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27章 一步登天(第三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岑夏言:“!!!”

    “真的吗?!”她突然觉得周萌筠没有那么讨厌了,“真的跟大哥好上了?!”

    万芸芸点点头,神秘地说:“你可别跟别人说,一定要给我守近了这个秘密。——还不到说的时候。”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岑夏言眼珠滴溜溜地转,不断打着主意。

    大哥的妻子胡真瑶娘家也很厉害,也是京城的大人物,当然现在已经退休了,可胡家后代给力,老一辈留下的人脉都能用上。

    以周萌筠那家世,想让大哥跟大嫂离婚娶她做老婆,是不可能的,等到下辈子都不可能。

    她挂了电话,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沉思。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就能解释周家最近态度的变化了。

    以前对她唯唯诺诺,唯命是从,现在居然开始对她爱答不理。

    这是觉得自己家女儿能攀上更高的高枝,所以连她妈妈万芸芸,和她这个岑家二小姐都不放在眼里了?

    原来是这样。

    可笑自己那个老妈还以为是在给自己铺路……

    明明是给周家铺路!

    她岑夏言需要这样被铺路吗?

    岑夏言想着,突然来了兴趣,划开手机,找到胡真瑶的号码打了过去。

    胡真瑶这时正在京城自己娘家的四合院里准备吃晚饭。

    岑季言的伤势看着重,其实都是皮外伤。

    她回到京城,托自己爸妈又找名医给岑季言检查了一遍,确定没问题了,才放心。

    岑季言跟她本来就有感情基础,结婚的时候两家各取所需,也算门当户对,因此结婚后感情一直很好。

    只是她结婚好几年都没怀孕,从娘家到婆家都在操心这件事,她本人更是急切。

    病急乱投医的时候,连h市一个求子很灵验的小庙里的香灰她都加水服用过……

    只有岑季言从来不给她压力。

    这一次岑季言被人打成这样,她才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

    叫了岑季言出来,和父母哥嫂一家人坐在天井的葡萄架下。

    木质方桌上摆着三盘京酱肉丝,三盘拍黄瓜,三叠碟切开的卤猪头肉,还有三大盘凉拌三丝,都是很普通的家常菜。

    但是他们家的厨子以前祖上是做御厨的,家常小菜都做得出神入化。

    岑季言吃了几天,觉得自己要重新定义“粗茶淡饭”的概念。

    就着这些普普通通的家常小菜他能吃三碗饭,眼看腰都粗了。

    听见手机铃声,胡真瑶没有接,而是吃完饭之后,在院子里遛弯的时候才打回去。

    “夏言,刚才在吃饭,没有听见你的电话,这么晚了,你有事吗?”胡真瑶笑着问道。

    岑夏言看了看窗外,才七点不到,哪里晚了?

    她笑着说:“大嫂吃过饭了吗?”

    “刚才不是说了吗,在吃饭,所以没有听见。”胡真瑶很客气地说。

    她跟岑夏言接触不多,但也知道岑春言、岑夏言两个小姑子都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岑夏言又比岑春言跟他们更亲近一些,因为岑季言跟岑夏言关系好,特别是跟岑夏言的妈妈万芸芸关系好。

    这一点,胡真瑶是无论如何也不明白的。

    她想不通岑季言为什么跟自己亲妈关系一般,跟万芸芸却亲如母子。

    她一点都不喜欢万芸芸,不过岑夏言还好相处一些。

    这姑娘长得漂亮,就是脑子不太聪明,但总觉得自己聪明。

    胡真瑶敷衍着岑夏言,岑夏言也是听得出来的,不过今天她不在乎了。

    “大嫂,你跟大哥在一起吗?”岑夏言笑着问道,“听说大哥来京城了,是出公差吗?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吃饭啊?”

    “你大哥被人打了,受伤了,现在坐轮椅呢,你不知道吗?”胡真瑶淡淡地说,不知道岑夏言又有什么事要找他们了。

    岑夏言惊讶地合不拢嘴,“什么?!大哥被人打了?!被谁打了?严不严重?要不要报警?!”

    胡真瑶听见岑夏言的声音不像作伪,是真的不知道,心情好了一些,说:“确实是被人打了,腿伤得最重,目前还在坐轮椅。我们不知道是谁打的,也报警了,但是至今没有抓到凶手。”

    “不会吧?现在到处都有监控,他们是在什么地方打大哥的?”

    “一家酒楼门口。那里人太多,我找我哥帮着去查监控了,结果没有找到那几个嫌疑人。”

    岑夏言忙说:“那我什么时候去看你们吧?大嫂你们明天有空吗?”

    胡真瑶看了看手表,说:“明天应该有空,你想过来就过来吧,唉,爸爸那边,到现在什么话都没说,我也很担心……”

    “没事,爸现在忙着去二太太娘家做客呢,哪里有功夫关心我们兄妹……”岑夏言酸溜溜地说。

    “……二太太回国了?”胡真瑶有些意外,“她干嘛这个时候回来?”

    她嫁到岑家好几年了,二太太蓝琴芬只在他们结婚的时候回来参加过婚礼,然后又出国了。

    岑夏言耸了耸肩,将座椅转了一个圈,笑着说:“当然是有原因的等我问问人再跟你说。”

    胡真瑶点点头,“那麻烦夏言了。”

    两人又随便说了一会儿各奢侈品牌今年的新款。

    然后岑夏言才拐弯抹角地问:“我那个表妹还住在你家吗?”

    胡真瑶这才啊了一声,拍着额头歉意说:“哎呀不好意思,我把你表妹给忘了。我当时担心你大哥的伤势,走的急,把你表妹忘在z市了。”

    “哦,那没关系。不过你们现在不在家,让一个外人住在家里不好吧?”岑夏言意有所指,“一个单身姑娘年纪轻轻,又长得漂亮,老是住在别人家算什么事啊?大哥还有家有口呢,我觉得这样特别不好。”

    胡真瑶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半天没有言语。

    岑夏言见胡真瑶突然不说话了,知道她应该是听进去了,又说:“就算她是我表妹,我也要这么说。在她身上,我可是栽过大跟斗的。”

    说着,她就把周萌筠在学校里跟温一诺争男人的事说了出来,并且说自己被父亲罚了“一个亿”,就因为帮周萌筠出头教训别人。

    结果不但没有教训到别人,反而惹了一身骚。

    胡真瑶无语至极,过了一会儿,才揉着太阳穴头疼地说:“现在的小姑娘真可怕。夏言,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马上给我管家打电话,让她请走周萌筠。”

    岑夏言目的达到,笑着又寒暄几句,才放下电话。

    胡真瑶在四合院门口静静地站了会儿,才回头进去,打算去找岑季言。

    结果没走几步,就在东厢房的回廊前看见岑季言坐在那里,拿着手机正在跟人说话。

    他的声音很低,很温柔,脸上的神情更是放松。

    她听见他在说:“……怎么了?想我了?呵呵,才几天不见就想我?”

    “真的想我?我不信,你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想我的……”

    “哪里都想?”

    “嗯……太有诚意了……”

    岑季言调笑着,明显是逢场作戏。

    胡真瑶听了一会儿,确定岑季言没有动真心,才放心离开,给自己的管家打电话。

    住在她家,吃她家的,喝她家的,居然还肖想她男人,真是胆儿肥。

    胡真瑶冷笑着接通电话,对管家说:“那位周小姐在干嘛?”

    管家忙说:“周小姐在阳台上给人打电话呢。”

    “你等她打完电话,就让她走人。主人都不在家,她一个人住着有什么意思?他们家又不是没房子。”胡真瑶厌恶说道,“我给你半个小时,半小时之后,我要我的家里没有她的任何痕迹!”

    管家也看周萌筠不顺眼,不过他知道周萌筠已经跟岑季言有一腿了,因此也不敢只听胡真瑶的,只敷衍了两声,想等岑季言有空了问问他。

    岑季言现在的电话一直占线,显示正在通话中。

    胡真瑶走了过去,重重咳嗽一声,喊道:“季言,外面起风了,你要回屋去吗?”

    岑季言吓得马上挂掉电话,将手机塞回衣兜里。

    胡真瑶当没看见,含笑说:“我推你进去吧?”

    “好……好的……”岑季言结结巴巴地说,很快脸红了。

    有种被妻子抓包的不真实感。

    这是他第一次背着妻子跟外人在一起,他还是很害怕的。

    胡真瑶笑着走过去,将他推回了厢房。

    而他们的家里,管家终于等到周萌筠电话打完了,敲了敲门,说:“周小姐,您把东西收拾一下,我送您回家。”

    周萌筠吃了一惊,拉开门说:“干嘛要送我走?我还要等岑哥哥回来呢。”

    管家被她的用词酸掉了牙,讪笑着说:“您可以等我们大公子回来了再过来。现在主人家不在,我们也要回家,不会住在这里了。”

    “哦,这样啊。”周萌筠想了想,“那送我回我家吧。”

    她爸在这里买过一套三室的公寓,但是住过岑家的大宅,再回去住以前觉得很宽敞的三居室,就觉得住在人家的衣帽间里。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周萌筠一直在吃促怀孕的药,打算一举得男,哪怕跟她大姨万芸芸一样,她这辈子不用工作就一步登天了。

    到时候什么温一诺,萧裔远,她动动手指头,就能灭了他们往上爬的路!

    ※※※※※※※※※

    这是第三更晚上。

    求大家的月票,要投全票哦~~~

    今天是一月最后一天,大家的月票记得投了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