往兜里一掏,不在。

    全身上下搜了一通,都没找到。

    难道掉地上了?

    他又慢慢蹲下来,努力睁大眼睛。

    好不容易看见一个地方好像有亮光闪过。

    他顺手摸了过去,正是一个手机!

    不过是一只被踩扁了的手机……

    瞿有贵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刚才他被人打的时候都能忍住不哭,可是现在忍不住了。

    他刚买的苹果手机啊!

    ……

    萧裔远带着温一诺很快回到明堂小区a栋大厦的地下停车场。

    他们这一路非常顺利,别说人影儿,就连条流浪狗都没遇到。

    温一诺下车,忙把前后遮住车牌的罩子拿下来,扔到后车厢里。

    萧裔远摘下口罩,脱了套头长衫,再看看手表,八点二十五分。

    “诺诺,别收拾了,赶紧上去。”他锁了车,下车跟温一诺一起往停车场的电梯走去。

    两人进了电梯,温一诺才悄悄问:“……远哥,你怎么知道瞿有贵还跟别的女人有关系啊?”

    萧裔远鄙夷地笑,左边唇角挑起的弧度又狠又魅,“……他这种人,都能跟别的女人弄出私生子了,你觉得他会只有一个外遇吗?——对于男人来说,外遇只有零和无数次,没有中间数。”

    温一诺长吁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你一诈他,就把他骗出来了。”

    萧裔远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承认道:“其实我也是瞎猜的,他能这么快下来,我也很意外。”

    温一诺耸了耸肩膀,两手插在羽绒服的兜里,很笃定地说,“只是很可惜,只是一点皮外伤。远哥,你还是下手不够狠。”

    萧裔远被逗笑了,捏捏温一诺的小嫩脸,“不够狠吗?过几天你打听打听他的近况就知道了。如果他的脑子还能正常使用,算我输。”

    他那最后一棍打在瞿有贵的后脑勺上,才是真正的狠招。

    练了这么多年的咏春,他也不是白练的。

    温一诺这才高兴了,举起右手的小拳头挥了挥:“所以他就该挨揍,这是他的命,躲不过的。”

    萧裔远往后悠闲地靠在电梯壁上,又伸手捏捏温一诺的小嫩脸:“嗯,温小天师掐指一算,他今天就该挨揍。我们只是顺天而行,是吧?”

    “那当然,顺天法祖,惩恶扬善,维护社会正能量,是我辈不可推卸的责任!”温一诺扬扬小拳头,一把将萧裔远的手推开。

    “别再捏我脸啊!再捏我翻脸了!”温一诺捂着脸让到一旁。

    萧裔远两手搭在电梯壁的栏杆上,看着温一诺略圆滚的身材,穿着白色羽绒服,跟毛茸茸的小白兔似地,怎么看怎么觉得心情舒畅。

    他略好笑地看着她,伸出一只胳膊,毫不犹豫将温一诺从电梯一角拉到自己身边,“看,没办法。我胳膊长,这地儿太小,一不小心就碰到了,我可不是有意的。”

    然后,又捏捏温一诺的脸。

    他的手指修长,笔直得看不见指节,干净又温暖,还有股淡淡的清新味道,像极了冬日里晒了阳光的被子。

    温一诺其实不反感这种味道。

    她纯粹是不喜欢被人捏脸背后的含义。

    她睁大眼睛看着萧裔远,不满地说:“我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能再捏我的脸。”

    只有小孩子才不能反抗别人的捏脸。

    温一诺的脸从小就白嫩软乎,而且是标准的桃子型。

    小时候不知道多少人见了她就大叫“卡哇伊”,然后捏她的脸……

    萧裔远心里一动,有点明白温一诺的意思了。

    他想说“好,以后不捏你脸了”,可是手指上还残留着她脸上肌肤滑润的触感,比他接触过的任何东西都要软绵弹嫩。

    他捻捻手指,有些舍不得放弃这项“特权”。

    萧裔远眯了眯眼,轻笑着说:“……捏不捏你的脸,跟你是不是小孩子,没有直接关系。”

    温一诺:“……”

    每个句子都听懂了,但是连在一起,她就不明白了。

    她蹙眉看他,“那跟什么有关系?”

    “你自己想。”萧裔远笑得越发神气,看着电梯上了顶层,才说:“你到了,进去吧。”

    温一诺这才发现萧裔远原来送她上楼了。

    虽然他其实没有必要这么做。

    因为这栋大楼顶层的复式套房只有一间,电梯直接入户,非常安全。

    但她还是感激萧裔远这么做了。

    这是男人的绅士风度,很多男人就算意识到了,也会因为懒,而做不到这一步。

    人和人的差别,往往就在这一步上。

    温一诺心情顿时好转,也不纠结萧裔远刚才说的那句“直接关系”的话了。

    她笑着朝他挥挥手,眨了眨左眼,“今天晚上我很开心,能为民除害我功德圆满了!”

    萧裔远也朝她眨眨眼,两人好像有了一种不为外人道的默契。

    他心情很好地摁下电梯,回自己家的楼层去了。

    ……

    温一诺进了玄关换鞋,发现大舅和她妈都在客厅坐着,一看就是在等她。

    见她进来了,温燕归才站起来,上下打量她一眼,见她没事,摆了摆手,一边往楼梯走,一边说:“什么都别跟我说,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萧裔远来给你补习。”

    温一诺:“???”

    她瞬时有种从天堂落入地狱的感觉。

    耷拉着脸看向张风起,声音带着哭音问道:“大舅,您不是说,我今天的坎儿,已经过了吗?!”

    张风起有些心虚地喝了一口清茶,咳嗽一声,说:“嗯,那个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大舅?”

    “……看风水摸骨相算八字都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准确率啊!”

    温一诺:“!!!”

    真是要被你坑死了!

    她怒视着张风起的讪笑,过了好一会儿,才重重“哼”了一声,“大舅!您想好怎么补偿我了吗?”

    张风起见温一诺真生气了,才等温燕归上楼之后,悄悄对温一诺讨价还价:“……春节给你两个红包?”

    “不,我要你抽成减少百分之二十。”温一诺恰如其分地伸出两根手指,大眼睛晶晶亮看着张风起。

    张风起大手一挥,一口回绝:“亲舅甥明算账。抽成不能改,你想别的补偿吧。”

    温一诺只觉得胸口中了一箭。

    她今天明明做了这么多好事,积下这么多功德,可好像……她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和回报啊?!

    莫得感情的温小天师面无表情打开手机上的记事本,认真记账:

    【今日亏本:债务人——萧芳华:录视频、帮打瞿有贵,没收钱】。

    【今日亏本:债务人——远哥:免费借车、免费服装、免费道具、免费出力踩手机】。

    【今日补偿:做小草人连咒五天瞿有贵生活不能自理。——第一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