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1章 大年三十(3)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温一诺说完,惋惜地摇摇头,“……希望你没有借给他钱。”

    其实大家都能想到,一个把燕京吉普改装成奔驰大g的男人骗女人的时候,绝对不会只骗色。

    搞不好还骗财。

    孙千金脸上骤然失去血色。

    温鹭归眨着眼睛,半天才回过神,立时变脸喷温一诺:“你胡说八道!这明明就是奔驰大g!”

    张风起这时走过来站在温一诺身边,对温鹭归冷声说:“二妹,我刚才也亲眼看见那辆车,我不用看照片对比,就知道那辆车不是奔驰大g。你大哥我走南闯北给人看风水,是见过世面的人,你不会连大哥都不信吧?”

    “再说一诺是跟着我练出来的,这世面上的豪车,从顶级的法拉利、兰博基尼,到国产的红旗,我都手把手教过她识别豪车细节。”

    “你们才见过几辆车,被一辆改装过的燕京吉普忽悠了,也不奇怪。但你们不该认为一诺不懂车。”

    张风起在自己亲人面前从来不忌讳自己对温一诺的偏爱。

    小姨温鹂归本来看见温鹭归和她讨厌的女儿孙千金吃瘪挺高兴的,可见张风起这样不加掩饰的偏心温一诺,她又不爽了。

    但无法直接跟张风起正面起冲突,她只好把心里的气撒到二姐温鹭归一家人身上。

    她好笑得打量了孙千金一眼,笑道:“二姐,你家的女儿虽然名字叫千金,你不会认为她真的是千金吧?”

    然后朝旁边的温一诺努努嘴,说:“二姐你看看人家一诺,不打扮也比你家千金好看一百倍啊!”

    在一旁吃瓜看戏的温一诺无辜躺枪,马上还嘴说:“小姨你跟二姨吵架,别扯我身上啊!我可没惹你吧?你拿我挡枪是几个意思?”

    温鹂归说话夹枪带棒惯了,一向只有她讽刺人,是不许别人讽刺她的。

    被温一诺一刺,立即就要跳起来教训她:“一诺,长辈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很快又转头把话题对准温燕归:“大姐,你就这么教孩子的?教得她没大没小,对长辈一点尊敬的意思都没有!”

    “我就说啊,这孩子没爸爸就是不行!”

    “你看你,当年是我们三姐妹里面最漂亮最聪明的,考的也是名牌大学,可那么早就离婚了,从小没爸爸的孩子就是没家教……”

    啪!

    温燕归脸色一变,唰地站起来,抬手抡起胳膊,一个耳光甩在温鹂归脸上。

    温鹂归被打得脖子一扭,几乎原地落枕。

    她捂着脸,疼得快掉眼泪了,难以置信地看着温燕归:“姐,你居然打我?!”

    “我是你大姐,你出言不逊,为长不尊,满口胡言乱语,我打不得吗?”温燕归站在温一诺前面,像是老鹰护小鸡一样护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我们一诺当然有爸爸。我是离了婚,但一诺可没跟她爸爸脱离父女关系!”

    “不像你,你老公在外面包了无数个小蜜,给你带了无数顶绿帽子,你屁都不敢放一个,只装睁眼瞎。我要是你,早拿根绳子先勒死你老公,再勒死你自己!”

    温鹂归的老公王家建听得脸色白一块红一块,讪得厉害,不满地说:“大姐,您跟鹂归吵架,干嘛带上我?还要勒死我是几个意思?”

    温燕归根本看也懒得看他,也不会回话。

    张风起重重咳嗽一声,冷着脸说:“你们都不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了是吧?”

    先教训温鹭归:“二妹,你还是那么尖酸刻薄,孙元对你好得掏心掏肺,你却对他动不动就非打即骂,你给我们温家留点脸,让人家骂我们家没家教很有脸面吗?”

    又说温鹂归:“小妹,你就更过份了,我们一诺从小没爸爸,可有我这个大舅!我对她从小就精心教育培养,比你那个只知道在外面吃喝嫖赌的男人对自己孩子上心多了。——你看你儿子,十二岁了,还站没站相,坐没坐相!我听说他成绩特别差,以后还能考高中上大学吗?哪一点有我们一诺有出息?”

    温鹭归被说得面红耳赤,十分不忿张风起偏心,马上说:“大哥,你还知道我和鹂归也是你亲妹妹啊?那你还记得千金和王梓也是你外甥女和外甥吗?”

    “你要不要偏心得这么离谱啊?!”

    “我偏心?”张风起冷笑一声,“你和小妹当年结婚,是我给你们出的房屋首付,怎么着?现在说我偏心?行,把我出首付的钱还给我!”

    温鹭归当然不肯,马上说:“大哥,十几年前的首付才几个钱,你赚那么多钱,给一诺和大姐买那么大房子,我们说过一个字没有?”

    “你想说什么?你说啊!你想说什么?!”张风起火大,把面前的紫褐色长背靠椅一脚踹开,声若洪钟,在包间里响起回音。

    “我张风起靠本事挣的钱,愿意给谁花就给谁花!”

    “我既不是你们的爹,也不是你们的爷,只是大哥而已,难道还有抚养你们的义务啊?!”

    温鹭归也是快四十的人,被张风起喷得眼泪汪汪。

    孙千金直接吓傻了,缩在一旁一声不吭。

    只有孙元看见自己的妻子被张风起骂得狗血淋头,虽然害怕张风起,还是勇敢地走过去,揽住她的肩膀,硬着头皮对张风起说:“大……大哥,是鹭归不对,我代她向您道歉。我们鹭归其实没有坏心眼儿,就是说话不好听……”

    张风起哼了一声,对孙元还是给几分面子,他沉着脸,抱着胳膊对孙元说:“你也是,你跟她结婚这么多年,女儿都十六七岁了,还让她在外面乱说话。——得罪人不自知懂不懂!”

    “大哥说得是,以后我多劝劝她。”孙元忙拉着温鹭归往旁边的位置上去了,躲开张风起的正面攻击。

    温鹂归和王家建刚才也被张风起骂得抬不起头来,不过他俩心思多,没有跟张风起正面顶嘴。

    等张风起气消了一会儿,酒楼开始上菜了,他们夫妇俩一左一右先把张风起身边的位置占了,又让王梓过来紧挨着张风起坐。

    温燕归和温一诺两人只好坐在张风起对面。

    孙元和温鹭归、孙千金一家人坐在一起。

    好在桌子够大够圆,还有自动转盘,也不影响大家吃菜。

    张风起本来很想发脾气掀桌子,但是温燕归给他发短信,让他悠着点儿,好歹把年夜饭吃完再说。

    张风起只好按捺住脾气,拿出自带的酒水,让温一诺给大家斟酒。

    王家建一看就惊喜地叫出来:“茅台!大哥您哪儿弄的茅台啊?!肯定是真品吧!”

    温鹂归骄傲地说:“我大哥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喝假茅台,是吧?”

    张风起笑了笑,说:“一个客户送的。他们要在西南省份建一个度假小区,我去看了看。”

    “张大天师现在是名声在外啊!”王家建很自然地从温一诺手里接过茅台,非常亲切地说:“我来吧,一诺你坐下吃吃喝喝,跟王梓多说说话。他可稀罕你,一直说想天天跟一诺姐姐住一起呢。”

    “是啊是啊……”温鹂归马上接了话茬,笑容满面地看向温一诺:“一诺,你学习成绩好,不用天天上课都能考上好大学,帮我们家王梓补补课吧!”

    “他可是我们温家唯一的男丁,是吧,大哥?”温鹂归最后这句话,却是冲着张风起说的。

    温一诺把茅台酒放到三姨爹王家建手里,坐下来刚夹了一块炸得金灿灿的藕合,还没放进嘴里,就被温鹂归的一句话说喷了。

    她咳嗽着拿纸巾擦了擦嘴,惊讶地问:“小姨,王梓什么时候成我们温家唯一的男丁了?他姓王,不姓温啊!”

    “一诺,你本来也不姓温啊……”温鹂归笑眯眯地说,一双保养得很好的手招了招,“我们王梓也可以改姓啊……”

    她热切地看向张风起,很积极地说:“大哥,我们王梓又聪明,又孝顺,只要您同意,我马上给他改姓,让他姓温,过继给您,这样我们温家也不会断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