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35章 逗人者反被逗(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呵呵,当年岑老板也没有对我们留一线。”傅宁爵不屑地撇了撇嘴,他坐在自己父亲身边,对这些董事会的老古董十分不齿,只差把“鄙视”两个字明晃晃写在脸上。

    “……当年是当年!都过去多少年了,还记得当年的事呢?再说岑老板不是已经让过我们很多次了嘛……”说话的董事眼神有些闪烁。

    傅宁爵看了看自己的父亲,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不说话的时候,那种雌雄模辩的美没有一点攻击性,可依然有着无法忽视的威严。

    他很羡慕地看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这种气势。

    “傅总,您说句话吧……”旁边有人轻声提醒他们的董事长兼总裁,也就是傅宁爵的父亲傅辛仁。

    傅辛仁的坐姿非常笔直,一点都不像傅宁爵,能歪着的时候恨不得躺在椅子上。

    他看向那位董事,淡淡地说:“余董事,当年的事,别人有资格为岑氏说话,就你没资格。”

    “你什么意思?!”那位余董事心里一寒,突然不敢看傅辛仁的眼睛。

    “我什么意思你不懂么?还要我再说一遍?你真的想听?”

    “你简直不可理喻!我们在说生意上的事,你这是什么态度?!”余董事倏然站了起来,“既然已经没事,我就先走一步了!”

    他急匆匆离开会议室,连大门都没来得及关上。

    走廊里静悄悄的,led顶灯发出莹白的光,照着空无一人的走廊。

    余董事刚从会议室踏出去,傅辛仁的声音从他背后冷冷传来:“天色晚了,余董事走路要小心,您跟我们老爷子是八拜之交。多年不见,他也许今晚会找您聊聊天。”

    余董事猛然抬头,看着面前的走廊,突然觉得面前冷飕飕的。

    他回头看了一眼会议室,拢了拢自己的大衣,飞快地跑了出去。

    没跑几步,突然摔倒在地。

    他嗷地叫了一声,手忙脚乱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继续往前跑,直到跑到电梯里,才放心一颗心。

    这边傅宁爵接到他父亲的眼神,会意地点点头。

    他划开手机,找到某个app打开,然后开始控制大楼里某个专用电梯的升降。

    于是,那位余董事在短短一分钟的电梯历程里,经历了电梯里灯亮灯灭,电梯时开时停,还有隐隐约约的音乐声,听起来是几十年前的流行音乐。

    他吓得脸色惨白,从傅氏财团的总部大楼回家之后就发烧了。

    这边傅宁爵关了app,对他父亲使了个眼色。

    傅辛仁微微勾起唇角笑了笑,才对会议室的人说:“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别的意见?”

    一个管人事的高管有些局促地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小声说:“那条微博,真的是有正确授权吗?”

    当然没有。

    傅宁爵一清二楚,一定是他新招的“对外发言人”给她好朋友打抱不平呢……

    不过面对财团内部的质询,他是不会把温一诺抛出来的。

    傅宁爵懒洋洋地说:“是我让她发的,怎么了?不可以吗?——新人类公司的总裁,好像是我,不是你……”

    那人忙满脸堆笑说:“是小傅总就没事了,我只担心那位小姐是新来的,还没入职呢,怎么就能做出这种事呢?”

    “嗯,我知道,那个账号和密码都是我给她的,反正我们现在没有别的对外发言人,这个位置就是给她量身定做的,早点给她,让她熟悉熟悉也好。”

    傅宁爵说起慌来不用打草稿。

    而那位管人事的高管也只是找个人负责而已,不然一个还没入职的员工搞出这样的事,上面的人分分钟翻脸,那背锅的人就是他了。

    现在傅宁爵当着公司董事会和所有高管的面承认这件事是他指使的,那就没事了。

    程序已经生效,要追责,也是傅宁爵的责任。

    而傅宁爵是他们财团的小开,现在虽然只是在分公司打打酱油,可他每次都列席董事会会议,一看就是按照接班人培养的。

    更何况他们的傅总虽然年纪不大,可到现在只有他一个孩子。

    ……

    会议结束之后,傅宁爵跟他父亲一起坐车回家。

    傅辛仁轻声说:“你把现金筹集好,找人在这段时间,把余董事手里的股票全买过来。他只有2%的股份,只要他家里人肯卖,就不成问题。”

    傅宁爵会意点头,笑着说:“我早看那老头子不顺眼了,您还一直留着他。”

    “我只是给他最后一个机会,他没把握,就别怪我手辣。”傅辛仁冷冷地说,“当年如果不是他把消息泄露给岑耀古,你祖父何至于被气死。”

    傅宁爵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很是严肃地说:“那个内鬼居然是他?!您为什么不早点除掉他?!”

    “他不是有心的。”傅辛仁移开视线,看着车窗外的夜景,淡淡地说:“他也挺后悔,后来把3%的股份无偿送给了傅家。”

    傅宁爵愕然,“他本来有百分之五的股份?!”

    “嗯,曾经是跟你祖父时间最长的兄弟。”傅辛仁闭上眼睛,唇边带着一丝讥嘲,“你祖父看人的眼光……呵呵……”

    傅宁爵看了父亲一眼,很明智地没接话,只是低下头划开手机,给温一诺发了条微信。

    【老板】:我的发言人,你今天可真是big胆!没跟我说一声就拿着公司账号公器私用!怒火.jpg。

    温一诺所在的包间里,此时正欢声笑语。

    赵良泽果然是他自吹的“情歌小王子”,刚跟三亿姐合唱了一首情歌,又要跟温一诺一起唱。

    温一诺蠢蠢欲动,不过还没拿起话筒,就看见老板的微信。

    她忙将话题递给狂人妹,说:“狂人妹你来,我有点东西要回复。”

    狂人妹笑着坐过来,看了看赵良泽选的歌,一下子苦着脸,说:“《另一个天堂》?这首男女对唱有点难度啊……我可不会海豚音……”

    “你看也试试嘛,就是用假声,没那么难的。”赵良泽笑着给她示范了一下。

    狂人妹很认真地听,然后点点头,“那就试试吧。”

    赵良泽的嗓音比较清脆高亢。

    “你取代,这一秒我生命的空白。

    问题忽然找到答案,不用解释也明白。”

    狂人妹的声音也很轻盈缥缈,跟原唱的嗓音比较像。

    她举起话筒:“你的微笑是一个暗号。

    我能解读那多美好。

    梦想不大。

    想永远停在这一秒。”

    他们俩在对唱的时候,温一诺正汗流浃背,面对老板的“质询”。

    她尴尬地笑着,回复道:对不起老板,我……我当时也是一时气愤,没有来得及切换账号。

    傅宁爵假意表示怒意:没来得及切换账号?!你知道你这条微博给我惹了多少麻烦?你说我是不是得让你赔偿我的损失?!

    温一诺本来还在道歉的,可是一听要她“赔偿”,立刻不干了。

    她抿了抿唇,开始改变语气回复:老板,我是不是您招的对外发言人?

    傅宁爵本来正玩得开心,看见温一诺服软就特别高兴。

    结果温一诺突然一变语气,他下意识就回复:是啊,怎么了?

    气势一下子就颓下来了。

    温一诺挑了挑眉,明白她老板在玩什么了。

    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她也要给自己挽尊了。

    【发言人】:老板,既然我是您招的发言人,虽然没有办正式入职手续,但是因为您已经把这个位置的官博给了我,就是让我事实上提前入职了,哪怕按照《劳动法》,我们之间的雇佣关系已经成立了。

    【老板】:……哦。

    【发言人】:那就是说,我已经是新人类公司正式的发言人了。作为发言人,我连一点自主性都不能有吗?是不是以后我工作,每条微博都要由您过目授权,我才能发出去?如果是这样,那您招一个发言人做什么?您自己发微博不就可以了?微笑中透着疲惫.jpg。

    傅宁爵一看温一诺的表情包,心一下子就软了,忙回复说: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不是真的要指责你。今天董事会问这件事的时候,我直接说是我让你发的,你别担心,没事的。今天是我不对,不该吓唬你。

    温一诺看见这条回复,唇角悄悄勾了勾。

    小样儿,还治不了你这个头脑简单的小傅总!

    她斟酌着如何措辞回复,这时傅宁爵见她久久不回复,还以为她真的生气了,有点担心她会撂挑子不干了。

    温一诺在他眼里,就是有种“你不待见我我就立马闪人离开”的神奇气质。

    这种“无欲则刚”的感觉,让傅宁爵没办法在她面前摆老板架子,这让他有些头疼。

    温一诺这时才回复:您要是觉得我不合适,可以早点说。我们的劳务合同是自由意愿。再说岑氏集团的发布会是晚上开始的,你们董事会难道也要晚上加班?——别乱扯由头,我一个字都不信。

    傅宁爵这才明白温一诺的愤怒点,一时急得来不及打字,给她发了语音:“一诺,今天我们真的开会了,全体董事会成员,还有高管,都在一起看岑氏集团的发布会。所以他们才发现了你的微博上热搜了……”

    温一诺“咦”了一声,回复说:原来是这样,好吧,我原谅你了,天色不早了,你去睡吧。晚安.jpg。

    傅宁爵见温一诺不生气了,才美滋滋关了手机。

    不过他在下车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他是要向温一诺“兴师问罪”的呀!

    怎么变成他赔礼道歉了?!

    这个温一诺,真是有点儿本事!

    他美滋滋地想,这个对外发言人,真是找准了,以后网上有什么波折,她一定特别能撕逼!

    心里一高兴,他就要跟人分享,马上一个电话打给了蓝如澈。

    那边电话响了一会儿,才接通了。

    背景音有些杂乱,难道蓝如澈这个时候还在泡吧?,。
小说推荐