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9章 大年三十(1)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这样真的可以?!”牛大年又惊又喜。

    虽然他公司的污水排放有些年头了,被要求治理也有些年头了,但从来没有人,像张风起一样,说得他恨不得马上就去采购最好的污水处理设备,解决好这个问题。

    张风起非常胸有成竹的样子,尽量半昂着头,带着一丝傲气打鼻子里哼了一声,“怎么了?不信我的话?那算了,你另请高明吧!”

    “不不不!我听!我听!我听!”牛大年打躬作揖拉住张风起的袍子,满脸欣喜地说:“一定是这个原因!我得罪了水神,才影响财运!”

    张风起满意地拍拍他的肩膀,就差摸摸他的头,再扔一根肉骨头了。

    温一诺面无表情,还是一派高冷的样子,看了看手表,咳嗽一声,说:“大天师,时间到了,我们得去跟省里的客户远程开会了。”

    “哦,这么快?”张风起很是遗憾的样子,扭头朝牛大年伸出手,“牛老板,咱们真是相逢恨晚,以后多多联络!”

    “好的好的!”牛大年大喜过望,看他的眼神都不同了。

    恭恭敬敬送走张风起和温一诺,牛大年马上就让自己的手下联系购买最好的污水处理设备。

    过年都不停工,一定要赶在正月初六之前把所有的设备安装调试完毕,才能干干净净迎财神。

    ……

    张风起和温一诺回到家,正好八点半。

    温燕归一个人把家里上上下下打扫了一遍,刚去浴室洗澡。

    温一诺推门看见焕然一新的客厅,啧啧两声,说:“我好像看见满屋的人民币在闪亮。”

    客厅换了全套新的家具和软装,新的转角沙发,一看就非常有品位有逼格的定制沙发。

    落地窗的窗帘全部换成罗马卷帘,淡淡的鸽灰色,一下子就把房间的整体风格,从去年的中世纪洛可可欧式风情,变成了二十一世纪北欧小清新风格。

    七十吋oled电视旁边玉瓷梅瓶里的腊梅是真花,是温燕归早上才从花鸟市场买来的,粉白的九英梅,杏黄的素心梅,插得错落有致,至少能养到正月十五。

    张风起笑呵呵地说:“钱挣来不就是花的吗?你妈妈辛苦一辈子,也没什么特别爱好,就是爱装修个房子,买点家装饰品啥的,她高兴就好。”

    温一诺叹了口气,仰头看着高高壮壮的张风起:“……大舅,我想有您这样的大哥!”

    多好的大哥啊,帮妹妹带娃,为妹妹撑腰,文能写马经,武能打渣男,还能为了妹妹的业余爱好拼命挣银子。

    从大城市装瞎子摆摊,做到现在有自己固定的办公场所——小公司的规模,真是励志的典范,逆袭的楷模。

    张风起摸摸她的头,笑得越发开心:“你有大舅,你妈没有,你比她强。”

    “啊!也对!”温一诺双手托在白嫩的腮边,做了个可爱的“花朵”表情:“大舅,那您是不是能考虑给您可爱的外甥女小诺诺升职啊?”

    升职就意味着涨工资。

    温一诺跟着张风起做生意是拿佣金的,她无比渴望张风起这个“黑心老板”能降低抽成比例。

    张风起多精的人啊,马上打了个哈欠:“哎呀好累!我得去打打坐,养精蓄锐,明天还要应付你的二姨和小姨两家人呢!”

    说完就快步跑向楼梯,回二楼自己的卧室去了。

    温一诺和张风起、温燕归三人住在这个顶层复式套房里,每个人都有自己带单独浴室的大卧室。

    而且还都自带一个起居室。

    张风起把自带的起居室当工作室。

    温一诺当书房。

    温燕归直接当衣帽间了。

    温一诺朝着张风起的背影撇了撇嘴,去厨房吃了点甜品,才上楼去自己卧室洗漱。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叹了口气。

    一个这么喜欢吃甜品的女孩,还不爱运动,大概是瘦不下来了。

    她其实不算胖,当然,也绝对算不上瘦。

    大概是那种照相显胖,穿衣显胖,但肉眼看还行的亚子吧。

    温一诺纠结了一会儿,一个热水澡一泡,又心情开朗了。

    ……

    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

    很多人一大早就起来,开始为中午或者晚上的年夜饭忙碌。

    温燕归今年不用在家准备年夜饭。

    因为温燕归的两个妹妹温鹭归和温鹂归今年居然提前打招呼,说要带着家人跟温燕归一起过年。

    以前她们两家都是大年初二才来温燕归家,把她家当娘家走动。

    今年不知道怎么搞的,非磨着温燕归要一起吃年夜饭,还说大年初一再回各自婆家。

    温燕归想着早来早了,反正一年到头也只见这两家一次,就答应下来。

    温一诺跟她二姨和小姨的表妹表弟关系不好,不想他们来家里。

    温燕归和张风起商量了一下,决定今年年夜饭在外面吃。

    他们早早在江城市最好的酒楼“一洞天”定了一个包间,要了最好档次的年夜饭。

    包间里有大电视,有麻将桌,从下午五点可以一直待到春节晚会敲完零点的钟声。

    因此温一诺今天没有同往年一样早早起床帮她妈妈准备年夜饭,而是在床上一直磨蹭到中午,萧裔远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才慢悠悠从床上起身。

    “诺诺,你们今年是要出去吃年夜饭吗?”萧裔远在自己房间里给温一诺打电话。

    客厅和餐厅、厨房里,萧爸、萧妈和萧芳华正热火朝天地准备着今天的年夜饭。

    温一诺戴着蓝牙耳机穿上拖鞋,两手一摊,笑着说:“是啊,因为我二姨和小姨两家人今年非要跟我们一起过年啊。”

    萧裔远知道温一诺跟她两个表亲不对付,但是过年这种时候,亲戚之间的见面是免不了的。

    “你们会在餐馆吃到几点?”萧裔远盘算着什么时候给温一诺发过年红包。

    温一诺走进浴室,准备洗漱,她用头巾把头发包好,一边给电动牙刷上挤牙膏,一边撇撇嘴,说:“我大舅说一直包到零点过后,所以应该过了十二点才回来。”

    萧裔远他们家今天也要跟他大姨一家一起过年,还有他爸那边的亲戚,到时候家里肯定人满为患,他要跟着萧爸萧妈应酬,估计不能第一时间给温一诺发过年红包了。

    他想了想,转了一个888.88的大红包过去,说:“那我提前给你拜年了。祝温小天师在新的一年财源广进,生意兴隆!”

    温一诺看见大红包,又听见吉利话,有些逼仄的心情霎时风清月朗,连忙给萧裔远转了一个666.66的大红包,说:“我祝远哥在新的一年心想事成,事事如意!”

    “心想事成吗?”萧裔远低声笑了笑,温润的嗓音像是一股清泉从玉石上流过,“那就承温小天师吉言。如果我明年不能心想事成,温小天师是不是要负责任呢?”

    “哈哈哈哈……这要看你想的什么……总不能你想做美国总统,我也得保佑你心想事成吧?”

    温一诺对着浴室的镜子做了个鬼脸,“远哥,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我没那么大本事啊哈哈哈哈……我就是天师界的一股泥石流,你对我的能力有什么误解?”

    她心情极好地挂了电话。

    萧裔远听见耳机里突然的盲音,脸上的笑越发意味深长。

    ……

    傍晚五点左右,温一诺跟她妈妈温燕归一起上了张风起的大切诺基,往他们预订的年夜饭酒楼去了。

    这是江城市里最大的酒楼,号称“一洞天”,还是张风起给看的风水,起的名字。

    开始的时候,没有人看好这个酒楼。

    直到它一步步发展起来,将前后左右几条街的酒楼都挤垮了,才成了江城市餐饮业的龙头黑马。

    现在大家要请客吃饭,或者办婚宴酒席,都是去一洞天。

    今天是大年三十,去一洞天吃年夜饭的人很多。

    大家都是开车来的,把一洞天门前的马路挤得水泄不通。

    一洞天特别派了工作人员出来疏通交通,给大家指示停车的位置。

    温一诺趴在车窗上往外看热闹,等着张风起的车进停车场。

    外面那么多人,在一洞天大门口挂着的大红灯笼照耀下,都显得喜气洋洋,过年的气氛一下子就起来了。

    温一诺笑眯眯看着,正想叫着她妈妈一起先下车,让大舅张风起自己去停车,突然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就在他们的斜前方,有一辆看上去很高大的suv。

    车门敞开,一个男人从驾驶座探出头,正在跟车门口站着的一个女孩接吻。

    那女孩踮着脚,闭着眼睛,吻得十分陶醉。

    江城市这种三线小城市,比十八线小县城开明不了多少。

    大家都跟看猴戏似地看着前方那接吻的两个人。

    温一诺嗤笑一声,伸出手指戳戳她妈妈的肩膀,“妈,您看,那姑娘是谁?”

    接吻的两个人,男人她们不认识,女孩可是比较熟悉。

    温燕归皱了皱眉头,“是不是你二姨的女儿孙千金?她不是才高二?”

    温一诺点点头,肯定地说:“就是她。”

    虽然一年才见一次,可温一诺记性好,再说孙千金跟去年比并没有什么变化。

    “……那个男人开的是奔驰大g啊……”温燕归看了半天,目光移到那suv的车标上了。

    这么醒目的车标,实在太夺人眼球了。

    温一诺拿出手机,对着那车拍了好几张照片。

    张风起也瞥了一眼,呵呵笑了一声,很快趁着酒楼工作人员疏通出来的路开走,找了停车位停下来。

    “看来你二姨、小姨她们两家应该都到了,我们赶紧上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