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24章 大家都是凭本事靠爹吃饭(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岑耀古是岑氏集团持股最多的人,也是董事会的董事长。

    上市公司的董事会一般是每个季度开一次会,就在向证监会季度申报之前。

    但如果有特殊事情,也能随时召集董事会成员开会。

    岑耀古是董事长,他说要开会,消息很快就传达下去了。

    晚上八点,岑氏集团董事会成员和岑春言聚集在岑氏集团总部的小会议室里。

    岑耀古是最后一个到的。

    他坐着轮椅,由秘书推他进来。

    “岑老板,身体还没好吗?”

    “岑兄,好久不见,你的气色比以前还好!”

    “岑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大家都懂!都懂!”

    董事会的成员大部分都跟岑耀古很熟了,十几年的老朋友,笑着寒暄就过去半个小时了。

    半个小时后,大家才开始正式开会。

    岑耀古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悦,说:“春言,你跟各位叔叔伯伯说说,你这次去京城找燕大校长的事,到底怎么样了?”

    这件事是岑春言没有办好,她也一肚子气,没想到还被父亲拎到董事会里丢人现眼,心里压力很大。

    可压力越大,她越是不能退缩。

    岑春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备忘录,苦笑着说:“这一次按照董事会授权,我们本来是打算在燕大设立贫困学生助学金。”

    “但是去了燕大,见到他们的校长,他们却不同意我们设立贫困学生助学金,只提议要不改为盖一个图书馆,可以以董事长的名字命名。”

    她刚说完,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董事就阴阳怪气地说:“这点事都办不好,我说女人啊,就应该结婚回家带孩子,出来跟男人抢饭吃,有那么好抢吗?”

    岑春言看着那个董事,知道他为什么怨气大。

    这个cfo的位置,他本来一直为他儿子争取的,结果岑春言回国两年,就坐上了这个位置,这人当然不服。

    岑春言也没在意,公事公办地说:“这是岑氏集团的董事会,请董事成员们专业一点。大家的发言都会记录在案的。”

    那人恼羞成怒,指着她说:“你狂什么啊?凭什么坐这个位置,当大家不知道吗?!——还不是你有个好爸爸!”

    岑春言款款笑道:“是啊,大家都是凭本事靠爹吃饭,您要怪,就怪自己儿子的爹不如我爹厉害。”

    噗哈哈哈——!

    会议室的人都笑了起来。

    连板着脸的岑耀古都勾起唇角,赞赏地看了岑春言一眼,说:“让大家见笑了,春言调皮。”

    又说岑春言:“刚才还像大人一样,转眼就像小孩子,真是没大没小。”

    岑春言在岑耀古面前非常自在放松,她还偷空做了个鬼脸,笑着说:“我年纪最小,能给各位叔叔伯伯逗个乐子就是我的成绩了。”

    “好了,言归正传。”她咳嗽一声,收起笑容,说:“我想问问各位董事会董事们,你们愿意把这笔钱捐给燕大盖图书馆吗?”

    岑耀古马上说:“不用以我的吗名字命名,以岑氏集团的名义命名就好。”

    他们的董事会里,姓岑的有好几个,都是岑氏族里的老兄弟们。

    他这么说,这几个人立刻表示赞同。

    剩下的人占多数是雷氏家族的人,也是岑耀古妻子娘家。

    他们有些不高兴,但也没有直接表示反对,只是迂回说:“既然燕大不接受我们捐款做贫困生助学金,就先放一放吧。有钱还怕花不出去吗?”

    其实这跟反对没有两样,就是不同意建图书馆。

    岑春言看了看岑耀古,明显有话要说。

    岑耀古微微颔首,抬手往下压了压。

    大家立刻安静下来。

    岑春言笑着说:“还有一件事,得让各位叔叔伯伯知道,这一次的捐款虽然是由董事会授权,但是我父亲已经决定从我妹妹的信托基金里抽出这笔钱还给公司。”

    “因为本来就是我妹妹那边闹出的事,所以于情于理,让她出钱才是最合适的。”

    “虽然数量有些多,但比起岑氏集团的名声和未知的损失,这点钱还是应该罚她的,不然她不会记住这个教训。”

    岑春言说完,明亮的杏核眼往会议室里的人看了过去,“所以大家觉得怎么样呢?是不是应该尽快跟燕大达成协议,把对岑氏集团不利的舆论赶紧压下去?”

    她的意思就是,虽然是以岑氏集团的名义捐的款,但实际出钱的,是岑家,是她爸爸。

    岑夏言信托基金里的钱,目前还是属于她爸爸岑耀古所有,因为他随时可以撤销岑夏言的信托基金。

    既然不用岑氏集团出钱,而且岑氏集团还能得一个冠名的好名声,那董事会就不要一副大爷样儿,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的言下之意大家都听懂了,就连雷氏家族的那些人都不再反对。

    一个个笑呵呵地说:“哎呀,你怎么不早说呢?说清楚了这事儿早就解决了啊!”

    “是啊是啊,岑兄,还是你厉害,一出手就是上亿的善款,我们自愧不如啊哈哈哈哈!”

    雷氏家族的人也不阴不阳地说:“早不说晚不说,非得我们发表意见了才说,故意的吧?”

    岑春言没有跟他们争执,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这幅但笑不语的姿态,比大声争执还要厉害。

    看得他们心里十分不好受。

    可是岑耀古在旁边坐着,摆明了给岑春言撑腰,他们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剩下的事情就很顺利了。

    董事会全票通过了给燕大建图书馆的提议,就以岑氏集团的名字命名。

    这个提议通过之后,岑耀古才把岑季言刚刚发回的照片甩了出来,生气地说:“还有一件事,大家都要警惕一些。”

    “季言在京城被人袭击,你们看,他的腿都被打得站不起来了!”

    他生气的一拍桌子:“先是我,再是春言,然后季言?!有些人是要想做什么?!把我们岑家人全部赶出岑氏集团吗?!”

    “怎么会这样?!”

    “谁干的?!”

    “天大的狗胆!给我一把刀,我要砍了他!”

    “岑老板,您可得给我们季言做主啊!——他还这么年轻,还没孩子呢!”

    最后一个叫出来的正是雷家人。

    岑春言笑了笑,淡淡地说:“果然是外甥多像舅,娘家人只帮自家人。我和父亲去年春节在江城市遇袭,可没听见你们说一个字。”

    那人讪讪地说:“我们怎么没问啊?慰问品都往你们家送了好几车了……”

    “是啊,可是一个人影都没有。”岑春言是跟雷家人杠上了。

    “明明是岑老板说要养静,我们能去打扰吗?”

    “嗯,既然你们这么听话,怎么刚才我们说要把助学金改成图书馆,你们一个个都不愿意呢?”岑春言一个人独战整个董事会,竟然战斗力一点都不弱。

    岑耀古在旁边缓缓点头,一脸欣慰的样子。

    他一直静静旁听,直到岑春言把大家都驳得哑口无言,才说:“好了,春言,你也要给叔叔伯伯们留几分面子,这么说,多伤人啊?”

    这是明着说她,其实夸她了。

    岑春言心里升起一阵欣喜,但很快,又被淡淡的无奈占据,觉得有些累,但是不能松懈,因为一松懈,以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职场之上,到了高层,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没有中间路线给你选,也无法苟下去。

    她顺着岑耀古的话题,给董事们拱了拱手,笑着说:“各位叔叔伯伯就原谅我少不更事有口无心吧!”

    “哈哈哈哈,越来越会说话了。”岑耀古赞许地夸了她一句,又对董事会说:“我已经把在江城市遇袭的事报了警。等下有警察来调查取证,如果有需要向大家问话的,请大家积极配合。”

    “啊?你报警了?多大点事,也要兴师动众吗?如果被股民知道了,我们岑氏集团的股价不知道会波动成什么样子……”雷家人明显不想这件事闹大。

    岑春言冷笑道:“这可不行,遮着掩着后果更严重,到时候爆雷,整个集团会更糟。”

    岑耀古点点头,“我同意春言的话。再说只是刑事调查,跟公司运营又没关系,你们慌什么?”

    他这话是对着雷家人说的。

    这些人看着他,欲言又止。

    岑春言也察觉到了,暗暗奇怪,心想雷家人今天是怎么了?

    跟吃了呛药一样。

    以前他们在董事会虽然是人数不少,但从来不怎么说话,一向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不仅岑春言纳闷,就连董事会里别的人也都在纳闷。

    这个疑虑,终于在岑耀古宣布会议结束的时候得到解答。

    雷家领头的人第一个问岑耀古:“岑老板,请问我们堂姐好好的,你为什么要跟她离婚?”

    “她是哪点对不起你们岑家?”

    “你那么多小老婆,她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还给你生了唯一的儿子!——做人不能忘本!”

    岑耀古本来不想理他,但被他一句“做人不能忘本”激怒了,拍着桌子说:“做人是不能忘本!那要不要说说,你们雷家这几十年,从我们岑家拿了多少好处?!——要不要我把账本给你拿出来!”

    岑春言在一旁听得心惊胆战。

    父亲离婚了?!

    他终于离婚了?!

    岑春言立刻闪身出了会议室,迅速回到自己办公室,关好门之后,马上给自己的妈打电话。

    “妈,您该回国了,父亲终于跟雷玉琳离婚了。”

    ※※※※※※※※※

    这是第三更。

    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