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15章 这男人有毒(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你记住了,把你心目中能够开出的最好条件再乘以2,才能开口提一提。比这个条件差的,对方不会理你。”岑春言又叮嘱她几句,才从容不迫地上了自己的劳斯莱斯幻影专车。

    岑夏言咬了咬牙,心想有必要开这么好的条件吗?

    不过扭头看看自己的专车只是奔驰大g,永远比不上对方的劳斯莱斯幻影,心里就算不服气也要低头。

    车里的司机是她亲信中的亲信,也是看着她长大的亲戚。

    发动汽车的时候,他看着前方远去的劳斯莱斯幻影,佩服地说:“大小姐越来越厉害了,二小姐,您说,进了集团高层,是不是特别能锻炼人?”

    岑夏言哼了一声,“那还用说?她回国不到两年,就成整个集团的cfo。这几年下来,她经历的事比我多多了,没点出息,能行吗?”

    “您说得对。前些年大小姐在国外念书的时候,每年寒暑假都回来,都是我去机场接她。那时候她可没有这样的气势。”

    说到这里岑夏言又想骂她妈妈了。

    都是她妈妈目光短浅,那时候居然给她出馊主意,让她在国外那个白人权贵圈子里找个人嫁了,将来就能压她姐姐和哥哥一头。

    于是她在白人权贵圈子里混了几年,过年过节都不回国,一心往那个圈子里钻,结果白人权贵里稍微有点底蕴的人家,都不打算娶她过门。

    愿意跟她结婚的那些白人,家族底蕴还不如岑家呢,她凭什么给那些人抬轿子?

    等她明白这个道理,转头把心思用到国内的时候,才发现她那个姐姐不知不觉间,已经把她爸爸的心全笼络过去了。

    但凡她姐是男的,这个岑家继承人的位置,就不会落到她大哥手里。

    在岑夏言眼里,姐姐岑春言,比大哥岑季言的能力要强多了。

    司机听她嘀咕,笑着提醒她:“二小姐,其实大公子在董事会那批老人中口碑非常好,而且他领导岑氏集团最近几年发展的新方向还是很有前途的。”

    说到这里,岑夏言就想到他们公司想要转型的新方向之一——人工智能。

    房地产行业明显进入瓶颈期,利润大幅度降低,而且银行贷款越缩越紧,又不许炒楼花,极大打击了房地产商的利润空间。

    所以这些房企都在寻找新的投资方向和利润增长点。

    他们最近两年新开了很多高科技方面的产业公司,可这些东西,没有技术领头人是不可能成功的。

    因此萧裔远除了本人的能力以外,他手里的专利也是非常有用的。

    岑氏集团暂时还不想去找路氏集团授权专利运用,因为别的公司专利授权只是要钱,路氏集团专利授权那是要命。

    经验告诉他们,那些找路氏集团买专利授权的公司,没几年就变成姓路了。

    而他们岑氏集团只想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根本不想被路氏集团插手公司运作。

    那就只有在大学里大浪淘沙,希望能淘到金子。

    萧裔远,就是岑夏言所在的人力资源部,给岑氏集团高科技人工智能产业淘到的第一桶金。

    可现在,这第一桶金不想进他们的口袋了,这怎么行?

    这是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啊!

    岑夏言拿出手机,开始给萧裔远打电话。

    这个电话号码,当然是从萧裔远的简历中拿到的。

    她足足打了三十分钟,直到她的车都停在燕京大学硕士生宿舍楼下了,才打通萧裔远的电话。

    岑夏言马上说:“请问您是萧裔远先生吗?我是岑氏集团的岑夏言,我今天专门来找您谈一谈那份合约的事,我已经到您宿舍楼下了。”

    萧裔远本来是想拒绝的,没料到岑夏言居然已经找到学校里来了。

    他探头往窗外看了看,真的看见一辆奔驰大g停在宿舍楼门口。

    这就是岑夏言的车?

    萧裔远不想把这件事闹得太大,于是说:“那去我们宿舍区拐弯处的咖啡馆说话,你先过去,我马上就来。”

    岑夏言松了口气,觉得萧裔远是愿意谈的,她只要把条件开足了,萧裔远除非是傻子才会拒绝他们。

    她让司机把车开到前面拐弯的地方停下来。

    那里确实有一个咖啡馆。

    岑夏言下车之前,又拿镜子好好检查了一下妆容,才推开车门走下去。

    在咖啡馆里没坐多久,萧裔远就进来了。

    他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衬衫和卡其色工作布休闲裤,腰上的皮带居然是爱马仕的牌子。

    岑夏言的视线刚从萧裔远那张动人心魄的脸上收回,就被萧裔远腰上的皮带晃瞎了眼睛。

    是真的爱马仕皮带吗?

    资料上不是说萧裔远的父母是十八线小城市里的普通员工?

    他们怎么买得起爱马仕皮带?

    岑夏言收起心里的狐疑,看着萧裔远在她面前坐下,忙说:“你喜欢什么咖啡?我要了一杯拿铁。”

    萧裔远摇摇头,“我现在不想喝咖啡。岑总监有事说事,我还有事。”

    岑夏言被萧裔远的态度弄得有些下不来台。

    但是她有求于他,只好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烦躁,带着僵硬的笑意说:“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有误会,是不是要再沟通一下?”

    萧裔远笑了笑,略垂眸看着咖啡桌上那个画着趣致笑脸的咖啡杯,淡淡地说:“我拒绝了你们的offer,这件事没有什么误会。难道这不是双向选择吗?我本来就没签字。”

    岑夏言收起脸上的笑意,往后靠坐在咖啡馆的高背座椅上,声音压得很低:“我知道你给温一诺打抱不平,我也道过谦了,这件事是我们不对。”

    “为了弥补她的委屈,我们已经给了最大诚意,offer也翻倍了,可她自己被傅氏财团那个不靠谱的败家子蛊惑,签了他们公司,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萧裔远却在心里想,以温一诺这些年历练的本事,以后谁后悔还不一定呢……

    他依然微笑,连唇角上扬的弧度都没有变,轻描淡写地说:“你们给她的委屈,足够上法庭了,真以为一个道歉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岑夏言被刺了一下,瞪着萧裔远,想不明白这么帅的一张脸,说话怎么能这么毒舌?!

    关键是他脸上的笑意动人至极,还有着非常强烈的亲和力。

    好像是个风姿绰约郎艳独绝的贵公子捅了你一刀,还能温文尔雅地跟你谈论刀刺入到你胸口的感觉是不是有点凉,要不要加件衣服……

    这种温暖如三月春风和冷漠如极北寒冰的极度反差,对女人简直有致命的吸引力。

    岑夏言只觉得自己一颗心被他弄得七上八下,一直在沉沦和清醒中徘徊。

    这男人有毒……

    她在心里默默感叹,谁会有那么大福气,得到这个既温暖又冷漠的男人的心呢?

    难道真是那个温一诺?

    岑夏言想起那天温一诺来面试的样子,穿得土不拉几的,一看就是十八线小县城的审美风格。

    脸倒是能打,可是在他们这个圈子,颜值是最没用的东西,因为那是能拿钱买到的……

    岑夏言想到这里,恢复了自信,双臂往胸口一圈,坐得更加挺直,笑着说:“所以我们不只道歉,也拿出了诚意啊。”

    萧裔远忍不住想到温一诺经常挂在嘴边“诚意”,还有她说起“诚意”两个字的时候,眼里仿佛有金子的光芒在闪。

    只有他知道,那是字面意义上的“金子”,能做硬通货和一般等价物那种金子。

    萧裔远的唇角微微上扬,精致的凤眸里笑意一闪而过。

    岑夏言看得眼睛都直了。

    她收回刚才的话,有一种颜值,就算在他们那个圈子里,那也是稀缺资源!

    更重要的是,面前这个男人,不仅有颜值,还有智商啊!

    这就很可怕了。

    岑夏言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如果能回到几天前温一诺面试的那一天,她一定用八抬大轿迎她进公司,然后立刻下offer!

    可惜时光不能倒转,这世上也没有后悔药。

    岑夏言努力拉回自己的思绪,立刻采纳了她姐姐岑春言的提议,直截了当地说:“我们集团真的是非常有诚意邀你加盟。”

    “这一次,我们给你股份,你不是职员,而是老板。”

    “新公司两成原始股,还有岑氏集团的股权,全按高管级别,一半没有生效期,可以立即生效,怎么样?”

    “年薪也翻倍,户口马上解决,还附送一套京城好学区三居室全新精装修住房。”

    萧裔远:“……”

    这个条件真的是非常优厚了。

    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对方能开出这样的天价。

    事实上,他的专利能起多少作用,他自己心知肚明。

    目前来说,其实配不上对方给出的这些条件。

    也就是说,对方是在溢价收购,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他加入岑氏集团。

    他更清楚的是,和温一诺的情况一样,他得到这些条件,其实也是岑氏集团和傅氏财团博弈的结果。

    他也成了一颗棋子,不过是比温一诺作用更大的棋子。

    所以他们开的价钱更高。

    萧裔远沉默下来。

    岑夏言见他久久不说话,心里一喜,心想还是她姐姐厉害,果然用她能开出的最好条件再乘以2,就能打动萧裔远的心!

    可是她没高兴多久,萧裔远已经淡淡地说:“好吧,我相信你们是非常有诚意,可我,还是拒绝。”

    ※※※※※※※※※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下午一点,第三更晚上七点。

    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感谢“浅笑轻纱”盟主大人昨天的大大额打赏!

    感谢“emem1313”亲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