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1章 折下一朵白莲花(3)(第二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温一诺看着这座新起的高楼,简直高兴坏了。

    她极力忍住,才没有笑出声,不过还是非常“好心”地提醒了周萌筠一声。

    “啧啧,室长,我之前让你再次澄清,你不肯,结果弄到现在这种下场,真是不听一诺言,吃亏在眼前啊……”

    她扭过头,朝周萌筠那边歪着头笑了笑。

    周萌筠这会儿没心思上网,还在生气温一诺刚才的挤兑。

    听见温一诺调侃她,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略带尖刻地说:“我已经澄清过了,你要看不懂,那是你的事。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考上燕大的,连简单的语文理解都有问题。”

    “哎哟喂!室长,天地可鉴!我真是一片好心!”温一诺略带夸张的声音和表情逗笑了狂人妹。

    她探头打量了温一诺一眼,见她朝自己的电脑显示屏努努嘴。

    狂人妹瞥见温一诺的电脑显示屏上好像是校园网的论坛,立刻心领神会,转身点开了校园网论坛的页面。

    然后没过几分钟,她也“活活活”地笑了起来。

    “……室长,你真的应该看一下校园网论坛。”狂人妹朝周萌筠挤眉弄眼,“一诺妹妹没骗你,你真的应该早点主动去澄清。”

    周萌筠气得都快维持不住自己的仪态了,她的手发着抖,点开电脑页面,一边说:“……我已经澄清过了!她还要我……”

    一句话没说完,她已经看见了那座高楼。

    看完萧裔远的全部帖子,周萌筠全身发冷,只觉得八辈子的脸都丢尽了。

    她脸色遽变,砰地一声狠狠将电脑阖上,一脚踹开电脑椅,拉开宿舍门,飞快冲了出去。

    一直沉浸在总裁文世界中的三亿姐这才抬头看了一眼,不解地问:“……室长怎么了?”

    狂人妹耸了耸肩,指着自己的电脑说:“你自己看。”

    三亿姐走过来看了一眼,切了一声,“这都不叫事儿……不就是没钓上萧裔远吗……其实萧裔远有什么好呢?除了一张脸。等毕业你们就知道了,没有家世背景,脸再好,成绩再好都没有。”

    “有一句话,叫别人的起点就在你的终点,你怎么跟人争啊?”三亿姐满脸不屑,优雅地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

    “三亿姐你怎么这么说话呢……现代社会人人平等,哪里有那么大差距啊?”狂人妹不同意三亿姐的观点,同时给她使眼色,“我是习惯你说话的风格了,你可别把我们的新室友一诺妹妹给吓着了!”

    温一诺更不在乎了,她笑眯眯地说:“三亿姐说的是实话啊……我大舅也喜欢给我灌这种毒鸡汤,从小到大我早就免疫了。”

    “哦?真的吗?比如呢?你大舅有哪些毒鸡汤,说来听听?”狂人妹见温一诺是真不在乎,连忙转移了话题。

    温一诺开始背诵她大舅的毒鸡汤语录:“比如说,你费尽力气做到最好,可能还不如别人随便搞搞。”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还相信失败是成功之母。”

    “还有,你无法让群里的朋友回你信息,但是口令红包可以。”

    三亿姐:“哈哈哈哈哈哈……一诺,你大舅太逗了!他是单身总裁吗?如果是,不管他多大年纪我都要追!”

    温一诺:“不好意思,我大舅不是单身总裁,让三亿姐失望了。”

    狂人妹:“哈哈哈哈哈哈……一诺妹妹太会说话了!我不用担心你会被我们打击成惨绿小白菜了!”

    三个人笑作一团。

    但是没过多久,狂人妹的手机突然嘀嘀作响。

    她拿起来接通了问道:“……怎么了?大晚上不睡觉,打什么电话?”

    对方好像说了什么话,狂人妹瞬间变色:“……真的假的?!她跑哪儿去了?”

    温一诺看了过去,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果然,狂人妹放下电话,脸色发白,紧张地说:“室长刚才去了42楼找萧裔远说话,然后没说两句就哭着跑了……她的朋友到处找不到她,问我们知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温一诺皱眉:“她的朋友不是跟着她去42楼吗?为什么要问我们室长在哪儿?我们又没跟过去。”

    “那人说她没室长跑得快。等她追下楼,室长已经跑得不见人影了。”

    三亿姐这时拿了洗漱用品去浴室洗澡,无所谓地说:“室长也是成年人了,我们又不是她妈。她大晚上离开宿舍找男人,关我们什么事?”

    说着进了浴室,咣当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

    狂人妹看了看温一诺,咬牙说:“……一诺妹妹,你说呢?”

    温一诺琢磨了一下,“我来起个卦。”

    狂人妹:“!!!”

    “一诺妹妹,你还会算命?!”她圆溜溜的眼珠子瞪得更圆了。

    “不是会算命,正好会易经。”温一诺微笑颔首,拿了三个铜钱出来,一共扔了六下。

    卦象出来之后,温一诺马上说:“东南方向,近水则凶。”

    “东南方向?啊!我们学校在那边有个湖!”狂人妹打了个哆嗦,“不会吧……她不会想不开吧?”

    温一诺看着卦象摇了摇头,“有惊无险。”

    狂人妹拉着她起身,絮絮叨叨地说:“我们还是去看看吧……万一她一时想不开呢……你知道的,女生受到这种挫折,很容易想不开的。”

    “……狂人妹,我不知道你原来跟室长关系这么好啊……”温一诺好笑地穿上大衣,“真是看走眼了。”

    “我不是关心她……”狂人妹犹豫了一会儿,才轻声说:“我是怕鬼啊……万一她想不开跳了湖,然后……回来怎么办?”

    温一诺:“……哈哈哈哈哈……”

    她笑得几乎肚子疼,“你没做错事,怕什么鬼敲门啊!狂人妹,我真是服了你!”

    ……

    温一诺一路被狂人妹拉着跑到燕大东南方向的小湖旁边。

    初春的夜晚,湖面平静得像一块巨大的深蓝色果冻,微风吹过湖面,荡起片片涟漪。

    已经夜深了,湖边的路上没有什么人,偶尔有几只胖胖的水鸭从湖边探出头来,嘎地一声叫,然后又把脑袋藏到翅膀底下继续睡觉。

    温一诺和狂人妹手拉着手,四处看了一圈,很快发现不远处湖边的铁艺座椅上,有一个人影背对着她们坐在那里。

    捂着脸,不时发出呜咽的声音。

    温一诺镇定自若地指了指那边,“应该是室长吧?”

    “是,是她。”狂人妹松了一口气,“太好了,果然是有惊无险!”

    她快步跑了过去,应该是去安慰劝说周萌筠去了。

    温一诺站在不远处湖边一棵大树的阴影里,没有跟狂人妹一样上前。

    那树并不高,枝丫齐肩,正好挡住她的身形。

    她其实是不想来的。

    明明是周萌筠故意搞小动作抹黑她,还要她来关心她的死活,凭什么啊?

    她最讨厌以德报怨的圣母了。

    但这么晚了,让狂人妹一个人出来,温一诺也是不放心的。

    能陪狂人妹来到这里,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温一诺看了一会儿,正打算转身离开,突然耳朵动了动,听见七点钟方向传来一阵如浪潮般的喧哗声。

    有踢踏的脚步声,忽明忽暗的手电筒光,还有由远及近的呼喊声:“……萌筠!周萌筠!你在哪儿啊?”

    “萌筠!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

    “周大善人!你别想不开啊!”

    “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可就便宜了那对渣男贱女了!”

    温一诺从树下探出头,看见正是她们系学生会的一群人带头跑来了,还带着很多别的学生。

    浩浩荡荡,几乎带来半个学校的人。

    温一诺皱了皱眉,这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心念电转间,她朝狂人妹和周萌筠那边看过去。

    刚才还坐在铁艺长椅上抱头低泣的周萌筠突然跳了起来,朝湖边奔过去。

    狂人妹大惊,从后面紧紧抱住周萌筠的腰,死也不放手。

    而周萌筠挣扎得越来越厉害,哭喊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你放开我!让我去死!让我去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被人羞辱到这个地步,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的声音那么大,在宁静的湖边夜空里回响。

    温一诺再回头,已经看见那群跑来的系学生会里有人拿出手机开始录制视频了。

    她一下子反应过来,继而被气笑了。

    萧裔远说“某人自导自演”,真是没说错!

    以前只是“自导自演”小清新爱情文艺片,现在是“自导自演”恐怖悬疑社会伦理片了!

    那我就成全你吧!

    温一诺想,今天的日行一善成就,好像还没达成。

    她拿着手机从树下阴影里冲了出来,用比周萌筠更大的声音叫道:“室长!室长啊!你别想不开啊!”

    “何必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要死要活呢!”

    “你就算死了!他也不会看你一眼啊!”

    温一诺的声音清脆又响亮,而且吐字发音字正腔圆,比周萌筠拿着带着哭腔的嚎叫更容易听清楚。

    她一边用手机录制视频,一边跑到狂人妹身边,站在周萌筠身后,正好挡在系学生会那群人前面。

    从那些人的角度,只看得见温一诺和狂人妹的背影,恰恰把她们前面的周萌筠挡住了。

    狂人妹使尽力气抱着周萌筠的腰,生怕她想不开去跳湖。

    温一诺快步奔跑过来,快到跟前的时候,一个鱼跃起身往前飞扑,也抱住了周萌筠。

    她本来就比这两人要胖,一扑而来,直接把周萌筠撞得脱离了狂人妹。

    周萌筠虽然没想往湖里跳,可温一诺这一扑的惯性力量太大了,推着她直往前猛冲。

    她收势不及,扑通一声,真的掉湖里了……

    而温一诺在湖边恰到好处地摔倒在地,一只胳膊还往前伸出,做了一个绝美的尔康手,满脸悲怆地大叫:“……室长!室长!你这是何苦呢!为了一个看都不看你一眼的男人要死要活!你是我们燕大女生的耻辱啊啊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