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3章 就怕渣男有文化(6)(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张风起秒懂温一诺的意思,跟着咳嗽一声,沉声说:“还有这种要求?这特么就算直接去医院看医生也不能保证药到病除立竿见影啊?——瞿有贵是不是仙侠看多了,看坏了脑子?”

    瞿有贵正好追过来,听见张风起这么说,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地说:“张大天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张风起抬手止住他,仔细瞅了他一眼,摇头啧啧说:“我看你这个样子确实不大对劲。不过我们只是看风水的,驱邪只是顺带兼职,起不起作用我们可不敢保证。”

    “再说有多大头带多大帽子,就算这个世界上有药到病除的神人,你请得起吗?”

    说完拉着温一诺的手就要离开。

    瞿有贵见自己得罪了张风起,慌得一批,没有多想,扑通一声就在家门口的走廊上给他跪下了,声泪俱下:“大天师!张大天师!请您一定要帮帮我!”

    “帮你?我们可不能保证驱完邪你的脸和腿就马上好了。——立竿见影的事,你得去求神拜佛,不是来找我们。”温一诺毫不客气地说,同时暗戳戳把瞿有贵的“要求”说给张风起听。

    张风起给人看了十几年风水,什么难缠的客户没有遇到过?

    瞿有贵这种他早年见多了,应付起来自然不在话下。

    他故意慢了一步,像是被瞿有贵拖着走不动路了,缓缓回头看着他,淡淡地说:“……可我们没法让你的脸和腿马上就恢复。”

    “不用马上!不用马上!”瞿有贵点头如捣蒜,“只要你们帮我驱一下邪就好!”

    “只要驱邪?后果自负?”张风起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们可是要签合同的。”

    “我签我签!”瞿有贵忙伸手找温一诺要刚才的合同。

    温一诺却还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拖长声音说:“他那么难缠,我不想做他的生意。”

    “好了好了,一诺,我们道门中人,扶危济困是本份。这件事我们不知道还好,既然知道了,能眼睁睁看着他邪祟缠身,下半辈子一直倒霉吗?”

    张风起朝她使了个眼色。

    温一诺忍住笑,往前走了几步,高冷地说:“那合同金额写多少钱?”

    瞿有贵站了起来,讪笑着说:“都是邻居,你们看在芳华份上,不会真的收我钱吧?”

    温一诺:“???”

    张风起冷笑,从温一诺手里接过合同,同时从衣兜里拿出一支签字笔,在合同上唰唰补好合同金额,然后递到瞿有贵眼皮子底下,“一口价,你自己看着签,还是不签。”

    瞿有贵一看钱数,单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百万?!你们怎么不去抢啊!这也太黑了吧!”

    “不签算了。我们好心帮你忙,你不领情,那就不是我们的问题了。”张风起也耸了耸肩,把合同交还给温一诺,“咱们回去吧。”

    温一诺点点头,她本来也就是过来走过场的。

    如果瞿有贵真的“病急乱投医”,他们就好好敲他一笔。

    如果他视钱如命,那就算了,反正过年闲着也是闲着。

    瞿有贵果然不肯签字,他也不傻,知道自己被耍了,恼羞成怒,回头就甩了萧芳华一个巴掌,骂道:“……是不是你跟他们合伙来耍我的?!”

    萧芳华猝不及防,被他打得一个趔趄。

    萧裔远站在门内,本来没出来。

    见瞿有贵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敢打萧芳华,他不假思索快走几步踏出房门,抡起胳膊,啪地一声也甩了瞿有贵一巴掌。

    正好打在瞿有贵没有僵硬的另一边脸上。

    萧裔远的力气比瞿有贵大多了,这一巴掌下去,瞿有贵被打得连连后退几步,还是没站稳,最后扑通一声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我说过,再看见你对我姐动手,我见一次打你一次。”萧裔远难得沉下脸,精致的凤眸眯了起来,闪过一丝危险的暗芒。

    如果换在以前,瞿有贵是会害怕,而且会收敛一些,但现在,经过这些天身体上的不适,他更多感觉到的是屈辱。

    屈辱感使人疯狂,比平时会胆大。

    他扶着墙壁慢慢站起来,视线缓缓朝萧芳华的方向看了一眼,又慢慢挪向萧裔远。

    萧芳华捂着脸,快步走向萧裔远,拉着他的胳膊走出房门,连声说:“阿远你别生气!我跟他离婚!我马上跟他离婚!”

    说完鼓起勇气,把这些天自己想了无数次的话,颤着嗓子对瞿有贵说:“你听清楚了,等民政局上班,我们马上去离婚!我这几天会把我们的共同财产清点一下,找律师做一个清单出来。我反正要房子,别的……”

    “你说什么?你要房子?”瞿有贵像是从来不认识萧芳华一眼,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突然朝她脸上“呸”了一声,“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要房子,你也配?!”

    “我怎么不配?!”萧芳华的手微微颤抖,但是萧裔远在她身边,她知道自己不能退缩,“这房子一百万,首付五成五十万,是我一个人出的!买了房子以后,这半年的房贷,我也付了一半!”

    温一诺忙跟着说:“那就对了,萧姐姐付了超过一半的钱,你们共同还贷才半年,就算法院来判,这房子也是萧姐姐的!”

    瞿有贵叉着腰,仰头哈哈大笑起来,“……付了一半的钱房子就是你的?!萧芳华,你是法盲也就算了,你怎么把我们温小天师也带成法盲了?”

    温一诺心里一动,瞿有贵这是几个意思?

    萧裔远悄悄拉拉她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了。

    张风起直接走过来,将她护在身后,高大的身躯像是一座山,罩着温一诺。

    他冷声对瞿有贵说:“瞿有贵,你自己的事,别乱攀扯。你要记得祸从口出!”

    张风起的气势骇人,瞿有贵还是挺怕的,而且张风起在外面的人脉太强大了,瞿有贵不敢跟他硬碰硬,只有把一腔怨气发泄在萧芳华身上。

    他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怪笑道:“我祸从口出?我看你们都还不知道吧?”

    说着他又指向萧芳华,手指的形状像一把枪,说出的话更像一颗颗子弹射向她。

    瞿有贵一字一句地说:“萧芳华,你不要忘了,那五十万,是你自己的公务员信用贷款,是我们结婚前贷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温一诺、张风起和萧裔远都是一愣。

    他们都不知道这个信息。

    “……姐,他说的是真的吗?”萧裔远下意识问道。

    萧芳华脸色发白,手足无措点点头,声音弱了下来:“那时候,他说他没有那么多钱,让我去借。我也借不到这么多钱啊,他就说我是公务员,可以去找银行做信用贷款,最多可以贷到五十万,正好拿来给他付首付……”

    温一诺挑了挑眉,脆声说:“既然这钱是萧姐姐你借的,那这房子写的名字是谁的?”

    “当然是我的名字。”瞿有贵理直气壮,俾睨萧芳华一眼,“她把借来的钱给我付首付买房子,有哪里不对吗?”

    “而且啊……”瞿有贵更加得意了,“这房子,是我们领结婚证之前买的,所以只写了我一个人的名字!”

    “怎么会这样?”温一诺更疑惑了,“那你们领结婚证之后呢?为什么不把萧姐姐的名字加上去?”

    萧芳华都快急哭了,她现在才意识到最大的不对劲,忙说:“当初我给他钱的时候,他说会写我们两人的名字。”

    “不然我怎么会把五十万就给他去首付?”

    “可是他一个人去办了买房手续,买好之后才告诉我,还说等我们领了证,就把我的名字加上去。”

    “结果等领证之后,他又说银行不让加,因为这房子贷款还没还清!”

    瞿有贵翻了个白眼,“这能怪谁?怪你自己呗!”

    他抱起胳膊扫了一眼在场的这些人,“我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我,可那又怎么样?这房子是我的!你们现在就给我滚出去!现在!马上!”

    温一诺冷笑说:“我们站在门口呢,你不会连走廊都霸占了吧?”

    “我可是有公摊面积的!你们占的走廊,就是我的公摊面积!也是我的!我赶你们走,有什么问题?!”瞿有贵恼羞成怒,挥了挥手。

    他这一套已经计划很久了,并且偷偷请了法律上的朋友给他参谋,可以说是早就算好了要空手套白狼。

    “公摊面积还能这么用?!”温一诺真是要叹为观止了,“你这么能耐,以后不用坐电梯,每天直接飞上飞下就够了,比上天还过瘾。”

    瞿有贵张开双臂耸了耸肩,“随便你说什么,总之这房子是我的婚前财产,跟你的萧姐姐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可是你用她借给你的钱付的首付!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温一诺很少在跟人争执的时候落下风,现在她却有种无力感,“这房子萧姐姐也有权利争取。只要她拿出银行流水账凭证……”

    瞿有贵笑得都快岔气了,“温小天师看来你比你的萧姐姐聪明!”

    “你的萧姐姐……”瞿有贵揉了揉自己的胸口,又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她把钱交给我的时候,可是写了赠与书,还签字公证了的,怎么了,萧芳华你现在就老年痴呆都忘了?”

    ※※※※※※※※※

    这是第二更。晚上七点第三更。

    新书上架,狂求订阅月票啊啊啊!!!

    养文的亲希望能开个自动订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