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94章 盲生,你发现了华点!(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叶临泽拿着这份鉴定结果翻来覆去看了半天,然后给三亿姐发了条微信。

    【叶临泽】:我欠你室友一个感谢,她说的是对的,我的父母可能已经去世了。

    【叶临泽】:苏长枫是我姐姐,不是我妈。

    那边的三亿姐看见这两条微信,差一点从上铺摔下来。

    她一把抓住床栏,吓出一身冷汗。

    过了一会儿,才回复叶临泽:那你问她你们父母的事了吗?

    叶临泽只是简单回复了一句:在考虑。

    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三亿姐今天没有去实习公司上班,赖在宿舍里睡懒觉。

    温一诺也没出去。

    整个宿舍最清闲的人就是她了。

    每天早上还是去跑步,但是跑完之后回来接着睡觉。

    睡到中午起来吃午饭,然后刷微博,看书,追剧。

    到时间吃晚饭,然后继续刷微博,看书,追剧。

    三亿姐看着手机,过了一会儿,对温一诺说:“一诺妹妹,你真神了,叶临泽找到的那个叫苏长枫的女人,原来不是他妈,而是他姐。”

    温一诺之前听三亿姐说过苏长枫的情况,讶然抬头说:“……居然是姐姐?亲姐吗?”

    “应该是。叶临泽好像去验了dna。”三亿姐叹了口气,从上铺跳下来,“他姐可有钱了。”

    温一诺还在想苏长枫的事,纳闷说:“那他姐姐比他大二十多岁啊……做他妈都足够了。”

    三亿姐点点头,很快又想起来一件事:“既然他有亲姐姐,为什么会被丢到他养父母家门口?”

    温一诺笑了起来,夸她:“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让你贫!”三亿姐抬手捏捏她可爱的桃子脸,“这是叶临泽要寻找的真相,我怎么会知道答案?”

    温一诺推开三亿姐的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顺口嗔道:“怎么谁都爱捏我的脸?”

    “咦?还有谁爱捏你的脸啊?”三亿姐朝她挤挤眼,“华生,你也发现了盲点!”

    温一诺下意识想起萧裔远。

    自从他拉黑她,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任何联系了。

    她现在早上跑步的时候,都已经不再寻找萧裔远的身影。

    她叹了口气,翻身躺回床上,闭着眼睛说:“我要再睡会儿,你出去的时候记得关门。”

    “知道了。”三亿姐点点头,去浴室洗漱。

    ……

    此时叶临泽从鉴定所出来,在c城街头漫无目的地走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个奶茶店坐下。

    叫了一杯奶茶,他从网上查到乘风商业地产有限公司对外的电话号码,然后打了过去。

    那边接电话的前台小姐开始的时候是不肯为他转到苏长枫的总裁办公室。

    后来他主动说:“我是那天来你们公司跟你们苏总认亲的燕大新闻系学生,你去问问你们苏总,看看要不要跟我说话。”

    那接电话的人正是那天那个前台小姐。

    她都快吓死了。

    这几天公司都在传苏总是不是年轻的时候有过一个孩子。

    看年龄确实对的上,可是苏总和苏总的老公蒋总都没有任何表示,既没承认,也没否认,甚至苏总和蒋总的关系比以前更好了。

    这种局面下,那前台小姐倒是不敢自己做主挂掉电话。

    万般无奈之下,她又去找了总裁办公室的刘秘书。

    “刘秘书,那个……那个……燕大新闻系的学生又打电话过来了,说要跟苏总通话。”

    刘秘书也不知道这个人跟苏长枫到底是什么关系。

    看苏长枫那天的表现,刘秘书不信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思考再三,他还是敲了敲苏长枫办公室的门,悄声问:“苏总,那天那个燕大新闻系来认亲的学生又打电话过来了,说要跟您通话。”

    苏长枫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她笑着抬头,说:“行,把电话转过来吧。”

    “啊?您真的接啊?”刘秘书惊讶说道,额头冒出了一粒粒细密的汗珠。

    “接啊。”苏长枫笑着点头,“他不是外人,他是我弟弟,不过小时候被别的人家收养了。”

    “原来是弟弟啊……”刘秘书松了一口气。

    好在真的是亲戚,那他也不算捅了篓子了。

    刘秘书忙出去,让前台小姐去把电话转接到总裁办公室。

    叶临泽等了一会儿,真的跟苏长枫通上话了。

    “……你是叫叶临泽是吧?”苏长枫比那天从容多了,也许是有了心理准备,她的语气很亲热,“那天事发突然,真是失礼了。”

    叶临泽微微一怔,很快回过神,说:“我这里有份dna鉴定报告,不知道苏总有没有空亲自看一看。”

    “是吗?好的,我一会儿去楼下餐厅吃午饭,你也一起过来吧。”她笑着订好了时间,然后挂了电话。

    再拿起手机,给蒋善楠打了个电话:“叶临泽拿着dna鉴定报告来了,你也把那些文件拿过来吧。”

    蒋善楠笑着说:“我说吧,他肯定是有备而来的,肯定要验dna。这种事,瞒不了的。”

    “我知道,你不是说,堵不如疏吗?到底是亲戚,我不想做的太绝。”苏长枫轻笑出声。

    ……

    三十分钟后,苏长枫、蒋善楠和叶临泽三个人,在这栋大厦四楼的食府里见面了。

    这里有很多各色餐馆和小吃摊、大排档,全国各地,甚至世界上有名的美食这里都有卖。

    苏长枫挑了一间老式餐馆,里面都是一百年前的装修风格,食物也是以古式菜单出名。

    这里的好处是,每个座位都是相对隐蔽的,说句话不会被别人听见。

    叶临泽把今天刚刚拿到的dna鉴定报告推给苏长枫,不卑不亢地说:“苏总,周一的时候冒犯了。我不知道你其实是我姐姐。”

    苏长枫满脸笑容地接过鉴定报告,好奇的问:“你是用了我的什么东西去验dna的?”

    “头发。”叶临泽有些尴尬地瞥了苏长枫的肩膀一眼。

    那天他就是从她肩膀上悄悄弄了几根头发。

    “是这样。”苏长枫点点头,然后打开dna鉴定报告看了起来。

    这份报告做的很详细,从签字盖章的人来看,也是有法律效果的。

    苏长枫一目十行看完最前面几页,轻轻阖上鉴定报告,抬眸看了看叶临泽。

    “如果这份鉴定报告是真的,那你确实是我弟弟。”她拿纸巾抹了抹眼角,好像在拭泪一样,“你都长这么大了。”

    坐在她身边的蒋善楠笑着说:“你们姐弟过了二十多年还能相认,真是一大喜事。可是叶先生您知道,我们不能就凭您的这一份鉴定报告,就完全相信你。”

    叶临泽微微颔首,“你们有怀疑是正常的,请问你们想怎么做才会相信我的身份?”

    “我们需要再去找别的独立机构做一次dna鉴定。”蒋善楠早有准备,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棉签袋,从里面抽出一支棉签,对叶临泽说:“请叶先生给我们一点唾液样品。”

    叶临泽把那棉签在嘴里转了一下,拿出来给蒋善楠。

    蒋善楠起身说:“那我先去找独立机构验证,长枫你跟叶先生再聊聊。”

    苏长枫点点头,等蒋善楠离开之后,才对叶临泽说:“你别多心,这只是谨慎的意思。”

    “你知道,我家大业大,喜欢上门打秋风的人太多了,防不胜防。”她笑眯眯地说,让他吃东西,又说:“我不是说你。”

    叶临泽听得十分别扭。

    他抿了抿唇,说:“你有防备心是自然的,如果是我,我也不会听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我对你的家产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我们的爸爸妈妈呢?他们在哪儿?”

    苏长枫微微一顿,很快伸出手,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雪白的纸巾,再次往眼角印了印,惋惜地说:“你问的太晚了。他们已经去世二十多年了。”

    叶临泽闭了闭眼,第二只鞋子终于落地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听见苏长枫真正说出来,还是给他很大震撼。

    “我能问问,他们是怎么去世的吗?谁先去世的?葬在哪里了?如果可能,我想去给他们上一炷香。”叶临泽带着哀求问道。

    苏长枫微笑着看着他,神色自然中带着一丝悲悯,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猎人,看着猎物在她面前垂死挣扎。

    “他们是同时去世的,对我来说,也很突然。”苏长枫右手不断摩挲着自己左手上的贵妃飘花翡翠玉镯,轻声说:“那一次很突然,他们去外地做生意,回c城的时候是半夜,路上遇到车祸。坐在前排的他们当场毙命,你坐在后排的儿童座椅里,逃过一劫。”

    叶临泽的眼圈霎时就红了,连声音都有些哽咽:“……是车祸吗?没有叫救护车吗?”

    “具体情况我并不知道。当时我还在y市,大学还差半年才毕业。听到噩耗,我一个人从y市过来处理后事。”苏长枫说这话的时候,不断打量叶临泽的神色。

    他的容貌真的集中了他们父母长相上的优点。

    谁能想到,两个普普通通从y市来c城做生意的小商贩,会生出这样一个欧式帅气的儿子呢?

    叶临泽用手抱着头,无声地流下泪来。

    过了一会儿,他也抽了一张纸巾给自己擦泪,再一次问:“他们葬在哪里?我想去给他们上一炷香。”

    “这不太方便吧。”苏长枫浅笑说道,一边把蒋善楠给她准备的文件袋推过去,“你自己看看,你是被叶家夫妇收养的,这是收养文件。从法律上说,你已经不是苏家人了。”

    ※※※※※※※※※

    这是第二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谢谢各位亲帮着安利这本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