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8章 水火不相容(天堂づ糖糖盟主+)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怎么了?”张风起故作不解,皱着眉头疑惑地说:“出来的时候我算了一卦,今天的日子不错啊,特别适合看商业地产的风水。”

    “大天师您忘了?祖师爷立下的规矩,我们做天师的,不能做白工,否则会被反噬,有五弊三缺之虞。”

    温一诺一本正经坚持拦着张风起的路,“我不能让大天师担这种风险。”

    “……做白工?不会吧?”张风起讶然转身,看向牛大年,“牛先生是我们江城市的首富,怎么会让我们做白工呢?”

    牛大年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在心里却暗骂张风起狮子大开口。

    之前他找的中间人跟他说,张风起看阳宅风水的出场费不二价,最低也是一百万。

    他是没有办法了,才打着让张风起先试一试的算盘。

    等成功了他再给钱也不迟。如果不成功,他就当无事发生。

    一般人都相信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别看牛大年对先前那个外地风水师给钱给的爽快,可对张风起,因为跟他是一个地儿的人,他不是很信张风起的能力,总担心他是骗子。

    结果这大天师的小徒弟,好像还挺精明的……

    还有,这五弊三缺是什么东西?

    牛大年圆胖的脸上冒出油光,眨巴着小眼睛,疑惑地说:“……这位小天师能不能跟我讲讲,什么是五弊三缺啊?我以前也请过天师看风水,没有听他们说过啊……”

    温一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很职业化地说:“有正经师承门派的天师都知道什么是五弊三缺。如果没有人跟你说过,要么就是那人不合格,要么就是出工不出力,没有给你真正看风水。”

    “不会吧?”牛大年心里一阵紧缩,想起上一次那个风水师,突然有着说不出的别扭,“……天师还有门派吗?!”

    “当然有。”张风起撩起长袍,很有气势地掸了掸,轻描淡写地说:“道门四大天师,分别是张道陵、葛玄、萨守坚和许旌阳。”

    “真正得到认可和传承下来的,只有我们张姓一派。”

    “别的人,其实不能称天师。如果自称天师,那也只是滥竽充数而已。”

    温一诺接着张风起的话茬说:“天师的所谓五弊三缺,说的是做天师的人泄露太多天机,会被上天惩罚。”

    “五弊就是鳏、寡、孤、独、残,三缺则是钱,命,权。”

    “但上天有好生之德,还是给我们人类留下一条路。”

    “只要交易双方等价交换,以你没有的,换你想要的,就不算是泄露天机,影响运势。”

    “所以我们张姓道门祖师爷传下道旨,为了避免张姓天师有五弊三缺之虞,我们做生意都是一分钱,一分货。大家钱银两讫,不欠因果。”

    “只要等价交换,就不会有五弊三缺了。”

    牛大年的小眼睛都快瞪出眶了:“还有这回事?!我读书少你们可别忽悠我!”

    “我只听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从来没有听说过天师一分钱一分货!”

    “那是你孤陋寡闻,把无知当博学。”温一诺淡淡毒舌,“佛经上说,佛祖麾下圣僧大人当年出世诵经,只化得三斗三升黄金米粒,还被佛祖嗔怪卖贱了,害得后世子孙没得钱用。”

    “可见只要是等价交换,就连佛祖都是允许的。”

    “我们道门祖师爷因此传下道旨,为了规避后世子孙的五弊三缺,也为了寻常百姓的运势着想,一定要等价交换。”

    温一诺一口一个“等价交换”,生生把有些玄妙的看风水,说成了正常经济活动。

    牛大年这下彻底明白了。

    这俩就是要先收钱,再干活。

    不给钱,人家就要走人了。

    牛大年没办法了,只好拿出手机,给自己的会计打电话,让他马上给张风起的公司银行账号,分四次一共转账一百万。

    温一诺的手机收到银行提示,知道转账成功,才笑逐颜开,对张风起说:“大天师,风险解除了。”

    张风起哈哈一笑,拍拍牛大年的肩膀,“牛老板是个爽快人,这一次我就当交个朋友,友情价给你看看商业地产的风水!”

    一百万还是友情价,你丫怎么不去抢?!

    牛大年被噎得都快心梗了,但是表面上还得恭恭敬敬奉承张风起:“张大天师侠骨仁心,为我们老百姓排忧解难,这点供奉算什么?拿去给家里的小朋友买糖吃吧!”

    温一诺作为“家里的小朋友”,表示很满意。

    ……

    张风起开着车,带着温一诺,跟着牛大年的车,一路来到牛家位于江城市郊区的厂房。

    牛大年是江城市首富,他的厂房占地有一百多亩。

    夜晚的路灯下,一排排淡蓝色厂房矗立在地平线上,看上去隐隐显出青色,居然有些阴森森的感jio。

    张风起一见就笑了。

    他从他的大切诺基上下来,和牛大年一起往厂区走,一边闲话似地问:“牛老板,这些厂房怎么都涂成淡蓝色了?晚上看青乌乌的一大片。”

    牛大年连忙解释说:“上一个风水师说,我这厂房这边五行缺水,所以要涂成淡蓝色,才能引来水,水能聚财……”

    果然如此。

    张风起笑了起来,抬手凌空点了点对面蓝到发青的厂房,说:“牛老板,不是我同行相忌,你先前请的那个风水师,真的是个半吊子啊!”

    “怎么讲?!”牛大年更紧张了,虽然是江城市腊月二十九零度的冬夜,他热得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

    “如果我没猜错,你把厂房漆成这种淡蓝色之后,你的生意不仅没有好转,而且还直线下降,比改颜色之前还差,是不是?”

    牛大年情不自禁连连点头,“张大天师真是神人啊!真的就是这样!”

    他开始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生意的困境,说自己试了很多方法,都没办法扭转局面。

    “……大天师,张大天师,您就是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牛大年都快给张风起跪下了。

    张风起摇头晃脑地叹息了一会儿,很是遗憾地说:“其实你真是被这个滥竽充数的半吊子给坑了。”

    “我跟你说,你的厂房从风水来看,确实是缺水,那人没有看错。”

    牛大年一听急了,“……可你刚才说,他有问题啊!”

    “你别急,听我说。”张风起往厂房深处走去,声音在空旷的厂房之间显得宏亮又悦耳。

    跟着牛大年来的那些跟班也一个个竖起耳朵听,都打算把这件事当做一件玄妙的谈资。

    这不马上就要过年了吗?

    到时候亲戚家人欢聚一堂,正好吹水。

    张风起开始解释:“牛老板,五行里面的水,可不是江河湖海里面的水,它不是蓝色,而是黑色!”

    “而你这里厂房涂的淡蓝色,颜色也不纯,底色好像有青色。而在五行中,青色属火。”

    “水火不相容啊!所以你的生意在厂房漆成淡蓝色之后,下降的幅度不是减缓,而是增快了!”

    “原来是这样啊!”牛大年失声叫了起来,“那是不是改成黑色,就会有好转?!”

    “黑色当然比淡蓝色好。”张风起圆滑地说,“不过我对房地产行业更了解,你这制造业的厂房风水,我只略懂一二。如果没有较大起色,还希望牛老板见谅!”

    “张大天师太谦虚了!”牛大年现在恨不得把张风起摆到供桌上一天三炷香,一再要求他再给点建议。

    而且为了表示“等价交换”的诚意,他甚至马上让会计又给张风起转了一百万。

    张风起接到温一诺暗示的眼神,才哈哈笑道:“既然牛老板这么有诚意,那我再看看吧!”

    他跟着牛大年把整个厂区的主体建筑走了一圈,才说:“如果还有什么要改进的,我看你那边的污水处理好像有问题。”

    “你这里本来就五行缺水,你还把没有处理过的污水直接排到咱们的江边。——这是水神发怒了,所以你破财啊!”

    “水能聚财,水神发怒,财神不会上门。”

    张风起最后下结论说:“这样吧,你把污水排放按照国家环保要求处理好,如果你还不能扭亏为盈,你再来找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