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6章 净身出户(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温一诺在他们公司办公室里接到萧裔远的电话,知道萧芳华跟瞿有贵的离婚已经办完了。

    她轻拍那份萧芳华签了字的合同,笑着说:“大舅,我们可以起诉了吧?”

    张风起戴着苹果最新的airpods耳机摇头晃脑打着节拍听音乐,听见温一诺的话,他摆摆手,“是你设的套,由你全权做主,你去找我们的律师。”

    他们小公司也是有自己常用的律师的。

    温一诺忙给律师打电话。

    律师听完了来龙去脉,马上说:“把合约传真给我,我立刻去找法院起诉萧芳华和瞿有贵还钱。”

    江城市是小地方,本地律师都是有自己的人脉的。

    张大天师名声响亮,给的律师费又多,愿意给他帮忙的人就更多。

    于是正月十二,刚刚恢复上班不久的法院就给萧芳华和瞿有贵发了传票。

    瞿有贵看着法院传票,眼珠子几乎瞪出来了,“什么玩意儿?!我什么时候欠张风起的钱了?!还一百万!他怎么不去抢?!”

    仔细看着法院的传票,还有那份复制的合同,瞿有贵顿时跳起来:“这是萧芳华签的字!我们都离婚了,关我屁事?!想要钱找萧芳华啊!再说当时他们根本没有给我驱邪,凭什么要收钱?!”

    “好你个张大天师!这是要欺行霸市明抢暗夺啊!看我不找律师反诉他们,要求他们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

    瞿有贵想得很美,兴冲冲去找律师咨询。

    律师仔细看了一下法院传票和索赔始末,为难地一摊手:“瞿先生,这份合同是在你和萧芳华女士婚姻存续期间签的,也就是说,签字的时候,萧芳华还是你妻子,所以她签的这份合同有效,属于夫妻双方共同债务。”

    “怎么就是夫妻双方共同债务了?!我们已经离婚了!离婚了你懂不懂!再说我又没签字,我根本没答应他们!我属于被蒙蔽的一方!他们是做局陷害我!”瞿有贵虽然大喊大叫,但心里却一沉,隐隐觉得不对劲。

    “这种在婚姻存续期间欠的借债合同,只要满足一定的条件,夫妻一方签字就有效的,不需要双方都签字。但如果是你被蒙蔽,那这个官司还是可以打一打的。”那律师听瞿有贵说了一会儿,决定还是接这个案子,不过让瞿有贵先交一万的押金。

    瞿有贵虽然很吝啬,可这个时候,他知道不能吝啬,不然那一百万合同生效,他个人至少要还五十万!

    交了押金,又签了代理合同,瞿有贵怒气冲冲,回去就找萧芳华这个贱人算账。

    ……

    “萧芳华你这个倒贴的蠢贱货给我出来!”

    “老子都不要你了,跟你离婚了,你还能傻到被人骗一百万!”

    “你丫犯蠢就算了,可不要拉我下水!”

    “我警告你!我已经找了律师!反诉张风起骗钱!”

    瞿有贵在萧家和温家住的a栋楼下大喊大叫,十分兴奋。

    他倒是没有说萧芳华跟张风起温一诺合伙骗钱,毕竟萧芳华也被张风起给告了。

    按照那纸合同,萧芳华也欠对方五十万。

    他自己觉得张风起就是大骗子,不仅坑他的钱,也坑萧芳华的钱。

    “大家都来看一看啊!张风起这个大骗子!连邻居的钱都骗!还要不要脸?!”

    这一天温一诺和张风起都在家没有去公司上班。

    他们家住的楼层高,隔音效果又非常好,两人根本没有听见瞿有贵在下面大喊大叫。

    还是张风起的熟人见了,偷偷录了视频发给他。

    张风起一看,乐了,“哟!这家伙是要给我送钱啊!”

    他立刻穿上大衣冲到楼下,对正在跳脚的瞿有贵举着手机说:“你骂,继续骂。我录下证据,马上找律师另外告你毁坏我的名誉。——我的名誉可是很值钱的,一百万只是洒洒水,如果告你,起码一千万起价!”

    瞿有贵戛然而止,他伸着脖子,像是被人掐住命运咽喉的鹅,进退不得。

    张风起笑得和蔼可亲,“骂吧,接着骂。反正大家都看着呢,都是我的证人。”

    瞿有贵恨恨看他半天,只敢往地上吐了口唾沫,转身就走。

    可没走多远,就被小区的物业揪住了,“随地吐痰,罚款五百。——你还是要竞选小区业主委员会会长的人,自己都不遵守小区清洁条例吗?”

    ……

    瞿有贵这一通辱骂没有对张风起和温一诺造成多少困扰,但是却对萧芳华造成了莫大的伤害。

    萧妈今天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气得回家就朝萧芳华脸上连扇几个耳光。

    “你这个不孝女!你竟然敢离婚?!你都三十了!结过婚,又不是黄花大闺女,还怎么嫁得出去?!你是要在家啃我们一辈子啊!”

    “你离婚也就罢了,怎么连房子都没弄到手?!”

    萧爸这时也冷着脸说:“何止房子没到手,你的蠢女儿还背了五十万的债,刚才听瞿有贵说,她还签了什么合同,又欠了张风起一百万!”

    “什么?!”萧妈气得几乎昏古去,“你你你……我怎么生下你这个蠢货!我当初就该把你淹死在马桶里!”

    夫妇俩怒从心头起,骂得非常难听。

    萧芳华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没想到事到临头,依然是这么痛苦,这么难以接受。

    她把自己反锁在屋里,一连两天没出来。

    只有萧裔远敲门给她送饭,她才勉强打开门缝接过饭菜。

    因为不忍心拒绝自己的弟弟。

    到了第三天,是她和瞿有贵出庭的日子,才从屋子里走出来。

    萧裔远吓了一跳。

    两天不见,萧芳华整个人瘦脱了形。

    “姐,你别太难过了。”萧裔远悄声安慰她,“我已经说过爸妈了,他们当时也是一时生气,现在不会再骂你了。”

    其实他是给他妈下过最后通牒,如果再那样辱骂萧芳华,他就再也不回家了。

    萧爸萧妈虽然没有把他这话当真,但到底收敛一些,也是担心太骂女儿,会让儿子不高兴。

    他们知道萧裔远和萧芳华的姐弟感情非常深。

    萧芳华木着脸从屋里出来,淡淡地说:“我没事,今天出庭能出结果吗?”

    “张叔那边说没问题,只要判了就好。”萧裔远说着,带着萧芳华离开家,往法庭去了。

    今天的法庭里,萧芳华和瞿有贵都是被告,张风起和温一诺那边是律师代他们出庭,他们俩在旁边坐着。

    一开庭,瞿有贵的律师就陈述了他被蒙蔽,不知道这个合同,并且不承认这个合同的事实。

    瞿有贵的律师还说:“虽然这个合同是婚姻存续期间签的,但由于我的当事人对这个合同完全不知情,并且萧芳华跟张风起的关系很好,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个合同有诈,希望法庭能宣布合同无效。”

    张风起的律师早就准备好了各种证据证人。

    他站起来从容不迫地说:“被告瞿有贵声称他被蒙蔽,对这个合同完全不知情,从来没有过‘心理咨询’这个交易发生。”

    “可是正月初二,他在我当事人楼下大喊大叫请他帮忙,当时还有第三方拍下目击视频。”

    “再有,正月初二那天,被告瞿有贵的邻居也证明他在自己家门口驱赶张风起和温一诺,让他们离开他的家。说明我的当事人当时已经到场。”

    “最后,你妻子在合同上签字,证明这个交易确实发生过。——这所有证据都说明,他们确实上门给你做过‘心理咨询’。”

    “再加上张风起的公司已经就这份合同交了十几万的增值税,你要不付钱,他们绝对有理由起诉你。”

    瞿有贵的律师完全没想到瞿有贵还跟张风起真的有过交流,他本来以为这一切完全是在瞿有贵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

    看来瞿有贵也没有对他说实话。

    面对着那么多的人证和视频,这个律师再也说不出瞿有贵对这个合同完全不知情的话。

    而且说了也没用,法庭是看证据的。

    于是没过多久,法院就宣布张风起的合同有效,瞿有贵和萧芳华必须按合同交钱。

    因为是夫妻共同债务,而现在他们两人又已离婚,所以法院判定两人各还五十万。

    瞿有贵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钱,他打定主意想当“老赖”不还钱,张风起的律师却拿出瞿有贵曾经“赖账”的事实,再次向法院要求拍卖张风起的房产还债。

    法院了解了案情始末,为了“杀一儆百”,惩治“老赖”们,同意了张风起的诉状,将瞿有贵和萧芳华的婚房纳入法拍程序。

    因为是明堂小区的房子本来就很抢手,再加上才卖一百万,而且是刚装修好不到两个月的新房,因此在法拍网上很抢手。

    不到一分钟,就有人以一百万的价格拿下了这套房子。

    房子卖了之后,法拍官网还了银行五十万,剩下五十万,全部打给了张风起的公司账号,偿还一半的合同费用。

    ……

    瞿有贵被扫地出门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傻的。

    他想大吵大闹,想就不搬家,可是买他房子的,居然不是一般人。

    那人带着一帮兄弟收房子,光是粗胳膊上的游龙刺青就让他胆战心惊。

    他摸了摸自己已经不正常的腿,悄悄拎了个行李箱就走了。

    他和萧芳华离婚的时候,屋里的家具和电器都是萧芳华买的,在离婚的时候已经让她都搬走了。

    现在这个房子,已经空荡荡的。

    他什么都没有了。

    恍惚间他想起自己曾经在知乎上踌躇满志地发提问,有个人回答他:【题主将旺夫的妻子推出家门,已经破坏了自己的财运】。

    ※※※※※※※※※

    这是第二更,晚上七点第三更。

    新书期尽量每天三更求大家的月票和订阅,当然还有推荐票!

    也希望大家帮着宣传宣传~~~

    章节说走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