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07章 前浪死在沙滩上(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岑耀古脸色不算差,可也算不上好。

    他盯着岑夏言看了一会儿,目光看似平和,淡淡嗯了一声,转手就把他身边的女子拉了过来,微笑着对岑季言、岑春言和岑夏言说:“今天让你们来,是先认认人。”

    “这是萧芳华,以后就跟着我了,是你们的四姨。她跟我有缘,曾经救过我和春言,现在又悉心照顾我,很好,我很满意。”

    说完又敲打万芸芸和岑夏言:“芸芸你年纪大了,不用照顾我,还是好好照顾夏言,不要让她脑子发热,被人怂恿搞三搞四,坏的都是我们岑氏集团的名声。”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一个正眼都没给周萌筠。

    周萌筠的脸色由红变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以前岑耀古对她还挺和蔼的,虽然见的次数不多,但是她叫他“姨爹”,他从来都是笑呵呵地答应。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连眼珠子都不朝她这边转动一下。

    周萌筠又羞又窘,很想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万芸芸不让她走,她也不敢走。

    她现在是绝对不能得罪岑家的。

    所以哪怕岑耀古给她脸色看,她也一样要受着。

    不过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羞辱。

    她不怪岑耀古,却把所有的怒火还是推到温一诺身上。

    如果不是温一诺,她至于处处吃瘪嘛!

    岑耀古说完话,就挥了挥手,说:“我很累了,你们都走吧,让我过几天清净日子。”

    然后又嘱咐岑春言:“燕大的事,虽然夏言发了道歉声明,但还是不够,你亲自去一趟京城,向燕大捐一笔钱,不能少于一亿,作为贫困生助学金。”

    岑春言忙答应下来,“我马上就去办这件事。”

    岑耀古扭头看着一直站在他身侧一言不发的岑季言,叹了口气,说:“你都是结了婚的人,该学着把这盘生意撑起来了。”

    “我已经向董事会提议,让你出任岑氏集团ceo,跟你大妹一起好好配合,给我做出点儿成绩,给董事会的人看看。不然他们老说你比不上你的妹妹们。”

    岑耀古三个孩子,大儿子岑季言上学读书的时候成绩没有两个妹妹好,但他胜在性格脾气好,情商高,而且在管理上有天份。

    大学毕业之后进入岑氏集团,从基层做起,稳扎稳打,现在做ceo,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不过岑耀古总觉得岑季言太保守,守成可以,但是要带着岑氏集团再上一层楼,恐怕比较难。

    他的三个孩子里,他最欣赏的是大女儿岑春言,有能力,有冲劲,也能静下心来把事情做好。

    可惜,她只是女儿。

    岑春言和岑夏言对视一眼,心里多少有些不服气。

    都什么年代了,她们的父亲还坚持着只能让男性做继承人。

    岑耀古像是看出了她们的心思,笑着继续说:“你们放心,你们都是岑家人,将来谁做出的成绩最大,岑家的继承人就是谁。我对律师和董事会都是这么说的。”

    岑夏言听了,嚷嚷道:“爸,您也太偏心了!大哥是ceo首席运营官,姐姐是cfo首席财务官,我呢?才是一个小小的公关部总监!”

    “你一个公关部总监,就给我捅了多少篓子?万一让你做ceo、cfo,你得把我们整个集团都赔进去!”岑耀古沉下脸,“这次捐给燕大的贫困生助学金,会从你的信托基金里扣除。”

    “什么?!”岑夏言惊叫出声,“那么多钱,您说不能少于一亿啊!为什么要我一个人出?!”

    “因为是你捅的篓子,我为什么要用大家的钱,给你收拾烂摊子?”岑耀古沉沉看她一眼,竖起一根手指,警告说:“我能给你们的,也能收回来。”

    岑夏言不敢再说话了,只是回头狠狠瞪了周萌筠一眼,打定主意,要找周萌筠的父亲,把这笔钱要回来。

    这笔钱,就该周家出!

    周萌筠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表姐的信托基金,随随便便就能扣一亿出来,那里面的本金,得有多少啊?!

    而且这只是给表姐的专属信托基金!

    别人呢?

    听说岑家不止三个孩子,就连两个姨太太和那个老婆,都有自己的信托基金……

    周萌筠怔怔地看着地面,心态有些崩了。

    她头一次体会到,被人踩在脚下的感觉。

    她一直以为自己家也算有钱人,跟岑家比只是差一点点而已。

    现在才知道,中南省的首富,跟全国十大首富之一中间,隔着界壁。

    他们根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就像她看温一诺、三亿姐和狂人妹一样。

    岑耀古扶着萧芳华的胳膊站起来,对这些人摆了摆手,淡淡说:“你们走吧,我要去休息了。以后有事找季言和春言,他们俩搞不定的事,再来找我。”

    万芸芸不死心,上前一步说:“岑先生,就让我留下来陪您吧。这里这么大,我去我的房子住,不会打搅您和萧小姐的。”

    又暗示:“以前您身体不适,都是我陪护的,我还专门去学了护理,拿了执照的。”

    只差拍着胸脯说自己是“专业人士”。

    岑耀古停下脚步,也不转身,笑了笑,背对着他们,慢条斯理地说:“这里的房子我会留给芳华,再留你们住就不合适了。”

    “你们要不想走,就去市区的房子吧。反正你们也都有自己的公寓。”

    “什么?!”万芸芸捂着胸口快要晕倒了,“岑先生,您不能这样,这里是我们岑家所有人的房子,怎么能给一个外姓人?”

    这里的大庄园,虽然不是岑家祖宅,可也是岑耀古那些房产里数一数二的面积和地段。

    万芸芸想了很久了,一直打算等岑夏言结婚的时候,就向岑耀古提出来要这套房产,没想到啊没想到……

    那个女人看上去温文尔雅像个文化人,私底下却这么厉害!

    这是还没结婚,就要把岑家捞空贴补娘家吧!

    万芸芸以己度人,脑补着萧芳华会做的事,恨不得活撕了她。

    “你也是外姓人,我岑家的房子,我想给谁就给谁,你管得着吗?”当着孩子们的面,岑耀古这一次丝毫不给万芸芸脸面。

    万芸芸快五十的人,跟着岑耀古半辈子,出去都是被人当岑家三太太奉承,也是有头有脸。

    这一次却被岑耀古扯破了脸放在地上踩。

    她真的有些受不了,脸上涨得通红,两只手紧紧抓着爱马仕手袋,手背上青筋直露,这时候她的年纪全在手上表现出来了。

    岑春言看了岑夏言一眼,示意她去转圜一下。

    她们俩都看得出来,岑耀古其实是在生万芸芸的气。

    她为了给自己外甥女出气,逼着岑夏言用岑氏集团为筹码打击一个普通女大学生。

    岑耀古反省自己,觉得是自己对她们太好了,让她们忘了自己是谁。

    “你姓万,自始至终都姓万,没有冠上我的姓。”岑耀古冷声说,“听说你妹夫过几天要来接他女儿,到时候你就跟他一起回娘家吧。”

    万芸芸开始还在跟岑耀古赌气,既嫉妒,又难受。

    这时听岑耀古居然要赶她回娘家,顿时慌了手脚,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岑先生,岑先生,您不能这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不会了……”她惊慌失措地哭泣,还把周萌筠从背后拉出来打了几下,说:“都是你这孩子淘气!要不是你,岑先生也不会罚我和你表姐!还不去给岑先生跪下?!”

    周萌筠腿一软,居然真的给岑耀古跪下了,一边磕头,一边嘤嘤哭泣:“姨爹,是我不好,是我不该被人欺负了向大姨哭诉……我以后不敢了……”

    “呵,是吗?”岑耀古笑了一声,“那个欺负你的同学,叫什么来着?”

    “温一诺……就是她……她……”周萌筠抬起头,正想痛诉温一诺做的那些事,突然发现岑耀古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忙尴尬地住嘴。

    岑耀古扶着萧芳华的胳膊,冷声说:“可我听说的,跟你说的正好相反。另外还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诉你们,那一次救了我和春言的,除了萧芳华,还有温一诺。——她是我的救命恩人之一,你知道吗?”

    “你们厉害啊,仗着岑家的势,在外面耀武扬威呈威风!”

    “被人打了脸,王八脖子一缩,万事不管,还得我腆着老脸去给你们擦屁股!”

    “还敢在我面前颠倒黑白?!当谁都跟你那姨妈和表姐一样蠢笨如猪被你当枪使呢?”

    岑耀古最后一句话,几乎已经是指着周萌筠的脸直接骂了。

    周萌筠终于受不了,从地上爬起来,哭着跑出去了。

    岑耀古哼了一声,对同样哭哭啼啼的万芸芸说:“你还不去追?把她带走,别让我再看见碍眼!”

    万芸芸见岑耀古真的发火了,不敢再跟他闹,拿帕子擦了擦眼泪,拉着岑夏言一起走了。

    岑春言看了岑季言一样,兄妹俩也一起离开岑家庄园。

    两人坐到车上,看着这片阔朗的土地,不约而同叹了口气。

    岑季言一脸的志得意满,“大妹,以后要多多指教了。”

    “不敢不敢,以后大哥是我顶头上司,还望大哥高抬贵手,不要对小妹太苛刻了。”岑春言笑着打趣。

    其实她进入岑氏集团管理核心的时间比岑季言要长,但岑季言从基层做起,稳打稳扎,又是男人,在董事会里非常有人缘。

    她和岑季言坐着同一辆车回到市区,正好跟岑夏言她们遇到了。

    岑夏言一个人冷着脸下车,刚要跟她妈说话,手机铃声响了。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见是人事部那边打来的电话。她也同时兼任人事部总监。

    “岑总监,不好了,我们高薪聘请的那个燕大计算机系硕士生萧裔远,刚刚拒掉了我们的offer!——他不来了!”

    ※※※※※※※※※

    这是第三更。

    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谢谢各位亲帮着安利这本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