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4章 就怕渣男有文化(7)(第三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赠与?!”萧裔远低叫出声,他简直不敢相信萧芳华会做这样的事,“姐,你真的把五十万现金赠与给瞿有贵?没有要任何抵押?没有写任何目的?”

    萧芳华失魂落魄后退几步,泪流满面,哽咽着说:“那时候他说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都是夫妻,何必分彼此呢?我本来说让他写借条,可他说首付最好不能是贷款,最好是赠与证明,不是借条,不然银行贷款恐怕会难通过……”

    温一诺更奇怪了,“……萧姐姐你自己不用抵押就能借到五十万,干嘛不自己付首付买房呢?”

    非要把五十万“赠与”给男朋友瞿有贵婚前买房……

    这是什么骚操作?

    萧芳华瞠目结舌看着她,半天没回过神。

    是啊,她当初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

    她自己借的钱,为什么要“赠与”给别人去买房付首付?

    说白了,她那时候就是被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脑吧……

    萧芳华闭了闭眼,泪流得更急了。

    温一诺同情的看着她,喃喃地说:“所以,这婚房是瞿有贵的婚前财产。你们现在离婚,这房子跟萧姐姐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是萧姐姐的五十万债务,却是萧姐姐的婚前债务。跟瞿有贵也一点关系都没有!”

    “哈哈哈哈,温小天师真聪明。我说了让她净身出户,就是净身出户!一个子儿都带不走!——你们走吧,我要回去休息了。”瞿有贵这时回过味来,也不想什么驱邪了,还是去医院看看自己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一边给医院打电话,一边在他们面前关上了门。

    萧芳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颗心如同在油锅里炸过一样痛不欲生。

    她低叫一声,冲到电梯里,摁了一楼的楼层,又迅速关上了电梯的门。

    张风起皱起眉头,“不好,芳华不会想不开吧?”

    他刚才看萧芳华的面相,有点不对劲。

    萧裔远脸色遽变,立刻冲到另一部电梯那边,疯狂摁着按钮。

    还好马上有电梯停在这个楼层,温一诺和张风起跟着萧裔远一起进去,飞快下到一楼。

    等他们从电梯里出来,萧芳华的身影在他们眼前一晃而过。

    她飞快地往前奔跑,脑子里一直回响着温一诺刚才的话。

    “……这婚房是瞿有贵的婚前财产……”

    “萧姐姐的债务,却是萧姐姐自个儿的婚前债务……”

    瞿有贵五折得了一套新房,她什么都没有,还背了五十万的债务!

    她怎么这么蠢呢?

    她马上就三十岁了,不仅没有了老公,没有家庭,而且还背了五十万的债务!

    她怎么能蠢到这个地步?

    她不配活着……她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萧芳华在小区的人行道上狂奔,只想跑到最近的河边上,一头跳下去,就再也不用面对这被羞辱到极点的人生了……

    她这辈子,就是个笑话,每个人都会嘲笑她,指责她。

    家里的父母……

    想到母亲,萧芳华打了个寒战。

    从小到大都看不起她的母亲,这一次更要以她为耻了吧?

    萧芳华闭了闭眼,加快了脚步。

    ……

    萧裔远和温一诺跑得飞快,张风起就不行了,他本来就有些胖,平时又不爱运动,只追了几步,就停下来大口喘着气。

    他拿出手机给温一诺打电话:“一诺,你给我回来!别人家的事,你别掺和了!”

    温一诺拿出手机边跑边说:“大舅!我把萧姐姐追到了就回家!我如果不追到她,我这辈子都没法安心的!”

    她看得出来,自己刚才的话,实在太刺激萧芳华了。

    她这时确实有些后悔,发誓以后一定不要掺和太多别人家的事。

    人情是人情,生意是生意,还是分开比较好。

    可是现在掺和了,她只有负责到底,有始有终。

    萧裔远回头见她白皙的小脸上似乎有些怔忡,忙拉住她的手,边跑边说:“……不是你的错。诺诺,我打心底里感谢你帮我们。”

    温一诺摇摇头,心脏因为奔跑剧烈收缩,如拉风箱一般的肺部让她喘得说不出话来。

    两人加快脚步,终于在萧芳华跑到河边之前截住了她。

    “姐!你要干嘛!”萧裔远死死拉住她,“不就是五十万吗?我帮你还!你放心,我已经在兼职做项目了,我能挣钱!”

    萧芳华腿一软,几乎瘫倒在地上,她捂着脸,完全没脸见人的样子,哭着说:“不要!我不要你帮我还!这是我的债务!我不能让你还没毕业就背上一身的债!”

    温一诺停下脚步,对这姐弟俩的反应无语至极。

    她在旁边弯着腰喘了几口气,缓过劲儿来才捂着胸口发怒说:“你们在说什么啊?这钱怎么都不该你们还啊!——就算有钱也不能你们还!”

    “凭什么要惯着瞿有贵那个骗子?!——还有没有天理王法!”

    温一诺从小就是财迷,遇到这种事,第一反应是要从瞿有贵那里把钱要回来,一丁点都没有想过要自己还这笔钱。

    “……可是,我姐姐写了赠与书,还公证了的……”萧裔远苦笑,“而且赠与的还是现金这种东西,基本上是不可挽回的。算了,吃一堑长一智吧,也不是特别多的钱,再过两三年我就能攒下五十万。”

    “远哥你厉害。”温一诺摁了摁他的肩膀,歪着头看萧芳华,见她没有那么激动了,才叹息一声说:“萧姐姐,你可吓死我了,什么大不了的事,干嘛要寻死呢?”

    “你死了,高兴的是瞿有贵那个贱人。难过的是阿远,还有那些疼你爱你的亲人朋友。”温一诺小心翼翼劝着,财迷本性差一点又露出来了,“再说你的命怎么只值五十万呢?你好好想想……”

    其实她心里也怄死了。

    都怪自己,干嘛要多嘴呢?

    今天萧芳华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她这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不过萧芳华刚才想死,也是一时冲动。

    现在被人拉回来,看着冬日下的浩浩江水,茫茫长空,她顿时失去了寻死的勇气。

    对于人来说,活着是本能,不到了真的过不下去的地步,没有人想着要寻死。

    坐在堤岸上,她哭得声嘶力竭,“……我只是谈了一次恋爱,为什么就遇到这种人呢?”

    “爱情真可怕……”温一诺喃喃地说,“能把人的双眼蒙蔽到这种地步。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这个样子吗?”

    萧裔远:“……”

    他拍拍温一诺的肩膀,“诺诺,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你不能因噎废食。”

    “有什么不一样?”温一诺眉头微蹙,“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嘛?远哥你可要睁大眼睛,骗子可是不分男女的。”

    萧裔远:“……”

    我可谢谢您呐!

    这种鸡汤还是留给你自己喝吧。

    萧裔远暗自腹诽,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他也知道大家都在气头上,不管萧芳华和温一诺,这个时候都是很难劝的。

    他半扶半抱着萧芳华,淡声说:“姐,我们先回去吧。瞿有贵既然这么肆无忌惮,肯定早就准备好了。赶紧离婚算了,哪怕是净身出户,也好过跟这种人渣过一辈子。”

    温一诺使劲儿点头,“远哥说的对!”

    “可是,你们真的不想把钱从瞿有贵那个贱人那里要回来吗?——那可是五十万!五十万啊!”她捂着胸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跟丢了五十万的人是她本人似的。

    “就像你说的,五十万不是小数目,瞿有贵目前做的一切虽然缺德,但是合法。”萧裔远以目示意提醒温一诺冷静一点,继续说:“总不能把他弄死吧?再说就算弄死他,这房子也不是我们的,钱还是得我们还,我们还得偿命。”

    温一诺听明白了萧裔远的意思,她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又拿出手机查了一下资料,喃喃地说:“远哥你的意思,就是我们得‘合法’把钱拿回来,是这个意思吗?”

    “当然。”萧裔远挑了挑眉,“难道你有什么‘合法’的主意吗?”

    他把“合法”两个字咬得重重的。

    他自己是想不出来什么合法的方法把钱要回来,基本上萧芳华那个公证的“赠与”书一签,那钱铁定拿不回来了。

    再说他已经把瞿有贵打了一顿,而且瞿有贵以后是不大可能恢复原样了,因为他伤的是小脑部分。

    还能怎么做呢?

    可温一诺是“头可断,血可流,钱不能丢”的性子。

    她眼珠一转,“我其实有个法子。就看萧姐姐是不是信任我。”

    萧芳华一点都不抱希望,但是她感激温一诺为她的事跑前跑后,刚才还跟着萧裔远一起救了她的命,她很给面子地说:“一诺,我和信任阿远一样信任你。”

    这样说,就是对温一诺完全信任的意思。

    毕竟在“扶弟魔”萧芳华心里,自己的弟弟萧裔远就是她最信任的人。

    能跟她弟弟相提并论的人,那就是比她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

    温一诺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低声说:“我刚才查了一下资料,确实有个法子。”

    ※※※※※※※※※

    这是第三更。

    新书上架,狂求订阅月票啊啊啊!!!

    养文的亲希望能开个自动订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