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0章 就怕渣男有文化(3)(求推荐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萧芳华气得在房里团团转。

    她当然不想这个时候去麻烦张风起,可是瞿有贵这个人她也很了解,有时候跟个疯子一样,不是很能控制他自己的情绪。

    万一他非要见张风起,还在小区里弄出各种让人难堪的奇异行径,反而会害了张风起。

    更重要的是,瞿有贵声称她不帮他这一次,他就不离婚了……

    这个威胁实在太严重了。

    萧芳华不敢当没听见。

    她急了半天,还是决定先去找萧裔远。

    萧裔远这个时候才起床,刚从卧室里自带的浴室里出来,一边拿着浴巾擦头发,一边看着手机,琢磨要不要给温一诺拜年,问问她这些天要干嘛。

    “阿远!”萧芳华在萧裔远的卧室前敲了敲门,“我有事想问你。”

    萧裔远将浴巾扔在沙发上,迅速拿了家常休闲服穿上,才去打开门。

    萧芳华看见萧裔远的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忙说:“……你刚洗完澡?要不你先吹头发,我等会儿再来找你?”

    萧裔远非常明白他姐姐的做事风格。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主动找人问话的。

    他笑着摇摇头,“没事,你进来吧,我的头发短,随便擦擦就干了。”

    萧芳华心里确实很着急,也没跟他客气,点点头进了萧裔远的房间。

    萧裔远从沙发上拿起浴巾继续擦头发,同时示意萧芳华坐下,自己坐在她身边,问道:“什么事?”

    萧芳华在沙发上坐得有些拘谨,两手在膝盖间无意识搓动,出神地看着面前的红木地板。

    过了一会儿,她才垂下眼眸,小声说:“……刚才,瞿有贵给我打电话,说他最近中邪了,想找张叔帮着驱驱邪……”

    “……中邪?!”萧裔远以为自己听错了,眉心微微皱起,纳闷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相信中邪这回事?瞿有贵也是上过大学的人吧?他的大学四年难道都是在打游戏?”

    萧芳华嗐了一声,匆忙往四周看了看,确信父母都不在周围,才更小声说:“……瞿有贵说他前几天在老城区棉纺厂宿舍区无缘无故摔了一跤,然后脸就僵了一半,腿走路也不顺当了。”

    萧裔远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差一点没笑出声来。

    他擦头发的手顿了顿,不动声色地说:“原来是这样,好像是挺蹊跷的,说不定真是中邪了。”

    萧芳华无语地看着他。

    说好的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相信中邪这回事呢?

    刚才还信誓旦旦反问瞿有贵是不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呢?

    萧芳华抿了抿唇,“瞿有贵说马上就过来见张叔了,你说怎么办啊?今天才大年初二,哪有今天让别人工作的?还有啊,张叔那边收费那么高,万一瞿有贵不想付钱……”

    萧裔远心想,这件事是他和诺诺一起做的,自然能够善后。

    他将擦头发的浴巾放回浴室,出来说:“姐你别担心,先把瞿有贵稳住,让他别闹腾,我去找诺诺商量一下。这件事我帮你。”

    “你帮我?”萧芳华手足无措站起来,“你怎么帮我?可别麻烦一诺太多了。而且她只是跟着张叔学艺,瞿有贵这个人心特别大,他是一定要找张叔的……”

    “没事。我有分寸。”萧裔远挥了挥手,转身给温一诺打电话,嗓音瞬间轻快起来:“诺诺吗?是我,你在干嘛呢?”

    萧芳华见萧裔远胸有成竹的样子,略松了口气。

    她刚走出萧裔远的房间,手机又响了。

    还是刚才那个瞿有贵用的电话号码。

    她无奈地接通了,问道:“你还想怎么样啊?”

    “我已经到明堂小区你家楼下了。你不是跟张大天师住同一栋大厦吗?你给我约好了吗?我要马上见张大天师!”瞿有贵气势汹汹,一点都没有求人办事的自觉。

    当然,对萧芳华,他根本没有一点意识不觉得自己在求她。

    对她,他就是她的主人,她的天,她怎么敢反抗他?怎么可能反抗他?

    萧芳华想起刚才萧裔远的话,定了定神,打算先稳住他,轻声细语地说:“今天是大年初二,张大天师还有事呢,我说帮你问问,你也不用这么急吧?”

    “不急?不急我能大年初二就跑出来见人?”瞿有贵从后视镜里看见自己扭曲的容貌,恨得一拳砸在方向盘上,“我警告你,别给我刷花招!”

    萧芳华反感地皱了皱眉头,说:“你别这样,等过了正月十五我再帮你问问。现在人家过年呢,你就不能体谅一下别人吗?”

    “体谅?你让我体谅是吧?”瞿有贵心里的火腾地一下起来了,他一脚踹开车门,就站在大楼面前的绿化空地里,大声仰头喊:“张大天师!张大天师!”

    “我是瞿有贵啊!萧芳华的老公!我有点事要求你帮忙!”瞿有贵到底还是要面子,不敢把“驱邪”两个字真的当众说出来。

    因为今天是大年初二下午,很多人回娘家,小区里来来往往的人比初一多多了。

    a栋楼是住的最满的大厦,大家出出进进,都好奇地看着瞿有贵。

    还有人拿出手机拍了视频。

    瞿有贵是人越多越“人来疯”的性格,他得意地冲电话那边的萧芳华说:“听见了吧?你要不赶快搞定,我就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

    他知道萧芳华最要脸面,不管什么事,只要闹大了,她就会屈服。

    萧芳华自然是没想到瞿有贵这么做的出来,忙说:“你别叫了,你快别叫了!你先去我们在这里的新房等一会儿,我再去问问温小天师,看张大天师今天有没有空。”

    “这就对了!你快去问!还有,你跟他们那么熟,大家都是邻居,不会找我要钱吧?”瞿有贵知道张风起给人看风水阳宅是很贵的,据说出去看一次要七位数,他可没那么多钱。

    “只是驱驱邪而已,对他们来说就是举手之劳,洒洒水就有了,你记得多说两句好话,让他们不要收钱,记住了吗?”瞿有贵一边说,一边发动汽车,往小区c栋那边去了。

    他和萧芳华的婚房就在c栋。

    萧芳华无语至极。

    如果真的是有需要找人帮忙,让人白出力还这么理直气壮。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人这么无耻?

    不,也许发现了,但是那个时候,她被爱情蒙蔽了双眼,都是心甘情愿在后面帮他查缺补漏。

    ……

    温一诺这个时候刚吃完午饭,想着要不要回房去睡个午觉。

    萧裔远打电话过来,她的眼皮都快耷拉下来了。

    直到听见萧裔远说:“……瞿有贵觉得自己中邪了,要来找你大舅驱邪。”

    温一诺整个人精神一振,笑着说:“哎哟,侬要说这个,俄可不困了!”

    萧裔远勾起唇角,“你是打算去睡午觉?”

    “是啊,刚吃完午饭,我还吃了一碗桂花米酒小汤圆丸子,更犯困了。”温一诺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不过现在嘛,我已经完全清醒了。瞿有贵这个人何止有毒,简直有催吐减肥功效,听他说话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

    萧裔远轻轻咳嗽一声,淡然说:“……好歹曾经是我姐夫,你给我姐留点面子。”

    温一诺嘻嘻笑着,“我只会在你面前说,萧姐姐面前我肯定不会说这些。”

    “那就好。”萧裔远照了照镜子,见自己穿戴没什么不妥,又提议:“怎么办?我来你家商量商量?你大舅在家吗?”

    又提醒她:“瞿有贵估计很急迫了,刚已经来了小区,逼着我姐找你大舅驱邪。刚才还在楼下大喊大叫,很多人都看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