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26章 金屋藏娇的妙人儿(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萧芳华微微一怔。

    她知道岑耀古的女人很多,这些人从以前的原配老婆雷玉琳,到她见过的万芸芸,都对岑耀古非常尊敬,称他“岑先生”,她也跟着他们叫他“岑先生”。

    而这个女人,应该是岑春言的生母蓝琴芬吧?

    居然开口就叫他“耀古”,也是非常亲密了。

    她对岑耀古的女人了解不多,除了她们的名字和生的孩子,别的事情一无所知。

    而且她也不想知道这些女人太多的事,这样就能自我催眠,当这些女人不存在。

    现在找上门了,她不了解恐怕都不行了。

    萧芳华这时庆幸自己没有答应把结婚的事公开。

    看这女人的架势,家世背景都比她强太多。

    那些戴着墨镜身材魁梧的保镖们,不是一般人家用得起的。

    岑耀古也有保镖,可并没有蓝琴芬这样招摇,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钱有势似的。

    岑耀古见了蓝琴芬,也愣了一下,才笑着说:“小芬,你回来了,身体好些没有?你的哮喘这么多年不见好,记得把药时刻带在身边。”

    他很自然地走过去,拉着蓝琴芬的手,和她一起往大宅去了。

    萧芳华看了看自己空着的手,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那个男人,确确实实是她跟别的女人分享的男人。

    她和那些女人唯一的不同,就是她现在手上有结婚证而已。

    可这结婚证也不是能拿出来见人的。

    萧芳华一个人讪了一会儿,才跟着进去。

    大宅客厅里,蓝琴芬和岑耀古亲亲热热坐在一起,看上去他们才是一家人。

    萧芳华进来的时候站在一旁,就像个伺候人的丫鬟。

    蓝琴芬挑眉看了她一眼,笑着说:“坐啊,萧小姐,客气什么,就把这里当自己家。”

    萧芳华笑了笑,看向岑耀古,说:“岑先生,如果没什么事,我先上去了,今天出去逛了半天,有点累,午饭我就不吃了。”

    岑耀古忙说:“你上去休息吧,午饭不能不吃,我让人到时候做好了送到你房里。身子不舒服就暂时不要出来了,养好身体再说。”

    萧芳华点了点头,“谢谢岑先生,我先上去了。”

    她朝蓝琴芬也笑了笑,说:“你是二太太是吧?你随便坐,我有些不舒服,失陪了。”

    说着,她转身往旋转楼梯走过去,身姿袅娜,从背后一点都看不出她怀孕了。

    蓝琴芬听这语气,完全把这里当她家了,心里更酸,似笑非笑对岑耀古说:“耀古,你可真厉害,到哪儿弄了这么个妙人儿金屋藏娇?”

    岑耀古呵呵笑道:“小芬,你拈酸吃醋的样子跟二十多年前一模一样,还是那么漂亮可爱。”

    “去你的!别跟我打岔。我问你,你打算怎么安置她?我看她还年轻,跟你大儿子差不多岁数,真的要纳她进门吗?”蓝琴芬试探问岑耀古。

    岑耀古捧起茶杯呷了一小口,笑眯眯地说:“咦?春言没有告诉你吗?以后他们都要叫她四姨了。”

    这就是承认萧芳华的身份是四太太了。

    蓝琴芬其实早就从岑春言那里知道了,不过她没放在心上。

    她唯一一个放在心上要对付的,只有大太太雷玉琳。

    现在雷玉琳已经跟岑耀古离婚,她就更不把别的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女人放在心上。

    萧芳华的家世她也让岑春言调查过了,只是中南省一个十八线小城市里的普通家庭出身,还是离过婚的。

    除了比她年轻,没有任何优势。

    可就是年轻这个优势,是她无论如何也比不过的。

    蓝琴芬深吸一口气,说:“还真的进门了?那要不要请客呢?我正好回国了,要不我帮你操持吧?等她敬了茶,也算是给大家一个交代。”

    敬茶,就是把萧芳华当小老婆看了。

    古代纳妾才要给大老婆和男主人敬茶。

    蓝琴芬这么问,也是要试探岑耀古有没有跟她结婚的意思。

    可是岑耀古并不上套,打了个哈哈说:“芳华比较内向害羞,脸皮薄,跟你们不一样,就不摆酒了哈哈哈哈哈……”

    蓝琴芬一愣,继而气得肝疼。

    什么叫脸皮薄,跟你们不一样?

    敢情她们就是脸皮厚?!

    但凡有选择,谁愿意做小老婆?

    蓝琴芬实在气不过,又加上知道岑耀古已经离婚了,雷玉琳再不是她的心腹大患,因此说话也没有以前注意了。

    她冷冷一笑,说:“不摆酒就不摆酒吧,以后走出去,怎么跟人介绍她是四太太?光凭一张嘴吗?”

    “啊?春言真的什么都没对你说?”岑耀古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手上端着茶杯,很是难以置信的样子。

    蓝琴芬窒了窒,往客厅周围看了一圈,低声说:“……你真的把这套房子给她了?你也真舍得。”

    岑耀古放下茶杯,拿起装了雪茄的烟斗含在嘴里,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老了,年轻的时候更舍得。”

    蓝琴芬想了想,这话她没法反驳。

    岑耀古年轻的时候对雷玉琳、对她,甚至对万芸芸那个贱货,都非常慷慨大方。

    这样的房子,她们仨早就有好几套了,国内国外都有,还有孩子们的信托基金,都是以亿为单位的。

    这样一想,她又平衡了,笑着说:“算了,就当是给你解闷吧,我不管了。对了,我刚回国,能在这里住几天吗?”

    “你这又是何苦呢?你在z市又不差房子。”岑耀古含笑说,“我送你回去,陪你住几天。”

    “这么好?”蓝琴芬彻底满足了,终于大着胆子问:“……听说你跟大太太离婚了?”

    岑耀古想,如果不是离婚了,你会抢着回来吗?

    当然,回来也没用。

    岑耀古脸色淡了下来,点点头,说:“嗯,你都知道了?”

    “是啊,所以我一听阿春说你跟大太太离婚了,就马上赶回来了。”她回忆起当年,“你还记得吗?我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那个媒人就暗示你家太太生病了,快不行了……”

    岑耀古呵呵笑道:“几十年的事,我怎么会记得?老喽,记性不好了,你得多担待。”

    蓝琴芬不由暗骂岑耀古老奸巨猾,这是不肯承认当初要她进门时候说的话了。

    她想了一会儿,淡淡地说:“不记得就算了,对了,我这次回来,想去探望我父母。我九叔有话带给他们。”

    岑耀古神情微凛,抽了一口雪茄,说:“我也有很久没有见过岳父岳母了,不如我跟你一起去探望他们?”

    蓝琴芬听见“岳父岳母”四个字,转嗔为喜,说:“行啊,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我随时都可以。”岑耀古捶了捶自己的腿,“自从去年春节前出了事,我的身体就一日不如一日了。”

    蓝琴芬忙说:“春言也跟我说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事故吗?”

    “呵呵,我也想知道呢……”岑耀古笑得有些狰狞,“正好请岳父帮帮忙,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蓝琴芬的父母在h市,她父亲是h市社团大佬,做超市生意,看上去不起眼,但是其实手腕通天,很多地方上的人从上到下都要卖蓝老大一个面子。

    “那好吧,我们一起去。我先回我那边的房子收拾东西,然后来找你?”蓝琴芬起身问道。

    岑耀古摇摇头,“我跟你一起过去,然后一起去机场,坐我的私人飞机去。”

    蓝琴芬高兴极了,但还是保持着矜持,点点头,“那走吧。”

    ……

    蓝琴芬第一天回国就往萧芳华的宅子里逛了一圈,然后把岑耀古给勾走了,还带着一起去了h市回娘家。

    这个消息传到三太太万芸芸耳朵里,气得她摔了整整一套紫砂茶器。

    她拿起手机又给岑夏言打电话:“夏言!你给我争气点!你看岑春言,多会讨岑先生欢心!连她妈都跟着沾光!”

    岑夏言忍无可忍,大叫道:“妈你够了!姐姐难道不是女凭母贵吗?!”

    “你不看看蓝家是什么来头!”

    “二太太那身份地位,给富豪榜上前十名任何一家做正室太太都够格!”

    “你呢?你为什么不问问你自己?你又给我做了什么?为什么不是你去讨好爸爸,让我沾光?!”

    岑夏言现在醒悟过来,再看自己生母做的事,就特别恼怒。

    大哥的外家是雷家,几十年前曾经是北方京城响当当的角儿,真正那种跺一跺脚,四九城就要震荡一次的体制内大佬。

    大姐的外家是蓝家,到现在都是南方h市里的无冕之王,做的生意看似不起眼,其实都是民生相关的,比如连锁超市,海港码头,小额贷款的财务公司,而且跟国外赫赫有名的司徒九叔是连襟。

    司徒九叔的大女儿司徒秋,嫁的可是全国富豪榜上排名第一的沈家掌门人。

    而自己的外家呢,外祖父和外祖母都是查无此人。

    小姨嫁的男人,还是靠自己妈妈提携,从手指缝里漏了一点,让他们一家成了中南省首富。

    可就是这个首富周家,让她狠狠栽了个大跟斗,无端损失了一个亿!

    岑夏言对周家和周萌筠现在是恨之入骨。

    连带对她那个偏心又无能的妈妈万芸芸,也不待见了。

    万芸芸从来没有想到女儿还有不听话的一天,顿时大怒,哭着说:“你这是长本事了?!没有我,你能做岑耀古的女儿吗?你能有那么多的信托基金吗?你这个不孝女!也不帮帮你姨妈家,萌筠都很听话,你就不听话!”

    岑夏言本来正头疼,突然听见周萌筠的名字,心里一动,问道:“萌筠最近在干什么?她回家了吗?”

    万芸芸得意起来,抹了抹眼泪:“你老说我不帮你,我怎么会不帮你?我都在给你铺路啊……”

    然后压低声音,小声说:“她跟你大哥好上了……”

    ※※※※※※※※※

    这是第二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求大家的月票,要投全票哦~~~

    今天是一月最后一天,大家的月票记得投了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