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18章 施恩望报(第一二更,大章)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怎么回事?跟投资圈的人确认了吗?”岑氏集团投资部的邬总监紧张问道,一边给集团专门管投资这一块的雷副总裁发消息。

    如果是真的,这个问题就太大了,不是他一个部门总监能够扛得下来的。

    秘书a:“正在确认。我也给这个疑似萧裔远私人微博账号发私信了,希望他能够回复。”

    秘书b:“邬总监,我刚刚跟几大投行的人联系过了,他们说那个账号确实是ssa私募基金的官博。”

    秘书c:“邬总监,公关部刚才确认,那个微博账号,确实是萧裔远的个人微博账号,暂时用做他的公司‘ai远诺’的官方微博。”

    邬总监一屁股坐了下来,扯了一张纸巾,哆哆嗦嗦擦着额头上的汗,喃喃地说:“……真的这么厉害?为什么连ssa私募基金都找上他了?!”

    此时岑夏言在岑氏集团公关部的北方总部大楼再一次大发脾气。

    “这个萧裔远是故意的吧!”

    “前脚刚拒掉我们的offer,后脚就接受ssa的投资!——我看他到底有多大本事!”

    岑夏言最信任的韩秘书看了她一眼,小声说:“岑总监,这件事确实让人不舒服,但是您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您应该赶紧给董事会写一封备忘录,写明事情原因,免得以后被高层追究责任……”

    “这件事其实不完全是我们失职。究其原因,是ceo对我们人力资源部限制太多了,一点点小事都要报给他申请,才错失良机……”

    岑夏言手里的一只咖啡杯还没来得及往地下扔,握着杯子站在办公室中间,若有所思地看着硬木地板,眼珠转了一转,“对啊,你说的有道理。”

    说完将手里的咖啡杯放回办公桌上,说:“你找人来收拾收拾,我要给董事会写一份备忘录。”

    韩秘书立刻找人来收拾岑夏言的办公室,岑夏言打开电脑,开始给董事会写邮件。

    “尊敬的董事会成员,大家好。

    我写这份邮件,是想向你们通告一件令人可惜的事。

    刚刚被ssa私募基金首投的‘ai远诺’公司,它的创始人和技术持有者,就是我们公司极力争取的燕京大学应届硕士毕业生萧裔远。

    他不仅成绩优异,四年时间拿下计算机本科和硕士学位,而且师从计算机领域最负盛名的许清严教授,取得多项专利研究成果。

    我们人力资源部尽了全力争取他加盟我们集团新成立的人工智能公司。

    我们提出的条件有:

    1.新公司两成原始股,还有岑氏集团的股权,全按高管级别,一半没有生效期,可以立即生效。

    2.第一次提出的一百万年薪翻倍,马上解决户口,附送一套京城好学区三居室全新精装修住房。

    这种优厚的条件,在我们集团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可惜的是,依然未能打动萧裔远先生,他拒绝了我们的提议。(附上录音实录)。

    更加遗憾的是,我们刚刚得到消息,ssa私募基金跟萧裔远先生的个人公司‘ai远诺’达成投资协议,以至于我们错失了一个可以为我们集团带来巨大利润的优秀人才。

    终上所述,我们认为我们失去先机的原因,是首席运营官的新举措对人力资源部限制过多,放权太少。

    我希望董事会能够同意给予我们人力资源部更大的权利,让我们在为集团笼络人才的过程中,可以有更大的主动权和自主性,不会再有这样令人扼腕的情况存在。

    签名:人力资源部和公关部总监——岑夏言

    xxxx年x月xx日。”

    邮件写完之后,岑夏言又看了一遍,确定没什么问题,才点了“发送”按钮。

    岑氏集团的董事会一共有十五人,包括董事长岑耀古。

    不过岑耀古最近在养病,不怎么看邮件。

    他的秘书会帮他过滤邮件,只有最重要的邮件才会送到他面前。

    岑夏言的这份邮件,很快就被定位为最重要的邮件之一,送到岑耀古面前。

    岑耀古刚从外面遛弯回来,坐下来还没来得及喝杯茶,就看见了秘书打印出来,放在他面前的邮件。

    “是夏言的邮件?”岑耀古拿起来看了一遍,看见“萧裔远”这个名字,心里一动,脸上神情有些古怪。

    过了好半天,才挥手让秘书出去,自己拿了邮件去找萧芳华。

    萧芳华在厨房准备炖汤的食材。

    见岑耀古进来了,她忙笑着说:“岑先生,汤还没准备好呢。”

    岑耀古抬手让她坐下,自己坐在她身边,和颜悦色地问道:“你的弟弟是不是叫萧裔远?也是那天晚上我见过的?”

    岑耀古记得刚跟萧芳华在一起的时候,还找私人侦探查过她的底。

    以他的身份,是不可能随随便便把一个女人领回家的,哪怕她对他有救命之恩。

    后来查清楚萧芳华家世清白,他才放心让她坐稳了胎。

    萧裔远的名字,就是那个时候进入他的视线的。

    不过他没有当回事。

    现在问起来,萧芳华点点头,好奇地问:“您还记得他?”

    “长得那么好看的年轻人,想不记住都难。”岑耀古呵呵笑道,“他是做什么的?”

    “他是燕京大学计算机系的学生!”萧芳华一脸骄傲,“我弟弟非常聪明,从小成绩就特别好。他考上燕大,可是我们省的第一名!”

    “嗯,那确实很厉害。”岑耀古眯了眯眼,说:“他跟你关系怎么样?”

    “很好啊,特别好。”萧芳华在岑耀古面前极力夸赞萧裔远:“我比他大七岁,他从小其实是跟着我长大的。”

    “我爸爸妈妈上班忙,经常加班,都是我放学后带他的。”

    “我放学后不管去哪里都背着他,也是我去托儿所接他回家。”

    “我特别疼他。他对我也特别好。”萧芳华甚至把萧裔远帮他还那十几万增值税的事都说了出来,还说:“他一个学生,好不容易才攒了点私房钱,结果毫不犹豫都为我还债。——对了,岑先生,我想把这笔钱还给我弟弟,可以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岑耀古听得哈哈大笑,心情很好的样子,“他是你弟弟,也是我弟弟,是我们儿子的亲舅舅,这么亲近的关系,可不能疏远了。”

    “亲戚亲戚,常走动才是亲戚,你不如跟你弟弟联系联系,等他放假了,我派飞机去京城接他来陪你几天?”

    “那到不用。”萧芳华忙摆手,赶紧说:“而且我现在的状况,也不好让他知道。”

    “为什么?你觉得跟着我很丢人?”岑耀古的声音里有了淡淡的不悦。

    “……我不觉得丢人。”萧芳华苦笑道,“我更丢人的时候您是没见过的。但是,我弟弟那个人……他不会喜欢我这个样子跟着您……”

    岑耀古明白过来,笑着把话题岔开,说:“这样啊?他今年读大几了?”

    “他马上就毕业了,然后要找工作,肯定很忙。”

    “他是今年毕业?”岑耀古不动声色喝了一口茶。

    “是啊,他可厉害了,四年时间同时拿本科和硕士学位!”萧芳华与有荣焉,还摸了摸肚子,“等我的孩子生下来,我要让他向他小舅舅学习,能有他小舅舅一半能干,我就谢天谢地了。”

    岑耀古笑了一下,说:“我的孩子,不会比你弟弟差的。”

    “不可能的。”萧芳华很是坚持,“我弟弟那样的人不是一般人能比上的,我比我弟弟差远了,所以我的儿子,绝对不会比我弟弟强的。”

    岑耀古嘴角抽了抽,说:“要不是我了解你是什么人,我会认为你是故意在我面前诋毁我儿子。”

    萧芳华一下子红了脸,赧然说:“是我不对,不该在您面前这么说。”

    “没事没事。你是孩子的妈,我是他爸,我们这么亲密的关系,你不必在我面前有任何隐瞒,没必要。”岑耀古握住她的手,感慨地说:“芳华,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好的女人。只可惜我老了,如果我再年轻十岁……我一定守着你一个人过日子。”

    萧芳华将头靠在他的肩膀,淡淡地说:“您别这么说,您不老。您是我的大恩人,也是我孩子的父亲。您就是我这辈子的依靠。”

    岑耀古抱住了萧芳华,有些失神地想,曾经也有这样一个女人,柔顺地依偎在他怀里,说过这样的话。

    她还活着吗?

    两人静静地坐在美式大厨房里,阳光透过半开的落地窗照进来,远处的蓝色海洋波光粼粼。

    一只大极乐鸟站在落地窗外回廊下的鸟笼,间或发出婉转低沉的叫声。

    岑耀古回过神,笑着拍了拍萧芳华的肩膀,说:“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跟我不用那么客气。我们过一阵子就要结婚了,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萧芳华很是惊喜,“真的吗?会不会太早了?我的预产期还有七个月呢!”

    “没事,先结婚,把你的心事了了,等孩子生下来也不会手忙脚乱的。”岑耀古含笑说道,然后起身说:“你忙吧,我去书房看会儿书。”

    “好的,岑先生,您要不要吃点心?我下午烤了一箱。”萧芳华说着,很麻利地拿了一个白底金边的骨瓷盘子,装了满满一盘子她自己烤的小饼干和蓝莓麦芬,“都是低糖粗纤维,非常健康。”

    岑耀古尝了一块,味道还不错,挺合他胃口的。

    他笑着看了看她,突然凑过去在她额头亲了一下,“谢谢芳华,我很喜欢。”

    岑耀古端着点心走了,萧芳华站在厨房,半天回不过神。

    她对爱情已经没有丝毫向往,只想找一个能给她遮风避雨的港湾,生一个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过完这辈子。

    岑耀古是一个各方面都适合她要求的男人,包括他的年纪,都让她很有安全感。

    她以为岑耀古对她只是报恩,没想到他对她越来越好,好到让她几乎有了他对她其实是有感情的错觉。

    这可不好。

    萧芳华定了定神,在心里敲打自己。

    男人这个坑,她栽一次就够了。

    在同样的坑里栽第二次,那她真的就无可救药了。

    ……

    岑耀古来到自己的书房,先把自己的秘书叫进来,吩咐说:“萧裔远那边,先按兵不动,暂时不要做进一步的行动。”

    那秘书有点着急:“可是ssa私募基金都出手了!我们真的能眼睁睁看着这块肥肉就这样溜走吗?”

    岑耀古笑了笑,“不用着急,肉烂在锅里,别人夹不走的。”

    秘书似懂非懂地看着他。

    岑耀古曲起一个手指头,对他说:“你现在不要管别的,给我盯着董事会那边的动静就好了,告诉他们,不要理会夏言的这份邮件。就说是我说的,心急吃不了热粥。”

    秘书连连点头,“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秘书走后,岑耀古给自己的私人律师打了个电话,催促道:“我的离婚手续你得赶紧办,下周我要拿到离婚证。”

    那律师感觉到岑耀古的急切,知道他这一次来真的,忙说:“您放心,我这就再找岑夫人一次。”

    安排好律师那边的事,岑耀古又给岑春言打了个电话。

    岑春言此时正等在燕大校长办公室外的候客室里。

    她都等了两个多小时了,那边还晾着她。

    不过岑春言是个有耐心的人,她一点都没生气,反而优哉游哉地一边在候客室里看燕大的报刊杂志,一边找机会跟这里的工作人员说话套近乎。

    作为全国富豪榜排名第十的岑氏集团首席财务官(cfo),她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

    校长办公室的几个小秘书对她印象好极了,正在悄悄安慰她,说校长马上就开完会了,让她别急。

    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她正说:“……我不急。”

    听见手机铃声,她拿起来看了一眼,马上站起来对工作人员说:“我有个要紧的电话要接,请问哪里能让我接电话?”

    小秘书忙把她领进一个单间,说:“这里是给客人打电话用的,您请便。”

    她出去的时候,还很体贴地给岑春言关上单间的玻璃门。

    岑春言这才接通了电话,微笑着说:“爸,您好些了吗?”

    岑耀古最疼这个女儿,因为去年春节的事故,这个女儿更是拼死救了他一命。

    如果不是她,在遇到萧芳华他们之前,他就已经被人弄死了。

    岑耀古的声音越发和蔼慈爱:“春言啊,我好多了,你那边怎么样?见到燕大校长了吗?”

    “马上就要见了。”岑春言笑着说,“我也是刚来,燕大校长本来就很忙,一直在开会,我这种临时要见的,能抽出时间见我就很不错了。”

    “嗯,那还好,还有转机。”岑耀古说着,把岑夏言给董事会的信转发给岑春言,说:“这是你妹妹给董事会发的信,你帮我训训她。这样越级告状,把你大哥放在什么位置?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岑春言一目十行看完整封邮件,很是头疼的样子,说:“二妹真是太心急了……”

    “她是心急?她是迫不及待甩锅给你大哥!”岑耀古哼了一声,“她那点小心思,放到董事会那群人精面前都不够看的!”

    “爸,二妹不急能行吗?”岑春言索性把话说开了,“大哥是ceo,我是cfo,夏言只是两个部门的总监,她觉得不服气,也是有道理的。”

    “有什么道理?!她在国外学的什么艺术专业,难道让她去做cfo?恐怕连十以内加减法都要靠计算器!”岑耀古说起岑夏言,也是满腹怨气,“她那个妈好高骛远,瞧不起我们本国人,削尖了脑袋想让她嫁给白人!——你看哪个上得了台面的白人家庭愿意娶她?真是自取其辱!”

    “爸,您别生气,别生气!”岑春言忙安慰岑耀古,“我来跟二妹说,您别操心了,好好养病,跟萧姨好好过你们的日子。”

    岑耀古深吸一口气,点头说:“幸亏你和季言还是争气的,不然只有夏言这个败家女,我的家产宁愿捐了也不会给她!”

    岑春言只有苦笑了,“好的,爸,我知道,我这就去给她打电话。”

    不过等她刚挂了电话,门外的小秘书就敲门了,“岑小姐,我们校长现在可以见你了。”

    “谢谢你。”岑春言非常有礼貌地点点头,出去见燕京大学的校长。

    她走进校长办公室,发现居然不是正校长,而是副校长等在那里。

    岑春言没有露出丝毫异样的神情。

    她走过去,笑着和副校长握手,说:“可算等到您了,您可真是日理万机。”

    副校长哈哈大笑,和她一起在会议室里坐下,关切地问道:“岑小姐才是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这里坐坐?”

    她哪里是来坐坐的……

    岑春言含笑说:“您见笑了,我来贵校,是为我们公司前几天的事情道歉的。”

    说着,她站起来,认认真真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我们集团的个别人公器私用,影响了贵校和贵校学生的名誉,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弥补我们的过失。”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岑春言这么放得下身段,副校长也不好意思穷追猛打。

    他只是似笑非笑地说:“怎么说呢,这件事我们已经交给我们学校法律系毕业生组成的律师协会全权处理。如果您是来谈这个案子……”

    “不不不,我不是来谈案子的。”岑春言忙矢口否认,“案子的事,我们公司的法律部已经跟进,会寻求庭外和解。”

    “我今天来,是专程来表示我们公司道歉的诚意。”说着,她拿出一份文件,说:“这是我们公司ceo和董事长都签名授权的一份协议书,根据这份协议书,我们集团会向贵校捐赠两亿元,设立专门的贫困生助学金。以后燕大贫困生的学费和生活费,我们集团全包了!”

    副校长随便翻了翻岑春言拿出来的协议书,笑着说:“贵集团有心了,不过我们学校的贫困生,有国家全额资助,不需要接受外部捐赠。”

    “如果你们真的有诚意,不妨把这笔钱拿来建一个图书馆,我们可以以贵集团董事长岑耀古的名字命名,怎么样?”

    岑春言微微一窒,笑得有些勉强。

    两亿元做贫困生助学金,赢得的是广大寒门学子的心。

    这些寒门学子里只要有一个人跟萧裔远一样,他们公司就赚了。

    如果有两个,他们公司就赚翻了。

    如果有三个、四个,或者更多个,那全国富豪榜第一名的位置,沈家就要挪窝了。

    都是生意人,这笔账自然算的清清楚楚。

    她没想到,燕大副校长在这方面居然滴水不漏,完全不给她“施恩”的机会。

    “……图书馆啊?当然好,可是跟我们这份协议书上写的内容不符,我得回去再起草一份协议书,然后拿给ceo和董事长批准签字。”岑春言笑着把那份文件又拿了回去。

    “行啊,你们可以回去再商量。反正机会我给你了,愿不愿意表示诚意是你们的事。”副校长无所谓地摊了摊手,“另外,就算你们同意捐赠图书馆,也要在捐赠条款上写明,这个捐赠,跟我们学校和你们集团之间的官司没有关系。”

    岑春言又是一窒,她飞快地瞅了副校长一眼,笑着说:“那是肯定的,我回去一定把话带给我们的ceo和董事长,让他们定夺。”

    所以她今天半天时间耗在这里,却一件事都没办成。

    岑春言离开燕大校长办公楼,上了自己的劳斯莱斯幻影,淡淡地说:“去机场,我要马上回南方。”

    岑氏集团的总部在南方z市,她的工作重心也在南方。

    司机带着她绝尘而去。

    从燕大宿舍区路过的时候,岑春言往外看了一眼。

    这里的大学生活对她来说是很陌生的,她从高中就出去留学,一直到本科毕业才回国进入岑氏集团。

    就在这时,萧裔远也从外面回来了。

    他跟ssa私募基金的总裁赵良泽谈了两个小时,受到不少启发,心里的喜悦按捺不住,一回到宿舍就给温一诺打电话:“诺诺,出来,我想见你。”

    温一诺以为出什么事了,一路小跑着从本科生宿舍区奔过来,在林荫小道上遇到骑着自行车晃晃悠悠过来的萧裔远。

    “远哥远哥!怎么了?没事吧?”温一诺忙朝他挥手,一脸关切地问。

    “没事,我带你出去吃饭。”萧裔远拍了拍自己的自行车后座,笑着说:“明天我要去4s店买车,一起去?”

    “好啊好啊!”温一诺大大松了口气,高兴地点点头,跳上萧裔远自行车后座。

    岑春言恰好从车窗里看见这一幕,想起岑夏言惹出的烂摊子,默默叹了口气。

    ※※※※※※※※※

    这是第一二更大章六千三百字,第三更晚上七点。

    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