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5章 一山还有一山高(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温一诺看了看萧裔远,见萧裔远没有反对的意思,才试探着问萧芳华:“……如果你信任我,刚才那份瞿有贵的心理咨询合同,你签个字?”

    萧芳华和萧裔远都愣了一下。

    “签字?签什么字?”萧芳华下意识反问。

    萧裔远说:“是让我姐模仿瞿有贵的字迹签他的名字?”

    “当然不是,是萧姐姐签自己的名字。我们不做违法的事。”

    “再说合同里的服务对象虽然是瞿有贵,但是签名人是萧姐姐也是可以的,而且是合法的。”温一诺解释说,还把手机里查到的资料给萧裔远看。

    她意味深长地说:“反正你们还是夫妻啊……”。

    萧裔远飞快地扫了一眼,心里一动,凤眸里闪过一丝了然。

    温一诺接着不好意思地说:“嗯,虽然刚才没有真的驱邪,但是我们都去过你和瞿有贵的家,而且瞿有贵刚才在我们楼下大喊大叫要我大舅帮忙,很多人都看见了……”

    “所以,到底有没有做过,只有我们五个人知道。如果我们四个人都说有,只有瞿有贵一个人说没有,也没人信,是吧?”

    “再说他平时经常赖账,也是有前科的……”

    姐弟俩对视一眼,各自若有所思。

    萧芳华沉默了一会儿,苦笑着说:“……我没关系,可是我签了名字有什么用?他这种人不会认账付钱的,而且我也没钱……”

    “姐,你终于认清瞿有贵这种人的真面目了。”萧裔远惋惜地说,“就是晚了点。”

    温一诺神秘地笑了笑,“没关系,只要你签名就好。”

    “这样真的可以?”萧芳华半信半疑,“万一瞿有贵再次‘空手套白狼’,我可是没办法还钱的。你们都知道我已经欠了银行五十万,再欠你们一百万,把我卖了都还不起的……”

    “萧姐姐你放心,我既然敢出这个主意,就不你担心还不了钱。”温一诺几乎拍着胸脯保证,“我跟我大舅看风水这么多年,什么骗子没见过?瞿有贵这种是有文化的骗子,但是既然他敢玩套路,我们也可以套路他!”

    “不就是婚前财产婚后财产吗?当谁脑子不好使啊……”温一诺笑得十分狡黠。

    萧芳华拿不定主意,求救般看向萧裔远,“阿远,你说呢?”

    萧裔远沉默地看着温一诺。

    白腻的小脸上神采飞扬,黑白分明的大眼在冬日阳光中闪着金色光芒,黑色瞳仁像是无尽深渊,迷人又危险。

    他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塞满了,好像要溢出来。

    但他什么都没表现出来,只是微微一笑,轻轻握了握温一诺的手,“……我信诺诺。——姐,你签。”

    既然萧裔远都同意了,萧芳华也只好点头,这个时候,她还不是很确信。

    但是温一诺信心十足的样子,到底感染了她。

    他们这三个人当中,她是最蠢的一个啊,有什么理由质疑两个比她更聪明的人呢?

    更何况她相信温一诺一定不会跟瞿有贵一样骗她的,因为没有必要。

    ……

    三个人回到明堂小区,直接去了温一诺家。

    张风起已经回来了,正在客厅跟温燕归喝茶,顺便说说刚才发生的事。

    温燕归还没来得及感慨,温一诺已经带着萧芳华和萧裔远进来了。

    她笑着说:“妈,给远哥和萧姐姐弄点水果吃啊……我有事要跟大舅说。”

    温燕归知道刚才发生的事,也没说什么,笑盈盈地站起来,“芳华,跟我来厨房,看你和阿远喜欢什么水果,自己挑。”

    萧芳华忙跟温燕归去了厨房。

    萧裔远一个人在客厅坐下。

    温一诺拉着张风起去了一楼靠里的一间小客房,单独说话。

    “一诺,你又揽了什么事?”张风起警惕地看着她。

    他一看温一诺这谄媚的小样儿,就知道没好事!

    “没有揽事,我是行善积德,帮人帮到底。”温一诺笑嘻嘻地看着他,拿着那份合同走过来,“大舅您看,我让萧姐姐签了这份合同了!”

    “她真的签了?!这可是一百万啊!”张风起激动得几乎心梗发作,“她有钱吗?能让瞿有贵付钱吗?!”

    “萧姐姐当然没这么多钱,瞿有贵肯定是不想付的,但是我们可以逼他付啊……靠着这份合同……”温一诺抖抖那几张纸,眼底闪过几分狡黠。

    张风起还在犹豫:“可他如果就是不认账,你萧姐姐也没法还啊……你还开了发票!那可是要交税的!”

    一想到那个“营改增”的增值税,张风起觉得自己的心梗真的要发作了。

    温一诺不以为然:“那又怎样?如果我们不帮萧姐姐,她就真的要净身出户了!——您能眼睁睁看着瞿有贵那个贱人白得一套房子,萧姐姐却背上五十万的债务?”

    她并不是那种路见不平就一定要拔刀相助的热血性格,而是纯粹不想看见瞿有贵骗萧芳华的钱。

    一想到这个贱人能白得五十万的首付款,哪怕不是自己的钱温一诺都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张风起这时想起瞿有贵在知乎发的那个嚣张的帖子,眼眸不善地眯了起来,“你说得也有道理。”

    “呵呵,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

    原来因果早已前定。

    温一诺挑了挑眉,“大舅,您说什么呢?”

    “我说你说得有道理。”张风起回过神,“继续说,那你有什么办法整到瞿有贵这个贱人?”

    温一诺勾了勾手指,“您靠近些,我小声说给您听。”

    张风起把耳朵凑过去。

    她如此这般说了一通,张风起听得眉开眼笑。

    听完差一点把她抱起来抡个圈儿。

    “我的小一诺,你真是长大了!以后有什么事,也帮大舅设个小圈套啥的?我给你提成!”张风起热情赞扬温一诺,就差扔一根骨头给她啃。

    温一诺撇了撇嘴,“……别以为几句好话就能打发我,我等着您给我升职呢……”

    “哈哈哈哈,这个不急,不急。”张风起几个哈哈把话岔过去,帮温一诺去做手续,把账目先厘清记好了,并且马上把税单整理好,先交了十几万的税,坐实了这桩交易。

    ……

    过年的这几天里,瞿有贵当时到处找人挂专家门诊,想治疗自己的脸和腿,但是江城市的专家都不怎么够格,没人看得出他到底是怎么了,都含糊不清地写个病历,让他有空去大城市找那里的专家医生看看。

    瞿有贵没有办法,一边盘算着费用,一边打算马上跟萧芳华离婚,再从她那里套点钱出来去大城市看病。

    江城市民政局正月初八开始正式办公上班,办理各种结婚离婚手续。

    萧芳华和瞿有贵只领了证,还没办酒席,更没有同居过,也没孩子,所以财产方面的纠葛除了那套房子和房子里的新家具和电器,没有别的。

    而那套房子,在萧芳华咨询过律师以后,也不再提起了。

    家具和电器她有出资证明,可以拿回来。

    根据新婚姻法,两个人的婚前财产都只属于自己,跟对方没关系。

    同理,她的婚前债务,也只属于她自己。

    那天天气很是阴沉,萧芳华用大围巾围着脸,几乎做贼一样偷偷摸摸进了民政局大厅,找到等在那里的瞿有贵。

    瞿有贵今天打扮了一下,穿着一身很新的西装,傲慢地瞥了一眼萧芳华,见她畏畏缩缩的样子很是看不起。

    他背着手,打着官腔说:“萧科长这个样子,是怕人看见吗?跟我瞿有贵离婚,很丢你的人吗?”

    萧芳华看了他一眼,还是敢怒不敢言。

    她只是轻声说:“我弟弟就在外面等着。”

    瞿有贵有点怕萧裔远,他只好瞪了萧芳华一眼,说:“那就别磨蹭了,赶紧去办手续。”

    两人来到离婚窗口,跟里面的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话。

    里面的工作人员还想让他们等三十天,有个冷静期再来办理离婚。

    瞿有贵心想,再等三十天,戴美韵的肚子就藏不住了。

    他飞快摇头:“不用等,我们已经分居半年了。”

    萧芳华木着脸点了点头,“是,请尽快给我们办理离婚手续。”

    里面的工作人员也不再劝,核查了他们户口簿、身份证和结婚证之后,让他们在《申请离婚登记声明书》签字。

    然后注销结婚证,再发给他们一人一个离婚证,正式解除了婚姻关系。

    不到一个小时就办完了手续,两人从民政局里走出来。

    瞿有贵还乜斜着眼睛笑眯眯地看着萧芳华,轻声说:“你放心,我不会不要你的……”

    “你别太过份了!”萧芳华被恶心得不轻,这些年被瞿有贵“支配”的恐惧,随着那个离婚证的到来,似乎也渐渐解除了。

    她现在看瞿有贵,怎么看怎么恶心。

    当初她的眼睛到底瞎到什么程度,才看上这么一个人?

    可是她也知道,刚开始恋爱的时候,瞿有贵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他体贴无比,温存无比,什么事都为她着想,让她这个从小没得到过多少关爱的人一下子就陷了进去。

    等后来发现有问题的时候,她已经“泥足深陷”。

    想到这七年的日子,萧芳华长吁一口气,还好,她醒悟过来了。

    “我过份?一夜夫妻百日恩,你就这么无情啊?”瞿有贵意味深长地说,还想靠近了抱住萧芳华的肩膀。

    萧芳华一个箭步离开,拉开停在路边的车门,迅速钻进车里,咣当一下关上车门。

    车里的萧裔远回眸,冷然扫了瞿有贵一眼,然后一踩油门,飞快飙了出去。

    ※※※※※※※※※

    这是第一更,下午一点第二更,晚上七点第三更。

    新书期尽量每天三更求大家的月票和订阅,当然还有推荐票!

    也希望大家帮着宣传宣传~~~

    章节说走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