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96章 远哥的套路(第一更求推荐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温一诺正在兴头上,“嗯嗯”两声算是听见了,背上自己的小背包,随手关门走人。

    萧裔远知道她“听风就是雨”的性子,很清楚她根本没把他的话往心里去。

    这小财迷就是没人进行“深层次”吐槽,憋得慌而已。

    他也赶紧收拾了电脑,随手穿上外套,揣上手机就出去了。

    狂人妹和舒展两人正是情浓的时候,已经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小套房正式同居。

    萧裔远现在算是一个人住一间宿舍,方便得很。

    他骑上自行车,一路骑得飞快,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来到温一诺宿舍楼门前。

    温一诺居然已经等在楼门口了。

    看见萧裔远骑着自行车的潇洒身影出现楼前的小路上,温一诺笑着跑了上去。

    附近的同学看见了,都大跌眼镜。

    一条条校园动态往论坛上发。

    #萧学神是不是跟他前女友复合了???#

    #报!我今天看见萧学神再次出现在38楼楼下!!!#

    #照片!萧学神带前女友骑自行车的背影照!——点此链接分享#

    #哭哭哭!我的未来男友又飞走鸟~~~#

    此时温一诺坐在萧裔远的自行车后车座上,正笑眯眯地让他骑快一点:“我快饿死了!”

    萧裔远没说话,但唇角微微上扬,精致的凤眸也比前两周更亮。

    他很快来到东门的那间广东菜餐馆,把自行车停在门边的停车棚里,拉着温一诺的手进了餐馆,要了一个小包间。

    这时候还不到吃晚饭的时候,所以人还不多,他们也不用订位置。

    进了那个小小的包间,萧裔远点了家常的豉汁蒸排骨、咸鱼鸡粒茄子煲、白灼虾和客家酿豆腐,要了潮汕砂锅粥当主食,另外再加一个椰汁冰糖燕窝当甜品。

    温一诺竖起耳朵听他点菜,见他快点完了都没点餐前小菜,忙说:“再加一份虾饺和萝卜糕!”

    萧裔远点了点头,对侍应生说:“再加她点的两份餐前菜,记得先上。”

    侍应生走了之后,萧裔远给温一诺倒了一杯菊花茶,微笑问她:“你现在吃晚饭吃得这么早了?”

    “才四点过一会儿,两周之前,你还是五点半才吃晚饭。”

    温一诺拿筷子在热水里蘸了蘸,有些蔫蔫地说:“其实也不一定,我都是饿了就吃,不挑时间。”

    她的神情略萎靡,像是失了水的花,连叶子都是没精打采的。

    萧裔远:“……”

    两人没说几句话,侍应生就把一笼虾饺和一笼萝卜糕送进来了。

    说是一笼,其实是那种广式早茶典型的小蔑竹蒸笼,一笼里只够放两只虾饺和四片萝卜糕。

    那萝卜糕做得金黄软糯,味道很是不错。

    温一诺先夹了一块萝卜糕吃了一口,又喝一口菊花茶,整个人才像被滋润过的花儿一样活了过来。

    她放下茶杯,对萧裔远说:“哎嘛,真的吃点萝卜顺顺气,不然都要憋屈死了。”

    萧裔远对虾饺和萝卜糕都不感兴趣,但是如果他不吃,温一诺就会全吃了,再加上他点的那些菜和粥,肯定会吃撑的。

    于是他还是将一个虾饺和两片萝卜糕夹到自己碗里。

    温一诺瞥见了,虽然没说话,但眼神有点儿小幽怨。

    萧裔远当没看见,随便咬了一口虾饺,将里面的虾仁夹出来吃了,才问她:“怎么了?还有谁能给我们温小天师气受?”

    “不是我的事。”温一诺微微摇头,“是你们系那个叶临泽的事,就是三亿姐的同乡。”

    “他?听说他是请假了,要周末才回来。”萧裔远顿了顿,眸光不经意地在温一诺脸上转了一圈。

    见她只是一脸的八卦,没有多余的情感,唇角不易觉察地弯了一弯。

    “怎么了,你很关心他?”

    温一诺摇摇头,放下筷子,两手托腮看着萧裔远:“不是关心他,只是很感慨,他的命呢,也真是蛮不好的。”

    她的眼眸亮晶晶的,满脸写着“问我啊!快问我啊!”

    萧裔远从善如流,失笑问道:“嗯,怎么不好了?”

    温一诺长长叹了一声,一副“此事说来话长”的亚子。

    “远哥,我上次给他卜卦的时候,你也在场,还记得我说的话吧?”

    萧裔远眼神微闪,顺口说:“记得。你说,他天庭饱满,玉枕骨突出,太阳骨凸显,说明他天生的命挺好的,他的家庭应该不穷,也不贱。”

    “你还说,他卜到的是渐卦,渐卦跟女子姻缘有关,说明他不仅有姐妹,而且他母亲和他姐妹的姻缘跟他的身世有很大关系。”

    “同时它表示的是时来运转,逐步开运,也就是说,在这之前,他的运势很差,差到极点。”

    “再联系到他的具体情况,他最差的运势,就是父母双亡,所以根据卦象来看,他还有一个姐姐或者妹妹,但他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

    “如果叶临泽相信你的占卜,可以去东南方向寻找。”

    “这个东南方,从小了说,可以当时我们所在的地方为基准。”

    “从大了说,以京城为基准,在京城东南方向。”

    “然后你还让他回去找y市二十多年前的户籍迁出记录。”

    萧裔远几乎一口气说完,温一诺都听呆了,半晌才回过神,啪啪啪啪鼓掌:“远哥你行啊!完全是过耳不忘!”

    “我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当时说了这么多话啊哈哈哈哈!”

    温一诺笑眯了眼睛,竖起大拇指,恨不得空气中有弹幕,她也可以给他发几个点赞的弹幕。

    萧裔远嘴角抽了抽,无所谓地说:“嗯,我知道我的记性好。那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温一诺开始津津乐道叶临泽的八卦:“是这样,叶临泽照着我的话,真的回家去找了,然后还找到一个特别符合的人选。”

    “这女人叫苏长枫,四十多岁年纪。二十多年前,户籍从y市迁到c城,厉害吧?”

    “更厉害的是,这个女人现在居然是c城一个不大不小的地产商,拥有一块不错的商业地产。”

    “叶临泽这次就是去c城找她验dna。”

    “结果你猜怎么着?!苏长枫居然不是他妈,而是他姐!!!”

    温一诺一口气把谜底兜了出来,完全没有让萧裔远猜谜语的意思。

    萧裔远正中下怀,他其实对叶临泽的身世一点兴趣都没有,更不想浪费脑细胞去猜他的“身世之谜”。

    如果不是三亿姐拜托温一诺,温一诺又是他关心的人,他是一个眼神都不会奉送。

    见温一诺这么兴奋,萧裔远跟着应景似地敷衍说:“是嘛?他居然有个比他大二十多岁的姐姐。”

    “说对了!”温一诺太激动了,一下子握住萧裔远的手,“远哥,你是真懂我的兴奋点啊!我感慨的就是这个!准确地说,他姐比他大二十二岁!”

    “做他妈绰绰有余啊!”

    “远哥,你说,那他亲妈生他的时候,是不是至少有四十岁了?!”

    “最少四十,也可能更老。”萧裔远点点头,“那叶临泽知道他亲生父母的消息了吗?”

    “……这个,倒是没听他说。”温一诺平静下来,正要说话,包间的门打开,侍应生开始上菜了。

    温一诺和萧裔远不再说话,等侍应生把菜都上完了,关上门出去之后,他们俩才相视一笑。

    萧裔远先给她舀了一小碗潮汕砂锅粥,说:“里面有海参,砂锅里特别热,先凉一凉。”

    又给她夹了一块蒸得粉嫩的豉汁排骨。

    温一诺微怔,眨了眨眼睛,嗫嚅说:“远哥,你……你没有用公筷给我夹菜……”

    萧裔远用的是他自己的筷子。

    “你嫌我脏?”萧裔远不动声色问道,收回筷子的手,略慢了一些。

    温一诺抿了抿唇,迟疑地说:“不是嫌你脏,不过……”

    萧裔远放下筷子,带着有些受伤的神情问:“你在学校食堂看见那些边吃饭,边亲吻的情侣了吗?”

    温一诺迅速点头,不屑地说:“见过啊,我挺看不起他们的!大庭广众之下像什么样子,秀恩爱不能找个包间吗?”

    萧裔远神色肃然,精致的凤眸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他们都不嫌对方脏,难道你还不如你看不起的人吗?再说我们不是有包间吗?”

    温一诺茫然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

    “别可是了,如果你觉得我占了便宜,你可以用你的筷子给我夹菜,我绝对不嫌你脏。”萧裔远往后靠了靠,给温一诺留出夹菜给他的空间和距离。

    温一诺被他绕得有些晕。

    不过跟萧裔远在一起,是她最放松,也最放心的时候。

    所以在他面前,她做什么事都很直接。

    没钱就找他借,问题不会就去问他。

    听见什么八卦第一时间跟他分享,甚至一些她大舅和妈妈都不能知道的龌龊小心思,她都会悄悄告诉萧裔远。

    因为萧裔远绝对不会去打小报告。

    所以在萧裔远提出建议之后,她也觉得蛮有道理的,因此马上拿起自己的筷子,给萧裔远夹了一块客家酿豆腐,笑眯眯地说:“好吧,这下我们打平了。”

    萧裔远给自己舀了一勺咸鱼鸡粒茄子煲,用温一诺刚才给他夹的客家酿豆腐蘸了蘸,一口吃下去,香的眯起双眸,很是享受的样子。

    温一诺也笑着把萧裔远给她夹的豉汁排骨吃下去,连声夸赞:“真香啊这豉汁排骨!”

    萧裔远趁她吃的高兴,用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诺诺,我给你夹个菜你都嫌弃,在你心里,我是你什么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