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28章 贫穷限制了她的吐槽能力(第一二更大章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岑夏言给胡真瑶打完电话之后,又给岑春言打了个电话。

    “姐,别说我不提醒你,我那个表妹周萌筠,又跟大哥好上了。”

    岑春言明显有些吃惊,但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淡淡地说:“……真的假的?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别跟我摆姐妹情,你知道我俩没有那个东西。”

    岑夏言:“……姐,就算我们真的没有,你也不用这么直白。”

    她生气了一秒钟,发横说:“周萌筠害我损失一个亿,你说我会眼睁睁看着她爬到我头上去?”

    这个理由足够强大,岑春言不由信了,说:“好,我知道了,我给你捞回这一个亿。”

    “真的啊?!”岑夏言喜出望外,“我这个消息值一个亿?!”

    “当然,物超所值。”岑春言笑着夸夸她,然后挂了电话。

    她看着窗外的夜色,再看看摆在自己面前的内部财报,吐出一口浊气。

    想到再过一个月就要再次向证监会发布新季度财报了,她还是比较开心的。

    至少现在这份财报显示的利润还是很高的。

    发了一会儿呆之后,她给岑耀古打了个电话。

    岑耀古此时已经跟蓝琴芬来到h市拜访自己的岳父岳母。

    刚吃完晚饭,他住在蓝琴芬在娘家的套房里。

    看见是岑春言的电话,他笑着接了过来,问道:“阿春啊,这么晚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就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爸爸。”岑春言脸上一下子绽开笑颜,“是这样的,我看了这个季度前两个月的财报,我觉得数据还不错,股市应该会有好的反响。”

    “是吗?那很好啊。”岑耀古笑着说:“公司下个季度的增长率大概是多少?”

    岑春言:“……下个季度?这个季度还有一个月没有过完呢,我怎么知道下个季度的增长率?”

    岑耀古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耐心地说:“分析师们给我们岑氏集团下个季度的预期是多少,你看了吗?”

    岑春言忙说:“哦,我下载了,分析师的预期数据还没看。”

    岑耀古淡淡地说:“这还需要看?春言,你作为上市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分析师们对我们公司的财报预期,你应该了如指掌。”

    “其实金融分析师对我们公司的预期数据,一般就是收入增长率和每股盈余增长率,另外就是我们公司的固定资产投资。”

    “你光看财报没有用的,因为财报显示的是已经发生的事实,是历史数据。”

    “而董事会,还有那些持有我们集团股份的大投行,以及各路基金,他们对历史数据不感兴趣。”

    “他们要看的,不是我们已经挣了多少钱,而是以后能挣多少钱。”

    “他们甚至不会在乎岑氏集团是不是不赚钱亏本了,而是看我们集团还有没有继续迅猛增长的前景。”

    “所以上市公司的数据指标,都是看的盈利预期,而不是已经赚到手的利润。”

    “而股票的涨跌跟一个公司的财报没有正相关的联系。”

    “比如有时候你看见某公司的财报不错,盈利很多,可是它的股票不涨反跌。”

    “又有某公司连连亏损,但是股票持续猛涨,几年翻一百倍都是有的。”

    “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盈利预期,也就是这个公司未来的盈利点。”

    岑春言听得入神,一直没有说话,而是迅速打开电脑上金融分析师们对岑氏集团所做的这个季度的盈利预期。

    岑耀古接着说:“所以我希望你做的,是给岑氏集团找好未来的盈利点。”

    “比如说,你之前推进的那个专门做人工智能分公司,就是一个很好的亮点。”

    “哪怕它现在还不能盈利,甚至在以后的三五年都不会盈利,只会烧钱,但是股票市场会喜欢这个亮点。”

    “大家都知道,房地产公司现在已经渡过了盈利迅猛增长的阶段,进入了平衡发展的平台期。”

    “这种状态,对我们公司来说其实无所谓,还是很赚钱的公司,可是股票和资本市场不会喜欢这种进入平稳期的公司。”

    “为什么?因为这种公司没有亮点,不能炒作概念,用他们的话说,can not tell a good story。”

    岑春言倒抽一口凉气,“爸,您还懂英文?!”

    岑耀古:“……”

    “在你心里,爸爸就是个只会盖房子的泥腿子老古板吗?”岑耀古好笑地说,“我能送你们出去留学读书,我怎么就不能自己请个外语家教?”

    “爸爸您真厉害!”岑春言打心底里佩服岑耀古,“您这些知识,都是从哪里学的?”

    “从哪里学的?当然是从工作中学的。当年股灾,岑氏集团能全身而退,你爸爸我可是熬白了头发。”岑耀古感慨地说,“现在我把公司交给你兄妹,你们都还年轻,其实还不足以担当大任。”

    “可是如果不给你们机会锻炼,你们永远也不能担当大任。”

    “所以趁我还能动弹,先让你们去尝一尝股票和资本市场的毒打,等打得没脾气了,我就能正式退休了。”

    岑耀古感慨地说,把自己都快感动了。

    岑春言更是眼圈都红了,“爸,我知道您的苦心,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

    “嗯,光是念书好是不够的,你还要在工作中多学习,多请教董事会那些老人,他们虽然年纪大了,很多也没有上过大学,但是他们都是在股票和资本市场真金白银跟人厮杀中存活下来的。他们真刀真枪学到的东西,比你在国际顶尖名校的商学院学到的东西都要多,而且更实用。”

    岑春言忙说:“爸您放心,我知道的。那些叔叔伯伯都很厉害,我们在国外商学院念书的时候,好几个伯伯的商业案例都上我们教授的课本。”

    “嗯,你知道就好。总之你要把那个人工智能公司赶紧弄起来。之前我们错过了萧裔远,现在一定要弥补这个损失。”

    岑耀古继续向岑春言传授经验:“而且ssa私募基金重出江湖,选定了萧裔远的小公司做第一轮天使投资,证明人工智能这个方向,你是选对了的,一定要在这个方面大做文章,知道吗?”

    岑春言豁然开朗,马上说:“我明白了,我会在财报里对我们旗下的人工智能公司多做宣传。”

    “嗯,你还得找到替代品,一个比萧裔远还要厉害的人,才能抵消我们失去他的影响,懂吗?”

    岑春言这时有些为难了,“比萧裔远还要厉害的人不是没有,可是那些人不是已经功成名就,有了自己的公司,或者不能从商,要么就是国外的大佬们。”

    “呵呵,这就跟我没有关系了,我只是肯定你选择的新的发展方向,但是具体要怎么做,我是没主意的,要你自己好好想想。”

    岑耀古这么一说,岑春言都顾不得说周萌筠和岑季言的事。

    挂了电话之后,她就开始重新写财报里有关“人工智能”这一个岑氏集团的新投资目标。

    因为那个小公司是岑氏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在发表财报的时候,它的数据和运营都会被算到合并财报里。

    ……

    岑耀古跟岑春言打完电话之后,在躺椅上躺了一会儿,闭目养神。

    结果没多久,岑季言又给他打电话了。

    岑耀古闭着眼睛,戴着蓝牙耳麦跟他通话。

    “季言,你好些了吗?抓到袭击你的人了吗?”

    岑季言忙说:“爸,我好多了,这边真瑶的父母找了人帮我们调查,希望很快能抓到袭击我的人。”

    “你就一点头绪都没有吗?”岑耀古不动声色问,“有没有跟人结仇你都不清楚?”

    “爸,我除了工作,就是陪真瑶,我在外面连女人都不乱搞,哪里来的仇人啊?还是说商业竞争对手想搞死我?那也不至于啊,我只是一个首席运营官,就算弄死我,岑氏集团再任命一个首席运营官就行,没那么傻的商业竞争对手吧?”

    岑季言不认为是自己惹的祸。

    岑耀古睁开眼睛,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点头说:“那好,等着你岳家帮你查吧。你自己要更加小心,我已经跟老李说了,让他再多给你加派保镖人手,除了明面上的四个人,暗地里还要再加八个。”

    岑季言喜出望外,“爸,您对我真好!”

    “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岑耀古似笑非笑,“你自己谨慎一点,别闹出什么乱子。到时候不用我收拾你,董事会就会收拾你。”

    岑季言想到周萌筠,有些心虚,忙说:“爸,我知道了,我不会的。”

    说完这些,他才小心翼翼地问:“爸,表舅跟我说,您跟我妈离婚了,我说他是故意传谣,离间我们父子感情,我已经把他骂了一顿了。”

    岑耀古呵呵笑了一声,闭上眼睛说:“你不用骂他,我确实跟你母亲离婚了。”

    “啊?!竟然是真的?!”岑季言又惊又怒,“为什么啊?爸,您跟妈几十年夫妻,怎么说离就离?!”

    岑耀古平静地说:“……我们是说离就离,你确定?我跟你母亲分居多少年了,你知道吗?”

    岑季言翻了个白眼,心想,你自己那么多女人,让我妈年纪轻轻就守活寡,现在还说是分居?

    这个老头子真是坏得很!

    不过这话他是不敢当岑耀古当面说的。

    岑耀古端起茶盏呷了一口碧螺春,呵呵笑道:“自从你出生,我就跟你妈分居了,你自己算多少年。我们现在离婚,叫说离就离?”

    岑季言被挤兑得脑子发热,突然说:“虽然分居了这么多年都没有离,为什么现在要离?爸,您别跟我们说是为了我妈好,我妈一把年纪了,现在离婚估计就要出家了。”

    “她已经剃度出家了。”岑耀古淡淡地说:“以后过年,你记得去庵里看看她。我给她捐了一座尼姑庵,她就是那里的主持,也算是我们的家庙。呵呵呵呵……”

    岑季言只听得眼前发黑,“尼……尼姑庵?!爸,您不是说真的吧?!”

    “这件事我只告诉了你,如果你想别人知道,肯定是从你那里传出去的,你尽管闹,闹到众人皆知也不是我的问题。”岑耀古说着就想挂电话。

    岑季言却很快回过神,连声说:“爸,我不会的,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等真瑶有了身孕,我就把妈接回来,她一定会还俗的!”

    “随便你。”岑耀古淡淡地说,“我跟你妈的事,跟你们这些孩子无关,你就不要瞎掺和了。”

    这是在提醒岑季言,他要再干涉自己和他妈的事,他可就不客气了。

    岑季言也就是问一问而已,忙说:“爸,我跟妈其实也不是很熟悉,就像您说的,我一出生,您就跟我妈分居。”

    “我是跟着您长大的,您自己亲自教养我,每个月才有一天时间去看我妈。逢年过节,我妈才跟我们一起生活在一起。”

    岑耀古带着几分讥嘲笑着说:“是啊,后来你妈请她娘家出面,让她的表妹万芸芸以看护的身份住到我家,既照顾我,又能照顾你。——看,你妈多聪明?”

    岑季言有些尴尬。

    他知道这样照顾来,照顾去,小姨就成了岑耀古的三太太。

    岑耀古淡淡地说:“其实你小姨万芸芸有一个好处,就是她对你还是真心疼爱的。”

    “你到底是她第一个一手带大的孩子,比她自己的亲生女儿夏言还要照顾的精心。”

    这话是真的,所以岑季言对万芸芸真是当母亲一样敬重,而且他跟万芸芸相处更像母子,跟雷玉琳反而生疏得像普通亲戚。

    岑耀古对自己的四个女人知之甚深。

    他也不忌讳在岑季言面前点评自己的女人:“比起你妈,你小姨万芸芸是蠢到家了,比二太太都蠢。”

    “可是儿子,这样的女人相处起来舒心,不用藏着防着,而且她那一手推拿手艺确实不错,让我工作最紧张的时候能得到最大限度的放松。”

    “所以我对你小姨一向是不错的,允许她为她娘家妹妹谋福利,还养出个中南省的首富。”

    “只不过中南省是内陆省,周家就算是首富,在沿海和北方大城市里,还是远远排不上号的。”

    不过万芸芸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试图把手伸到岑氏集团内部。

    蠢女人平时一起过日子也就罢了,让她插手公司内部的事,那就是自取灭亡。

    所以他又找了萧芳华。

    萧芳华有着他前面女人都有的优点,比如漂亮,能干,善良,没有他前面女人那些缺点,比如贪婪、狠毒和愚蠢。

    如果不出意外,萧芳华就要陪着他过完下半辈子的人,他也不吝啬给她一个名份。

    当然,更重要的是,萧芳华有个被ssa私募基金看中的弟弟。

    这就是他给岑氏集团所做的一笔分散投资。

    岑耀古笑着意有所指说:“我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就当多个朋友多条路。”

    岑季言心里一跳,爸难道知道他和周萌筠之间的事了,这是在警告他?

    岑季言忙说:“我知道了,爸,公是公,私是私,我是不会公私不分的。”

    说完又忙表功:“爸,我知道您想发展人工智能,所以我托我在国外的同学,联系到了thas stewart(托马斯·斯图尔特)。他是人工智能方面的大牛,整个世界的顶尖水平,只是他要价有些高……”

    岑耀古猛地睁开眼睛,有些激动地问:“是绿斯迪第一大学的托马斯吗?!他可是人工智能第一人啊!”

    “对,就是他!”

    “不用说了,你尽一切努力签下他,不管他提什么条件,全部答应下来!”

    岑季言惊讶了一瞬,但是很快明白过来,说:“我知道了,我马上买机票去国外亲自跟他签约!”

    “买什么机票,坐我的私人飞机去,一定要请他来我们国家签约!”

    岑季言答应之后,又寒暄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岑耀古想不到岑季言这么厉害,居然把绿斯迪第一大学的托马斯给联系上了。

    这要是真的请来了,什么萧裔远,完全不够看。

    到时候说不定就连ssa私募基金都会栽个大跟斗!

    岑耀古激动地从躺椅上起身,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他想着岑氏集团的未来发展,还有自己的家事,一时心潮澎湃,睡意全无。

    ……

    时光冉冉,很快一个月过去,七月暑期到来了。

    各个大学都进入毕业季。

    不管是出国的,考研的,还是找工作的,这时候都已经尘埃落定。

    各个系,各个班,还有各个宿舍,都开始吃散伙饭了。

    温一诺她们宿舍四个人,不算已经不再出现的周萌筠,其余另外三人都找到了好工作。

    温一诺去傅氏财团旗下的新人类娱乐有限公司做公关部的对外发言人。

    狂人妹去了京城地方部门刚组建的新媒体公司做主编。

    三亿姐是锲而不舍要进豪门的,她运气好,居然在最后一刻,托人进了全国富豪榜排名第一的沈氏投行集团。

    这公司江湖人称“沈投”,是投资界的龙头老大,主要业务就是投行和各种私募、公募基金,还有国内少有的银行和赌行牌照。

    可以这么说,全国富豪榜前十名,从第二到第十名经常变动,可是第一的位置,从有全国富豪榜以来,就是沈投占据的。

    当然,全国富豪榜从诞生到现在,也不过二十多年而已。

    狂人妹好奇地问:“据说沈投从来不校招,也不公开社招,他们招的人,据说都是自己看好了挖角的,三亿姐你是祖上显灵了,还是被沈投的小开看上了?”

    三亿姐笑得云淡风轻,“我有个远房亲戚正好在沈投做高管,她听说我在找工作,又是燕大公关系毕业,就让我进去实习。”

    “实习了两个月,她帮我弄了个指标,就转正了。”

    温一诺啧啧两声:“沈投这架势,别说国企,就连央企也没他们骚。”

    三亿姐玉手纤纤,拿起一个水晶糖心蜜橘拨皮,轻描淡写地说:“在他们眼里,央企算什么?你们不知道吧?我们进公司大楼,都是要安检的。进门不用刷卡,刷的是虹膜。”

    温一诺:“……”

    卧槽,她以前以为傅氏财团的傅总是装逼界的逼王,现在跟沈投比起来,那只能算是初出茅庐的装逼界小伙子。

    沈投一个“刷虹膜”就可以领风骚数十年了。

    果然还是贫穷限制了她的吐槽能力。

    温一诺笑着眨了眨眼,“既然这样,三亿姐,你是不是该请客啊?!——我和狂人妹可是要一起抱你大腿的!”

    三亿姐坐在座椅上,闻言伸出自己修长的双腿,“来,大腿有,给你们抱。钱没有,不请客。”

    “啊啊啊!不厚道的三亿姐!”

    温一诺和狂人妹对视一眼,然后一起扑上去,将三亿姐抬起来扔到地上,共同挠她痒痒肉。

    三亿姐触痒不禁,笑得喘不过气来。

    三个人闹了一通之后,三亿姐才说:“我请就我请,不过你们俩也别想逃!”

    “一诺妹妹你是拿高薪的,比我和狂人妹加起来的薪水还要多,你也得请!”

    “狂人妹我就不说了,你跟舒展已经订婚了,据说你们已经见过家长,毕业之后马上就要结婚了。我也不挑,你找个地方请我们吃饭,再演一次求婚仪式就行。”

    温一诺和狂人妹听了,哪有不同意的,齐声说:“那就一起请!”

    虽然说先请后请,但是三个人都知道她们没几天就要离校了,因此很快确定明天晚上大家一起吃饭。

    狂人妹心里高兴,无意中提起了周萌筠:“对了,也不知道室长找了什么工作。我没在系里看见她的毕业去向。”

    三亿姐冷笑说:“人家可厉害了,听说已经怀孕了,在等着做豪门金丝雀呢!”

    温一诺目瞪口呆:“什么?!豪门带球跑的戏码不是三亿姐主演,居然是周萌筠?!”

    “你说什么呢?起码得给我三亿我才会带球跑。”三亿姐捋捋自己的大波浪长发,撇了撇嘴,“周萌筠可是倒贴给人生孩子呢……”

    狂人妹很是不好意思,忙说:“好了好了,是我不好,我就不该提起她,反正她跟我们就不是一路人。”

    温一诺跟着岔开话题,说:“后天我们三人就要离校,正式离开校园这座象牙塔,开始我们的社畜生活。”

    三亿姐点点头,感慨说:“从此开始接受社会毒打。”

    温一诺挥起拳头,笑着说:“或者毒打社会!”

    ※※※※※※※※※

    这是第一二更大章六千二百字,第三更晚上七点。

    二月第一天,求大家的月票!!!

    还有推荐票!!!

    要投全票哦~~~

    感谢“sissichenxi”亲昨天的大额打赏。恭喜“sissichenxi”成为新盟主!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