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2章 大年三十(4)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什么?!

    包间里的人一齐抬头看向温鹂归。

    有那么一瞬间,大家以为自己幻听了。

    这是几个意思?!

    温鹭归和孙元还在面面相觑,只觉得小妹温鹂归和她老公王家建说的话有些不对劲。

    温燕归、张风起和温一诺这三人已经明白温鹂归的意思了。

    张风起手里拿着一个玉白色小酒盅,看着王家建给他往里斟酒,笑呵呵地问:“家建啊,你就这一个儿子,改姓温,过继给我们温家,你就不心疼啊?”

    王家建一听这话,顿时觉得有戏,马上笑容满面地说:“大哥我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们温家只有您一个男丁,您说自己入了道门,以后不能结婚生孩子,咱们温家总不能断了根吧?!”

    张风起笑得无比真诚,甚至拉住了王家建的手,感慨地说:“真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啊。你一口一个‘咱们温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入赘了咱们温家呢!”

    王家建疑心张风起在嘲笑他,略有些脸红,可看张风起真情实感的样子,又不像。

    他只好顺着他的话头,一脸的大公无私正义凛然:“我虽然不是入赘,但是对咱们温家的心是一样的。其实鹂归一直很心疼您,想着要为您分忧解难。虽然我们只有这一个儿子,但为了您,为了温家,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一边说,一边桌上的成年人斟完酒,又给温一诺、孙千金和王梓三个小辈每人倒了一杯玉米汁。

    坐回自己位置上,他举起酒杯,像是一家之主似地说起了新年祝词:“这一年大家都辛苦了!来,咱们把这杯干了,明年顺顺利利,大家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说的是吉利话,张风起笑眯眯地看着他,也没拆他的台,一仰头把酒干了。

    王家建在旁边盯得紧,带着殷勤的笑容,马上又给他满上。

    张风起握着酒杯,这一次没急着喝,他似笑非笑盯着温鹂归,说:“小妹,你也是这个意思?要把你儿子改姓温,过继给我?”

    “当然啊!这还是家建提醒我的呢!您看,王梓他爸都不在乎,您就答应了吧!”温鹂归又紧张又激动。

    她和王家建在家里合计好久了,自己没什么本事挣大钱,就守着这点死工资吃不饱也饿不死,以后王梓怎么办?她肚子里的这个怎么办?

    再说她大姐和二姐都只有女儿,以后都是要嫁出去的。

    还不如她站出来,帮温家一把。

    她看着张风起,就好像看见几百万几千万的家产在向她招手……

    王家建也一脸火热,对他来说,儿子就算改了姓,也是他儿子。

    可是张风起的家产就不一样了,那就不姓温,而是姓王了!

    温鹂归和他非常眼馋张风起在明堂小区买的那套顶层复式套房。

    当年买的时候还不到一百万,现在已经市值三四百万了!

    就这一套房子,他和温鹂归一辈子都挣不来。

    更别提张风起给人看风水挣下的偌大家产……

    如果王梓能改姓温,过继给张风起,他还用考什么高中?

    从现在开始在家里躺着吃喝都是一辈子不愁。

    张风起笑眯眯地拿筷子夹起一颗炸花生米吃了,慢悠悠地揶揄:“……可是我不想要你们的儿子过继,怎么办?”

    “啊?!大哥,您别说笑了!咱们温家只有我一个人生的是儿子,您不过继我的儿子,难道过继二姐的女儿吗?!”温鹂归失声笑了起来,完全没有想过张风起会拒绝。

    她以为张风起在开玩笑呢。

    王家建也一脸赞同,忙说:“大哥别开玩笑了,我们王梓才十二岁,还小,不懂事儿,您把他带在身边仔细教养,出去看风水见世面,比一诺这个小姑娘强多了。”

    “一诺再厉害,也只是个女孩子,以后是要嫁人的。我们王梓就不一样了,以后长大了娶媳妇孝顺您,给您养老送终!”

    张风起哈哈笑了起来,“王家建啊王家建,你可真能吹!”

    他举起酒杯,脸上的笑容看似和煦,眼光却如刀般锐利,朝席上的人扫了过去。

    “说起养老送终,我活了一把年纪,就没见过几个儿子给自己父母养老送终的。”

    “父母老了,有事的时候,都是女儿在身边照顾。——儿子?他们都张着嘴等老婆来伺候他们呢!”

    张风起嗤笑着又喝干净了酒杯。

    王家建尴尬得厉害,没有再继续给他斟酒了。

    张风起自己拿起茅台酒瓶,给自己满上,又看了看温鹂归,说:“小妹,你大哥我是做什么的?你用得着跟我玩这套?”

    “大……大哥,您什么意思啊?”温鹂归被张风起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不由自主往旁边让了让。

    “我什么意思?”张风起放下酒杯,收起笑容,视线移到她的肚子上,讥讽说道:“今年是猪年,你又属猪,坐的是这个酒楼厨灶位置的正南方,正是胎神吉位。”

    “如果我没算错,你肯定已经怀了二胎,而且是男胎。”

    “不然你们会舍得把你们唯一的儿子过继给我?”

    “就算你们答应,王家建的父母可不会答应。”

    包间里面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过了一会儿,温鹭归才第一个叫了出来,“小妹你怀二胎了?!”

    王梓也回过神,突然伸出手,一把将温鹂归推开,嚷嚷道:“你要生二胎了?!你凭什么生二胎!问过我了吗?!”

    “我不要弟弟!我不要弟弟!我们家只能我是男孩!”

    他愤怒地叫着,居然抬腿往温鹂归的小腹上踹了过去。

    温一诺恰好挨着温鹂归坐着,见状立即出手,从座位上站起来,一把将温鹂归拉过来护在自己身后。

    王梓一脚踹空,收势不及,一股冲劲向前摔了个大劈叉。

    他愣了一下,然后才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

    不知道是哭自己会有个小弟弟,还是劈叉劈得太狠了,简直要把他整个人活生生拉成两半!

    他本来就胖,又不爱运动,腿上韧带没有拉开。

    但是他踹人的力度太大,根本来不及收回腿,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腿上。

    大家似乎听见咔嚓一声脆响,都在疑心王梓的两条腿是不是就此“分家”了。

    王家建眼看宝贝儿子差点哭晕过去,忙上前将他掺起来,扶到旁边放了软垫的条椅沙发上坐着。

    张风起哼了一声,脸色很难看,厉声说:“鹂归、家建,这就是你们口中又聪明又孝顺的儿子!”

    “毛都没长齐,就能对怀孕的母亲下手。——这种狼心狗肺的孩子,我可不敢收。说不定等他长大了,我老了,不能动弹了,他看我不顺眼,就能拿张椅子把我砸死!”

    温鹂归也没想到王梓能这样对自己,一手捂着肚子,瑟缩在温一诺背后,都不敢上前查看王梓的状况。

    温鹭归和孙元、孙千金一家人看傻了眼。

    温鹭归虽然也暗地里埋怨过张风起偏心温燕归和温一诺,可凭心而论,她从来没有想过和小妹一家这样的骚操作。

    把自己孩子过继给张风起,好继承他的家产?!

    真当张风起这个大天师是好忽悠的啊!

    王家建今天也被王梓这一脚给踹傻了。

    可是到底是家里的独子,已经宠惯了,他也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他,只是帮他揉着腿,问他需不需要去看医生。

    王梓不想去医院,可是两条腿完全使不上劲,就跟断了一样,他也怕腿真的出毛病,哼哼唧唧半天,还是说:“……爸,我很难受,还是去看看医生吧……”

    “那快去快去,去晚了要是孩子的腿有个三长两短,可是一辈子的事。”温燕归这时才出声说道。

    她从打了温鹂归就一直冷眼旁观,知道今天这年夜饭肯定不能安安生生吃下去。

    温鹂归看都不敢看她,低声说了句:“……那我们就送孩子去医院了。”

    “嗯,这孩子有爹有妈,还能长成个土匪样儿,你们这做父母的,要好好反省。”温燕归不紧不慢地说,“这大概就是有爹的好处,物似主人型,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儿。呵……”

    话里话外,是在骂王家建是跟他儿子一样的土匪德行吧……

    王家建听得面色紫涨,但不敢吭一声,将王梓半扶半抱,往包间门口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