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20章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第一二更,大章)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没关系。如果你不收留我,我只有去找个十八线小县城给人修电脑去了。户口是什么,能吃吗?”叶临泽垂头丧气地说。

    萧裔远有些意外:“……不会那么惨吧?你好歹也是燕大计算机系本科毕业。”

    叶临泽苦笑着摇了摇头,“有人针对我,想让我不能翻身啊……”

    “是谁?你知道是谁搅黄的?为什么不找学校?”萧裔远抽着烟,脑海里想的却是他要拟定的工作计划,特别是以后三年的公司发展计划。

    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还谈什么创业发展?

    叶临泽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我猜,是我姐姐做的。她就要把我踩到泥里,如果我没猜错,你可以先雇我,等我把风声放出去,看看有没有人会来找你。”

    萧裔远笑了笑,“那是我的荣幸。行,我的小公司刚刚得到一笔天使投资,反正是要招人的,你就先跟着我做一阵子。如果觉得不合适,你可以再找。”

    叶临泽长吁一口气,精神明显放松了许多。

    他感激地说:“谢谢你,萧哥,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

    “别说这些肉麻的话。”萧裔远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既然答应雇你,我就把合同先做一个出来,我现在给不起太高的工资,年薪十万,年底双薪当年终奖,五险一金都有,住房自己解决,可以吗?”

    叶临泽又惊又喜,“真的给我十万?!哈哈哈哈!我发财了!我发财了!萧哥,你知道我找到的最好的工作给我多少年薪吗?六万!——只有六万!”

    “想不到我因祸得福了!哈哈哈哈!”叶临泽的笑声在小小的宿舍里回荡。

    萧裔远愕然看着他,心想十万年薪很多吗?

    燕大计算机系本科生多少还没毕业,就在外面的公司兼职,半工半读都能挣十万……

    不过为了顾及叶临泽的面子,萧裔远没有说出来,只是说:“我明天把合同发给你,你签个字,也算你们班解决了一个就业问题。”

    燕大的应届毕业生都会统计就业数据,这也是学校调整工作方向的一个重要指标。

    叶临泽连连点头,“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跟我们班长说,说我找到工作,已经签了,年薪十万!”

    他凄凄惨惨进来,高高兴兴出去,就跟捡到宝一样。

    萧裔远好笑地摇摇头,坐回自己的写字台,打开电脑,开始做三年规划。

    这一晚上他就没睡觉,精神头十足地熬了一夜,把三年规划整出来了,就是预算方面有些数据还需要核实。

    看看手表,已经早上六点,他不想去睡觉,直接去浴室冲了个淋浴,出来给温一诺打电话,让她出来晨练。

    温一诺只听了一下电话,就挂掉了,翻个身继续睡觉。

    她昨天晚上也特别兴奋,结果非常罕见地失眠了,快到天亮的时候才睡着。

    现在是她补眠的时候,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阻挡她睡觉。

    萧裔远又打了几个电话,见温一诺就是不见,猜她大概又在睡懒觉。

    幸亏他今天心情好,没有去她的宿舍楼叫她,只一个人出去跑了一圈,再去食堂买了两份早餐和一杯冰咖啡。

    自己先回宿舍吃完早餐,才拎着另外一份去温一诺的宿舍楼下面给她打电话。

    这时已经快八点了,温一诺终于怒气冲冲接了电话,吼道:“萧裔远!大早上扰人清梦是犯法的!要被抓起来坐牢!”

    萧裔远低声轻笑,温润磁性的嗓音几乎顺着电磁波来到温一诺耳边。

    温一诺浑身一个激灵,彻底醒了。

    别说,萧裔远这把好嗓子真是好听。

    温一诺顶着蓬乱的头发坐起来,拿着手机接通了先打个哈欠,没好气问:“什么事啊远哥?你最近需求有些频繁啊……真的欲求不满赶快去找个女票败败火,我都要被你折腾死了。”

    萧裔远:“……”

    他熬了一整晚的夜,只是精神亢奋,其实身体非常疲累,完全没有任何花花心思,可以直接竞选身家清白心地纯良的社会主义五好接班人。

    可温一诺几句话,让他本来没需求都变有需求。

    萧裔远磨了磨牙,不自在地换了个姿势站着,说:“你哪儿学的那么多骚话?赶紧下来,不是今天要去买车吗?如果我买一辆你不喜欢的,你以后得把我念叨死。”

    温一诺奇道:“你的车,就算我不喜欢,也不至于把你念叨死吧?”

    “我的车,你以后是不是会经常坐?说不定还会借来开,你如果不喜欢那车,是不是会经常发牢骚?”

    温一诺:“……”

    “好吧,你赢了。我这就下来。”她看了看手机,“给我十五分钟,我要洗个澡。”

    萧裔远看了看手上的早餐,说:“你先下来把早餐拿上去,吃完就跟我走,别洗澡了,我又不嫌你脏。”

    “呸!我才不嫌你脏!本小仙女一个月不洗澡都不会脏!自带清洁功能!”温一诺昨晚睡觉前洗过澡,早上冲澡,纯粹是为了提神醒脑,因此不洗也可以。

    她听见萧裔远给她带了早餐,立刻精神了,从上铺嗖地一下跳下来,随便扒拉扒拉头发,裹了件风衣外套就下去了。

    萧裔远看见她,笑着把早餐递上去,说:“慢点吃,别噎着。”

    温一诺拎着早餐走了几步,又回头说:“你要不要去我们宿舍等一会儿?我们宿舍没别人,狂人妹和三亿姐都不在。”

    萧裔远看了看手表,“还是不了,你们女生楼我上去不方便。”

    “那好吧,我尽快吃完。”温一诺蹦蹦跳跳上了楼,真的只花了五分钟就解决了早餐。

    再五分钟洗脸梳头抹擦脸油和防晒霜,然后换了身衣服,背着小包包就下楼了。

    她下来的时候,萧裔远一个电话还没打完。

    温一诺安静地站在一旁,低头看着地面,不时用脚踢着小石子儿。

    萧裔远打完电话,见她难得乖巧的样子,笑着捏捏她的脸,“这么快?”

    温一诺别开头,好奇地问:“一大早的,你跟谁打电话啊?”

    “我的第一位投资人。”萧裔远笑着说,“他今天有空,听说我要去买车,说要请我吃饭。”

    温一诺“啊”了一声,失望地说:“那我是不是耽误你正事儿了?要不我不去了,你自己去买吧,选定了型号把颜色车型发来个我看看。”

    “没事,我跟他说了,你也去,他说没关系,正好想见见你。”

    温一诺:“……见我干嘛?要不我也弄个小公司,看看能不能从他那儿套点儿钱出来?”

    “你可以试试。毕竟你也是有家族企业的人。”萧裔远唇角微勾,不经意说道。

    温一诺心里一跳,总觉得这说法有些熟悉。

    她狐疑看着萧裔远,突然问:“远哥,你微博账号是哪个?”

    萧裔远不慌不忙把自己的大号给她看。

    温一诺一下子就被萧裔远微博账号那天量的艾特和私信标记吓呆了。

    “远……远……远哥,你别告诉我,你是某个微博红人啊!”她惊喜地打量萧裔远,似乎要看出他身披哪身马甲。

    萧裔远笑了一下,“这就是我的私人微博账号,你不是也粉了我吗?”

    温一诺撇了撇嘴,“你那账号跟僵尸号似的,八百年都不动一下,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艾特你?还给你发私信?”

    萧裔远给她看ssa私募基金的官方账号,“就是因为他们,我的第一个投资人。”

    “ssa私募基金?很厉害吗?好像没听说过。”温一诺不懂投资界的事,因此对这个基金没什么概念。

    萧裔远也没有给她科普,只是说:“他们在业界挺有名气,那些艾特我的人,还有发私信的人,都是在问我跟这个私募基金的关系。”

    “是吧?”温一诺只瞥了一眼,就没有再看了,给他打气:“那你一定好好做哦!”

    萧裔远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用你说。”

    两人打打闹闹,一路来到校门口,叫了车,很快来到离学校最近的4s店。

    温一诺一看,顿时啧啧两声,“特斯拉的电动车啊!远哥你真潮!”

    特斯拉的车在年轻人中很流行,不比豪车便宜,还更拉风。

    萧裔远笑而不语,跟她进了店,很快在销售的帮助下,挑了几辆颜色不错的车,一辆辆试驾,最后选定一辆深铁灰色的model x。

    “你看这个车标,像不像外星飞船从天而降?”萧裔远看着自己喜欢的车的时候,才流露出一点年轻男子的活泼和兴趣。

    温一诺被萧裔远照顾长大,总觉得他平时太稳了,超越年纪的稳重,现在这个样子刚刚好。

    她笑眯眯地绕着车转了一圈,前后左右看得非常仔细,然后还拿出大五帝钱扔了个卦象。

    萧裔远见了,失笑道:“这也要算一卦?”

    “给你算的,上上大吉!就买这辆!”温一诺指指那辆车,已经爱不释手了。

    萧裔远也非常喜欢这辆,启动平稳,没有噪音,加速能比得上跑车,性能那是杠杠的。

    而且还节能环保,很符合年轻人的理念。

    “就买这辆。你在这儿看着,我去找人开发票。”萧裔远说着,跟销售去里面谈价格去了。

    温一诺一个人在4s店里逛,特别是对着特斯拉新推出的cybertruck看了半天。

    这造型太前卫了,温一诺都脑补到星际时代交通靠飞了……

    “咦?这不是我们的公关部发言人吗?也来保养车?”

    一只手从背后伸过来,想拍温一诺的肩膀。

    温一诺飞快地闪开,盈盈回身,看着正是她那个不太靠谱的新上司傅宁爵。

    “是小傅总啊?你是来保养车吗?”温一诺笑着说,并没有回答傅宁爵的问题。

    傅宁爵也没在意,笑着说:“大早上的出师不利,跟人蹭了一下,过来修。”

    温一诺啧啧两声,“小傅总是哪个型号的特斯拉?”

    “你猜。”傅宁爵眯了眼,“猜准了我送你一辆。”

    温一诺环起手臂抱在胸前,“哎嘛这怎么好意思……”一边已经斩钉截铁地说:“是cybertruck!对不对?!”

    傅宁爵笑得吊儿郎当,“如果我说不是呢?”

    “那你就是赖账。”温一诺耸了耸肩,摊开手说:“我也没办法啊。”

    “厉害!”傅宁爵朝她竖起大拇指,“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猜到的。”

    “很简单,你今天穿的一份太朋克了,只有这身衣服,才配cybertruck。”温一诺瞥了一眼傅宁爵的左面耳垂,上面居然戴着一只铁锈色耳环,风格可以说是非常摇滚前卫了。

    “就这么简单?”傅宁爵睁大眼睛,“这个赌我输的太冤了!不过我说话算话,送你一辆cybertruck!”

    温一诺虽然很欣赏cybertruck的后现代造型,但是并不意味着她就喜欢这个样儿的。

    而且这辆车这么贵,快赶上她一年年薪了。

    温一诺笑着摇头:“心领了小傅总,如果真的想愿赌服输,不如折成签约奖给我。”

    她才不会接受男人这么贵重的礼物,但是按照公司的签约奖就不一样了,那是正经的工资收入,是她应得的。

    傅宁爵意外地挑了挑眉,“哟,真的不要?——不要就没有了哦!”

    “那您随意吧,我也没想过随便一句话就能赚了辆车啊……这么捞钱是会损人品的。”温一诺毫不在意地说,“我朋友在那边,我去找他。”

    说着就要往萧裔远去的那个方向走。

    “哎别走啊,陪我说会儿话。”傅宁爵突然拽住她的胳膊,“那边有个咖啡厅,这里的小松饼烤的非常好,去尝一尝?”

    “我吃过早饭了,现在不饿。”温一诺不动声色抬了抬手,恰到好处从傅宁爵手里挣脱了。

    傅宁爵眯了眯眼,还想说话,又一道柔和的女声从他身后传来,“阿爵,你又淘气了。”

    那声音好听得不得了,像是自带修音效果,跟唱歌一样,入耳可以绕梁三日。

    温一诺忍不住好奇,探头看了一眼。

    一位一看就非常有教养的的中年妇女从傅宁爵背后走出来。

    很合身的白色细腿直筒七分裤,配christian louboutin的红底鞋,腿直得跟用尺子量过一样。

    上身穿着黑白色千鸟格小西装外套,露出里面象牙白的真丝衬衣,大大的荷叶领恰到好处中和了西装外套的严肃和古板,天鹅颈上戴着梵克雅宝的五花颈链,低调中显露出精致的奢华。

    温一诺职业病犯了,忍不住仔细看了看她的面相。

    这个女子的长相有点西化,但并不是混血儿的那种西化,只是五官比较突出,特别是鼻子,盈盈笑着的时候,让人想到罗马假日里奥黛丽赫本演的那个小公主。

    当然,小公主已经上了年纪,看上去更加华贵端庄。

    就连发型也是剪着赫本头,这样起码年轻十岁。

    和傅宁爵站在一起,像是他姐姐。

    但是温一诺看得出来,这应该是傅宁爵的母亲,不可能是他平辈的姐姐,不过这俩的母子缘比较淡薄。

    可傅宁爵这时转身,非常亲热地揽住那中年女人的肩膀,笑着说:“妈,我给您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傅氏财团旗下新人类娱乐有限公司新招的公关部对外发言人温一诺小姐!燕京大学公关系本科高材生!”

    又对温一诺说:“这是我妈,常年住在国外,她是国际闻名的小提琴手哦!”

    温一诺其实对小提琴一窍不通,但这种场合她知道该怎么应付,忙说:“是吗?!原来是傅夫人,您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傅夫人有点意外地打量温一诺,微笑着说:“你是燕大毕业的?好好好,有你帮阿爵,我也放心了。——阿爵,以后你要好好工作,别尽跟小明星厮混。”

    傅宁爵突然一阵没来由的心慌,忙说:“妈,您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跟小明星厮混了?那是我的工作!工作!——我是开娱乐公司的,影视制作是大头啊!”

    “知道了,我只是提醒你一声,你着什么急啊?”傅夫人含笑欣赏着儿子少有的局促神情,对温一诺更亲热了,“温小姐是吧?什么时候上班啊?”

    “我还没毕业呢。等七月份拿了毕业证和学位证,八月才入职。”温一诺矜持说道。

    “还是学生啊?难怪跟别人不一样。”傅夫人又意味深长看了傅宁爵一样,见他很不自在的样子,才没有继续逗他了,对温一诺说:“你也是来保养车的吗?我们刚送了车过去,等下会有司机来接我们,温小姐你去哪里,我可以让司机送你一程。”

    温一诺摇头说:“谢谢傅夫人,我是陪朋友来买车的,还没办完手续,你们有事先走吧。”

    傅宁爵叫了起来:“好啊你骗我!你不是说你是来保养车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小傅总,这里可是有监控的,要不我们看看监控?”温一诺好笑说道,充其量,她只是略微误导了他一下。

    傅宁爵回忆起刚才温一诺说的话,他惊奇地发现,自己把她的每一句话都记得清清楚楚,已经超常发挥了。

    他上学的时候成绩不错,但是记忆力不算好,现在面对温一诺,他的记忆力居然提高那么多。

    傅宁爵哈哈大笑,“你这个鬼灵精!连我也敢误导!”

    “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温一诺赶紧否认三连。

    傅宁爵说话的语气太不见外了,温一诺浑身不舒坦。

    “你们在做什么?”

    就在这时,两道男声一前一后同时传来。

    温一诺扭头,看见是萧裔远出来了。

    傅夫人回头,看见是她丈夫来了。

    傅宁爵马上说:“爸,您这么快就来了?”

    来的人正是温一诺和萧裔远都见过一次的那个中年男人,也就是傅宁爵的父亲,傅氏财团的董事长兼总裁。

    温一诺忙说:“傅总,您好。”

    傅总朝她点点头,视线从萧裔远面上轻轻划过,看向自己的妻子。

    傅夫人朝他点点头,回头突然看见萧裔远,吓了一跳,继而拍着胸口笑道:“这位就是温小姐的朋友吗?真是一表人才。”

    萧裔远看向温一诺,淡淡地说:“怎么了?一会儿工夫不见,你又交了几个朋友?”

    温一诺忍着笑,为他一一介绍:“这位是小傅总,我的未来顶头上司。这位是傅夫人和傅总,他们是小傅总的父母和顶头上司。”

    然后又向傅家人介绍萧裔远,她的声音不由自主骄傲起来:“他是萧裔远,是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也是燕大学生。”

    傅宁爵第一次见到萧裔远,心里顿时警惕起来,又替蓝如澈可惜。

    为什么好姑娘都有自己的青梅竹马呢?

    还长得这么帅!

    傅宁爵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外表容貌自卑过,但是今天,在萧裔远面前,他感到一丝不自在。

    傅总和傅夫人都看了萧裔远一眼,对他印象不错,笑着跟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萧裔远也只点点头,笑着说:“我们就不打搅你们一家人了,我和诺诺还有事,失陪了。”

    说完拉着温一诺的手,往4s店的停车场走去。

    他买的车在后面的停车场等着他开走。

    这边傅宁爵的视线就没有移开过,一直盯着温一诺的背影出神。

    傅夫人小声对傅总说:“你看,我们儿子也有今天……”

    傅总失笑,“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他之前在那么多女朋友中游刃有余的时候,我就猜他会有今天。”

    傅夫人似笑非笑看着他,说:“也不能这么说,我们傅总当年也有那么多女朋友,不还是好好的?”

    “那是我遇到了你。”傅总挽起傅夫人的手,含情脉脉地说:“我这辈子最大的欢喜,就是娶你为妻。”

    “哎嘛!你们俩要不要这么肉麻?!”傅宁爵听不下去了,“我先走一步了,你们俩去过二人世界!最好再给我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别再缠着我让我相亲了!”

    说完三步并作两步离开4s店,打了一辆网约车离开。

    这边温一诺和萧裔远先走一步,萧裔远开着车带着温一诺来到这边附近的一个酒楼。

    他在酒楼门口放下温一诺,自己去找地方停车。

    温一诺百无聊赖,两手插在衣兜里,等着萧裔远过来。

    这时一个清瘦颀长的中年男子也走了过来,他低着头,脚步匆匆,差一点撞到温一诺。

    温一诺迅速往旁边让了一步,那中年男子连忙道歉,“对不起我没注意。”

    “没事。”温一诺说着,看见那男人的脸,轻轻“咦”了一声,说:“您今天别去西南方向,恐怕有血光之灾。”

    那男人诧异回头,看着温一诺,顿时哈哈大笑,指着她笑得喘不过气来,“这么好看一小姑娘,学什么不好,学人家做算命瞎子!姑娘你……”

    他一句话没说完,突然又一个年轻男子从马路对面狂奔而来,直直往酒楼里面冲。

    这中年男子的运动神经似乎并不发达,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被这年轻男子兜头一撞,顿时鼻血长流。

    温一诺:“……”。

    从酒楼里面霎时冲出一个留着小平头的精悍男子,他马上将那流鼻血的中年男子护在身后,低声问:“路先生,您没事吧?”

    ※※※※※※※※※

    这是第一二更大章六千三百字,第三更晚上七点。

    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