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74章 道高一尺(第一二更,大章)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真的不用去找他们的大老板吗?”温一诺的语音有些急了。

    担心打扰到室友,她索性穿上外套,来到阳台给张风起发语音:“大舅,能找个地方打电话吗?比语音方便一些。”

    张风起这边看了看温燕归,说:“我要回我那边房间好好做准备,你早点睡觉。”

    温燕归和他在酒店是一人住一间商务套房。

    “行,你也早点休息。既然知道幕后指使者,就不难对付。”温燕归对张风起非常有信心。

    张风起笑着点点头,马上回自己隔壁的套房。

    回到自己套房,他才跟温一诺接通电话。

    “一诺,你别管了。大舅我已经有办法了。”张风起坐到沙发上,弯腰从地板上拎起来一个看起来比较陈旧的旅行袋,从里面掏出一个外表发黄的旧式纸质笔记本。

    这个笔记本看起来至少有几十年历史,现在市面上都买不到这种老式文具了。

    但是他拿出来,像是捧着无价的珍宝,珍惜地抚摸着笔记本。

    笔记本的封皮是化纤仿织锦的红色面料,封面右下角画着一朵已经褪色的牡丹,里面的页面都快脱落了。

    温一诺在电话那边不解地问:“……您真的不想去找岑家大老板吗?我相信这件事肯定跟岑家大老板无关,应该就是岑家那什么三太太拿着鸡毛当令箭。”

    “你都知道这个理儿,难道我会不知道?”张风起嗤笑一声,架起二郎腿,将手机放到面前的茶几上,戴上蓝牙耳机,这样可以同时翻看这本老旧的纸质笔记本。

    “对啊,您也知道,为什么不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这件事?”温一诺很着急,这一刻,她真心希望自己跟大舅和妈妈在一起,可以跟他们并肩面对难关。

    特别是这难关还是因她而起。

    她的语调降了下来,有些内疚地说:“大舅,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是逞强跟咱们省城的首富之女硬杠,也不会把她得罪到这个地步。”

    也许她大舅以前老是念叨的“得饶人处且饶人”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张风起的手顿了顿,一直带笑的脸像是凝住了,如同戴了一张逼真的面具。

    他的眼神渐渐阴沉,对着耳机很缓慢地说:“一诺,你老实告诉我,你跟周萌筠的事,你觉得自己真的有错吗?”

    温一诺仔细回想了一下,摇摇头,坚定地说:“大舅,说心里话,我不觉得自己有错。先撩者贱,是她先惹我的。她看不惯我跟远哥的关系比她好,所以处处给我设套。我要不反击,丢脸的人就是我。名声被毁得一塌糊涂的人,也是我。”

    “那不就得了?”张风起将手里的笔记本扔回旅行袋里,从兜里拿出一支烟点燃了,也走到阳台上。

    因为他住的酒店不许在室内抽烟,他只有走到外面没有密封的阳台上过过烟瘾。

    张风起慢慢吸了一口烟,感受着那股辛辣又提神的气息从鼻腔缓缓而下,在肺里裹了个来回,又向上来到喉咙里。

    张开嘴,吐出一口已经循环了一个周天的白烟,张风起一字一句地说:“只要你没有做错事,就不要内疚,更不要惭愧。”

    “大舅这么辛苦赚钱努力往上爬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让你有钱就为所欲为,而是为了当你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的时候,能够挺直腰杆,不怕一切打压。”

    “所以只要你没做错事,那些人这样对付我们,就是他们的错。”

    “他们这样做,有伤天和,连老天爷都不会帮他们的。——放心吧,我说有办法就是有办法,你还不如你妈妈相信我?”

    温一诺听得心里暖烘烘的,那股刚刚播种就要萌芽的内疚也被她大舅一席话灭的干干净净。

    她重重点头,“我知道,我当然相信大舅,我只是不明白。您教的,不明白就要问啊!”

    “嗯,说的好。”张风起呵呵地笑,“那我就解释一下。这件事确实有岑家人插手,才能请得起这四个大风水师。”

    “但岑家大老板那个级别的人如果要对付我们,根本用不着这么麻烦,记住了吗?”

    “如果我们现在捅到岑家大老板那边,你说他是选择给自己的家人擦屁股,还是为了所谓的救命之恩,就大义灭亲,为我们伸张正义?”

    温一诺疑惑:“……难道他就不顾自己的形象?自己的家族形象吗?”

    张风起轻蔑的嗤笑:“人家能做那么大生意,几十年时间就从普通人爬到全国富豪榜排名前十,你以为是靠坚持正义得来的财富吗?别傻了,姑娘,你跟我看了这么多年风水,还没看清楚吗?”

    “财富不会让人高尚,贫贱也不会让人卑劣。”

    “高尚的人无论穷富,都会高尚。”

    “同样,卑劣的人无论穷富,都会卑劣。”

    “而岑家大老板,你知道他是高尚的人,还是卑劣的人?”

    温一诺的眼皮不受控制地抽搐着,“……我怎么会知道?难道救命之恩都不管用了吗?”

    “所以啊,我们暂时不能用岑大老板的人品做赌注。能自己解决的事,先自己解决。至于救命之恩,肯定是管用的,但是我不想用在这件小事上。”

    张风起说着,把烟摁灭在阳台上一个固定的水泥烟灰缸里,“你去睡吧,我很快就能搞定。”

    “不过搞定之后,我打算带你妈回一趟江城,把那边所有的生意都结束了,东西收拾收拾,直接搬走。”

    这是要挪窝了。

    温一诺有些失望:“那又有好久不会见到你们了。”

    “没事,我让你妈过一阵子就去京城看你,等我们把江城的所有生意都结束了,你也正式毕业了。到时候,我带着你和你妈找个大城市定居。”

    “真的吗?!这个可以有!”温一诺郁闷了一晚上的心情终于高兴起来了,“行啊大舅,那我就等着了!”

    温一诺挂了电话,张风起还站在阳台上,眯着眼睛,看着满是星星的夜空出神。

    中南省的省城有山有水,确实是一块风水宝地。

    他看了许久,才回房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微博上的道门大v红人张大天师突然发布一则消息,说他得知最近在某地要进行四象斗法,某app到时会现场直播。

    这则消息一出来,就被张大天师那些粉丝传播得沸沸扬扬,甚至上了热搜。

    大家对这种事本来就有非常强烈的猎奇心理,而且还有直播app,那更是要围观一下。

    于是一个道门直播的小app迅速登上各大应用商店下载量排行榜前十。

    而下载量又引发各大app的自动推送,于是整个“四象斗法”未播先红,就连温一诺都得到消息,早早下载了app,买好零食饮料,等在手机前面了。

    ……

    两天后的晚上,中南省省城市中心一处空地上临时搭建了五座挂着轻纱的八角亭。

    空地的东南西北各有一座,中间对角线的交叉点还有一座。

    今天晚上的天气并不太好,外面下着毛毛细雨,天上阴云密布,看不见星星,当然也没有月亮。

    这种天气,一般的风水师是不会出动的。

    但是如果要斗法,这种天气却最能表现出大家的实力。

    而空地旁边建了一个有屋顶的小广场。

    小广场上停着一辆敞篷小跑车,和一辆敞篷吉普车。

    温燕归和请他们来看风水的那位全老板,坐在靠近空地的敞篷小跑车里。

    还有三个人则坐在另外一辆敞篷吉普车里,都在拿望远镜看前面五座八角亭里面的五个人斗法。

    温燕归眯着眼睛把对面吉普车那三个人看得清清楚楚。

    他们分别是来自京城岑家,省城周家,还有一个大家公认的裁判,据说是道门一个辈份很高的长辈。

    时间到了之后,那个道门长辈戴上耳麦,对在场的人宣布说:“吉时已到,请大师入座!”

    四个穿着不同颜色长袍的人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来,分别进入了东南西北是个八角亭里。

    张风起穿着一身灰蓝色道袍,最后一个走出来,走到空地中心那座八角亭里。

    五个人落座之后,那个道门长辈再次说:“吉时已到,请四象入座!”

    说着,他双手的手背贴着手掌,向着还在飘着小雨的夜空高高举起,再缓缓落下,整个人多随着他的手势拜倒,一直弯到九十度的位置。

    温燕归有些惊讶,心想那四个大风水师不是已经进去了,怎么还要入座?

    就在这时,天空里的小雨似乎停滞了一瞬,连细微的风声似乎都没了。

    好像有夜雾泛起,还有一阵阵很缥缈的白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过来。

    刚才清晰的景物开始有些模糊,而细雨中飘着轻纱的楠木色八角亭更是朦朦胧胧。

    一片静谧之中,先是一声有些奇特的鸟叫,然后是一声低嚎,再是一声沉吟,最后是一声叹息,由远及近,然后消失在大家耳边。

    温燕归有些恍惚,以为自己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声音。

    可是就在这时,张风起的声音响起,大声说:“祖师爷,您也来了?”

    他的声音极为宏亮,音域也很宽广,就像一柄刺入迷雾的利器,一剑荡开所有的魑魅魍魉。

    温燕归浑身一震,回过神来,立即觉得刚才恍恍惚惚的状态不对劲。

    她推推身边的全老板,低声说:“您刚才听见什么了吗?”

    全老板年纪比较大了,早年辛苦操劳,一脸苦相。

    他也清醒过来,立刻明白刚才有人使了见不得人的手段。

    但是他看破不说破,含含糊糊地说:“可能是请的四象入场了。”

    温燕归:“……”

    “那我们能看他们斗法吗?什么都看不见怎么判输赢?”温燕归看了一眼对面敞篷吉普车上面的三个人,他们的状况明显比他们俩更加正常。

    全老板拿出手机,点开一个app,很有兴趣地说:“张大天师自己弄了个app,今天收费直播斗法。”

    温燕归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抽。

    她闭了闭眼,低声问:“那些人知道吗?”

    全老板偷偷点点头,声音压得特别低:“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那几个人同意把另外四个亭子都装上直播摄像头的……”

    这张大天师,可以说是非常能忽悠了。

    全老板虽然比一般人有钱,可是对上省城首富周家,和全国首富之一的岑家,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所以他不得不听他们的话,给张风起设了这个局。

    可他比在场的人任何人都希望张风起赢。

    他把手机放在车上的手机托里。

    温燕归的微微笑了笑,不再担心,抱起胳膊靠在座椅上,等着看直播。

    没过多久,“道门第一天师直播”app开始播放了。

    一个非常可爱穿着小道袍的动画小姑娘跳出来,拱着双手对看直播的人说了一圈的吉祥话,最后说:“各位看官,人类历史上首次风水四象斗法直播马上开始了!请各位老铁看得高兴别忘了双击666!或者刷个元始天尊、三清祖师神马的!”

    道门app的打赏,元始天尊代表最大额度的打赏,跟别的直播网站刷火箭似的。

    温燕归眼睛倏然瞪大:“!!!”

    这是她家一诺小时候的模样啊!

    这时手机屏幕上一阵特效闪过,很多看直播的观众id们陆续入场了。

    【终南山下一只鹿】:卧槽!第一次看这种四象斗法的直播,有生之年啊!

    【我爱大风水】:啊啊啊啊!终于进来了!直播好卡!大天师买个好点的服务器撒~~~

    【道长门下第一小可爱】:刷了一个元始天尊。

    【道长门下第一小可爱】:刷了一个元始天尊。

    ……

    很快,这个【道长门下第一小可爱】以九个元始天尊开启了打赏狂潮。

    而张风起的这个app有个特别有趣的互动功能,就是按照打赏数额的大小,会自动回复一个符。

    一般打赏的观众会得到一个平安符,装在手机里随身携带。

    打赏额度多一些的观众可以得到“桃花满天符”、“随身锦鲤符”、“开财收运符”、“家宅安宁符”、“考试必过符”、“升职加薪符”,以及“好事连连符”。

    据说都有大天师法力加持,如果去道观里求取,最少也是一百元一个。

    当大家发现这个功能之后,围观视频的观众们更加疯狂了。

    当道门裁判宣布开始之后的半个小时里,直播app里下起了打赏雨。

    温燕归粗略算了一下,这半小时,打赏额度已经有五百万了。

    旁边车上的岑家代表和周家代表很是不高兴,催了催旁边那个做裁判的道门长辈。

    那长辈才收敛了自己都快流口水的表情,大声说:“……开始!”

    随着他这一声“开始”,张风起浑厚又有张力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各位善信,各位同修,各位前辈们,大家好,今天晚上,是我们中南五省大风水师的四象斗法直播。”

    “这一次四象斗法,是为了中南省全老板的昌景盛庭豪华住宅楼项目背书。各位感兴趣的善信,可以拨打售楼热线yyy-yyyyyyyy了解详情。”

    “靠!”坐在旁边敞篷吉普车里的周家人,其实就是周萌筠的父亲,他气得嘴都歪了,“这房子还不一定盖得起来呢!他这就卖上了?!”

    说着转身问坐在他身边那个道门长辈裁判,“他这样不犯规吗?”

    道门裁判摊了摊手,笑眯眯地说:“这只是开场白,周先生稍安勿躁,好戏在后头呢!”

    周萌筠的父亲深吸一口气,暂时按捺住心情。

    只见手机的直播app上,这时出现了他们这一块地的平面图,然后镜头一转,从平面变成了3d画面。

    制作十分精良,几乎是现实图片生成的cg画面,分辨率非常高,就是把他们的直播放到70吋大电视上,边缘线也不会模糊。

    张风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各位请看,这是中南省城的全老板最近拍下了一块住宅用地。”

    “这块地位于盛湖附近,面积约14万平方米,全老板花了14亿拍下整块地皮,打算建造昌景盛庭豪华住宅楼。”

    “这个地方依山傍水,人通气和,特别适合高层建筑。哪怕是一楼住家,都能得到盛湖水运资染,财运滚滚来。”

    听张风起自吹自擂,周家人和岑家代表不约而同哼了一声。

    果然,张风起说完之后,app上的画面就变了。

    空地周围,突然竖起了四座建筑,将这块空地团团围了起来。

    接着,app里出现另一个人的声音,就是坐在左面那座八角亭里的龙风水师寒声说:“我乃东南省大风水师龙,大天师这话说早了吧?”

    张风起笑着说:“愿闻其详。”

    龙风水师点了一下面前的手机屏幕,直播app上左面的建筑线条渐渐虚化和抽象化,最后成为一条龙的形象!

    他大声说:“你这块地本来是不错,但是在全老板拍下之后,中南省的首富周老板又拍下了他旁边这块地,打算用做商用。他们的建筑图纸已经通过审核,从天上看,这就是一条游龙盘旋在全老板这块空地旁边。”

    “青龙摆尾,会把煞气全部扫到全老板那块地里,你觉得,这块地,还能算用做住宅的风水好地吗?”

    围观直播的观众们一片哗然,刚刚还想去拨打售楼热线的手,悄悄缩了回来。

    全老板抽出纸巾,战战兢兢擦着额头上的汗,都快双手合十念“阿弥陀佛”了。

    张风起坐在八角亭里,也点了点面前的手机app,在全老板那块空地里,一座高层建筑拔地而起,而建筑的最高处,是一个圆圆的球形屋顶,像一颗明珠,指引着大家的视线。

    他的声音随之响起:“多谢周老板在全老板的住宅用地旁边建一个青龙商场!青龙摆尾,煞气十足,财气万千!我们都知道煞气又是财气,只要顺应天时地利,煞气能够转换成财气!”

    “我们全老板只要在高层建筑上加一个圆形亮片球体,就能让青龙聚集的财气还有贵气,全部被我们的住宅用地吸收。”

    “而龙,毕生追逐的就是龙珠!”

    “所以只要龙珠在,我们的气运就在!”

    所以那个高层建筑顶楼上那个圆形发光的球体,就是龙珠啊……

    温燕归嘴角抽了抽。

    全老板却差点喜极而泣。

    岑家代表和周家人的脸色一下子有些不好看。

    而他们身边的道门裁判这时却说:“第一轮斗法,青龙败。”

    哗,这样也行?

    围观直播的观众一阵欣喜,立刻又掀起了打赏狂潮。

    而那位动画小可爱又不失时机开始给一些楼盘做广告了。

    就在一轮广告过后,第二个风水师出场了。

    他的代号是虎。

    “大家好,我是来自西南省的虎风水师。我要给大家看看,在全老板这座住宅用地的右面,不久以后就会加盖一座庙宇,会对他的昌景盛庭造成怎样的影响!”

    说着,app上的画面又变了。

    那块空地右面出现了一座连绵的庙宇,经过虚化抽象之后,真的是一只下山猛虎!

    “全老板那块空地的右面有一座山,本来依山傍水,确实是好格局,但是如果山上出现一座庙,还是白虎庙,那可是大大不妥。”

    “白虎善吞噬,可以吞噬噩运,但也吞噬好运,而且和对面的青龙隔水相对,每天打一架是不可避免的!”

    “青龙白虎相争,象征家宅不宁啊……”

    这可要怎么化解?

    大家屏息凝气,等着大天师出声。

    张风起等了一会儿,才带着笑意慢悠悠地说:“这个就更容易了。在白虎庙前前后后种上一排树,再在山脚挖一个人工湖,这样不仅能隐藏白虎的煞气,不与对面的青龙相争,而且能净化一部分,化为己用。”

    ※※※※※※※※※

    今天的内容适合大章,这章一共六千字,第一、二更合在一起了。

    晚上七点第三更。

    亲们表忘了每天投推荐票~~~

    感谢“天堂づ糖糖”亲和“吾愛堂”亲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谢谢各位亲的订阅打赏和投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