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66章 如有神助(第一二更,大章)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岑夏言把自己的秘书叫进来,给他布置任务:“小张,找人帮萌筠搬家,她不住宿舍了,住到她家自己的房子,地址我等下发给你。”

    岑夏言有好几个秘书,这个算是负责她日常事务,其实就是打杂的。

    但是打杂的秘书才是最不好做的,就因为没有专业要求,反而最难达到雇主的满意值。

    这个秘书还行,岑夏言跟他磨合了几个月,算是渐渐上手了。

    小张点点头,“岑总监放心,我马上找人。”

    说着又跟周萌筠打招呼:“周小姐现在要出院是吧?我让人给您办出院手续,就坐岑总监的车回您家怎么样?如果您想单独找车也行,我马上跟我们岑氏车队联系,再调一辆过来。”

    “不用了不用了,我就跟表姐坐一辆车,正好我有话要跟表姐说。”周萌筠忙摆摆手,高兴极了,一扫昨天那颓废的丧劲儿。

    岑夏言也表示同意:“小张你去忙吧,萌筠跟我坐车走。”

    秘书小张跟岑夏言确认了行程之后,带人去给周萌筠办出院手续,又给搬家公司打电话找人,让他们去周萌筠的宿舍搬东西。

    因为周萌筠不出面,小张又折回来找她要了亲笔签名的授权书,再让她给他们楼长打电话,确认搬家公司上楼搬家的事。

    燕大本科生宿舍管理严格是全国有名的,再大职位的家长来看孩子,都得老老实实在宿舍楼下等着,等楼长放行。

    周萌筠先给系里老师打了电话,说明要离校养病的事,然后打电话给她们38楼的楼长。

    全部办妥之后,才跟岑夏言上了她的大奔。

    两人在后排对面而坐,前面的司机还体贴地把里面的隔板升了起来,这样前面的司机都听不见她们说什么。

    周萌筠这才伸长了腿,长吁一口气,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可真憋死我了。”

    “到底是怎么了。”岑夏言坐在她对面,顺便打开小巧玲珑的笔记本电脑,开始查工作邮件,一边跟周萌筠聊天。

    周萌筠从车载小冰箱里拿出一瓶冰镇的维他命水,先灌了一口,才摩挲着瓶口,不悦地说:“……我是被人推下湖的。”

    岑夏言:“……”

    她倏然抬起头,犀利的目光看向周萌筠:“……真是有人推你呢?怎么不报案?知道是谁吗?”

    周萌筠一脸恼怒,鼻息咻咻地说:“……也许她不是有意的吧,反正那会儿乱糟糟的,我先去的湖边,她们以为我要跳湖,就来拉我。”

    “可是那个温一诺实在太胖了,她一扑过来,就把我撞湖里去了!”

    岑夏言愣了一下,脑补了画面,顿时低头一笑,借着看邮件的机会掩饰过去,啧啧两声,“有人看见她要拉你吗?如果没人看见……”

    周萌筠更丧气了,“有,不仅有,她们还拍了视频。”

    “那就没办法告了。”岑夏言终结这个话题,继续说:“那她们为什么会认为你会跳湖?”

    这个话题问到点子上了。

    周萌筠犹豫了一下,还是避重就轻地说:“……有个男生跟我暧昧了一阵子,又翻脸不认人,我一时想不开……”

    岑夏言这才认真打量周萌筠,好奇地问:“还有男生会拒绝你?不说你的长相身材和智商,就看你家中南省首富的地位,也没有男生能够拒绝吗?”

    “难道那个男生家世比你好?”

    周萌筠翻了个白眼,“好什么好?普通工薪阶层,还是十八线小城市出来的,都不是我们省城人。”

    “……那你是怎么看上的?”岑夏言来兴趣了,把笔记本电脑一阖,放回公文包里,架起腿,兴致勃勃地看着她。

    周萌筠忸怩了一会儿,还是认命地拿出手机,找到一张萧裔远的照片,给岑夏言看,“喏,你自己看……”

    岑夏言好奇地瞥了一眼,立刻移不开视线了。

    她索性把周萌筠的手机拿过来仔细看。

    那只是一张偷拍的照片。

    男生穿着一身很普通的黑色西装站在舞台一侧,两手很随便的插在裤兜里,偷拍的角度正好是他侧脸的四十五度角,从额头、鼻子到下颌的线条完全符合黄金分割点,能够扎中每个人的审美点。

    虽然是偷拍,可那男生的仪态气度无懈可击,长长的睫毛衬得他的凤眼精致如画,脸色不算冷淡,带着淡淡的笑。

    像是一颗小太阳,放出光和热,吸引所有人靠近。

    岑夏言倒抽了一口气,才轻叹出声:“这个男人是谁?长成这样,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吧?”

    周萌筠抽了抽嘴角,“表姐为什么这么说?他怎么就不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了?”

    “燕大是全国高考录取分数线最高的大学。学生绝大部分都是普通中产家庭出来的。像我们这个层次的人家,小孩子都是从高中就出国念,再厉害一点的,幼儿园都是在国外念的。”

    “这男生长得这个样子,怎么可能好好念书?还能考得上燕大?”

    “如果他家境一般,应该早就在娱乐圈出道了。但是娱乐圈顶流都没他这个气质,也没他的脸,可见他不需要进娱乐圈挣钱。——说吧,是哪家少爷?是不是家世显赫?能拒绝你的,家世应该差不了。说不定我能帮你搞定。”

    岑夏言笑着说完,把手机还给周萌筠。

    周萌筠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过了一会儿,才幽幽地说:“表姐,你这次真的看走眼了。”

    “他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还是三年前以我们中南省高考第一名的成绩考上的。读本科的时候,他同时申请了本硕连读,现在才四年,他就要同时拿到本科和硕士学位了。”

    就算岑夏言见多识广,这时也被震惊了,“这么厉害?!他叫什么名字?哪个系的?我看看我们岑氏集团有没有位置给他。”

    周萌筠:“……”。

    她心里微微一跳,试探着问:“表姐,你不会看上他了吧?”

    说着又连声保证:“如果表姐你看上他,我是不会跟表姐争的!”

    争也争不过啊……

    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周萌筠暗暗打量岑夏言,对这个又聪明又漂亮还好家世的表姐无比羡慕。

    岑夏言愕然地看她,半晌笑了起来,“你还是真对这个男人上心了。难怪会跳湖……”

    周萌筠恼羞成怒,轻轻踹了岑夏言一脚,“表姐!”

    “好了,我开玩笑的。”岑夏言不再嬉皮笑脸,正经说:“你还真是个小姑娘,看脸就能神魂颠倒。他虽然好看,但我还不至于因为一张脸就对他一见钟情,你放一百二十个心。”

    “真的?”周萌筠又不甘心了,“表姐,你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吗?加上所有的明星也没他长得好吧?”

    岑夏言沉默了一下,偏着头说:“……曾经也有人跟他差不多,但不是同一类颜值,而且不是一个层次的。——那个人在我们够不着的地方。”

    “还有这种人?”周萌筠惊讶地瞪大眼睛,“你不会是说……霍顾cp吧?!”

    毕竟霍先生那颜值还是很能打的。

    岑夏言笑了笑,轻描淡写地把话题揭过:“我的意思是,光看一张脸,对我的吸引力还是不够的。你说吧,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家庭出身?”

    “我调查过了,非常普通的家庭,他父母就是江城市的小市民,还有个姐姐做当地市政府做公务员,级别很低的那种。”

    周萌筠唉声叹气趴在车上,看着车外飞逝而过的街景,没好气说:“……可他看不上我,看上了他的一个小同乡,也是我的室友。——就是她把我推到湖里去的!”

    “……你不是说那个姑娘很胖吗?就这身材也能被这种男人看上?这男人是不是眼瞎了?”岑夏言惊讶无比,“我倒要看看这种绝色男人喜欢的女人是什么样的。”

    虽然她没有对萧裔远的颜值一见钟情,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好的东西大家都喜欢,但不是每个人都有独占的**。

    岑夏言对萧裔远,就像是看见一副美好的画,或者一套精美无匹的珠宝,但并没有想要带回家的感觉。

    周萌筠手机里也有温一诺的照片,她忙找出来给岑夏言看,“喏,我室友温一诺。”

    她给温一诺拍照的时候,当然没有用美颜相机,就是苹果手机自带的有丑颜功能的后置摄像头。

    岑夏言凑过去看了一眼,点头说:“这颜值不错,能打,比你的五官确实要好看。”

    “表姐,你到底是站哪边的?”周萌筠在岑夏言面前不装了,完全袒露本色的自己。

    岑夏言笑道:“你听我说完啊,她确实有些胖,身材比你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所以你们学校那个大帅哥男生真的是眼睛有问题。”

    说完又想起了什么,追问道:“……她的家世怎么样?不会比你好吧?”

    “家世也很一般,也是江城市的小市民家庭。”周萌筠无精打采把玩着手机,“而且她特别有心机,总是在人前表现得人畜无害,但背地里专门跟我作对。”

    “这样啊……”岑夏言彻底明白了,她盯着温一诺的照片看了一会儿,才说:“她是你室友,也是你们系的?”

    周萌筠点点头,淡淡地说:“是啊,她成绩挺好的,经常不上课也能拿第一。”

    “成绩有什么用?”岑夏言嗤之以鼻,“多少高考状元在我们公司上班,还不是得毕恭毕敬叫我总监。”

    周萌筠眼神轻闪,“表姐……”

    “放心,这口气,我给你出。”岑夏言笑着在她手背拍了拍。

    ……

    周萌筠请了长假回家休养。

    这件事很快在燕大公关系传开了。

    大家担心的岑氏集团来公关系开招聘会的事,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周萌筠专门给系的老师和学生会干部们发信,远程指挥招聘会事宜。

    因为这件事,大家对她的感觉好了不少。

    温一诺和狂人妹、三亿姐三人一点都没受影响。

    狂人妹自从跟舒展戳穿这层窗户纸后,几乎是立刻如漆似胶地热恋起来。

    这天早上,狂人妹一大早就起来,跟舒展去食堂吃早饭,然后拎着两袋早餐回来了。

    “两只小懒猫,起床了,我给你们买了早饭。”狂人妹神采奕奕,将早餐放到餐桌上,过来分别戳了戳温一诺和三亿姐的被窝。

    三亿姐嘟哝了一句:“我昨晚一夜没睡赶论文,今天不吃早饭了。”

    温一诺醒了,揉了揉眼睛,“几点了?”

    “已经七点了。”狂人妹看了看手表,又坐回电脑前,跟舒展聊上了。

    温一诺从床上跳下来,啧啧两声摇头说:“狂人妹,你昨天晚上快两点才睡吧?早上不到六点就起床会情郎,你这样下去,会‘****’……”

    “呸!我一个女生怎么会‘****’!”狂人妹回头啐她一口,丹凤眼里笑意闪现,竟然带了点诱人的风情。

    温一诺呆了一呆,感慨说:“难怪说爱情是女人最好的护肤品。我看你的皮肤,简直吹弹得破,逆天了!”

    狂人妹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然跳起来:“哎呀!我早上急着出去,忘了抹脸了!”

    连忙又往浴室冲,要再洗把脸然后上保养程序。

    温一诺也往浴室冲,急着说:“该我用了!你先等会儿啊!”

    狂人妹这些天跟着舒展晨跑,身手比温一诺还敏捷。

    她抢先一步冲到浴室关上门,再洗了把脸,才出来上护肤霜。

    温一诺进到浴室里,赶紧洗脸刷牙。

    收拾好看了出来吃早餐的时候,狂人妹才想起来舒展的叮嘱,对温一诺说:“一诺妹妹,今天下午计算机系和我们系有篮球比赛,你跟我一起去做队吧!”

    “不去!”温一诺指指自己的腰,略带自我嫌弃地说:“这种身材不配出现在篮球场边,篮球看见会哭的。”

    “就知道瞎说。”狂人妹捏捏她的桃子脸,亲热地说:“你不去我可怎么办?求你了,陪我一起去吧……”

    “你叫三亿姐陪你去……”温一诺朝三亿姐的床位努努嘴。

    以前狂人妹都是跟三亿姐出双入对的。

    狂人妹摊了摊手,一本正经地说:“三亿姐嫌弃我交了男朋友,已经不纯粹了,耻于跟我为伍……”

    三亿姐这时哼了一声,带着朦胧的睡意含糊说:“……谁在说我坏话?我听见了哦……”

    狂人妹缩了缩脑袋,偷偷看着温一诺笑,两手拱在胸前做出讨好的样子。

    温一诺看笑了,“好吧,我去,下午反正没什么事。”

    “你能有什么事啊?”狂人妹拍她的肩膀,“我知道你的论文已经写完交上去了,只等导师看完确定答辩时间。”

    温一诺点点头,睁大眼睛,做出一脸无辜的样子:“是啊,你难道不知道等待的日子才是最难熬的吗?”

    “呸!”狂人妹鄙夷她,“你难熬?你都闲的长毛了。”

    “你看看你,给十八线小明星蓝如澈建超话,每天去打卡,还发各种话题,比在霍顾cp的超话里还活跃。”狂人妹直接拿出手机点开微博,找到温一诺让她加入的#蓝如澈超话#。

    看见里面的话题主持人:一诺千金。

    狂人妹沉默了一会儿,幽幽地说:“行啊,一诺妹妹,几天没见,你就成蓝如澈的超话站姐、大粉头子了!”

    看看温一诺细心收集的蓝如澈入行以来的各种行踪、业绩,拍的片子的精华集锦,狂人妹眼角微抽,“别告诉我,你已经开始给蓝如澈做视频自己产粮了。”

    温一诺有些心虚地笑着,撒娇说:“人家是看他太可怜了……演技挺好,长得也帅,可是拍了那么多片子,在网上居然一点水花都没有。真是见者落泪,闻者心酸。”

    “什么大粉头子,他的超话到现在也只有我们两人!”温一诺说着说着,气势足了起来,一步步朝狂人妹走过去,“你答应我每天要去签到的,现在呢?就第一天去发了个表情包!”

    狂人妹哈哈大笑:“我忘了鸭!”

    “你忘了什么也忘不了鸭!”温一诺将“鸭”字咬得重重的,鄙视地点点狂人妹的额头,“说好了,今天我陪你去看你男朋友打篮球,明天你陪我去给蓝如澈接机,怎么样?”

    “卧了个大槽!”狂人妹惊了,“你怎么知道蓝如澈的航班号?你还真的追星啊?”

    “那当然!”温一诺拍一拍狂人妹的肩膀,“你既然说我是站姐,是大粉头子,那我一定不能辜负你的期望!”

    “别的站姐、大粉头子做的事,我也会为如澈哥哥做!”

    三亿姐被她俩吵得睡不着了,翻了个身,幽幽地说:“连哥哥都叫上了,蓝如澈哪怕只有一诺妹妹一个粉丝,也要一定在娱乐圈坚持下去。不然辜负了我们这么好的一诺妹妹,那他更红不了了。”

    “蓝如澈出道六年还跟小透明似的,你就别做梦他会大红大紫了。”温一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又不是他的事业粉,我是他的……妈咪粉!只要看见我家仔仔高高兴兴,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就可以了!”

    噗——!

    三亿姐和狂人妹一起狂笑。

    ……

    下午四点的时候,计算机系和公关系的篮球赛开始了。

    狂人妹拉着温一诺提前去体育场占位置。

    燕大的室内篮球场是奥赛级别的,非常壮观和辉煌,曾经确实真正举办过某场奥运篮球赛。

    温一诺虽然对篮球不是很有兴趣,但是到了现场,她还是被大家的气氛震撼了,很快投入到狂呼乱叫的行列中去。

    狂人妹给她一个人人都有的小喇叭,她立刻就拿在手里开始大叫:“公关系加油!计算机系加油!”

    于是周围的学生人人侧目,有人甚至很气地问她:“……你到底是哪边的?!”

    “我是公关系这边的,但是我朋友是计算机系那边的,我两边都叫不可以吗?”

    温一诺很有气势地拿着小喇叭跟人对喊。

    那边的男生一看是个可爱的桃子型脸小姑娘,一下子窘得说不出话来。

    温一诺笑嘻嘻地把视线移回篮球场上。

    这时双方的篮球队员开始上场了。

    灯光暗下去,只有场中间的灯光亮了起来。

    大家看清楚计算机系的阵容后,集体沉默了一秒钟,然后惊天动地的小喇叭声在体育馆内响起来。

    “萧学神加油!”

    “萧学神加油!”

    “萧学神加油!”

    还有女生拿出了写着萧裔远名字的荧光棒,就跟应援追星一样,在场上挥舞起来。

    温一诺愣了一会儿,见大家都叫萧学神,她也很快入乡随俗,跟着叫起来了。

    刚才喷过她的男生叹了口气,对旁边的同学酸溜溜地说:“……我错怪刚才那个小学妹了。还不如叫公关系加油,计算机系加油呢……”

    萧裔远虽然本人低调,但他全校男生公敌的身份,是印在无数燕大男生心头,永远无法摆脱的。

    温一诺的位置是狂人妹给她占的,非常好的位置,就在篮球场上,能够近距离看双方队员打球。

    打篮球的男生大部分都是身高腿长,如果五官再端正一些,妥妥地就是帅哥。

    但如果本身就是大帅哥,那身篮球服的加成可是非常恐怖的。

    就连温一诺这个看惯了萧裔远各种“美色”的人,也看得心荡神驰。

    计算机系的篮球服是黑色镶金边的非常规配色。

    一般男生穿着显得又土又村。

    但是萧裔远穿上,就像帝王临朝,气势非凡。

    他长得又高,一双长腿结实又健美,没有一般脸太美的男子特有的孱弱感,而是阳光气十足。

    裁判一声哨起,他的身形灵活在场上穿梭,长臂伸出,动作快得眼花缭乱,飞速从公关系的一个男生手里抢过球,快步运球跑了两步,然后飞身跃起,往篮框处狠砸过去。

    “三分球!”场上立刻沸腾了。

    不但女生,连给计算机系助威的男生都疯狂吹小喇叭。

    热闹的声响将整个体育场都要掀翻了。

    温一诺更是把嗓子都要喊破了。

    她不知道萧裔远是不是看见她了。

    但是她很确信,在她破音的“远哥”喊出之后,萧裔远如有神助。

    接连几个三分球,还有运球过人、兜顶扣篮,在场上纵横捭阖,游刃有余,整得跟个人表演赛一样!

    整场比赛拿下全场41分18篮板8次盖帽,不仅助计算机系大比分赢得比赛,而且将公关系篮球队直接打掉了精气神!

    ※※※※※※※※※

    今天更新晚了点,这章一共六千字,第一、二更合在一起了。

    晚上七点第三更。

    亲们表忘了每天投推荐票~~~

    感谢“云华月清”亲昨天的大额打赏,恭喜“云华月清”成为本书新盟主!

    感谢“吾愛堂”、“xin水晶xin”、“西行1314”、“半岛公主”、“sissichenxi”各位亲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谢谢各位亲的订阅打赏和投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